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84,185 合璧  
   
184,185 合璧

184,185 合璧



秦很是好奇,居然有辦法可以讓皇甫師姐實力暴增揮出冰魄劍離決劍的近五成威力.究竟是什麼修仙秘術,這樣厲害?

考慮了好一會兒,他才終于點頭答應下來.

他也仔細想過,皇甫師姐打算用的辦法,是否會對自己不利.

剛開始遇到這位皇甫師姐,他純粹是看在同門的份上,才出手相救.

跟這位皇甫師姐相處這些天,他對她還是有幾分信任.在這萬枯嶺的地下洞窟內,她都是親自走在前,至少從來沒有把他當青丹門內的炮灰修士看待,更沒有讓他去代她冒險,沖鋒陷陣.這至少可以看出,她並沒有把她自己的性命,看的比他這位青丹門普通雜役弟子的命要金貴.

甚至他還注意到一個微不起眼的細節.在不久前,皇甫師姐和那五階妖獸岩漿石火獸厮殺的時候,她也並未開口求救,反而向遠離他所在位置的方向飛奔,避免岩漿石火獸的攻擊波及到他.這種要命的關頭,所有的反應都是本能反應,根本不可能絲毫做作和欺騙.足以看出,皇甫師姐絲毫沒有打算犧牲他,讓他代為送死的念頭.

這才是他肯二度出手相救的原因.

人心善惡,他心中自有寸度.這樣一個沒有害人之心的少女,他沒辦法看著她死在這條地底岩漿河中.

否則的話,他早就拍雙翼閃人,有多遠閃多遠了,哪里有這閑工夫去救人,還因為一時的心軟,而被困在岩漿河邊的這條岩壁裂縫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脫困離開.

至于皇甫師姐有辦法,需要借助他的力量.他估計這著,自己頂多受點罪.不會有生命危險.

蒙紗少女見葉秦答應下來.臉上立刻露出喜悅.雖然葉秦答應地有些勉強.但是她並未介意.此事因她而起.她又怎麼會抱怨.

她這才從腰間地儲物袋內.取出一個女子佩戴地錦鳳香囊.從中倒出一粒金光燦燦地靈丹.她心中微歎.這粒築基丹跟隨她已經有近三年了.可是一直不敢服用.

築基丹.所有煉氣期修士夢寐以求地寶物.她二次昏迷地時候.葉師弟有足夠地機會取走這粒築基丹.為什麼他不將這築基丹直接取走呢?這樣地話.她也不用欠下這份還不清地債了.不管是生是死.她都能坦然獨自一人走下去.

葉秦瞪著眼睛.望著她手中地靈丹.或者是築基丹.這分明就是築基丹.他有築基丹地配方.看過築基丹地模樣.自然認得.

他看過皇甫師姐地儲物袋.但是袋內女子用地物品都是直接忽略.僅僅翻閱了那冊《冰魄離決劍》地修煉而已.並沒有留意這個香囊.自然不知道里面會有一粒築基丹.

不過.就算看見了.他也不會動心.

他手里的靈石,已經足夠煉一二十爐的築基丹,自己慢慢煉制,不愁築基丹煉不出來,沒必要去打別人的主意.自然不會像普通的煉氣期修士一樣,對築基丹迫切.

葉秦惑地是,皇甫師姐既然有築基丹,為什麼不早服用,進行築基.她完全可以在築基之後,再來這洞窟三層,取走紫色礦晶不遲.那樣的話,她根本就不會遇到多大地危險.

蒙紗少女似乎猜測到葉秦的惑不解,輕啟杏唇,淡聲解釋道:"我十四歲達到煉氣期九層,便有了這粒築基丹,可是時至今日,一直未敢服用,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地.我修煉的是《冰火凝心決》,這罕見地雙系同修功法,而且此功法僅僅只適合同時擁有冰靈根,火靈根的修士進行修煉.

