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75 及時的支援  
   
175 及時的支援

175 及時的支援



皇甫師妹,論家世,我雷家是長陵國首屈一指的大~曆代曾經出過三位金丹祖師.現任家主更是古器門的祖師之一,地位堪比皇甫老祖.論資質,我雷昊更是潛質高達五十七的單靈根,雖然還沒到超絕的地步,但也稱得上不凡了.結丹不敢,築基是肯定不成問題.論家世論天賦,我雷昊哪一點配不上你?皇甫師妹,只要你點頭,我懇求祖父親自攜帶重禮去青丹山向皇甫老祖提親."

紫衣男子扇著扇子,裝出一副絲毫不著急,風雅無比的姿態.但是扇子卻散不去他心里的焦急.

絕大部分的古器門弟子都是為了築基丹而參加這場試煉.

但是他不同,身為古器門雷祖師之孫,他根本不缺築基丹.這次他冒險進入萬枯嶺洞窟,主要還是為了在地底深處尋找一樣珍稀的火系礦物,等他築基之後,用來煉制一件威力極大的火系法器.

但讓他意外的是,居然在這萬枯嶺礦道深處遇到青丹門的皇甫師妹,這實屬偶然.他頓時喜出望外.跟那珍稀礦物比起來,顯然是這位青丹門的皇甫師妹更為重要.

要是把她擒住,促成雷氏,皇甫氏二家的聯姻,不但對古器門有利,對雷氏家族也極其有利.更對他日後繼承雷家家主的大位至關重要.畢竟雷氏家族十分龐大,可不是只有他一個孫子,他要是擠不上去,自然還有別人等著坐.

可是況並不如他所願.一路上已經死了十多名古器門試煉弟子,卻依舊沒能將她拿下.剩下的四名金衣修士能不能困住她,還絲毫沒有把握,這不能不讓他心焦.

不過,他沒有打算退縮.就算四名金衣修士都死絕了,他也要將這位皇甫師妹拿下.

蒙紗女子手持一柄冰寒劍,掃視著四名金衣修士,冷淡的站在原地,絲毫沒有理會紫衣男子的叫囂.不知是她無暇分心,還是根本不屑理會.

那紫衣男子等了好一會兒,不見蒙紗少女答複,心頭溫怒,厲聲喝道:"好,看來皇甫師妹是不見黃泉不死心.我就先將你擒住,再向皇甫老祖賠罪!一起上!"

葉秦循著礦道內一絲淡淡地血腥氣味.不時地飛騰跳躍.從洞壁上踏過.避免地上地陷阱.過了一處礦道拐角.他落下身來.皺起眉頭.望著地上地一具古器門銀衣修士地尸首.儲物袋,隨身攜帶地靈器.十分完整.並未丟失.這具尸首是朝前面走地時候.被一柄飛劍從正面割斷了咽喉.直接斃命.

這已經是他這一路上所看見地第十三具尸首了.

開始.葉秦還以為是某個門派弟子故意設置地誘餌陷阱.並不敢輕動這些尸首.或者是古器門弟子遭到追殺.

但是他連續看到好幾具尸首.都是這樣之後.才發現不對.

古器門弟子都是身前遭到攻擊.肯定是他們在追殺別人.

礦道內腳印凌亂,這分明是一群古器門地弟子在追殺另一個門派的弟子.沿途不斷的和他們所追殺之人發生短暫地打斗,卻反而不斷遭到埋伏,留下的尸體.

這些尸體根本來不及處理,古器門弟子還在往前追趕.

最讓葉秦詫異的是,這些尸首全是古器門的弟子所留下來地,沒有一具是另外門派留下來的.也不知道這些古器門的弟子,究竟在追殺什麼人.

正想著,葉秦的耳朵突然豎立了起來,全身肌肉緊繃起,高度緊張了起來.他隱約聽到,洞窟二層的深處,正傳來幾聲厲嘯聲,接著是打斗和慘叫聲.

他皺了皺眉頭,辨認了一下方位,立刻飛身疾奔,朝那的地方趕去.雖然明知道不該過去湊這熱鬧,但是卻掩不住心中地好奇,想要知道是什麼人在跟古器門的弟子厮殺.

他並不擔心自己地全.古器門死了這麼多人,雙方肯定殺的極其慘烈,根本沒有這工夫來回頭對付自己.

那聲音時斷時續.

大約用了近一炷香地時間,葉秦這才終于來到了一座發出打斗聲的洞窟石室,無聲無息地閃身落在洞口.

他朝洞窟石室內掃了一眼,洞窟內的況讓他震驚.

二名古器門的金衣修士,混身滿是破洞,死不瞑目的撲倒在地上血泊之中,幾件法器落在地上,也無人去撿.還有二名金衣修士,身負重傷,只是強撐著,驚懼的盯著一個蒙紗少女,還有她手中的那件威力強到令人膽寒的法器.

那蒙紗藍衣少女,正虛弱的扶靠在洞壁處,盯著那兩名金衣修士.薄紗之下,雖然看不清楚她的容顏,但是卻能看出她同樣是在倔強的強撐著.她的藍衫衣之下,緊握著法器的纖手,輕微顫抖.外表並無傷痕,但是體內的消耗只怕極其嚴重.

