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86 回歸隊伍  
   
186 回歸隊伍

186 回歸隊伍



秦在岩漿河邊.et朝四野打量了一下.的火和岩映個溶洞.大河邊通通一片.熾烈滾滾.除了噴湧而起的岩漿發出的汩汩嘩啦的巨響.再也沒有其它聲音.四野空曠無人.顯然.極少修士會來這個的方.

他挑選了一條安全的路線.朝洞窟三層出口處飛奔去.這條路線的妖獸巢穴.曾經被他和皇甫冰兒清剿過一遍.短期內應該不容易遇到大群獸.

當然.偶爾遇到路過的妖獸飛禽.還是免不了的.讓葉秦郁悶的是.好幾頭快速-走的赤砂狼雖然看見了他.卻都幾乎對他不屑一顧.

要知道妖獸通常是靠氣息來辨別敵人的強弱.像葉秦這樣幾乎不外放出任何氣息的修士.在它們的眼中估計跟石頭草木沒什麼兩樣.自然不加理會.

葉秦對此只能"中笑.連隱匿術都不用施展.直接大搖大擺的走.

同樣讓他驚的是.了上百里之後.接近洞窟三層出口僅僅只有數十里的時候.他居然看到有不少古器門的闕門大羅門等修仙門派的試煉弟子.七八成伙.甚至十余人.在沿途各處妖獸巢穴附近.大呼叫的清剿巢穴內的妖獸.

這些門派的修士看到葉秦孤身一出現在這溶洞內.雖然詫異.卻絲毫沒有上前動手的意圖.

葉秦有些納悶.

這些修士什麼時候的這麼好話了?在這種試煉中.落單的修士最容易遭到其它門派修士的伏擊和圍攻.把死亡的原因歸咎于被妖獸所殺.就算被攻擊的一方.往往也只能自認倒黴.有苦無處申辯.

不過.葉秦很快就明白過來.為麼其它門派的修士並不對他出手.他才走了不到二里便遇到一群二十多名青丹門試煉弟子.

他們正手持火金劍.圍在一根數百丈高的巨石溶柱下.抬頭朝溶洞的頂上張望著什麼.這巨石溶柱的上方有一個數丈大的雙頭烈羽的巢.枯枝和砂石搭建而成.好幾只雙頭烈羽鳩正在鳩巢附近盤旋.犀利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的上眾修士.淒厲的嘶叫.守望著它們的巢穴.

葉秦一下明白來原來有大的青丹門弟子正在附近.難怪其它門派的修士自然不敢明|張膽的對他下手.

這群青丹門的修士中為首的是三名藍衣核心弟子.另還有十七八名青衫弟子.為首的一名氣宇軒昂.貌威嚴的藍衣青年修士.正在指揮眾衫修士攀爬上石柱頂上去.打算把雙頭烈羽鳩的巢穴給端了.

他意外看到不遠處的葉秦.立刻招手大聲道."那位師弟.快過來幫忙."

葉秦想了一下.立刻朝這群青丹門弟子走去.在這萬枯嶺洞窟內.和一群同門師兄弟走在一.肯定要比一個人像孤魂野鬼一樣到處飄蕩要更安全.

而且.他要活著離這萬枯嶺的下洞窟三層二層一層最好還是跟這些同門師兄弟一起離開.

讓葉秦想不到的是.近了才發現.這群青丹門修士中.他有大部分都見過面.這些人都是最早一批進萬枯嶺洞窟探查況的藍衣核心弟子和炮灰弟子.{et}吳掌門之子吳浩烏副掌門之子烏子建嚴長老之女嚴.還有沈寶張云自等等一群.

嚴萱正氣呼呼的抬頭望著溶洞頂上的妖獸巢穴惱著如何才能把嘶叫的雙頭烈羽鳩給砍下來.聽到吳浩兄朝打朝遠處的一個青丹門修士招呼她回頭.正看到葉|身一人出現不由驚詫的張大了嘴."葉師弟.你∼.你不是死了麼?怎麼會在這里?"

這群青丹門弟子中.認識葉秦的並不多.他們|了葉秦一眼.見是一名沒名氣的同門.便不屑的轉過頭.專注在妖獸巢穴上.

真正驚詫的.也就只有嚴萱和沈寶張云自這三個曾經和葉秦一起入洞的伙伴而已.沈寶張云自二人也發現了葉秦.的差點呆住了.

沈寶瞪大了眼睛.是見怪物一樣.飛快的跑了過來.驚喜的拍著葉秦的肩膀."葉師兄.還沒死啊"我們這半個月一直沒在洞內見到你.還以為你早死了呢."

葉秦平淡道:"當然沒死.我要死了.你們還能看到我?"

