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8 攝魂鍾(求月票)  
   
168 攝魂鍾(求月票)

168 攝魂鍾(求月票)



衣男子全力操控著飛劍法器,准備出手對付葉秦,同袍修士的答複.只有黃袍修士同意和他聯手,那麼他將立刻發動飛劍,取葉秦的性命.可是這時,他卻聽到葉秦拉攏黃袍修士,而且黃袍修士似乎動心,不懷好意的目光盯在了他身上.

金衣男子臉色頓時劇變,暗道一聲糟糕.

一個青丹門青衣弟子,一個地闕門的高手,這兩人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是他的對手.可兩人要是一聯手,絕對沒他好果子吃,甚至可能有喪命的危險.

金衣男子厲聲道:"鍾師兄,不要聽信他.這子穿著一身青丹門普通弟子的衣衫,混在我們這些人中間,誰知道他想干什麼.此人奸詐狡猾無比,手段陰險,千萬不能中了他的奸計.你我二人聯手,將他拿下.他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歸鍾師兄."

葉秦見金衣男子開始急切的反駁,知道自己剛才的那一番辭擊中了金衣男子的軟肋.金衣男子和黃袍修士,兩個人.

他略一醞釀,便將准備好的一番辭和盤托出,冷笑道:"俞師兄急什麼,我想鍾師兄自有明斷.所有修士都知道,靈霧山脈各大修仙門派之中,以古器門實力第一,地闕門實力第二.青丹門雖然位列第三,戰力卻一向不強,不擅于煉器,只是勝在靈丹方面,修為稍微高一點.甚至實力第四的大羅門,在戰力上也強于我青丹門弟子.我的手段和實力,遠不如這位出身古器門高層核心弟子的俞師兄."

他轉頭朝黃袍修士又道"鍾師兄,你是打算和俞師兄聯手先殺我這個最弱的青丹門弟子,事後你再回頭和最強的俞師兄拼上一場?或者還是和我聯手,先干掉這位最強的俞師兄,事後這里所有剩余的卷軸都歸你?這兩條路,我想鍾師兄,肯定會選擇最為有利的一條."

葉秦對黃袍修士地這番話,擺明了要挑撥黃袍修士和金衣男子的關系.只要把他們之間的結盟給攪黃了,他就安全了.

如果能鼓動黃袍修士和他聯手,殺金衣男子,那就更好不過.

金衣男子一向鎮定沉穩的臉上,終于出現些許慌張.任誰同時面對兩個強敵,也都難以做到平靜.他操控著金劍,氣急敗壞道:"鍾師兄,你一句話,只要你同意跟我聯手,這洞窟里所有的物品都歸你,我一件不取!"

黃袍修士看著葉秦和金衣男子.對他爭相拉攏.臉上出奇地沉靜.突然一個疾身飛縱.一聲不吭地擋在了毒尸洞窟地出口處.而他手中那副玄土盾.也已經飛了起來.不論是葉秦.還是金衣男子.誰想要逃離這毒尸洞窟.都要先過他這關.占住了出口.他已經控制了毒尸洞窟地場面.

有個門派矮個子修士.正想要趁著他們三人僵持地時候.溜出毒尸洞窟逃之夭夭.卻被黃袍修士搶先占住了出口.嚇了一跳.連忙停住.退回數丈.驚疑不定.

黃袍修士並沒有理會那矮個子修士.陰冷地目光.始終在葉秦和金衣男子之間來回移動.

最終.他地目光還是死死地盯在了金衣男子身上.

不為別地.就是因為古器門金衣男子地實力最強.威脅最大.他當然是要先滅掉對這個威脅最大地.至于青丹門地那個修士.對他地威脅要弱許多.等干掉了金衣男子.他再回頭再收拾青丹門修士也不遲.

葉秦暗松了一口.背上地青衫幾乎濕了一片.雖然他臉上裝著滿不在乎.心里還是極度緊張.擔心黃袍修士和金衣男子聯手.這二人要是聯手.他可就就要不惜一切代價逃命了.

現在,地闕門的黃袍修士如他預料的那樣,站在了古器門金衣男子的對面,決定先殺金衣男子.這個局面對他而,是最為有利的局面.把金衣男子干掉,就算事後黃袍修士再翻臉,他也有足夠自保之力.

金衣男子見到自己被黃袍修士和葉秦,分別從毒尸洞窟口處,和毒尸洞窟地一側,兩面包圍住.

他氣的差點吐血.

千算萬算,算到了他和黃袍修士聯手對付其它修士,也算到他和黃袍修士隨時可能翻臉為敵.可是他偏偏沒有算到,冒出一個擁有法器地青衣修士,和黃袍修士聯手,一起對付他.讓他陷入危境.

金衣男子的臉上,陰霾地幾乎要滴出水來,他朝黃袍修士聲色俱厲的大喝道:"好,俞某人今天認栽了.姓鍾地,你把路讓開,我把卷軸留下,離開這里,這里所有的卷軸

你們.要是你們還不肯罷休,別怪我魚死網破,和于盡!"

