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71 陰玄大法和煉骨術(求月票!)  
   
171 陰玄大法和煉骨術(求月票!)

171 陰玄大法和煉骨術(求月票!)



秦看完玉簡內的第一篇之後,他已經大致明白是怎跟他之前某些猜測差不多,這個王姓弟子的描述,只是讓他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想法而已.

接著往下看過去.

玉簡的第二篇《陰玄大法》,這是一套非常完整的鬼修功法.里面包括了:

《脫殼術》.肉身死亡之後,並不是所有的元神都能從肉身上逃出來.肉身一旦腐敗,而元神沒有及時逃脫的話,會被尸氣所沾染,導致元神崩解死亡.元神必須在數個時辰之內,從死亡尚未腐化的肉體上掙脫出來才行.這脫殼術就是最快從肉身上逃脫的辦法.通常元神越強,才越容易從肉體上掙脫.

《鬼修術》,不借助肉體修煉元神.失去肉身之後,必須借助特殊的地形,比如陰地,吸納陰地的靈氣,才有助于鬼修元神實力的增長.鬼修同樣要渡劫.

《奪舍大法》,如何搶奪其它弱修士的肉身.這個大法其實不算鬼修之道,而是重新奪得肉體,繼續肉身修仙.相信所有懂得奪舍大法的修士,都更願意奪舍,而不是踏入鬼修.

只是,這上面寫道,施展這奪舍大法,有很大的限制.必須是針對有靈根者,才能奪舍,對沒有靈根的凡人進行奪舍,會爆體而亡.而且奪舍成功之後,會大幅度的損耗壽元,折壽二三十年很正常,甚至上百年壽元.沒事玩奪舍,死的快.

葉秦掃視了《陰玄大法》一眼,把玄陰大法刻在腦海中,並沒有去多看.這是鬼修功法,他又沒死,當然不會去修煉.

除非哪一天他倒黴死了,才用的上這篇功法.

葉秦看到那奪舍大法,不由的揉了揉鼻子,回想起一件事來.他在繡縣城的時候,那南天霸曾經用奪舍大法來對付他,差點把他給害慘了.不知道南氏家族,跟這數千年的玄陰門有什麼關系.或許多少有些淵源吧.

玉簡內地第三篇文字.卻是一篇《煉骨術》.

煉骨術.是煉器術地一種.不過.這不是普通地五行煉器術.

普通地煉器術.是五行煉器.將五行原材料礦石,金,木材料等等.煉制為靈器和法器.

而這篇煉骨術.卻是專門以骨,肉為材料.煉制靈器和法器.

將尸體煉制各種僵尸.或者將骷髏骨頭.煉制為傀儡等等.上面都記載了煉制地辦法.

葉秦皺起眉頭.從《陰玄大法》,《煉骨術》上看來.這陰玄門顯然是一個邪派.專門研究這種陰毒鬼魅之術.難怪在數千年.陰玄門便已經被大羅門,獸靈門等幾個大修仙門派聯手滅掉.陰玄門滅門之後.絕大部分功法都損失.或者被搶走.陰玄門地這篇完整地煉骨術.算是比較罕見了.

葉秦對這僵尸和骷髏,並沒有什麼負面的感覺,但是拿死人的骨肉來煉器,總是讓他心中厭惡排斥.

不過,必須承認煉骨術是個好東西.除了人骨之外,還有獸骨也可以煉制.他想到了自己的蝠王翼,心中微微一動,對這煉骨術也看的也更仔細了一些.

半日之後.

葉秦從玉簡的沉思中醒了過來.

陰玄門的煉骨術,果然精妙無比.可以將妖獸的完整尸骸,煉制成可以被神識所控制地傀儡.也可以將妖獸的一部分,單獨拿出來,煉制成靈器.

當然了,骨器不是某個修士想煉就煉.前提是必須擁有陰火,用陰火才能煉制這骨器.鬼修士可以發出陰火.也有一些陰地,有陰火存在.

他的蝠王刺,蝠王翼,只怕正是通過這煉骨術,煉制而成的.大羅門的修士,看來擁有不少玄陰門的秘術.

葉秦嘿嘿一笑.

等自己築基之後,再從妖獸身上得到上等的煉器材料,也不需要去求助大羅門地煉器士了.自己可以直接煉制成靈器,這樣一來倒也十分方便,省的又因為靈器而惹出許多的麻煩.

看完玉簡,深深的印入腦海中,將這份玉簡丟入儲物袋中.

葉秦起身站了起來,臉上浮現出冷靜而淡漠的微笑,自語道:"現在,該去洞窟內四處轉一轉,找個最富的礦道,盡量多挖些靈石.否則再過上幾日,這洞內修士大量增多,可不好辦."

他打開八份地圖卷軸,從這些地圖上尋找到靈石礦點最密集的地方,然後動身,朝這個礦道疾奔而去.這個礦道有些深,估計要好些天才能過去.

數日之後.

葉秦在礦道內飛奔,突然在一條岔道口處,停了下,冷冷的朝身後望去.他的身後數十丈處,五名白衣女子持劍身影,正在礦洞內朝他追逐而來.甚至可以聽到她們地急喘聲.

葉秦目光冷冽,暗惱.

起來也倒黴,他不久前穿過一個礦道的時候,意外遇到了一個隊的月缺門女弟子.這個隊的女弟子見他只有一個人,頓時大喜過望,追殺他.

起來,這也無可厚非.不同修仙門派試煉弟子之間殺來殺去,削弱其它門派的實力,也正常.換做是青丹門,也同樣會這麼做.

不過,不論誰被追殺,都會十分不爽.