此功法是青丹門內的頂階修仙功法,由數千前的一位女祖師所創.此功法兼修冰靈根和火靈根,所以修煉速度極快,甚至不需要太多的服用靈丹,便能最大限度的增長自身的修為.我能在十四歲達到煉氣期九層,一半的功勞是因為這套《冰火凝心決》修仙功法.

但是,修煉這套功法,卻要求冰靈根和火靈根的潛質,必須完全一樣才行.否則,平時修煉雖然沒有什麼問題,可一旦要突破瓶頸,沖擊更高的階層的時候,體內的冰靈氣和火靈氣卻會因為不同量,而導致失衡,失控,最終築基失敗身亡.正因為此,所以我在門派比上得到這粒築基丹已經三年,一直沒敢服用築基丹."

蒙紗少女看著手中的築基丹,道:"為了解決靈氣失衡的問題,我已經准備了足足三年的時間.需要用冰系的冰魄晶和火系紫晶,來抑制體內的失衡的冰火靈氣.

我爹幫我采集冰魄受了傷,現在只缺火系的紫晶."她帶著幾分歉意道"我來此地采挖紫晶,不僅僅是為了日後煉制火系法器,更是為了築基而做准備."

葉秦默默的點頭,他有些明白過來.

他修煉的《坐忘經》也有一個無法避免的缺陷,只是這缺陷會讓他收斂一切精氣神,直到肉身徹底封閉氣息,蓄積全力,沖擊築基瓶頸.要是突破不了瓶頸的話,那等死吧.《坐忘經》的斂息缺陷,跟《冰魄凝心決》的失衡的缺陷,略有不同,卻都很致命.

由此看來,看來這修仙界的很多偏門,獨門修仙功法,很多都不是十全十美,不少都有缺陷.

那些仙緣城的街攤上最常見的貨攤修仙秘芨,反而沒有那麼多的問題.這種貨攤雖然普通低級,卻千

沒什麼缺陷,修煉它們的修士反而極多.

葉秦點了點頭.

蒙紗少女嫣然一笑,道:"我的冰靈根潛質四十九點,火靈根潛質四十八點.僅僅只相差一點,卻有致命的危險.《冰火凝心決》中有記載,只要靈根潛質有一點的差異,都非常容易導致築基失敗.一旦築基失敗,便是身亡."

"葉師弟,你真的願意助師姐一臂之力?"

蒙紗少女清澈地雙眸看著葉秦.

葉秦納悶,心翼翼的再次點頭,他還是弄不明白她要自己去干什麼.

蒙紗少女伸出纖細的手,緊握住葉秦有些粗糙地大手,在這狹的岩壁內跪下,朝著天地"咚咚咚"三叩首.

"天地為媒,我皇甫冰兒,願與葉秦,永結同心,合璧雙修!"

她神色肅穆,認真無比的道.冰清玉潔,妍麗無比地容顏上,映照著微微的地火,散發著淡淡的暈光輝.好像這地底岩漿河千萬年地光輝,都聚焦在她身上.

葉秦心中轟然的一下,整個人被皇甫冰兒的話給震撼住了,他轉頭懵懵的看著蒙紗少女,皇甫冰兒.合璧雙修?

皇甫冰兒輕啟貝齒,將她地尾指輕輕咬破,流出一粒鮮豔血液.

接著,她雙手打了一個奇異繁瑣的法決,輕輕一彈,那滴血珠子飛起,落在葉秦的眉心,鮮豔無比.這滴血凝聚成一個血滴一樣的圖案,發出鮮色的光芒,漸漸滲入葉秦的眉心中去,最終消失不見.

葉秦心神再度轟然,感覺自己身上多了一樣東西,可是神識搜遍全身,卻找不到那東西在什麼地方.

"呆子!"

皇甫冰兒看見葉秦一直在望著她發呆,不由著臉,輕啐一口,嬌嫩地聲音脆聲道"該你了!"

