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1 紅酥霧  
   
161 紅酥霧

161 酥霧



丹門四名弟子,的將大羅門弟子死亡後遺有財貨,稍微值錢的物品都搜了一個精光.孔老頭甚至連那幾頭二階穿山甲獸的尸首都沒放過,拿著一把金光劍折騰了半天,把它們的鱗甲給整個剝了下來.

這次洞窟試煉完回去之後,如果能找個好的煉器師,將這些鱗甲煉制成甲類靈器,少也是中階防禦靈器.

葉秦來到他們之前曾經和大羅門弟子打斗的地方,在地上撿起一個黑色的鐵筒,皺著眉頭.這邪器有些邪門,汙穢之氣極其濃烈,而且威力很大,直接毀了他的一副低階精鐵盾和一把中階火焰刀.那兩件靈器沾染了汙穢黑氣,已經不能使用,只能丟了.

葉秦心的用黑鐵,將地上的九枚九戮打魂釘都給裝了起來,放進儲物袋中.他不喜歡用這種邪器.不過留著防身,以備不時之需,總是錯不了.

搜完~貨之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四人似乎才想起地上還躺著一個青丹門的嚴師姐.礦道內的這樣一場亂戰之後,萱居然安然無恙,這也算是一件奇事.

沈寶看了躺在:上完好無損的嚴萱一眼,神色怪異,笑道:"嚴師姐的眼簾,身上的肌膚都泛妖豔的色,好像是中了毒,不過又不像普通毒物那樣劇烈發作莫非是中了妖狐噴出的臭液?我以前在諸國游曆的時候,見過妖狐的厲害.妖狐的等階越高,臭液越厲害,能麻翻修仙者.不過,只有五,六階以上的多尾妖狐,才能瞬間滲透護身罩,將一個煉氣期九層的修士給麻翻在地上.五六階的妖狐,那可是相當于築基期高階修士地實力,就算是築基期高階修士出手,也未必就捉的住妖狐.嚴師姐中了這毒,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醒過來,你們看怎麼處理她?"

孔老頭挑了一塊乾淨的石地方坐下,擦拭著剝下來的鱗甲,不滿的哼哼了一句"就她這樣沒經驗的,在這礦道內活不長,死了也活該."

張云自道:"我:什麼意見,諸位師兄商量著辦吧."

沈寶望向葉秦.

葉秦靠坐在洞壁地上,:.了想,冷冷道"她要多久才能醒來?"

沈寶:"不清楚.這要看狐液地威力.還有她被沾上多少狐液.中了狐妖地臭液.短則三五天.長則上月.否則醒不過來."

葉秦沉默下.道:"那我們等五天吧.看看她會不會自己恢複過來.咱們在這地下礦道內至少要待幾個月.少了一人.便少了一分實力."

眾修士靜默.各自挑了一方坐下.或者打坐恢複法力.或者擦拭靈器.

礦道內.半空中飄浮著一個葫蘆.不時膨脹放大.發出無比耀眼地色光芒.很快.葫蘆又快速縮.色光芒消失.過了一會兒.葫蘆再次變大.發出耀眼地光芒.不停地反複

葉秦控制著葫蘆.一遍一遍地將自己地法力灌輸入那葫蘆里去.讓它變大.然後又讓葫蘆地法力自動消散.

他要在這里等五天,不全是為了等嚴萱醒過來,更主要的還是趁著這幾天,盡量消除大羅門弟子在這件法器上遺留的法力氣息,盡快讓自己和這葫蘆氣息想通,控制自如,才能發揮出足夠地威力.

否則的話,光一件法器在手,只怕連百分之一地~力都施展不出來.

如果嚴萱在五日之內無法醒過來,只能放棄了.這危機四伏的試煉洞窟里,沒人有這個能力去照顧一個昏迷不醒的修士.不管是青衣弟子,還是藍衣弟子,一旦在這種地方重傷,喪失戰斗力,都是一個下場.

沈寶,張云自,孔老頭三人不時的朝葫蘆望去,在旁看的納悶,他們從來沒得到過法器,不清楚法器的缺陷,自然不明白葉秦一個勁地反複折騰那葫蘆做干什麼.

他們幾個趁著這些天休息的時候,熟悉一下剛剛從大羅門弟子手中得到地幾件靈器.

這幾天時間里,也發生了插曲.

某個門派的三四名隊修士,意外闖入他所在地礦道,看到礦道內留下的劇烈打斗痕跡,頓時無比驚喜.因為修士打斗過後,耗去大量法力,通常都會非常虛弱.這正是撿便宜地好時候.

可是,他們很快便僵硬住,看到飄浮在半空中的一個光燦燦的葫蘆,接著發現地上躺了五六具大羅門弟子的尸體,而青丹門的四五名弟子,一個個凶狠目光,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看著他們,頓時嚇了他們一大跳.這樣一支有法器的,還殺死了一支大羅門弟子的強悍隊,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見諒,我

地方了!""幾位青丹門的師兄慢慢休息,多有得罪告辭!"