一名紫衣男子,臉上驚駭,站在二名金衣修士的後面,手持一柄爛扇子.他顧不得去關心破損了一件扇法器,心中煩躁無比.再度折損了兩員金衣修士,靠剩下的兩

修士,能不能將蒙紗少女拿下,他心里可絲毫沒有

葉秦看見那蒙紗少女,頓時怔了一下,這不是青丹門的大師姐嗎?他曾經在青丹門的臨時營寨,見過這位青丹門大師姐.十位藍衣高層弟子的恭敬,還有掌門以及諸位長老的態度,讓他印象深刻.

她怎麼在這里?

葉秦惑.可是看了一下圍攻她的幾名古器門弟子,有些明白過來.一路上他所見的古器門修士的尸體,只怕都是在追殺這位青丹門大師姐的過程中留下.心中不由暗怒,一大群修士追殺一個女子,夠無恥的.

那紫衣修士似乎有所察覺,驀然回頭,看見一個青丹門修士出現在洞窟石室的出口處,吃了一驚.可是當他看清楚葉秦的衣著,完全是普通修士的穿扮,不由輕蔑的冷嗤.

"還以為是青丹門的援兵呢,原來來了一個送死地!"

讓他和蒙紗少女硬拼,他沒把握.但是讓他殺一個青丹門普通弟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紫衣修士隨手一揮,一道紫色驚虹,朝葉秦撲去,赫然是一柄刀法器.

葉秦一絲無奈,在這地底洞窟內遇見危難地同門修士,他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立刻全力打出一道耀眼的金芒,將那紫色驚虹攔住.

那紫衣修士為了對付蒙紗少女,早已經耗去大半的法力.他現在不想耗費太多的法力在這個青丹門地普通修士身上,並未用上全力.這樣一來,他的紫刀法器雖然頗為厲害,可惜卻根本無法逼退葉秦.

紫衣修士見紫刀被那個青丹門修士毫不費力的擋住,臉色頓時難看.

他堂堂古器門最頂尖地核心弟子,居然在青丹門一個貌不起眼的普通修士的手中,撿不到任何便宜,簡直是恥辱.而且這個恥辱還是在蒙紗少女面前發生的,這讓他面子上如何掛地住?

"再接我一刀!"

紫衣修士氣惱,不再保留法力,遙遙一指,法力狂湧,紫色驚虹頓時光芒暴漲.整個洞窟充斥著耀眼的紫光,紫刀以無可匹敵的狂勢,再度朝葉秦凌空怒斬過去.

半空中,紫刀和金色劍糾纏,迸發出了極其密集的響作聲.

咔嚓!

玄金劍遭到紫刀的全力猛攻,破損的劍身上居然出現了細密地裂痕,接著被擊碎.

葉秦的這柄玄金劍,是從古器門姓俞地金衣修士手中得來的.這姓俞地金衣修士在用金劍殺毒尸的時候,不心沾染了大量地尸液,令玄金劍的劍身有了一些破損.如今被紫刀猛攻,卻是一下碎裂了.

葉秦有些吃驚.這紫刀居然如此堅硬,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制成,連玄金劍都能劈碎.他立刻打出青色鍾,化為一道青色光芒"當"的一聲清響,再度將那紫刀給抵擋住,令紫刀無法逼近自己.

洞窟內的二名金衣男子都驚訝的朝他們看過去.

這名青丹門普通修士剛出現在洞窟口,他們並未當一回事.這樣的角色冒冒失失的誤闖了過來,橫豎也就是一個死而已,起不了什麼作用.

但是讓他們意外的是,紫衣修士二度全力出手,居然都沒有拿下這個貌不起眼的普通修士.

蒙紗少女朝洞窟口的葉秦看了一眼,目光中閃過一絲激動.

這名青丹門弟子拖住了實力最強的紫衣修士,那她對付剩余的兩個金衣修士便有十足的把握.她不由緊握手中的冰寒劍,全力蓄積體內最後的法力,准備伺機出手.

紫衣修士郁悶的吐血,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青丹門修士居然接連不斷的拋出法器,毀了一件又出來了一件.這哪里是什麼普通弟子,足以比得上一二個核心弟子了.

他正氣惱間,突然一愣,盯住了葉秦操控的那口青色攝魂鍾,感覺十分眼熟.

剛才葉秦打出金色劍的時候,他並沒有認那金色劍出來.

玄金劍,是較為常見的低階金系法器,不少修士都用有.但是這口攝魂,卻極少有人,古器門煉氣期弟子中,也僅有古器門的俞長老之子俞玉一人擁有而已.他和俞玉還有很深的兄弟交,自然對這口鍾非常熟悉.

"你是什麼人?怎麼會有俞玉的攝魂鍾?"紫衣修士一手召回了紫刀,目光中充滿了懷之色,死死的盯著葉秦,不由沉聲喝問.

"這還用問,自然是殺了.否則,那姓俞的怎麼肯把這口鍾讓給別人."

葉秦將青色鍾召了回去,淡淡道.他和地闕門的鍾姓修士,一起殺了俞玉,仇恨已經接下了,有好幾名其它門派的修士看見,根本無法隱瞞.他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認.古器門既然連青丹門的大師姐都敢追殺,他自然能殺古器門的弟子.

既然敢來參加這危險的洞窟試煉,連死都不怕,還會怕惹上麻煩?!




上篇:174 蒙紗少女     下篇:176 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