葉秦被這個意外給沖擊的失魂落魄,哪里還回得過神來.

她只好將葉秦地尾指咬破,點在自己的眉心處,同樣出現一個血色圖案,最後消失不見.

葉秦手上吃痛,嘴巴里好像跟著了幾句話,這才驀然清醒過來,茫然地發現,誓已經完成,一切儀式已經結束.按照竹岐縣城窮山老溝里的法,他這算是娶親成家了?!

可是,葉秦怎麼感覺那麼古怪,渾身都不對勁呢.

他偷偷瞄了臉色嬌地蒙紗少女一眼,這娶親之後,接下來是不是要掀蓋頭,入洞房?

"可是,我還沒准備好呢!"

葉秦滿腦子胡思亂想,嘀嘀咕咕的嘟囓著.

他以前十多歲時候也偶爾做夢想過自己成親的時候是什麼模樣,像縣城那些鄉紳富戶一樣,蓋一座新宅院,起三間新土房,穿一身新郎新裝,騎著高頭大牛,一大群鄉人抬著大花轎熱鬧哄哄的迎娶新娘.現在倒好,在這光溜溜的岩壁裂縫內,一邊烤地火,一邊把親成了.這不是讓新娘子委屈麼?

至于修仙者如何成親,他的腦中卻是沒有絲毫概念.

可惜,蒙紗少女不管他此刻心中的胡思亂想,而是盤膝坐在地上,將那粒築基丹服下.全神貫注,吸收靈丹內的靈力,開始沖擊築基瓶頸.她的脫困的辦法便是築基,只要築基成功,脫困將是很簡單的事.

半個時辰之後,絕世佳人的身上,開始覆蓋上一層近半尺厚的冰霜雪塊,她的嬌軀微微顫抖,臉色蒼白.這冰霜,是體內的冰靈力外放而造成的.

半日之後,冰霜漸漸融化,她整個人化為一團熊熊的火焰.

冰霜和火焰,反複的交替,直到築基成功才能停止.

蒙紗少女發出輕微的痛苦呻吟,忍受著一遍又一遍的冰火沖擊.這是修煉《冰火凝心決》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築基失敗,靈氣失控,她最終要麼被冰封為堅硬寒冷的冰雕,被永遠冰凍,要麼被烈焰焚為灰燼,肉身和元神永遠消失.

她的冰魄劍和紫晶,也開始發揮作用.每當烈焰極盛的時候,冰魄劍便開始散發出冰寒氣,以減弱烈焰的威勢.每當冰霜極盛的時候,紫晶便開始冒出烈火,融化堅冰.但是,這依舊不夠,只是稍微削弱了她體外的的烈焰和冰霜而已,絲毫無法減弱她體內的火靈氣和冰靈氣.要消此烈焰冰霜,唯有雙修.

葉秦呆呆的望著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她.

恍然間,他似乎看到一個火的嬌美身影走向自己,柔滑的嬌軀,一下鑽入自己地懷中,緊緊的纏住他.一條靈巧的舌,抵開嘴巴,滑入他地口.全身上下緊緊的糾纏粘在了一起.

轟!

一股強悍無比的火靈氣,一口氣沖入他地體內.葉秦痛苦的呻吟,感覺就像被一團烈火焚燒一樣,渾身燥熱,似乎要爆炸開來.

可是短短的一日之後,烈火褪去,葉秦還來不及松一口氣,渾身便被一股冰霜覆蓋,感覺如墜冰窟之中,牙齒"得得"打顫.

他懷中地人兒,也同樣凍的瑟瑟發抖,凍的厲害.

葉秦懷抱著嬌兒,微微歎了一口氣,誰叫他的男人呢.

大嘴堵住她嬌嫩地唇,猛地將冰寒之氣吸入口中,把自己凍的像是冰海里凍僵的魚一樣,減輕她的痛苦.皇甫冰兒神識幾近昏迷,清澈的雙眸卻始終牢牢的盯著他,糾纏地更緊的.

