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72 死亡陷阱  
   
172 死亡陷阱

172 死亡陷阱



一個隊的五名月缺門的白衣女弟子,正在靈石礦秦,卻沒想到被葉秦放出的金色劍給重傷了隊長元萍,她們其余四人頓時芳容變色,護著那受傷的隊長,往後退卻.

正在這時,一名白衣妙齡女子帶著一個隊的月缺門女弟子,出現在了她們的身後.

那四個正在後退的女弟子,見到這名妙齡女子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樣,驚慌的神色立刻消失,紛紛停了下來,驚喜的嘰嘰喳喳道:"涵若師姐,元萍師姐被一名青丹門的修士發出的飛劍所傷."

白衣妙齡女子,瞥了一眼重傷的元萍,道:"青丹門的弟子?他們多少人

那幾名女弟子相互望了一眼,臉上有些難堪的道"只有一人.不過,此人有一件飛劍法器,很可能是青丹門的高層弟子."

"哼,才一人就把你們嚇成這個樣子,真是沒用."

那白衣妙齡女子,眉頭皺起,俏臉上滿是怒氣.她飛快的越過眾人,朝礦道深處追去.回頭卻看到身後只有她的人跟隨而來,還有四個都呆在原地不動,不由喝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跟我去追!"

"元萍師姐怎麼辦?她受了重傷."

"這點傷死不了.把她留在原地,後面還有我月缺門的弟子正在趕來.你們幾個跟我來,把那青丹門修士擒拿住再.青丹門的弟子已經大舉進入了洞窟,抓住他不定能拷問出一些青丹門的報."

"是,涵若師姐!"

那四名月缺門女弟子低頭應合.紛紛跟上.元萍師姐只是一名普通隊長而已.在門派內遠不如涵若師姐地地位.

一行九人.朝葉秦直追而去.

葉秦一躍來到岔道口處.這里有三條礦道可以走.往上走.往中間走.往下走.他看了一眼手中地地圖卷軸.想了一下.一頭鑽入往下走地礦道.朝前飛奔.

身後傳來眾多修士疾奔所發出地衣袂配飾響作聲.

葉秦回頭望了一眼.看到身後跟隨而來地幾道白色身影.不由深深地皺起眉頭.月缺門地弟子還在後面追著.陰魂不散.這次比剛才地人數還多了近一倍.十分麻煩.

他一邊跑著,感覺有些不妙.不僅僅是因為她們人多,更主要的是,她們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法器而畏懼,反而追的更急.莫非她們當中有誰也擁有法器?

似乎是為了證實他這個想法.追在最前面地白衣妙齡女子,衣內甩出一道耀眼的銀光,朝他打來.

葉秦知道自己地飛奔的速度,肯定快不過那道銀光法器,只能用法器抵擋住.

他一聲冷笑,將金色劍往後一甩,擋了過去.

鐺鐺鐺,兩件法器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金色劍攔下了那道銀光,金色光芒和銀色光芒在礦道內纏斗起來.

葉秦這才瞧清楚,那赫然是一把半尺大的彎型銀鉤法器.看樣子,威力絲毫不下于他操控的金色飛劍.

原來是月缺門的核心弟子來了,難怪敢絲毫不懼地沖在最前面追殺他.

葉秦有些驚訝,但是並不慌張.憑一個月缺門的核心女弟子,還拿不下他.

"區區一個青丹門,也敢在這洞窟二層亂闖,還不束手就擒!"妙齡少女嬌一邊操縱銀鉤纏住金劍,一邊朝身後眾女子喝道:"快用法術,將他拿下!"

她身後地八名女弟子,立刻准備施展法術.礦道狹窄,妙齡女子占了中間,她的兩側只夠兩個人發動法術.每二人一波,輪番朝葉秦發動法術攻擊.

火球,冰錐一個接一個朝葉秦砸過去.

她們人多,打完一波換一波,要靠人力把葉秦給耗死在這里.按照她們地想法,每人只需要動用的八分之一地法力,就足夠把葉秦給拿下了.還能將金色劍搶到手,這種追殺太值得了.

可惜,她們的想法注定要破滅.

葉秦敢獨身在這礦道行走,直接去尋找靈石,而不去回去和同門彙合,自然是有所依仗.

他隨手將一件青色法器拋了出來,把所有射向他的法術給輕松擋下.那些法術打在青鍾,就想氣泡撞上石頭,噗噗作響,紛紛破碎掉,沒能給青鍾帶來任何傷害.

"攝∼,攝魂鍾你把古器門俞長老之子俞玉給殺了."

妙齡女子似乎認出了那件法器的原主人,驚詫的呼道.接著,她想到了這件法器的作用,頓時臉色一變.急忙將手伸入懷中.

葉秦皺了皺眉頭.

俞玉?就是那個金衣裝的家伙?這家伙很有名氣嗎,似乎不少門派的高層弟子都認識.不過,殺這姓俞的可不只是自己,還有那地闕門的鍾姓修士.

"既然你認得這物品,那就嘗嘗這攝魂鍾的滋味吧!"

葉秦神色冷峻,朝青鍾全力灌輸法力,接著屈指一彈,一道白芒射出,擊打在在青鍾."咚∼∼!"一聲低沉的鍾聲,在狹隘的礦道內,掀起一陣無形的波浪,朝眾女子打去.

那妙齡女子駭然變色,已經從懷內錦兜中掏出一件晶瑩剔透,散發

的傘狀的法器,低喝一聲"青羅傘!",那青色開,漲大,將她一罩,她整個人被這晶瑩剔透的青傘所罩住.

