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4 毒尸  
   
164 毒尸

164 毒尸



些尸骸不會無緣無故的動起來,要麼是被鬼修士給控要麼是有其他修士在暗中搗鬼,它們才會動彈.

葉秦心中雖然震驚,但是頭腦卻依舊保持著足夠的冷靜,飛快的尋思著各種可能行.

仔細想一想,這些尸骸被鬼修士控制的可能性太低.

要是有一個活了數千年的鬼修士在這礦洞內,只怕這萬枯嶺的三十多根巨石柱也封印不住它.這萬枯嶺早就成了鬼修士的大本營,根本不會讓他們這些才煉氣期的修士闖進來這洞窟里來擾亂它的修煉.

所以,是其他門派的修士暗中搗鬼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一些.

葉秦飛快的掃了周圍這二三十名各門派的修士一眼,這些人是一起進來的,做手腳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誰也不敢保證,他們這些人在進來之前,就沒有其它門派的弟子,早一步傳送進來,在這里裝神弄鬼嚇唬人,想把各門派的弟子都驚嚇走.

這座巨大的洞窟,不少的修士,都已經飛身退到了傳送陣附近,眼睛朝四下亂瞄,做好防禦和逃跑的准備.一旦發現況不對勁,立刻傳送陣逃走.

可是這座傳送陣一次只能傳送一人,就算想走,也必須分個先後,根本無法一下都離開.這些修仙者圍在傳送陣旁邊,大眼瞪眼,一時間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這二三十名弟子中間,有兩名修士最強勢.

一個是古器門的金衣青年男子,煉氣期九層,手持法器飛劍,令眾修士極其忌憚.還有一個是地闕門地中年黃袍大漢,煉氣期九層,雖然沒有把法器給亮出來,但是瞧他的神色,絲毫不懼那金衣男子.

這兩個人明顯都是古器門和地闕門地核心弟子.都是手中握有法器.做事極其強橫.

其它門派地弟子.絕大部分都是普通弟子.雖然其中也有幾個核心弟子.卻不敢和這二人爭鋒.多半要瞧他們地臉色.才做決定.

葉秦掃視著洞窟內一個一個站立起來地骷髏.而這邊.眾修士卻在傳送陣前對峙著.心頭不由一沉.對手在哪里都還沒有看到蹤影.只怕他們這些人要先為了霸占傳送陣而先火拼一場.

他心中暗咒一聲.卻不得不耐心地看著局勢地變化.

古器門地那個金衣男子.見那地闕門地黃袍修士不肯相讓.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目光冷冷地盯著那黃袍中年修士.淡聲道:

"鍾師兄.這洞窟里要真是有一個活了數千年地鬼修士.咱們就算相互拼殺一場.只怕也最終一個都逃不走.不如大家齊心.先把這些骷髏干掉.然後找出誰在暗中操縱.不定大家只是在自己嚇唬自己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鬼修士在這里.鍾師兄以為呢?"

古器門弟子的這個提議,立刻得到眾修士的贊同.要爭傳送陣,他們是爭不過.與其為了搶奪誰先傳送而拼殺,最後死的沒剩下幾個,還不如把這些骷髏尸骸都干掉,找出誰在操控它們.

黃袍修士見眾人都贊同,也不好反對,只能冷漠的道:"俞師弟這話不錯.這里的鬼氣並不重,不像是盤踞有鬼修士的樣子,不如咱們一起動手吧.俞師弟先請!"

那俞姓金衣男子二話沒,立刻祭起金色飛劍,一道金色光芒在洞窟內飛轉了一圈,洞穿了數十個正朝他們走來的骷髏傀儡,將它們擊的粉碎.

"殺!"

其他二三十名修士,立刻飛身撲殺了出去.現在能在這洞窟的,沒有幾個不是曆經生死地狠厲之輩,殺伐果決.

那些骷髏傀儡都是煉氣期低階修士死後的遺骸,對世俗凡人來或許很可怕,但是在他們這些煉氣期八層,九層修士的手中,根本不耐得砍,刀劍,法術的攻擊之下,這些骷髏嘩啦嘩啦成片的倒下,再也沒有站起來.

"呸,這麼不經得起砍!"

這些骷髏傀儡很快被掃蕩一光,眾修士環顧四周,再也沒有發現一具站立的尸骸,神色頓時輕松了下來.

要是這洞窟里真有一個元嬰期的鬼修士,它操縱的骷髏傀儡,絕對不可能這樣不堪一擊.這樣看來,只怕是有人在故意裝神弄鬼.

也知道是那個門派的弟子,敢如此大膽,居然敢在這里得罪其它所有門派弟子,非得揪出他們來不可.