"哼,想走,沒這麼容易.二個殺你一個,你有這個機會魚死網破嗎?姓俞的,老子等著取你性命很久了!只能怪你命該絕."

黃袍修士一聲冷笑,他手中玄土盾,飛上了半空中.那玄土盾吸納著法力,開始發出耀眼的黃色光芒.一旦完成法力蓄積,那攻擊威力肯定極大.

金衣男子見黃袍修士准備出手,他再也顧不得藏私了,一拍腰間的儲物袋,從里面飛出一件造型古樸沉穩的五寸高青銅鍾法器,飛在身前.

他口一張,噴了一口精純無比的精元在鍾上面.這口青銅鍾滴溜溜的一轉,急劇漲大,變成近三尺高大的鍾,爆發出驚人的靈氣.

青銅鍾飛旋在半空,鍾口朝向黃袍修士.

"攝魂鍾!震懾心魂的攝魂鍾!"

黃袍修士瞧見那法器的模樣,目光猛的一縮,失聲驚呼.這件鍾法器的厲害,可以發動攝魂攻擊,可以護身防禦,可以放大罩住敵人,攻,防,困敵兼備.比他的盾法器,有過之而無不及.

金衣男子不惜損耗自己的元氣,在最短的時間內准備好了法術攻擊.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沖出洞窟去,否則.他甯願用特殊的辦法,強行損耗自己的元氣,冒著降低修為的危險,也要用這口攝魂鍾迅速將黃袍修士擊潰.

他臉色蒼白,獰笑,手指朝青銅鍾遙遙一彈.

"咚!"

這口青色銅鍾發出一沉悶的震動,洞窟內的空間一陣隱隱的波動,一道到看不見的波浪,轟擊向守在洞窟口處的黃袍修士.

黃袍修士急忙將玄土盾法器擋在身前,以免自己被波浪所攻擊到.

"轟——!"

連綿不絕的波浪,轟擊在玄土盾上.

玄土盾劇烈震撼,黃色光芒快速的萎頓了下去,開始急劇縮.

黃袍修士全力用法力堵住自己的耳朵,以免被鍾聲給震懾住心魂.可這鍾聲無孔不入,他感覺自己的腦海中,就像被千鈞鐵錘猛砸了一下,被震的渾渾噩噩,差點當場昏厥了過去.

他正渾渾噩噩之間,猛的一咬舌尖,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將他刺激的清醒過來.

黃袍修士睜眼一看,金衣男子,已經和那個青丹門弟子大戰在一起.他大為震驚的同時,一絲後怕,同時還為他和葉秦的聯手而感到慶幸.要是只有他一個人,根本無法和金衣男子相斗.

金衣男子朝黃袍修士發動攻擊的時候.

葉秦沒有絲毫怠慢,早已經蓄勢待發的玄陰劍,立刻化為一道藍色厲芒,朝金衣修士的身後擊去.金衣修士冷哼,手一揮,將金色飛劍迎面擋了過去.玄陰飛劍,金色飛劍,化為兩道藍,金光芒,在半空中糾纏在一起,爆發出一陣疾風驟雨的撞擊聲.

一輪交鋒過後,兩件飛劍耗盡了法力,偃旗息鼓.

葉秦手一招,收回了玄陰劍,只見藍色劍身上,多出了許多密密麻麻,芝麻大的缺口.同樣是低階法器,水系飛劍肯定不如金系飛劍堅硬,因為它們煉制的材料完全不同.兩件法器硬碰硬撞擊,水系飛劍要吃很大的虧.

葉秦肉痛無比,這是他最早獲得的法器.在手里還沒有溫熟呢,就出現了輕微的損傷.再和金劍撞上數十次,只怕就要毀了.

三個修士釋放法器瘋狂火拼,令洞窟內剩余的修士目瞪口呆,震駭不已.

他們這些修士為了搶奪卷軸,經曆了一場激烈的火拼,已經死的寥寥無幾,現在僅剩下五六名普通修士而已.他們幾個來自各個門派,心不合.

毒尸洞窟的出口,被葉秦,黃袍修士和金衣男子這三名修士給堵住,他們根本無法逃離這里.不敢加入戰團,只能退縮在洞窟一角,全力自保,免得被法器給波及.

葉秦這邊才剛停歇,黃袍修士又祭起了飛盾,和金衣男子殺在了起來.

葉秦顧不得肉痛,再度蓄積法力,和黃袍修士聯手夾擊金衣男子.

三人都是使用法器,一旦全力施展開來,威力極大.同時極其消耗法力,法力流逝的速度只怕比抽水還快.他們只是煉氣期九層,並非築基期修士,根本無法持久的使用法器.

求1張月票!




上篇:167 對峙     下篇:169 大收獲(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