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5 卷軸大爆(求月票!)  
   
165 卷軸大爆(求月票!)

165 卷軸大爆(求月票!)



我追上毒尸了,別讓毒尸鑽到岔道給逃走了,後面的弟,快用纏繞術捆住它!哎呀,剛才誰扔的鐵藤種子?把老子給捆住了,還不快幫我松解開."

一名身穿妖獸皮祅的大漢,舉靈劍猛刺那頭毒尸,沉聲興奮大吼.身後不知道誰打出一粒鐵藤種子,將他給一下纏繞住,在原地動彈不得.

那大漢氣憤的哇哇狂叫,不得不自己劈砍開纏繞住他的鐵藤.數十名修士飛快的從他身旁飛掠而過,沒一個人理會他,將他甩在了後面.

"喀嚓!"

"轟——!"

洞窟二層的礦道深處,眾多的修士疾速追逐著那頭毒尸.不時的朝那僵尸打出法術,礦道內響起眾多的火球,冰錐的爆裂聲.

還有一些修士鼓噪大嚷,罵罵咧咧.

"誰亂扔法術,再往老子頭上丟火球,老子一刀劈死他!都瞧准了毒尸再扔."一名沖在前面的綠衫漢子,被幾枚亂飛的火球給砸中,護身罩震動,被打的一個踉蹌,氣惱的回頭咆哮,卻找不到是誰扔的.

任何一個在洞窟二層的靈石礦道里,鑽來鑽去的修士,都氣的想要罵娘.這礦道也太狹窄了,頂多同時容納二三名修士通過.

可是要對付那頭凶悍的毒尸,沒有五六名煉氣期九層的修士同時出手,根本壓制不住.追的人太少的話,一二名修士,反而要被毒尸給回頭給狠抓一爪子.可是追的人太多,礦道內卻擁擠混亂的一塌糊塗,打出地法術沒能傷到毒尸,反而先把前面的修士給炸傷了.

當然.不排除是有一些修士在暗中惡意要給別地修士造成誤傷.胡亂打出法術.

追這毒尸地有二三十名修士.有些修士追地太急.反而被這毒尸回頭噴出地毒尸氣所傷.或者是混亂之中被身後其他修士打出地法術所誤傷.被迫退出了追逐.

盡管這樣.始終追在這頭毒尸後面地修士.依舊多達二十多名之眾.

他們似乎認定了.這麼多人都在追殺這頭毒尸.這頭毒尸身上一定有好東西.否則為什麼各門派地弟子這麼多人都在追殺這頭毒尸呢?別人追.老子也追.絕不能讓別人給搶了好處.

葉秦氣息沉穩.飛快地左右閃避從身後胡亂射來地法術.以免自己被誤傷.不疾不徐地跟在黃袍中年修士和金衣男子後面.

他們二人地實力無是極強.要殺毒尸.這二人肯定少不了分.他自己並不是急切殺這毒尸.能夠從這毒尸身上得到地圖卷軸最好.就算得不到地圖卷軸.對他來也不是大礙.這里有足夠地靈石讓他去挖掘.

眾修士在礦道內追逐了足足近半個時辰,那頭毒尸終于一頭鑽入了一座挖掘靈石地大洞窟礦點內,在大洞窟內暴躁的跳來跳去,不再逃了.

這里是它的老巢,也是它死亡的時候待的地方,一遇到危險,它本能的逃回這里來.逃到這里之後無路可逃,因為這里是一處死礦道洞窟,沒有路可以逃到其它地地方.

十多名修士追了半天,罵罵咧咧的湧入這大洞窟內,快速地將這頭毒尸給團團圍住,不斷的打出法術,快速地轟擊這毒尸,同時心的避免被這毒尸噴出地毒尸氣所傷.

這些人當中,除了地闕門的黃袍修士,古器門的金衣男子之外.還有各個門派的弟子.以及葉秦,孔老頭這二名青丹門弟子.孔老頭一直跟隨在葉秦的後面,並沒有冒進.他們兩個同門弟子能一起進入這洞窟,在這十多人中也算是罕見了.

這毒尸在礦道內吸收了數千年的靈氣,其實也算的是非常強悍的頂級"鬼系靈器",任何一個煉氣期修士單獨遇到它都要遭殃.可惜它就算再強悍,也無法扛得住一二十名煉氣期八層,九層的修士輪番不斷的法術狂轟.火球,冰錐,風刃,雷擊,接連不斷的各系法術轟了過去,將它炸的皮開肉綻.也活該它倒黴,沒事偏偏控制一些骷髏傀儡去招惹這一大群各個門派的試煉弟子.如果安份一些,不定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毒尸一路上不斷噴出毒尸氣反擊,連噴了數十口,已經傷了十余名追趕它的修士,到現在早已經噴不出任何毒尸氣,只是狂暴的跳著,舞動著爪子抓向距離它最近的修士,同時承受著十多名修士的法術轟擊.它似乎感到了死亡的恐懼,畏懼的縮在了大洞窟內一個角落上.

"呔!"

黃袍中年修士見那頭毒尸,已經被眾多的法術給炸的懨懨一息,卻還是始終沒倒下,有些不耐,瞧准了時機,一聲厲喝,甩出一個型的圓盾法器,那圓盾滴溜溜在半空中一旋轉,化為一副厚實沉重的大圓盾,猛的朝毒尸的腦袋壓了過去.