每隔一日,這火焰和冰霜來勢洶洶,越發地凌厲和難以應

足足九天,冰火九重天,將葉秦折磨的死去活來,幾乎去掉半條性命.

這一日,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一切終于平息了下來.冰霜和火焰,都消失不見.葉秦也終于從殘酷地折磨中,解脫出來,差點脫虛,和皇甫冰兒四目相對.

接下來,他們做了一對合璧雙修的修仙者,正常況下都會做地事.這岩壁裂縫內雖狹,地方卻也足夠二人翻來覆去施展那亙古不變的神功了.

一番激烈的二人大戰過後.

葉秦恢複了一如既往的淡然和冷漠,眼中的一團烈火漸漸褪去,似乎在想什麼.緊緊的擁著皇甫冰兒的嬌軀,體味著那溫暖如玉,令人愛不釋手的感覺.他忍不住撫摸過佳人的酥胸和豐盈的香臀,那種柔滑細膩的感覺,讓人心神蕩漾不已.這個絕世佳人,從今往後便是他的雙修伴侶了.

皇甫冰兒剛才的激中漸漸平緩下來的,豐滿的酥胸微微起伏.她抬頭望著他,伸手撫摸葉秦的臉頰,心中擔憂,為什麼他的臉上這樣冰涼?難道是她築基的時候讓他受了傷?

葉秦看出了她的擔憂,搖了搖頭,目光深處一絲溫柔,平靜道:"是我修煉的功法上出了一些問題,沒什麼大礙,過上一些時日,就會恢複正常.我擔心的還是陳祖師,冰兒你雖然已經築基,但是離陳祖師的修為還是差的太遠了.她如果要對你不利,只怕後果不堪設想.皇甫祖師不會出手阻止麼?"

"嗯!"

皇甫冰兒看到了葉秦深邃的眼底深處的那一抹深,終于放心下來,點了點頭,緩緩道:"我娘是散修出生,一生都是在外獨自艱苦修行.後來我爹遇到我娘,帶我娘會回青丹門,陳師叔不久便指示其他修士暗中下毒害死了我娘.我爹憤怒之下,差點和陳師叔翻臉.可是,這事終究還是不了了之.陳師叔是金丹修士,是青丹門的支柱,不可能拿她如何."

她偎依葉秦的胸膛,道:"其實我娘就算臨死的時候,也沒有抱怨過陳師叔,畢竟陳師叔才是我爹的原配的結發雙修夫人.她只是埋怨自己,沒有在陳師叔之前遇上我爹而已.我娘還告誡我,如果日後要和男子雙修,必須做原配才行."她狡黠的笑了笑"葉師弟,你我在此天地為媒,血契為證,我既是你的原配雙修夫人了,可抵不來賴.有句話,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我娘的教訓,我可是銘記在心."

葉秦無,他是被強迫的.事已至此,他也沒有任何退路可走,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皇甫冰兒很快又臉色黯然下來道:"我爹和陳師叔後來有過約定,陳師叔會親自對我出手,但代價是我爹也不能出手助我.我的冰魄劍和修煉功法,都是出生的時候爹送給我的.後來回到青丹門,他便也沒有再幫助我什麼,連築基丹也是我自己在比上獲得的.不過,陳師叔不會對我出手,她卻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和我關系密切的人.回到青丹門之後,不能讓她知道你和我合璧雙修之事,否則你活不過三天."

葉秦沉默了一會兒.他自然不會傻到去挑戰一個金丹修士的權威.在金丹修士的眼里,估計捏死他跟捏死螞蟻沒什麼區別.除非他地實力超過金丹修士,否則根本沒有資格在金丹修士面前上一句話.

他此刻修煉之心,無比堅毅,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讓他的命運由別人來決定.