巨大洞窟內,共有四條靈石礦道,通向地底.其中傳送陣正對面的一條靈石礦道內,有一個極其黯淡地黑影,晃動了一下.黑影行動異常的敏捷,似乎是有人在飛快移動.

"什麼人在里面裝神弄鬼,滾出來!"

一名眼尖的黑臉修士看到了那個黑影,立刻提靈刀飛身來到靈石礦道口處,盯著里面,大聲厲喝:"報上名來,那個門派的?要是不出來,休怪老子不客氣,手下無."

立刻有附近的四五名修士興奮起來,紛紛跟著沖到了礦道口處,各自手掐法決,准備攻擊那個黑影.在他們想來,那個黑影最先入洞,肯定先搜過這些尸骸,只怕他身上會有好東西,不定還有地圖卷軸.那個黑影無端操縱骷髏傀儡攻擊眾修士,觸犯了眾怒,必死無,不搶白不搶.

孔老頭正想過去.

卻被葉秦攔住,搖了搖頭,"看看況再,現在局勢還不明朗,不宜冒險.咱們還是以保存實力為主."

孔老頭皺了一下眉頭,猶豫了一下,停住了腳步.他是想過去占點便宜,但是葉秦不過去地話,他一個人,在眾修士中間也占不了多大的便宜.

似乎是感覺到了眾修士地殺氣.

那個黑影猛的躥了出來,驀然間沖出靈石礦道,出現在巨大地洞窟內.

"僵尸!"

眾修士頓時驚了一跳.

一頭青黑色的僵尸,這頭僵尸身上地骨肉並未腐化,體型和活著地時候差不多,只是全身泛著青黑色澤,臉上硬梆梆的,毫無神色.它的身手異常的敏捷,雙目清幽碧綠色,一只手是半尺長的鋒利爪子,另一手則抓著一根靈鞭子,模樣令人膽寒.

那名沖在最前面的黑臉修士,哪里會跟一頭僵尸客氣,立刻舉起靈刀,一刀猛劈在僵尸地脖子上."嘭!"那名黑臉修士驚駭的看到,這僵尸的皮肉居然出奇的堅韌,靈刀被直接彈開,絲毫沒能砍入到僵尸的肌肉內.

跟隨在黑臉修士的後面

名修士,早已經准備好了法術.一時間,火球,風一股腦兒朝僵尸砸了過去.但是一通法術過後,那頭僵尸雖然被燒的一塊,青一塊,卻並沒有多大的損傷.

僵尸的腦漿是想不明白太多地事,豎著鼻子嗅了嗅,聞到眾多的生氣,惱怒這麼多的人入侵了它的地盤,還攻打它,猛一張口,噴出一大股青黑色的霧氣.

黑臉修士還在為靈刀被彈開而驚愕之間,被一股青黑色的霧氣迎面噴中,他的護身罩立刻滋滋,接著慘叫一聲,被青黑色霧氣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

"啊,不好,是一具毒尸."

"快退,是毒尸氣,護體罩擋不住."

那五六名修士,驚駭後退.

普通僵尸大多皮糙肉厚,爪子鋒利,身手敏捷.而毒尸,是僵尸中的一種,除了"肉身"極其結實之外,還能釋放出毒尸氣,毒性極其猛烈.靈霧山脈各個門派的修士,很少有機會接觸到僵尸,更不要毒尸了.剛看到它的時候,只以為是普通地僵尸.等到它噴出毒霧,才明白過來這是一具毒尸,毒尸氣屬于邪毒汙穢之氣,大多都能直接破掉修士的護體罩,一時間手忙腳亂進行躲避,不敢靠近.

不過,區區一具僵尸,還沒有到把在場的二三十名修士都嚇住的地步.不少修士都遠遠的站著,冷眼盯著這頭從靈石礦道內沖出來地毒尸.

葉秦雙目一亮,同樣驚異的打量了那毒尸一番.

看這毒尸地衣著打扮,明顯是一個礦工頭.這具毒尸應該是數千年前留下的死尸.剛才那些骷髏,或許更這頭毒尸有關系.

葉秦對這毒尸地來曆進行了推測.

他的推測八九不離十.

這毒尸是數千年前一個名叫"陰玄門"地門派的弟子,是一名煉氣期五層的礦工頭.礦洞內突然爆發了妖獸狂潮,來不及逃走,身亡.不過,這名弟子的元神活了下來,妄圖依靠本門前輩流傳下來的一個秘法《陰玄大法》,踏入鬼修.它甚至干脆將自己死亡的肉身,煉制成了一具毒尸,並且元神寄居在毒尸體內.

