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7 對峙  
   
167 對峙

167 對峙



衣男子站在孔老的身旁.一將孔老頭俯臥尸體來.讓其仰面朝上.他也不看孔老頭那張僵硬的笑臉.用力掰開孔老頭死死攥緊的手指.從緊握的拳頭中取出一份卷軸.放入進了儲物袋中.

隨後他又翻了一下孔老頭的儲物.發現里面有一大堆瓶瓶罐罐和獸皮袋子裝著的瑣碎原材料靈石一疊符紙.

金衣男子對這些破爛的東西正眼也沒瞧一下.只在找的圖卷軸.可惜翻遍了儲物袋.孔老頭身上只找到一份卷軸.這讓他多少有些惱.

"這老頭也太寒酸了.連個像樣的東西都沒有."

金衣男子扔下儲物.想要打算尋||一個下手的目.續搶奪卷軸.這時.他突然敏銳的感到有一雙冰冷的目光.在背後盯著他.

猛的轉頭一看.數十丈外.正站著一名穿著跟老頭一色服飾的年青青衣修士.正沉著臉看著他的.

金衣男子頓時輕蔑的一聲笑.

他現在才發現.原這毒尸窟內除了這老頭外.還有另外一個青丹門的青衣修士.這青衣修士大概是|到自己殺了他的同門.這才朝他憤怒的看了過去.

過.那又怎麼樣.衣修士光是瞪眼.就能耐何的了自己!

葉秦擊殺了麻臉修士之後.功將盒子里掉出來的玉簡搶到手之後.卻意外的聽到數十丈外傳來一聲熟悉的悶哼聲.頓時扭頭看去.正好看到孔老頭胸口.爆出一團血花.被金色飛劍透心而過.

葉秦的心中突然一股不出來的感覺.胸口堵著一塊沉甸甸的石頭一樣.

他跟孔老頭是同門.識了十多.交談不上深厚.但是不管怎麼.他們都是青丹門出來的師兄弟.在這洞窟試煉中.是一同出生入死的伙伴.

一種兔死狐悲的氣憤讓他不由主的緊握著手那枚玄陰劍.目光冷冷的盯了那金衣子一眼.

隨後立刻冷靜的撇開目光面無表.准備離開洞窟.

孔老頭死了.但是他還必須活下去.

他現在的實力.雖然不懼這金衣子.但是要殺這金衣男子卻幾乎沒有什麼可能.這金衣男子的法器比他更厲害.失去理智的強行去殺.只能是徒勞而已.而可能會讓自己陷入危境.

金衣男子被葉秦給狠狠的盯了一眼.不以為意不想理會.

可是他的心中不知道怎麼的總是浮現出那個青衣修士剛才瞧他的冰冷沉寂眼神.渾身都不自在.那對孔的深處.幾乎沒有放出任何光芒神采沉寂的令人心悸.

他甩了甩腦袋始無法從那目光中擺脫出來.不由暗暗惱火.反正已經殺了一個青丹門弟子他不介意把這剩下的一個也一起干掉.的留下一個禍害.

金衣男子冷笑.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的我了.他果斷的祭起金色劍.快速的灌輸法力.自進洞以來.死在這金色劍之下的各個門派修士.已經不知道有多少.

葉秦立刻察覺金衣男子冷厲的目.若有若無的朝他掃來.這一波的飛劍攻擊.肯定是沖著他而.

葉秦的動作絲毫不.右手二指起.飛起玄陰.擋在身前一丈之處.玄陰劍豎立懸空.隨著法力的狂湧.它快速大至一尺大.發出耀眼的藍色光芒.

"水系法器?!"

金衣男子見狀.頓時一愣.自語道.

他沒有預料到.這毒尸洞窟內.居然還有第三名修士擁有法器.

而且看那青衣修士操縱法器的樣子.應該是很熟練.使用這法器的時間不短了.他一邊想著.繼續朝金劍法器灌輸法力.金劍發出的光芒.越來越刺眼.

法器的威力.跟輸的法力多少.有直接的關系.法力灌輸的越多.通常法力釋放出來的威力也越大.

他平時使用的時候.都是看對手的強弱來灌輸法力.只用少量的法力.便足夠殺死那些沒法器的修士了.不過.遇到樣擁有法器的修士.他不敢怠慢.必須全力以赴.發動法器的時間.自然也長一些.

毒尸巢穴洞窟內.兩柄法器在半空中交相輝映.

一柄飛劍.金光璀.銳氣不可抵擋.

另外一柄飛劍.藍色.散發著陰寒氣息.

這兩柄法器.飛旋在洞窟的半空中.不甘示弱的相綻放出耀眼璀璨的厲芒.想要把對方的光芒給下去.只是.兩人都是煉氣期九層.法力相差不大.想把對方壓制住.卻是很難.

葉秦心中一沉.全灌輸法力.看金衣男子的這架勢.不發動則已.一旦發動.肯定是死戰.葉秦一咬牙.法力毫無|留.玄陰劍的光芒繼續大漲.氣勢如虹.逼他周圍幾個修士.駭倒退.不敢靠近.

