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9 急劇逆轉  
   
159 急劇逆轉

159 急劇逆轉



對五頭穿山甲獸的猛撲,大羅門沖在最前面的二三忙腳亂起來,有的砸出火球,有的施展護身法術全力抵擋,有的則驚慌抽身後退.

雖然大羅門弟子人數多達九人,但是卻無法形成合力.畢竟礦道也就一丈左右,大約能容納兩名修士並肩施展法術,如果超過三人就顯十分擁擠了.

這五頭穿甲妖獸突然沖入了他們中間,悍不畏死,立刻給他們帶來了致命的威脅.尤其是那頭身披古銅色鱗甲的穿山甲獸王,絲毫不懼低階法術攻擊,狂暴狀態下,一爪子猛拍下去足以撕裂一個煉氣期九層修士的護身罩.一名大羅門沖在最前面的弟子措手不及,被它拍的倒飛二丈,重傷落地,整個肋骨都被抓的血淋淋.

"!"

"穿山甲獸爪子太鋒利,沒有防禦甲的師弟,不能硬扛,退到後面支援!穿了防禦甲的弟子,上!最前面的弟子加持土系護罩,使用土系法術將它們抵擋住!"

"後面的師弟,別低階法術攻擊它們的鱗甲,土鱗甲防禦力極強,低階法術沒有任何效果.用靈器刺砍它們的頭部,腹部!頂住,別後退."

大羅門魏明大聲吼叫,指著.紛亂之中,不時的響起驚呼慘叫聲,那些受傷的弟子,不得不撤到後面.

葉秦施展土遁術之後,只在地下待個呼吸的時間,五頭穿山甲獸從頭頂沖過之後,他馬上便從原地又鑽了出來.礦道里的地面岩石太硬,土遁術無法在地底下穿行太遠,無法鑽到大羅門弟子的後面去.所以他干脆留在了原地,伺機尋找機會.

五頭成年的穿山甲獸,已經大羅門弟子人群之中,將大羅門弟子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制造出了極大地混亂.而他們中間有一名矮個的青年,正在大聲指揮抵擋.

葉秦一聲冷笑.想要把那穿山甲獸干掉.沒這麼容易.當我們青丹門弟子不存在嗎?

他回頭一看.寶,張云自和孔老頭三人.已經先後從地下鑽了出來.立刻道:"用控制性法術.限制大羅門弟子地行動.讓他們遲鈍,遲緩下來!快!"

葉秦沒有解釋原因.

三人也沒有問.而是刻做.這個時候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那麼多.

沈寶立刻抽出腰間地縛妖繩.灌輸法力之後.猛地朝大羅門弟子間甩了過去.

縛妖繩靈器.像一條靈蛇一樣.嗖地飛了出去.鑽入了大羅門弟子地人群.也不知是將他們當中哪一個人給捆縛住了.這種靈器脫手之後.無法用神識控制.比那種可以遠程操控地法器要差很多.好在.這縛妖繩地堅韌程度遠超過纏繞術.一旦捆住住目標.極難被解開.如果真能捆住大羅門弟子中地一人.等于讓對方少了一個可以戰斗地成員.

孔老頭則將他的絲網拋了出去,朝大羅門弟子頭上罩去.雖然未必能將他們給罩住,但是肯定給大羅門弟子帶來不的麻煩.尤其是穿山甲獸正在人群中的發狂的時候.

他們兩個施展完,立刻一個閃身退到後面,空出地方給張云展法術.

張云自並沒有專門捆縛地靈器,他手中飛快掐決,一道湛藍色的冰錐出現,朝距離最一名大羅門弟子打過去.

一道低階的冰錐,刺不破大羅門弟子地護身罩.但是冰錐卻有短暫的冰凍,遲緩的效果,打在大羅門弟子地護罩上之後,立刻讓大羅門弟子被一層湛藍色的冰霜給罩住,凍得直打抖索,移動速度非常明顯地大幅度減免了下來.必須將這冰霜完全去除,才能恢複原來的速度.

那名沖在前面地大羅門弟子,看見葉秦等四人出現,臉上露出驚駭和恐慌.他沖的太快,雖然避開了五頭穿山甲獸的沖擊.卻不得不面臨青丹門的四名弟子.四打一,他已經後悔自己沖的太快了.僵硬的轉身,想要拼命的朝後逃去,找同門師兄弟掩護.

可惜,被冰霜給罩住,這麼大羅門弟子跑的太慢,而且經太遲了.

葉秦手心中飛起一柄藍光溜溜的劍,這道數寸長的劍飛漲至一尺長,接著藍色光芒一閃而過,朝前面擊去.

"噗嗤!".

那名大羅門弟子護身罩被一股凌厲的劍芒擊穿,後心出現一個巨大的血窟窿,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徹底的躺在地上,無法動彈.

這一切的變故,都發生在幾個呼吸之間.短暫的讓人瞠目結舌,而戰局的急劇逆轉,更是完全出乎了大羅門弟子的意料之外.