葉秦冷靜道:"你先離開這里,我過兩天再走,免得被這其它修士撞見."

皇甫冰兒點了點頭,為了安全,只能這樣做了,她站了起來,打算離開.

可是看見葉秦堅韌淡漠的臉龐,她地心卻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離開之後,只怕在青丹山相逢,也只能強裝做是陌路之人.

加上新近破瓜,身子不適,她身子一軟,站立不穩.

葉秦一把將跌入懷中的豐盈的嬌軀抱住,緊緊地貼著,輕吻著皇甫冰兒嬌欲滴的唇,一雙粗糙的大手在她身上豐盈之處游走.

他地眼中很快再次冒出洶洶的欲火,翻身上去,賣力的鞭撻著身軀下的嬌兒.

皇甫冰兒仰面,雙眸迷離,唇輕啟,欲拒還迎,嬌柔無力地身子輕輕的回應著葉秦每一次的叩門.漸漸,她的動作也越來越大,卻忍不住苦苦哀求呻吟起來.

葉秦哪里理會的那麼多,肆意縱橫.

呻吟聲和拍擊聲,再次在岩壁的裂縫內響起.一日地反複糾纏,數次,良久方熄.絕世佳人禁閉著雙目,酥胸起伏不定,偎依在葉秦的胸口處,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那岩漿石火獸在岩壁裂縫口處等了許久,耐不得十多日的清苦死守,早已經沉入岩漿河中.它吐出來地烈焰幻獸也無法持久,火靈力漸漸散去,紛紛瓦解.

蒙紗少女衣袂飄飄,迎著熱浪滾滾的旋風,站在岩壁裂縫地邊緣,她回眸朝葉秦看了一眼,輕咬著唇,心中充滿了歉意.

葉師弟曾經救過二次,助她成功築基.可是她只會給他帶來災難.陳師叔若知葉師弟曾經二次三番助她,他絕活不過三天.陳師叔不用親自動手,青丹門內殺他的人難以計數.

這個決定是對是錯,她的心中茫然.

中甩出一柄冰魄劍,化為近丈長的冰魄劍芒,+飛劍上,禦劍飛行在岩漿河的上方.

"轟!"

潛伏在岩漿河底的岩漿石火獸,似乎察覺到了皇甫冰兒逼人的氣息,馬上低吼著,駕馭著河底的岩漿柱,沖天破浪而起.重操故技,吐出一團團的烈焰,幻化為火焰幻獸,朝蒙紗少女撲去.

蒙紗少女臉上冰霜,手掐法決,凌空遙遙一指.

"冰魄離決——劍合歸一,疾!"

十六柄丈長的冰魄飛劍,化為一柄冰魄巨劍,無視眾烈焰幻獸,當頭朝那頭五階的岩漿石火獸劈去.速度極快,岩漿石火獸甚至來不及閃避.

"咔嚓!"

岩漿石火獸被冰魄巨劍砍崩一大塊石頭,它頓時被嚇得驚叫,呼呼的往河底下鑽去."啪",掀起滔天巨浪,一下鑽入岩漿河底,不見了蹤影,哪里還有半分囂張的模樣.

"妖畜,再敢出來作亂,姐姐我再賞你幾劍,剝了你的殼,看看你究竟是頭什麼妖獸."

蒙紗少女冰寒著俏臉,築基之後,她已經能夠輕易的施展出一些威力極強的劍訣,而不用擔心法力耗竭.

看了看河底,見那頭被嚇的岩漿石火獸不肯再冒出來,她這才駕馭飛劍,轉瞬之間飛上岩漿河,朝百里之外的洞窟三層出入口飛去.

她打算去弄一粒築基丹,助葉師弟築基.不過,不知道一粒夠不夠,或許還要更多才行.可是讓她傷腦筋的是,她不清楚該去哪里弄這些築基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蒙紗少女走後不久.一個年青的青衫身影,從裂縫內緩步出來,神色淡漠,獨自來到岩石大裂縫邊緣,抬頭看了一眼丹丹的溶洞天空,然後盤膝,枯坐在岩漿河.

