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69 大收獲(求月票)  
   
169 大收獲(求月票)

169 大收獲(求月票)



秦十分清楚,這金衣男子雖然靠著兩件法器,硬擋住和黃袍修士的兩面夾擊.可是金衣男子的法力消耗極快,至少是他們的兩倍以上.一旦法力耗竭,金衣男子就算擁有兩件不錯的法器,離死也不遠了.

金衣男子豈會不知道這一點.他一開始只是拿出一柄金色劍,便是不想自己的法力消耗過快.要不是黃袍修士也朝他出手,他絕不會輕易拿出攝魂鍾法器.同時施法兩件法器,威力是足夠強大了,卻讓他的法力以更加驚人的速度消耗.

現在金衣男子顧不得這些了,在死亡的威脅下.他雙目通,瘋狂起來,同時往攝魂鍾和金色劍注入法力,攝魂鍾猛攻黃袍修士,想要打通洞窟的出口,從這毒尸巢穴洞窟逃出去,保住性命.

黃袍修士咬著舌根,盡力讓自己保持著清醒狀態,同時將玄土盾死死的擋在身前,堵住洞窟出口處,強行撐住金衣男子的攝魂鍾一波又一波的攝魂攻擊.

幾乎每一次的攝魂攻擊,都會讓他陷入刹那間的渾渾噩噩,心神失去意識.要一會兒才能清醒過來.

好在,葉秦時機抓捏的非常准,每當這個時候,他總是非常及時的釋放出玄陰劍,逼得金衣男子不得不回身抵擋,讓金衣男子根本抽不出空隙去趁機攻擊黃袍修士.

金衣男子同時操縱兩件法器,片刻之後,終于法力耗竭.雖然中間往灌了一大口能夠快速恢複法力地上等的靈酒,但是依舊彌補不了兩件法器的消耗速度,無法挽回頹勢.

金衣男子在入洞之前,做了長達半年的准備准備了兩件法器,自信滿滿,勢在必得.何曾想到自己會落到這個下場,他不由的悲憤的一聲怒吼:

"你們跟我一起死吧!"

也知道施展了什麼大法,他的身軀開始急劇膨脹起來,原本英挺修長地身材,像球一樣鼓了起來,變得十分駭人.金衣男子的臉上痛苦猙獰,青筋一根根暴起.

黃袍修士剛剛從鎮魂鍾地震懾之中.回過神來.卻見到金衣男子地異變.頓時駭然變色.朝葉秦大急喊道:"那是自爆術.快.把他殺了.別讓他完成施法.否則我們都要完了."

葉秦雖然不清楚金衣男子想干什麼.也隱約意識到有些不妙.立刻控制還沒有完成蓄勢地玄陰劍擊出.朝金衣男子射去.但是玄陰劍才飛過去.卻被那柄金色劍給糾纏住.無法靠近金衣男子.急切之間想要拿下金衣男子.幾乎不可能.

只有再耽擱片刻.只怕金衣男子地施法便要完成了.

葉秦急忙往儲物袋搜索.看看有什麼可以攻擊.很快.他掏出一個沉甸甸黑色圓筒來.這是他從大羅門弟子手中得來地高階邪靈器"九戮打魂釘".能夠破開護身罩.十分歹毒.他略一遲疑.將黑圓筒對准了金衣男子.灌注入法力.

"噗,噗!"

九枚五寸長黑氣縈繞地粗大黑釘子.從圓筒內激射而出.化為九道黑色厲芒.金衣男子地飛劍法器正在擋住葉秦地玄陰劍.卻再也沒工夫去抵擋這九戮打魂釘.

九枚黝黑的釘子打在肉球上,一下刺破了金衣男子的護身光罩,將已經鼓鼓的像一個球地金衣男子,戳出了九個洞.金衣男子元神痛苦的淒厲尖嘯一聲,大肉球停止膨脹,整個肉球開始發黑.

"嘭~"

爆裂,化為漫天的烏黑血肉,濺射在數丈方圓的地面上,將岩石地點燒的出黑色的窟窿來.爆炸將洞窟頂上地一些岩石碎塊,震的塌了下來.

葉秦急忙倒退數丈,免得被汙穢地血肉給沾上.

金衣男子的自爆術才剛剛施展出來,沒有完成,爆炸地威力較弱,只是把一大片的岩石碎塊給震塌了.

黃袍修士哪里知道葉秦會有這樣"歹毒"地邪器,只是用玄土盾擋在身前,並未後退,結果玄土盾上沾染了汙穢的一些烏黑肉抹,連玄土盾也變得有些發黑.頓時讓他心疼無比,灌輸法力袪除這些汙穢之氣,免得損壞了他的玄土盾,低聲咒罵了幾句.

地道的深處,響起轟鳴聲,漫天的塵埃.

良久,塵埃依舊未能沉寂了下來.

葉秦臉色極度蒼白,玄陰劍化為三寸劍,回到他的手中,體內的法力消耗了大半.他看了一下整個洞窟,遍地是尸體,不由的苦笑.為了搶奪這些地圖卷軸,一場血戰之後,這洞窟內已經死了十多名修士.

只剩下他,黃袍修士,還有五名躲在洞窟各處角落上驚駭的目瞪口呆的各派修士.

不過還好,他和黃袍修士,終于把金衣男子給干掉了.