滾滾的無形波浪,在礦道內席卷而過.

這傘急速旋轉起來,發出刺耳的尖嘯聲,將那波浪攻擊都完全抵擋住.

可惜妙齡女子的修為不夠,只能勉強把青傘撐大到容納下她一人,根本無法罩住其余的眾位同門師妹.

她身後的八名月缺門女弟子,被鍾聲滾滾席卷而過.

她們的腦海中"轟"地一聲,一片空白,腦中只剩下嗡嗡作響,整個人都渾渾噩噩,失去了所有知覺意識,昏厥在了原地.沒有片刻工夫,她們根本清醒不過來.

只有那妙齡女子躲在青羅傘法器之內,逃過一擊.等無形波浪過去,她立刻收了傘,將半空中搖晃的銀鉤給招了回去.

她看了一眼眾被震昏過去的同門師妹,俏臉上煞白,也不知是震驚,還是羞怒,回頭氣沖沖的瞪著葉秦.想攻,卻又不敢攻.

沒有幾名同門地協助,一對一,她還沒這本事拿下葉秦.

"難怪敢來獨身前來闖這洞窟二層,原來是有一件攝魂鍾在手,給人群給震昏過去,根本不懼圍攻.這樣一來,可怎麼能擒住他?"妙齡女子神色焦急,飛快地想著,尋思著對策.

葉秦見妙齡少女躲過了攝魂鍾的攻擊,暗道一聲可惜,要是剛才那一擊,把這妙齡女子給震昏過去,趁機將她的法器給奪走就好了.

那青色傘狀法器怪怪的,居然把他的攝魂攻擊給化解掉了.這件傘法器,只怕是一件防禦性地法器.要把這傘給攻破,不是一下兩下就能辦到的.

他們二人現在只是打了一個平手而已.

拿不下這個妙齡少女.

葉秦尋思到這里,搖了搖頭,立刻轉頭朝礦道深處飛奔而去.他還是決定盡快走人.在這里耽擱下去,月缺門地弟子越來越多,只怕對他不利.

妙齡少女見葉秦再次逃走,一呆"膽鬼,就知道跑!",輕咬貝齒,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追下去.最終還是一跺腳,飛快的跟上.這青丹門修士孤身一人在此.她就不信,擒不住這個青丹門弟子.

葉秦飛奔了半柱香的時間,突然停住腳步,愕然的望著前面礦道內,十多名綠花衣修士.

十多名獸靈門的綠衣花衣弟子,正在一條靈石礦道內,用靈器賣力的挖地面和洞壁上地堅硬岩石,在上面挖出一個一個數寸深的洞.

每隔半尺,挖一個這樣地洞,然後將一些只有這些獸靈門弟子才懂的操控地異蟲,往洞內丟了進去.像什麼冰蟲,綠飛腐蟲,毒蜘蛛啊等等尋常的異蟲,通通丟進去.

再用獸靈門特殊地秘術,讓它們安安靜靜的待在這些洞穴內.

他們仔細觀察過了,這里是經常有修士通過的礦道.

在這里設置埋伏,最容易逮住"獵物".安置好陷阱之後,他們在礦道內埋伏了起來,准備等著獵物自己上鉤.他們可不信,有誰能通過這條長達二十丈遠,安置了多達五六種異蟲的死亡陷阱.

果然,過了不多久.

一名渾身血跡,異常狼狽的刀疤臉漢子,氣喘籲籲的逃到這條礦道.

估計這名修士不久前被誰給攻擊了,好不容易才逃到這里來,連護身光罩都黯淡無光.刀疤臉漢子見這處礦道沒人,松了一口氣,掏出一塊靈石握在手中,准備在這里歇一歇,恢複法力.

他才剛靠在一塊岩石上坐下,突然數聲輕嘯,大驚失色,還來不及逃走,周圍數丈內突然噴出十多股各色液體,青色腐液,藍色冰液,黑色毒液,頃刻間將他打了一個正著.

大漢身上黯淡的護身罩,被綠色腐液給打中,快速銷蝕,護身罩直接瓦解.接著被冰液,毒液給一澆,頓時慘叫一聲,整個人外面被凍成了冰雕,里面渾身血肉發黑,死的不能再死了.

起來,這也該這大漢倒黴.如果他的法力圓滿,護身罩不定的還能支撐的更久一些,從這礦道內逃出去.

"哈,又一個呆子被干掉了.真輕松!咱們獸靈門,就是占便宜.都不用自己出手,就把對手給干掉了."

礦道的另外一端,十多名獸靈門弟子鑽了出來,各個喜笑顏開.他們走在礦道內,絲毫無事.將那大漢的儲物袋和通通取走了.

"諸位師弟,趕緊把這尸體抬走.還有,這數十個洞里的異蟲取出來,補上新的."

很不湊巧,

葉秦跑來這條礦道的時候,正看到三四名綠衣修士,將那具冰凍發黑的尸首抬走,清理現場.而另外好五六名獸靈門的修士,則重新在礦道的地上埋上異蟲,恢複陷阱.

還有一個綠衣男子正在持刀挖礦道地面上的岩石,准備挖更多的洞穴,把陷阱挖的更多一些.他看見一個青衫修士出現眼前,不由愕然的抬頭.




上篇:171 陰玄大法和煉骨術(求月票!)     下篇:173 挖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