幾乎是眨眼之間,沖在最前面的兩名大羅門弟子,一個名弟子,措之下,被穿山甲獸王

給拍飛,重傷失去了作戰能力.

另外一名,則被青丹門弟子給聯手.

大羅門弟子直接減少了二名成員.

其余的大羅門弟子對五頭穿山甲獸有了防備之後,躲的躲,抵擋的抵擋,全力施展之下,雖然偶有輕傷,但是並沒有再出~傷的況.

矮個的黑衣青年,沙啞的聲音怒吼:"他娘的,是青丹門的人搞的鬼.馬師弟,你這邊的三個人留下對付穿山甲獸!其余的四個人,跟我來,去對付那幾個青丹門的家伙."

大羅門的一名馬的隊長,卻急道"魏師兄,不行啊,人手不夠.我這邊有一名師弟被縛妖繩給綁住了手,我正在幫他劈開縛妖繩,只有一個人還能作戰.而且這五頭穿山甲獸都在狂暴,我們就算是三個人,只怕也根本無法控制住它們,更不要一個人了."

"我再多給你一個人,無論何都要把五頭妖獸給我控制住,別讓它們壞了陣腳.不把青丹門的這幾個卑鄙無恥的家伙先滅了,我們都得死!"

魏明大怒,直接留下一人,不再理會隊長的叫苦連天.

他帶著自己隊的其余三弟子,脫離跟五頭妖獸的接戰,要跟礦道里面的青丹門弟子決一死戰.在他看來,幾個青丹門的青衣弟子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就算四對四,他依舊有信心殺了幾個青丹門弟子.他對青丹門還是有些了解的,只有藍衣核心弟子,戰斗力最強.而普通的青衣弟子,戰斗力都較弱.各個門派的試煉隊通常都是由主力和炮灰組成,方便保存主力.既然這支青丹門隊的主力嚴萱已經躺在地上了,其余普通弟子根本不足為懼.

他獰笑著,從儲物袋內祭一件高階靈器.

葉秦駕馭法,一劍將一名大羅門弟子擊殺之後.那柄飛劍,在礦道內轉了一個半弧,飛了回來,落回到葉秦的手中.

煉氣期弟子的神識法力都不夠強,這飛劍不能連續攻擊,發動一次猛烈的攻擊之後,必須收回之後,重新施法之後,才能再度發動攻擊.

"法器!"

"水系飛劍!"

沈寶,張云自,孔老頭等人,望見這柄劍之後,都是一聲驚駭低呼,露出滿臉的震駭,羨慕.孔老頭的目光中除了幾分羨慕,甚至還有一絲貪婪.

法器,很大的一部分的都是出自結丹期修士之手,另外有一部分也是出自築基期高階修士之手,用特殊的辦法煉制出來.法器經過極其苛刻的方式淬煉而成,它的~力,根本不是普通靈器可以抵擋的.

一柄威力巨大的法器在手,在煉氣期弟子中,幾乎是見神殺神,見鬼殺鬼.試想一下,絕大部分煉氣期弟子都是使用靈器的時候.有極少數的煉氣期弟子,卻使用法器,幾乎可以破盡所有的靈器,那是怎樣的強悍.

就算是各大修仙門派內,除非是最高層出身的煉氣期弟子,否則都很難有機會獲得法器.同等修為之下,擁有法器的修士是近乎不可戰勝的,除非對手也擁有法器.

這也怪不得沈寶他們三人如此震驚,感到可思議.

不過,孔老頭心中的那一絲也僅僅是貪念一閃而過,便立刻消失不見.畢竟現在大敵當頭,根本不是他們可以為了一柄法器而起內哄的時.一旦為了法器起內哄,隊立刻將四分五裂.

單個人在這礦道內是極難以活下去的,就算擁有一件法器,也依舊太難.

法器消耗法力的速度極快,比水流還更快,法力一旦耗盡,法器也就是一個擺設而已.沒有隊友的支援和掩護,爭取時間恢複法力,那只能坐著等死.

況且,他們入洞是為了探查洞內的況,尋找《礦道:圖》卷軸.

法器雖然誘人,但是也絕不會比築基丹更誘人.如果能夠找到礦道卷軸,獲得一粒築基丹,成為築基期修士,那可遠比一件低階法器要強上太多.成了築基期修士,還會怕沒有法器?

孔老頭雖然羨慕的要命,甚至有那麼一絲的奢望,卻也明白他們這些人的處境.要在這礦道內活下去,必須盡量避免和同門起沖突.

就在他們還在震驚的時候.

大羅門的三名弟子,已經在魏明的率領下,怒吼著沖殺了過來.

他們幾個剛才手忙腳亂的躲避穿山甲獸的襲擊,雖然知道有個大羅門弟子被青丹門的人給殺死了,卻並沒有注意到是怎麼死的,自然是毫不畏懼.

最後三天了,求月票!




上篇:158 狹路相逢(求月票!)     下篇:160 紅葫蘆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