葉秦此刻心里十分不爽,要不是他手里有地圖卷軸,知道大部分礦道的走勢,帶

到處繞圈,只怕他要被這個隊的月缺門女弟子給礦道內.

他不想跟這五名月缺門地女弟子打上一場.現在他只想盡快挖靈石,在紫府內種植靈草,然後煉制築基丹而已.殺這五名月缺門的普通女弟子,對他沒什麼好處.

只是,這五名白衣女子也未免逼人太急.死死的追著他不放.真要是把他惹惱了,他下手可不會手軟.

葉秦看了一下前方的岔道一眼.過了這個岔道口,便進入了另外一份地圖卷軸的范圍,離他想去地礦點,也只有一日的路程了.

他決定把在這里事解決,所以停了下來.

"別逃,站住!"

後面幾名月缺門地白衣女子,不住的嬌喝,香汗淋漓地持劍追了上來.她們見葉秦果然停了下來,反而有些驚詫,飛身落在十余丈處,怒瞪著葉秦.為了追這名青丹門地青衣修士,她們一路追地好辛苦.她們實在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這個青丹門的弟子會溜的這麼快,好像這里是泥鰍一樣,隨便怎麼鑽都是活路,根本不會被她們給堵住.

葉秦冷冷的瞧著她們,道:"你們追了我一個時辰,也追夠了吧.不把我殺了,你們真不肯罷休?"

最前面的一名長的有些嫵媚高挑的白衣女子,一挺酥胸,手持一柄高階靈劍,傲然道:"你子立刻把靈器和儲物袋丟在地上,然後束手就擒,留你一條命.否則的話,別怪姐妹們不客氣了."

葉秦心中暗暗好笑,道:"哦,怎麼一個不客氣法?"

那高挑女子身後,幾名豐盈妖嬈的月缺門地女子,火辣辣的鳳目盯在葉秦身上,咯咯直笑."元萍師姐,這子只怕看上你了,等著你對他'不客氣’呢!""不如師姐成全他一番好事."

估計她們是以為自己一方有多達五名,都是煉氣期八層,九層的修士,而葉秦僅僅一人.她們勝券在握,肯定能干掉青丹門弟子,這才絲毫不以為意的開口調笑.

當然了,她們嘴上雖然肆無忌憚的調笑,手中卻絲毫沒有放松,已經准備好了法術攻擊.

"你們胡什麼呢!"

那高挑的白衣女子回頭望了一下她的師姐師妹,一跺腳,嫵媚地臉上有些羞惱,又瞪著葉秦.她手持靈劍,准備朝葉秦攻去."找死,殺!"

四道法術同時朝葉秦激射而來來.

葉秦冷眼看著她們的舉動,將手中的一柄數寸金色劍扣在手里,惋惜的搖了搖頭.

一道金色劍芒一沖飛起,在半空中一絞.朝他射來的幾個火球,水箭,冰錐,風刃,通通被金色劍芒給絞碎,連渣滓都沒剩下半點.更不要傷到他了.人多又怎麼樣,四道法術攻擊,也絲毫抵不上一件法器的威力.

"金系法器!"

那高挑女子正持劍朝葉秦沖過去,卻見一柄金色劍芒飛在距離她僅僅數丈的半空中,頓時吃了一驚,露出驚駭欲絕的目光.

"你是青丹門的高層弟子?!誤會,一場誤會,別動手!"

她急忙尖叫,嚇得跌跌撞撞地倒退,法劍的威力,絕不是她手中的高階靈劍所能抵擋的.

這時她心中還存有一絲僥幸.她還有四個同門姐妹,只要她們用法術牽制住這個青丹門的弟子,令他無法分心攻擊,她還有逃生的機會.

她的幾個同門也地確是這樣做的.她們雖然驚駭,依舊再次打出了法術,為同門逃跑爭取時間.

葉秦有些冷漠的目光看著她抽身急退的身影,目光中只有空洞.

"誤會?!不覺得太晚了嗎?"

他一道法力射在劍芒上,那半空中的金色厲芒突然光芒暴漲,朝那高挑嫵地女子激射去.

如此近的距離,那嫵媚白衣女子只來得及將靈劍擋在身前,抵擋那令她睜不開眼來地駭人光芒.

"咔嚓!"

嫵女子驚駭欲絕的看著她手中地高階靈劍,寸寸碎裂.卻絲毫無能為力.接著,金色厲芒繼續撕裂了她的護身罩,打在她地胸口處.

不過,令葉秦意外的是,居然沒有穿胸而過,而是被什麼絲甲之類的靈器給抵擋住了.金色劍法力耗盡,倒飛了回了葉秦的手中.

嫵女子遭到重創,口中噴出一道鮮血,跌飛了,被她的師姐師妹們接住.雖然沒死,重傷卻是免不了的.

葉秦正准備再次釋放金劍,給她們一點嚴厲的警告.卻突然一愣,差點想破口大罵.只見這五名月缺門女弟子的身後,再次出現一個隊的白衣女子的身影.

這里的月缺門弟子,怎麼這麼多?

難道這一片礦道,被月缺門給控制住了?

葉秦暗呼一聲倒黴,想都沒想,立刻轉身便朝岔道口處逃去.

笑話,對付五名煉氣期九層的修士,他還能用飛劍法器來嚇唬嚇唬,殺一二個立威,把她們驚退.讓她們不再追自己.但是十名煉氣期九層的修士,他還是先逃再吧.要是被糾纏住,就輪到他被挨宰了.

求1張月票!




上篇:170 地圖卷軸的奇特效果     下篇:172 死亡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