"啪"的一下,將毒尸的堅韌無比的腦袋,給這圓盾法器砸扁了一半.

接著,一道金色劍芒閃過,毒尸剩下的半顆腦袋完全飛了起來,滾落在地上.

是那金衣男子再次出手了.

那毒尸沒了腦袋,倒在了岩石地上,

彈.這時眾人才看見,毒尸退縮在角落里時候,手個金石制作的盒子.毒尸一死,這個盒子也隨即滾落在地上.

圍攻這毒尸的十多名修士們,目光刹時間炙熱了起來.

這盒並不大,也就是能放下數十塊靈石左右.毒尸不會無緣無故的抱著一個盒不放,里面肯定是藏著對這毒尸十分重要的物品.礦工雖然死了,成了毒尸,但是它的本能還是會讓它死守著生前最重要的物品.

十多名修士相互望了一眼.

他們幾乎都是來自不同的門派,雖然心切想要將盒搶到手,誰也不敢輕易沖過去.那只會成為其他所有修士的活靶子,遭到猛烈的攻擊.

金衣男子收了飛劍法器,掃視了大洞窟內地眾修士一眼,突然朝那黃袍修士道:"鍾師兄,看來咱們兩人的實力是半斤八兩啊.這毒尸留下地物品不多,不如咱們二人平分了吧,你看如何?"

除了那黃袍修士之外,洞窟內的十多名來自各個門派的修士聞大怒,死死的轉頭盯著那金衣男子.圍剿這毒尸,他們也出了不少的力,憑什麼這個盒子他們沒有分?

那黃袍中年修士,掃視了大洞窟內地十多名修士一眼,掂量了一下,覺得可行,獰笑道:"行啊,俞師弟這個主意不錯.

黃袍修士同樣是個吃肉不吐骨頭的狠角色.

一個盒子,不管里面裝了一些什麼,這里聚集了十多名來自各個門派的修士,總是不夠分.他和金衣男子一聯手,足以壓制住這十多個普通地煉氣期修士,霸占這個盒子應該沒什麼問題.

雖然他和金衣男子相互看不順眼,但是在搶奪這盒上,倒是不妨聯手.先把其他十多個修士先趕走,再看看這盒子里面究竟裝了些什麼東西.

如果是重要的物品的話,嘿嘿,少不得還要跟這位俞師弟好好較量一番才是.

"今天我鍾某人心好,不想開大殺戒,不想死的話,諸位自己離開吧.這個盒子歸我和俞師弟了,你們沒有任何機會."黃袍修士頗為自信地玩弄著手里的盾牌法器.

他們二人的算盤敲的響當當,穩穩的吃死了其他十多名普通修士.

其他十多名修士,氣憤的不出話來.

但是形勢比人強,他們這十多名修士合起來,勉強可以跟這兩個核心弟子抗衡.但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是來自同一個門派,無法齊心,誰也不願意沖在前面去當替死鬼,怎麼能跟兩個擁有法器地古器門和地闕門核心弟子斗?

葉秦心中同樣很郁悶,他還指望著這兩個核心弟子打起來呢.沒想到轉眼他們就結盟了.如果這兩個核心弟子不聯手,相互打斗起來的話,他們這些普通弟子還有機會趁機搶那盒子,偏偏他們聯手了,根本不給普通弟子機會.就算他同樣有法器,也不敢輕易出手想爭.

眾修士們怏怏地低聲咒罵了幾句,准備離開.

有一名門派出身的修士,臨走之前不甘心,衣猛地甩出一道風刃,朝那盒子打去,將那盒外殼打碎,看看里面究竟是裝著些什麼東西.

"嘩啦!"

盒被風刃給劈爆裂,從里面滾出多達數十卷巴掌大的卷軸,躺在地上.

在場地十多名普通修士看去,都驚呆了,眼睛瞪的發直.

就算是黃袍修士,金衣男子二人,也同樣目瞪口呆,無法置信.

這盒子里的卷軸,足足有三十卷之多.

大洞窟內,一下死寂無比,只能聽到咽了口水的聲音.

地圖卷軸和其它用途的卷軸,很容易區分開來.就算白癡,也能夠看得出來,那些都是礦洞地圖卷軸.這頭毒尸,居然將數十卷地圖卷軸,都收集到了它的盒中.難怪他們這些修士一直都找不到地圖卷軸的蹤影.

他們實在是無話可.真變態.

呼,呼!

數道身影,一聲不響,突然猛的朝那些卷軸飛撲而去.

按照青丹門掌門的承諾,任何一個試煉隊只要拿回一份卷軸去交給門派,隊的每一名成員能得到一粒築基丹的獎勵.如果能拿到更多的卷軸,得到的築基丹的獎勵也越多.青丹門的獎勵如此之重,其它門派的獎勵也絕對不會低到哪里去.

他奶奶的,現在誰還他娘的管什麼核心弟子不核心弟子,把地圖卷軸搶到手,老子就有機會成為築基期修士.

噗,噗,不斷傳來悶哼聲,十多名眼到了極點的修士瘋狂的起來,腳踢拳飛,劍光閃爍,哄搶地上的卷軸.大洞窟內,頓時大亂.誰也顧不得什麼結盟了,搶到地圖卷軸再.

葉秦反應極快,一個飛撲,將一份地圖卷軸,抄到了手中.

十月最後一天,求月票.今晚還有一章更新,估計要稍微晚一些.




上篇:164 毒尸     下篇:166 玉簡(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