鏟除了這個金衣男子,他也安全了許多了,只剩下一個黃袍修士,他不用再擔心會被干掉.

這里發出了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有其它各派修士趕來.此地不宜久留.

不過,在走之前,還需要打掃一下戰場.

金衣男子死後留下的二件法器,可是極其難得的物品.普通的修士,想得到其中一件都難如登天.

葉秦的目光被薄薄的法力所覆蓋,穿透厚厚的塵埃,搜尋著那兩件法器的位置.在塵土中,他隱約可以看到一點淡淡的金光和一點黯淡青光,那是金色劍和攝魂鍾發出的微光.它們失去了金衣男子的神識控制,耀眼的光芒斂去,化為原形之後,墜落在地上.

葉秦一個飛身,朝十多丈遠處的那黯淡青光所在的位置疾撲了過去.他發現,這攝魂鍾要比金色劍更厲害一些.攝魂鍾能夠短暫地震懾住對手的心神,甚至讓對方昏眩過去,妙用無窮.而金色劍只能硬攻,則要略微次了一點.他自然是要先將攝魂鍾搶到手再.

正在這時,他的眼角突然瞥見一道黃影,同樣朝那青光所在的位置撲去,要搶這攝魂鍾.

葉秦立刻將自己的飛劍射了出去.

那道黃影幾乎同時發現了葉秦,將飛盾拍出.

劍盾相擊"鐺"的一聲巨響.

兩道身影,兩件法器,在漫天的塵埃之中不斷移動方位,再次激烈地打了起來.這一次,他們不是為了卷軸,而是為了搶奪法器.

"老子的玄土盾能壓制所有的飛劍,你子斗不過我的滾開."

"金劍歸你,青鍾歸我!"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講條件,你不是我的對手.快點讓開,要不老子連你也一塊收拾了!"塵埃之中,看不清對方的神色.黃袍修士陰沉著臉色,盯著葉秦地藍色飛劍,不住的冷笑,嘲笑葉秦不自量力.他的土系法器玄土盾,正好完全克制了水系法器地飛劍,讓玄陰劍根本發揮不出威力.區區一件玄陰劍,也敢跟他爭斗,找死.

"是嗎,那就來試一試!"

葉秦不以為然的嘲笑道.

黃袍修士大怒,驅使玄土盾朝葉秦狂壓過去,要將玄陰劍給壓住.

葉秦突然拋出一件色法器,將黃袍修到的玄土盾給擋住.接著,藍色劍芒,嗖的飛到了黃袍修士地側翼,從側翼朝黃袍修士殺去.

黃袍修士頓時一驚,駭然收盾,緊急的護在身前,倒退數丈.仔細一看,是一件葫蘆形狀的法器.他一愣,驚詫:"原來你剛才沒有盡全力,還留了一手."

葉秦逼退了黃袍修士,沒有理會黃袍修士的惑,飛快的將地上的鎮魂鍾,抓在了手里.然後又將壓在碎石下地金色劍,也找了出來.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地上居然有一個儲物袋,是金衣男子爆體之後留下來地.

這儲物袋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制造成的,居然沒有在爆炸中被毀掉,只是沾染了烏血地汙穢之氣,不能再用了.他之間將儲物袋打開,將里面的物品一掃而空,裝入自己地儲物袋中.

隨後,葉秦快速的一個飛身,飛身站到了毒尸洞窟的出口處,轉頭朝黃袍修士,還有那五名修士,淡漠的道:"鍾師兄,這洞里還有幾位各派的師弟,他們身上該有不少的卷軸,你們慢慢打吧,在下告辭!"

黃袍修士陰沉瞪著葉秦,眼睜睜的看著葉秦把金衣修士的所有物品都一掃而光,惱怒無比.他的玄土盾能壓制住那柄玄陰劍,可是另外一件葫蘆,他卻沒有辦法,根本留不住葉秦.

葉秦冷靜的考慮過,必須盡快離開這個毒尸洞窟,沒工夫跟黃袍修士過度糾纏.因為剛才的爆炸,引起了劇烈的震動,肯定會吸引不少修士趕來這個地方.他擔心各個門派的修士趕來這里,再次把他給圍困在這里.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否則的話,只怕黃袍修士也逃不了身殞的下場.

黃袍修士皺著眉頭,不敢去追.他回頭,陰沉的目光望著洞窟內剩余的五六名修士,猶豫著,要不要把這幾個修士干掉,把他們的卷軸搶了.

這幾名修士臉上頓時大為緊張了起來,緊緊的握住手中的靈器,准備拼命.或者是趁著黃袍修士對付別的修士的時候,趁機逃命.

黃袍修士考慮了一下,立刻轉身沖出了毒尸洞窟.

原因跟葉秦一樣.他也不敢在這里多待下去,還是盡快離開為妙.如果被其他聞聲趕來的修士堵住去路,他的下場不會比金衣男子更好.

那幾個修士相互望了一眼,驚駭的目光中,無不暗呼僥幸,撿回了一條性命.

他們的匆匆帶著各自拾取到的卷軸逃了出去.

不過,逃出這毒尸洞窟容易,但是要逃出萬枯嶺的地下礦道,卻艱難無比.誰知道這一路上,還埋伏了多少修士.這一路上還有的他們去厮殺拼命.

求1張保底月票!




上篇:168 攝魂鍾(求月票)     下篇:170 地圖卷軸的奇特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