那個門派的隊,臉色發白,嚇得慌不迭的退走.

葉秦瞥了一眼,懶得去追趕.打上一場太耗實力,容易給自己造成損傷.在這地下礦道內,除非必要,能保留實力便保留實力.畢竟他只是想在這礦道內找到靈石礦脈,而不是去追殺其它門派的弟子.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煉化自己的葫蘆.

葉秦沒動身的意思,沈寶等人自然也沒去追.

這個插曲~快過去,再也沒有其它的隊從他們所在的地方路過,浪靜的過了三日.

嚴萱~突然了動,一個矯健翻身,跳了起來,掃了四人一眼,冷哼一聲.接著,一雙清麗的眸,死死的盯著葉秦正在控制著的葫蘆.

她能在短短的三日內醒,這跟大羅門的魏明有直接的關系.魏明用酥霧翻倒了嚴萱之後,沒舍得用太多,立刻便用葫蘆將其余的酥霧收了回去.

這酥霧極霸道,就算是築基期的修士碰上,也會中道.不過,這酥霧本身並沒有什麼副作用,只是讓人失去法力和肉身的控制而已,甚至連神識都還保持著清醒.

正是因為她沾的酥太少,才能在短短的三日之內便化解掉侵入體內的所有酥霧.她輕抿嘴唇,狠狠盯著葫蘆,就是這東西,讓她著了道,差點.她目光掃過眾人,心思複雜的看著葉秦.

葉秦嚴萱這麼快就醒過來,有些意外.他隨即將飄浮在半空中,已經化去近半氣息的葫蘆收入掌中,站了起來,冷冷道:"走吧!沈師弟,孔師弟,張師弟在前面開道.嚴師姐殿後."

沈寶等人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見狀紛紛起身,先後朝其它礦道走去.

嚴萱頓時氣呼呼的瞪圓睛,殿後,憑什麼她殿後?

葉秦對她的氣憤直接無視,轉身跟隨在其他三人的後面.

好在,嚴萱這次學乖了,認清眼前的現實,她這藍衣弟子在這地下礦道沒任何地位,只能低著頭一聲不吭的跟在後面,不敢鬧脾氣.否則四人把她給直接拋下,她獨自一人在這礦道內活不長久.

五人往礦道的深處走去.

這萬~的洞窟礦道的大致走勢,是往下挖,越挖越深.

如果要深入洞窟,就往地勢地的地方走.如果要出洞的話,那就往地勢高的礦道走.雖然礦道岔道很多,有死礦道活礦道,非常容易迷路,但是總的來,只要分辨出地勢的高低,還是可以走到想要去的地方.

他們這一路上,偶爾遇到其它修仙門派的隊,甚至一下遇到好幾支隊.但是真正厮殺起來的,卻並不多.各個隊修士實力相近,都有所顧忌,一旦火拼起來,自己的隊帶來傷亡減員的話,那將陷入極端不利的劣勢.別的門派弟子反而可以趁機撿便宜.

幾乎所有的修士隊,都希望別的隊之間打起來,自己好去撿便宜.所以遇到的各個門派越多,顧忌越多,反而越不容易打起來.

除非是某一個門派弟子同時聚集了數支隊,數量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包圍了一個弱勢的隊,才會動手進行突襲.用最的傷亡,將對手圍殲.當然,在這混亂的礦道內,誰也不知道周圍有多少是同門修士,這樣的況並不多見.

沿著礦道往下走,各個門派弟子碰頭的機會開始頻繁.

葉秦所在的這支隊,遇到了同樣是青丹門的其它隊,好幾支青丹門的隊漸漸彙攏在了一起,保持著很近的距離,安全性大增.同時,他們還得到了一個門派消息,各個門派的主力試煉隊伍,已經開始分批陸續入洞.每支隊只需要在洞窟內待三個月,不管有沒有取得戰績,都可以返回地面上去休息.

所有的門派弟子,對這個消息沒什麼感覺.他們這洞窟試煉,是為了獲得築基丹的獎勵而來,誰沒事會回地面上去休息,白白耽擱時間?除非是那些重傷,或者喪失了信心的弟子,才會回地面去.

尤其是最早一批進入洞窟探查的弟子,他們已經抵達了地下深處,卻連一條靈石礦脈還沒有發現,怎麼甘心回去.

這萬枯嶺的洞窟礦道,直到現在還沒有發現靈石.這個疑惑,不僅僅存在青丹門弟子的腦海中,其它門派弟子同樣十分納悶.

最後三天,求1張月票!




上篇:160 紅葫蘆法器     下篇:162 洞窟二層,尸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