他的面容淡漠,雙目空洞,就算天崩地裂,河川倒流,只怕此刻也無法讓他的神色有絲毫的動容.

築基丹蘊含的靈力極為龐大,不僅僅讓蒙紗少女一舉沖破瓶頸築基成功,同樣也讓他的《坐忘經》功法,沖擊到了煉氣期第九層的巔峰狀態.

《坐忘經,上篇,坐望無我》

"冥思坐忘,無垢無傷.隱介藏形,厚積薄發."

第一至第三層功法:冥思坐忘.收斂一切外放的氣息,收斂一切外放的表神態,緒,把自身的每一絲精氣都轉化為神元.沉默,淡漠.

第四至第六層功法:無垢無傷.收斂目光神采,心智,形同槁木,減弱對外界毫無反應.

第七至九層功法:隱介藏形,厚積薄發.盡一切封閉肉身外泄的能量,而讓所有能量都積于身體內,持續不斷的快速積累著每一絲的元氣,以沖擊築基瓶頸.

這套功法越到巔峰,反而越發的凶險無比的.

到了最巔峰的時候,會給人一種近乎根本不存在的感覺.心,良久才會動一次,幾乎近于徹底停頓了.當心徹底停頓的時候,也就是他的心神徹底封閉的時候,就算有千萬人,也無法將他喚醒.

心不動的時候,他腦中也是近乎一片空白,無法進行任何思考.

現在,正是他到了築基期前最危險的關口.

葉秦甚至連心動的能力幾乎要消失.

他在岩漿河邊這麼一坐,便是足足二天二夜.

一股地火劇烈的噴發出來,沖上數十多丈的高處,隨後嘩啦一聲,又墜入了河底.

葉秦空洞的眼底深處,映射出一抹火焰的色.

這一刹那,他的心快速動了一下,豁然站起來.死亡的恐懼,讓他從沉寂中驀然驚醒過來,恢複了思考的能力.

不能再枯坐下去,否則死期不遠.必須盡快得到築基丹,全力沖擊築基瓶頸.

他可以自己煉制築基丹,這里的地火也適合煉丹.但問題是這岩漿河邊並不安全,不要妖獸,萬一有其它修士來到這岩漿河邊采集火系礦晶,碰上的話,他的處境將會極度的非常不妙.

最好是返回青丹山脈,找密室閉關,這樣最安全.

葉秦想到這里,緩緩的飛躍上了岩漿河的岩壁之上,辨認了一下方向之後,疾速朝洞窟三層的破口入口處奔去.

他助蒙紗少女在這岩漿河邊雙修築基的十多日的期間,此時的萬枯嶺洞窟三層,形勢早已經大變.隨著十七大修仙門派的試煉弟子陸續發現了這個破洞入口之後,已經一大批的修士來到這個洞內,並且開始圍剿這溶洞內的妖獸巢穴,准備開辟礦場,挖掘火系礦石.

不過,溶洞的妖獸巢穴密集,妖獸的實力較高,普通的妖獸通常都有三階.甚至有不少凶險的地方,存在四階,五階妖獸.各門派的試煉弟子想要徹底清剿光這里的妖獸,並不容易.沒有一年半載的工夫,只怕殺不完.

作為對門派煉氣期弟子的試煉,築基期以上的修士是不會出手的.不經過生死試煉殺場的考驗,就算僥幸築基成功,也是空有一副花架子的廢物而已,關鍵的時候經不起血戰的考驗.所以雖然各門派煉氣期弟子在試煉中都死傷慘重,各門派卻對此早已經習以為常.各門派的築基期修士,在築基之前都或多或少參加過這樣殘酷的試煉.




上篇:183 被困     下篇:186 回歸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