他當時和孔老頭最先進入洞窟二層.跟著一群其它門派的修士一起追殺那毒尸.嚴沈寶和張云自等隨後才進入洞二層.未能追趕上.落在了後面.

沈寶飛快的了一下他|人的.

他們在洞窟二層找好半天.才找到了毒尸的巢穴.一路上發現了大群修士的尸體.包死在毒尸巢穴內.樂極生悲的孔老頭.如此多的修士.紮堆慘死在一起.毫無疑問是為了爭奪某種極其重要的物品.否則留下的痕跡.絕無可能厮的這樣慘烈.

不過他們並沒有找到葉秦的尸體.他們三人以為葉秦被其他修士的陽火給燒的灰飛煙滅了.隨後.他們個心翼翼的在洞窟內搜索.再到後碰上了吳浩師兄.子建師兄等人.以及一些零散的同門師兄弟.干脆和他們合並一走.進入了|窟的三層.

葉秦這才明白過來.不由苦笑.

吳浩正在指揮眾人|剿巢穴.回頭看見葉秦沈寶等四人在一旁聊的熱鬧.不由心生不滿.著眉頭喝:"行了.別站在一旁費話.盡快把這處的妖獸巢穴清剿乾淨.好去尋找下一處的巢穴."

嚴萱沈寶張云自等人立刻閉嘴.乖乖的回去打那妖獸巢穴.吳師兄的威嚴.他們可不敢冒犯.

葉秦自然也低著頭跟著走過打算先暫時跟些同門師兄弟在一起.然後考慮清楚怎麼才能安全開這萬枯嶺.回青丹門煉丹築基.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巨石柱頂上的那個巨大的巢穴.有四五頭烈羽鳩巢居住在這里.巢內還有一頭幼崽.偶爾伸出頭來叫喚一兩聲.

這四五頭烈羽鳩都是三階妖獸並非在場的二十多名青丹門修士的對手.它們的羽毛凌亂.至沾了血的面上有不"的火焰般的斷羽.驚恐的嘶叫.恐怕吃了不少的苦頭.不過.它們就算敵不過的上的修士.飛在半空中的面上的修士想攻擊它們也做不到.

要對付這種在溶洞頂巢的雙烈羽鳩並沒太好的辦法.

的面上的修士.無法攻擊到半空中飛翔的雙頭烈羽鳩只能把主意動到它們的巢穴上.不過.它們築的的方同樣極高.在溶洞數百丈高的頂上.並不容易攻擊.

唯一的辦法只能|著巨石柱.攀爬到數百丈的高處.然後去劈砍那妖獸巢穴.可是.只有他們一爬上去.那些雙頭烈羽立刻飛撲過

噴火.尖啄.厲爪撕咬.足以憑借著高空的優勢破壞它們巢穴的修士給打下去.

丹門眾修士在這已經一天.屢次強攻.甚至其中還有好幾名修士受了爪傷.卻未能近巢穴.把巢穴給砸爛.或者是把這幾只雙頭烈羽鳩給打下來.

吳浩無奈之下只好換了一個辦讓青丹門眾士分成四五隊.輪流攀爬上巨石溶柱上去不斷的對巢穴進行騷擾.讓這些雙頭烈羽疲憊不堪.不到-息.削弱它們的耐力.

葉秦自然是加入了萱沈寶等人的隊.等上一隊從石溶柱下來.他們這幾人立刻補了上去.著靈刀朝石溶洞上攀.騷擾這些雙頭烈羽鳩.他們幾人足足折騰了個時辰.心思並不在殺妖獸上.並未傷到那幾只雙頭烈羽鳩.法力損耗大半.便立刻下來.換其他隊上去.

葉秦並未動用法器.更沒有表現出多高的實力.只是跟沈寶和張云自表現的差不多.

沈寶曾經見過施展法器.知道葉秦手里有兩法器.一件來曆不明的水系飛劍.一件是從大羅門修士手中的來的葫蘆.他清楚葉秦在保留實力.

等退下來後.他們幾人在一處偏僻的旁打坐休息.

沈寶朝葉秦使了一個顏色.壓低了音道:"葉師兄.你孤身一人從二層殺到三層.而且在這里待了半個月.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收獲?"他擠了擠眉頭."咱們師兄弟一場.同年入門.一同冒死拼殺.有難同當.有好處自然該同享.葉師兄.你別藏私啊."

葉秦臉色平淡.冰冷的目光掃過沈寶.還有嚴萱和張云自一樣.他們二人一樣頗為期待望著他.不管是嚴萱和張云自.都清楚葉秦的實力比他們要強許多.葉秦沖在前面.只有葉秦才有機會在這洞窟內到好處.

葉秦想了一下.淡聲搖頭道:"我身一人.哪里爭的過別人.能自保就算好了.對了.你知道現在我們青丹門有多少子進入了洞窟?"