這時候.金衣男子已

度的氣惱中.冷靜下來之後.操控著金劍.反而開始決.

他不是在猶豫要不是殺葉秦.

他殺葉秦之心極其定.他可不想以後自己做夢的時候.每天都回想起那冰冷沉寂讓人背脊發涼的眼神.

他是在猶豫.怎麼才能不讓別人撿便宜.

畢竟這洞窟內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那袍修士.法器極其厲害.他為了干掉這個青丹門修士.而法力消耗過.只怕最後反而會被那黃袍修士撿了便宜.

至于他會不會和青丹修士兩敗俱傷.這個況根本沒有考慮過.他有絕對的自信.下這個青丹|修士.──前提是黃袍修士不插手.

毒尸巢穴洞窟內.他一些在奮力撕殺的修士.被兩柄耀眼劍芒所帶來的威壓.給驚住.他們轉頭|去.看見古器門的金衣男子和青丹門的一名青衣修士然對峙起來.

他們神色不由變的古怪.這窟內並不是只有兩名擁有法器的核心弟子.而是三名.有一個青丹門的修一直在扮豬吃老虎的.

三個修士同時出手把他們這些普通弟子干掉綽綽有余.

這些來自各個門派的修士.于發現形勢不妙停止了撕殺.

他們顧不的再去奪卷軸.而是開始自保.心翼翼的觀察著局面.看看能不能有機會從這毒尸洞窟逃走.

連那黃袍修士.也由的停了下來沒再去追殺一名普通修士.詫異的朝葉秦和金衣男子的兩柄飛劍法器望去.然後瞧著自己手里的玄土盾法器.琢磨著三件法器.哪一個厲害些.

金衣男子心中反複的權衡利弊想著該怎麼辦才能把眼前這個丹門的修士干掉.而又讓那姓鍾的威脅到自己的安全.

在這之前.他不敢意出手.

他看見黃袍修士站不遠處愣神靈光一動揚聲朝黃袍修士道:"鍾師兄.你我聯手將這子鏟除他身上的物品.都歸鍾師兄所有.師弟我絕不相爭.你看怎麼樣?!"

完之後.金衣男子像是在看死一樣的看著葉秦.嘴角掛起冷笑.只要黃袍修士同樣和他聯手.把青衣修士干掉綽綽有余.

黃袍修士玩弄著手中的盾法器.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沉吟一下.陰沉的目光掃向葉秦.他在考要不要和金衣男子聯手.

葉秦飛快的朝黃袍修士看去.察覺到黃袍修士目光中的一絲惡意.心里頓時咯噔一聲.暗不妙.他現在不但被這金衣男子給盯上.甚至黃袍修士也可能出手對付他.

這個可能很大.

古器門的金衣男子.和這的闕門黃袍修士.在不久前還曾經短暫的想要結盟.想要趕走其他十多名士.二人獨吞這毒尸巢穴的|-盒.

只是因為一名門的修士突然劈出風刃把盒子打碎了.爆出大堆的的圖卷軸.引起在場所有修士的哄搶.造成了極大的混亂.這才破壞了他們二人的聯手.讓他們二人無獨占盒子里的物品.

現在金衣男子.再次向黃袍修士提出聯手.這對葉秦來可是大大的不妙.

葉秦心中焦急.目光卻越發的冰冷.幾個念頭.從他的腦海中眨眼間閃過.

必須破掉他們二人的結盟才行!

金衣男子和黃袍修士二人.一個是古器門高層核心弟子.一個是的闕門高手.實力相近.有把握拿下對方.相互之間忌憚.他們二人勢均力敵.反而不容易打起來.

他們之前之所以願意聯手.多半是因為這個原因.

可是現在.有他這第三名擁有法器的修士出現.接打破了他們二人脆弱的勢均力敵.他們二人本來很敵視.這種假的聯盟.只是暫時而已.根本不能持久.

只要瞧准了二人之間的芥蒂進行攻擊.就能讓他們的聯盟頃刻間瓦解.

這個念頭從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葉秦想的這里.信"開始增強.立刻冷笑一聲.同樣朝黃袍修士道:"鍾師兄.我們三中間.以這位出身古器門的俞師兄的實強.你我都較弱.不如我們聯手.干這位俞師兄.怎麼樣?這毒尸洞窟內的全部卷軸.我拱手讓鍾師兄.一份不取."

葉秦突然提出聯手.黃袍修士感十分意外.臉上愕然失笑.越發沉吟起來.弄了半天.結果他這個.反而成了毒尸洞窟內最占便宜的人.這樣也好.兩頭開價.誰的高.他幫誰.

他陰沉的目光.開從葉秦身上轉移.不懷好意的看向金衣男子.其實.他干掉這金衣男子的想法.更強烈一些.誰叫金衣男子總是擺著一副了不起的臭臉呢.




上篇:166 玉簡(求月票)     下篇:168 攝魂鍾(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