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6 玉簡(求月票)  
   
166 玉簡(求月票)

166 玉簡(求月票)



起地上的一份古黃色卷軸之後,葉秦沒時間去細看,物袋中.

現在,毒尸藏身的這座巨大的洞窟巢穴內,僅僅只有十六七名來自各個門派的修士.這些人如果坐下來分這三十余分卷軸的話,每個人大約可以分到二份地圖卷軸左右.

不過,眾修士坐下來分這些卷軸,肯定是不可能的.就像大修仙門派,絕不可能跟修仙門派一起坐下來平分靈石一樣.修仙界靠實力來話.這些修士,每人能夠得到多少卷軸,只能各憑實力和手段來搶奪.

這十六七名修士為了哄搶盒子中爆出來的地圖卷軸,已經徹底的瘋狂,不惜任何代價.

搶到手的地圖卷軸越多,門派給予的獎勵越豐厚,築基丹這樣的獎勵是絕少不了的.

服用一粒築基丹僅僅只有一成機會築基成功,擁有二粒,三粒築基丹才更保險,有五六粒築基丹那就更完美了.多了一粒築基丹,便多了一份成功築基的希望.

抱著這個想法,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修士眼疾手快,將大把的卷軸撈在手中,好回去跟門派換取獎勵.而跟在後面的修士更是大急,不顧一切的出手阻止前面的修士撿取卷軸.

葉秦能這麼容易便得到了一份卷軸,他臉上多少有幾分意外的驚喜.

得了一份卷軸,葉秦依舊十分冷靜,他並沒有去搶奪更多的卷軸,准備走人.

要知道這卷軸都是數千年的各個修仙門派留下來的,靈石礦道極大.對葉秦一個人來,任何一個門派留下的礦道地圖卷軸,都足夠他用了.一卷地圖卷軸已經足夠,多了,對他來也沒什麼意義.

他可沒打算靠這卷軸.去和門派換取築基丹地獎勵.

一份地圖卷軸到手.葉秦身上地壓力一下輕松了許多.他飛快地朝四周看去.准備伺機走人.以免被別地修士給盯上.

大洞窟內早亂成一片.沖在最前面地幾個修士.每個修士都幾乎一口氣撈了四五份卷軸.後面地修士沒撿到卷軸.哪里肯罷休.死追住他們不放.法術亂飛.所有地修士都在為搶奪卷軸.而瘋狂地相互攻擊.

這些人中.最凶悍地還是黃袍修士和金衣修士.法器在手.這里幾乎沒有幾個人是他們地對手.他們動手太慢.沒有撈到卷軸.只能出手從其他修士地手中搶奪卷軸.幾乎是眨眼間.便有二名撈了好幾份卷軸.准備逃走地修士.死在了他們地法器之下.

葉秦暗驚心頭發麻.這種亂戰最容易喪命.誰也不知道誰會突然攻擊自己.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地.最終能活下來地修士.少之又少.此地不宜久留.

正要走.他地目光卻看見洞窟一角地上.有一塊亮晶晶地玉簡.不由愣了一下.這盒子里除了掉出一堆卷軸.還有玉簡.不知道是做什麼用地.跟那毒尸應該有些關系.

葉秦遲了一下,立刻一個飛身過去,打算將這枚玉簡拾撿了起來帶走,然後立刻離開這個是非混亂之地.

突然,葉秦心頭一警,身影扭動了一下,往側躲避了一丈.數道風刃,毫無征兆地劈在了他剛才站立的位置,打在地上地岩石上,濺起些許塵土碎石.

一個麻臉修士,提著靈刀,飛身站在了那枚玉簡跟前,凶狠的瞪著他,笑道:"這玉簡老子要了!"剛才那幾道風刃,便是他打出來的.

葉秦不由暗罵了一句.那些地圖卷軸搶完了,連玉簡也有人跟他爭搶.打量了麻臉修士一眼,這個麻臉修士是煉氣期九層,修為跟他差不多,手中提著一柄高階靈劍,估計是某個門派的核心弟子,有些乖戾囂張.

不用法器的話,要干掉這個麻臉修士,還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費時間.但是一用法器,卻會在這些修士面前露出自己地殺手锏.這殺手锏,盡量少使用.

葉秦一咬牙,決定退讓,將這個玉簡讓出去.要是他跟這個麻臉修士爭斗起來,只怕就要走不成了.再拖延下去,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變故.得到一份礦道地圖卷軸,對他來已經是最大的收獲.那枚玉簡是額外之物,可有可無.

麻臉修士見葉秦這麼輕易地便放棄了這玉簡,主動後退幾步,以示退讓,不由的有些意外.他見葉秦地身上根本沒有攜帶靈器,只有腰間的一個儲物.

麻臉修士不由暗喜.他也算是老手了,自然認得葉秦這是青丹門弟子地服飾.

這子明顯是青丹門的普通修士出身,弱的可夠可以,甚至連靈器都毀盡了,才不得不的放手退讓,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這樣想著,他頓時狠厲道:"把你身上的卷軸也一並交出來,別以為老子沒有瞧見,剛才你子沖在前面,手里至少有二份三四份的卷軸,把你的儲物袋打開,都交出來,爺再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葉秦暗惱,目中冷冽的寒芒一閃,找死.他本來已經決定讓出玉簡,直接走人.可這麻臉修士居然不知好歹,居然還打他儲物袋的主意,要是被這麻臉修士給糾纏住,後患無窮.必須速戰速決才是.

"要看我的儲物袋有什麼東西,那我就讓你看!"