可惜,數十年一晃而過,這名踏入鬼修的弟子,它的元神並未踏入更高層級,壽元耗盡之後,直接崩解,煙消云散.

這具毒尸,卻保存了下來,在這礦洞內躺了足足數千年.它不斷的吸納著礦洞內靈石散發出來的靈氣,開始有了僵尸最低級本能,能夠在礦道內四處游走活動.

作為一件煉氣期中階"鬼系靈器",這毒尸吸納了洞窟內大量的靈氣,逐漸變得強大,成為了煉氣期高階"鬼系靈器".漸漸有了一些靈性,甚至還掌握著傀儡術,可以控制骷髏傀儡.

它現在的實力,遠遠超過了普通煉氣期九層的修士.

不過,它的底子太低,只是由一名煉氣期五層的修士的肉身淬煉而成的.所以它盡管在這靈石洞窟內潛移默化的緩慢吸收了數千年的靈氣,也依舊屬于最頂級的"靈器"級別,依舊無法達到法器的實力水平.

這毒尸以地下洞窟二層的靈石礦道內為巢穴,已經在這洞窟內待了數千年.如今有大群的修士突然闖了進來,自然引起它極大的不安,本能的向這些修士發起攻擊.

以這頭毒尸的實力,普通一二名煉氣期九階的修士,是擋不住它的.至少要七八名煉氣期九層修士同時全力出手,才有可能將它給降服.

洞窟內修士眾多,干掉這頭毒尸綽綽有余.只是為了保存法力,紛紛避開這頭毒尸,同時看向古器門的姓俞的金衣男子,希望那金衣男子能夠出手將這頭毒尸給收拾掉.

金衣男子見到這頭毒尸能口噴毒尸氣,而且防禦力驚人,臉色頓時微沉,心中暗喜.他不是太樂意出手,如果能借助這頭毒尸,將洞窟內的修士干掉幾個,這再好也不過了.

可是,他瞥見姓鍾的黃袍修士正對著他冷笑,一思量,最終還是決定出手.他要是不出手,只怕這姓鍾的會出手鏟除這頭毒尸,如果這姓鍾的藉此在眾修士中間豎立起了極高的威望,這對他的行動可不利.

金衣男子想到這里,衣一揮,一道耀眼的金色劍芒從衣中飛出.噗哧!那頭正在洞窟內發狂追逐攻擊眾修士的毒尸,它的胸口出現一個數寸寬的窟窿,流出極其惡心的濃稠綠液.

毒尸身形一頓,茫然的看了一下胸口,數千年來,它的肉身還從來沒有破損過,一股本能的恐懼,讓它轉身便逃.一頭轉入靈石礦道內.

金衣男子收回了他的金色飛劍,並未追殺過去,反而臉色卻劇變.

只見金色劍的劍身上,出現了一點點斑駁的綠痕,明顯是被毒尸的綠液給燒出來的痕跡.就像大美人的臉蛋上出現一顆顆的大綠豆子,令人極度的難受.這金系法器,是所有法器中最為堅硬的一種.卻被毒尸給輕微破損了,換了誰也會痛心不已.

"看來這頭毒尸,也沒有到法器不侵的地步.俞師弟已經破了它的肉身,讓它露出了一個破綻.諸位師弟,跟隨我追殺過去!這頭毒尸不鏟除,咱們在這礦道內誰也不得安甯."

地闕門的黃袍修士見那金衣男子的法器有輕微的破損,露出一絲得意的冷笑,隨手拿出一件巴掌大的圓盾法器,朝那頭毒尸追了過去.

他這一招呼,立刻有一群十多名修士,跟著他追殺那頭毒尸.那毒尸的皮囊被撕裂,身上多了一個破洞,要將它殺掉容易多了.就算用普通的靈器,也能夠捅進去.

金衣男子心痛大痛,見黃袍修士帶著一群修士追上了去了,他立刻一跺腳,飛速跟了上去.他的飛劍法器出現輕微的破損,如果不能從這毒尸身上得到好處,他這悶虧算是白搭上去了.

其余大部分的修士,都跟著鑽了洞窟.

孔老頭望了葉秦一眼,"葉師兄,你看咱們"他一副唯葉秦馬首是瞻的低姿態.

葉秦淡淡的了一聲走,跟隨著鑽入礦道.他當然要去,能不能找到地圖卷軸,還指望這頭由礦工頭變成的毒尸呢.嚴萱,沈寶,張云自三人,此時已經陸續都進來.他們並沒有看到剛才的那場熱鬧,不過,這不妨礙他們跟著一同去追殺那頭毒尸.

最後一天,求月票!




上篇:163 骷髏傀儡     下篇:165 卷軸大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