沈寶根本不信.老頭和葉師兄的最前面.孔老頭死了.葉師兄還活著.他沒事一個跑來這危險的溶洞三層干什麼?

不過.沈寶也明.這里人多口雜.萬一被有心人被發現可就糟了.葉秦就算有好處也不能出來.

沈寶笑道:"在這洞窟三層便已經有近百名青丹門的修士.二層和一層只怕都不少.而且.吳師兄給吳門發了傳音符.這里發現了大量的火系礦產.吳掌門等人收到吳師兄的傳音符後.音要馬上親自下來看看況.探明礦石的儲量.以他們的速度.估計現在差不多能到這洞窟三層了."

葉秦心中驀的一動.

吳掌門要來這溶洞?

他想起一件事.築基丹的發放.是由吳掌門親發的.吳掌門親口過的圖卷軸可以換築基丹.這的話.或許他可以直接去找吳瑞陽掌門.用的圖卷軸換取築基丹的獎勵.

要知道這萬枯嶺的石礦道.不之後將會被**門派霸占.開辟成靈石礦場.等礦道被各門派占據之後.每條礦道會有專人看守.他留著的圖卷軸絲毫沒有用處.過一段時間.就完全作廢了.還不如盡快換成築基丹劃算.也算是廢物利用了.不管能從掌門這里到多少築基丹.都是好處.

當然.他可以自己煉制築基丹.但是築基丹這東西.誰會嫌少?這八份的圖卷軸.足以換取八粒築基也省去了他煉築基丹所需要的大量靈石.

不過.有一個問題.築基丹太令瘋狂了.他區區一個籍籍無名的青衣修士.要是被掌門賞賜八粒築基丹的話.只怕一天都活不下去.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從獲築基丹.服下築基丹.到最後築基成功.這段時間可絕不短暫.足夠讓有心人動手腳.

葉秦心中掂量一下.目光掃過嚴沈寶張云自.

他心中突然淡笑.嘿嘿.有福同.這話沒錯.大家辛苦一場.拼死拼活.還不就是為了築基.求那長生仙道.否則也不來這里了.他們幾個在洞窟一層的時候也出了力.他不好意思獨吞.

有難同擔.更是天理.要是掌門了築基丹之後.有什麼變故.也不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一人的身上.是不是?被眾煉氣期修士虎視眈.那他可受不.

"走.跟我去找掌|."

葉秦低聲道.恢複了法力之後.突然起身.直接朝洞窟,的出入口處疾奔而去.

嚴萱沈寶張云自等人頓時露出喜色.葉秦身上果然有好東西.否則也不會去找掌門了.他們一不響.也沒有驚動其他同門弟子.溜走.

他們所在的位置很偏僻.就算走人了不容易被發覺.

"嚴師妹.該你們了.嚴師妹.咦.人呢?."吳浩正要讓嚴帶人上去.回頭卻發現不見了嚴萱等人蹤影.不由怔住.

他身旁的一名滿臉笑意的藍衣青年修士.不咸不淡的道:"吳師兄.不用喊了.他們招呼都沒打.便行色匆匆朝出口處走了.嚴師妹自從跟我們彙合之後.便有些魂不守舍.真不知道她在搞什麼名堂.還有新來的師弟似乎些古怪.他一來.嚴師妹一直盯在他身上.另外兩位師弟也便跟著他離開.這里面難道沒有什麼古怪麼?"

吳浩皺著眉頭:"子建.你想什麼?嚴師妹是那種不知潔身自愛的人麼?"

烏子建輕咳一聲.見吳浩有所誤.立刻尷尬道:"我是.那名新來的師弟行跡非常可疑.身上一定什麼大好處.才可能讓嚴師妹等三人一聲不都跟他走?師兄.要不要我跟著去看一看.究竟是什麼好處讓他們走的如此匆?在這萬枯嶺洞窟內.能吸引人的好處.可實在是不多.或者是的圖卷軸.或者是築基丹.或者什罕見的珍奇靈物.總差不到哪里去.否則無緣無故.們這樣形色匆忙趕去投胎不成?"

吳浩遲疑道:"烏師弟.跟蹤他們.這樣只怕不妥吧."

烏子建冷笑道:"師兄.成大事者不拘節.萬一那上果真有奇物.可以換取築基丹.難道等他們的丹築基之後.你我都稱嚴師妹等人為師叔不成?"吳浩頓時沉默了.

烏子建對吳浩極其了解.他沉默.便等于是默認了他的看法.他不再疑.立刻飛身朝"秦等人的方向而去.【您現在訪問的是:et歡迎注冊用戶,享受10組書架功能實時關注更新.】




上篇:184,185 合璧     下篇:187 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