秦冷笑,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里面飛出一柄陰寒的藍這柄劍在半空中劃了完美的半圓弧,懸浮在半空中,控制自如.

"飛劍!"

那麻臉修士一愣,臉色驚駭大變"你~你是青丹門的高層核心弟子?!"

麻臉修士大驚之下,也顧不得去拾取這玉簡了,急忙倒退.手中高階靈劍擋在身前,准備拼死自保.他也就是門派的一般核心弟子而已,並不是背景深厚的門派最高層核心弟子,拿出一件高階靈器已經是他的實力極限,哪里敢跟那些動不動就拿著法器的家伙抗衡.

麻臉修士悔的腸子都青了,連哭的心都沒有,他居然惹上了青丹門地核心弟子.這家伙明明是青丹門的藍衣弟子,為什麼要偽裝成一個普通的青衣弟子啊,害的他沒認出來!

葉秦沒有給他拼死自保的機會.

藍色劍芒,飛快的圍著麻臉修士旋轉.

麻臉修士驚恐,顧得了身前顧不了身後,只能調頭飛奔逃竄.

飛奔中,駭然發現自己身後的護身罩,被劍芒撕裂,接著感到心口一痛"噗哧——腳下一個踉蹌,死不瞑目的栽倒在地上.

透心涼.

周圍的修士正在撕斗,卻顧不上葉秦和麻臉修士他們這邊.很少人注意到,洞窟內現在"多"了一名手持法器地修士.

葉秦冷眼掃視了周圍眾修士一眼,飛快的從地上撿取那枚毒尸盒子里掉出來地玉簡.

隔了葉秦數十丈遠.

同樣是青丹門出身的孔老頭,正在和一名高高瘦瘦的中年修士苦力撕斗,搶奪一份卷軸.那高瘦的修士,也是普通修士出身,手里十分窘迫,拿著一柄中階靈器,跟孔老頭厮斗在一起.

孔老頭原本一直躲在葉秦身後,眾人搶卷軸的時候,他動手慢了一步,所以並沒有來得及搶到卷軸.他不得不把狂熱地目光放在了其他的修士身上.洞窟內十多人,只有這個高瘦地修士看上去最弱,而且手里已經有了一份卷軸,柿子自然要拿軟的來捏才行.

"快把卷軸交出來!"

孔老頭在和高瘦修士的撕斗中,占據了些許的優勢,興奮的大吼.雖然同樣都是實力較弱的修士,但是他手里地靈器卻要比這高瘦的修士好上許多,財力更為雄厚,各種符紙也頗多.

那高瘦地修士被孔老頭給纏住,逃脫不得,氣的破口大罵,口中含糊不清地道:"呸~你個不要臉的!搶我地算什麼本事,要卷軸,你有本事去搶別人的啊,別人手里多得是!"

"我就搶你的,怎麼了!"

孔老頭臉上猙獰,他一咬牙,將手里的一張值得數十名靈石的中階火系符紙,猛的甩了出去.一只氣勢洶湧的火焰鳥,憑空朝高瘦修士撲了過去.

那高瘦的修士一下沒能躲開,被一只火焰鳥"轟"的一下,被炸飛了半丈,摔在地上,護身光罩大幅度的黯淡下去.這猛烈的一擊,耗去了高瘦修士極多的法力.

孔老頭立刻飛撲了,手里的一柄下品金系靈劍,猛刺.高瘦修士那薄弱的護身罩,已經完全擋不住金靈劍的厲芒,噗嗤,高瘦修士慘叫一聲,被釘死在了地上.

孔老頭不管,急忙在高瘦修士的身上搜尋了起來.

可是儲物袋里居然沒有找到,他頓時發急.他明明瞧見這高瘦修士撿了一份卷軸的啊,藏哪里去了?

掏了一會兒,掰開高瘦修士的嘴巴,里面掏出一個份卷.

孔老頭的手,在劇烈的顫抖.

他的手抓著這份珍貴無比的黃色地圖卷軸,連忙灌注入法力,很快,一個微型的礦道虛影浮現,上面清晰可以看到靈石礦道的走向,以及靈石礦點的分布,這正是一個修仙門派的礦道地圖.那回門派去,絕對可以換到築基丹.

"找到了一卷地圖卷軸,哈哈!"

孔老頭捧著手里的那份卷軸,眼淚都快流下來了.三十年了,他年青的時候進入青丹門,地位底下,只能在青丹門打雜役,一晃待了三十年,到了垂垂老朽的大把年紀,卻始終沒能得到築基丹.

築基越來越渺茫,明年他就要被師門掃地出門,離開青丹山脈.

這次他不惜性命,冒險加入這洞窟試煉,本來是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的得到築基丹的.可是天隨人願啊,是上天要注定他成為築基期修士啊.等築基成功之後,他憑增一百年的壽元,六十歲,還年青的很.

"哈哈!"

孔老頭仰著頭,老淚橫流,一邊忍不住手舞足蹈,哈哈狂笑起來.

噗哧!

一柄金色厲芒,從孔老頭的胸口穿過.

孔老頭愕然的望著胸口出現的大窟窿,臉上笑容僵硬,一頭栽倒在地上.

一道金色的修長身影,不疾不徐的飛身落在孔老頭身旁,瞧著孔老頭笑的僵硬的臉,鄙夷的冷嘲:"一個青丹門的雜碎,做什麼美夢呢!"

11月1日,求1張月票!




上篇:165 卷軸大爆(求月票!)     下篇:167 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