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88,189 築基丹到手  
   
188,189 築基丹到手

188,189 築基丹到手



掌門道築基丹該如何分的時候,沉吟了一下,望了眾修士,最後落在嚴長老的身上.此事涉及到嚴長老之女嚴萱,他有必要顧及嚴長老的想法.

不過,嚴長老目光熱切,差點喏了一下嘴巴,卻最終還是選擇了沒吭聲,等待掌門分配獎勵.

築基丹的發放,青丹門其實早有一套傳承上萬年的嚴密規矩.要麼是門內比中獲得,要麼就是為門派立下足夠大的功勞,才能獎勵.否則的話,正常況下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得到的,就算是皇甫老祖之女皇甫冰兒也不例外.

嚴大長老雖然急切,卻也不敢冒然開這個口違背規矩,只能期盼掌門能將一部分功勞歸到他女兒嚴萱身上,這樣嚴萱也有資格得到一粒築基丹了.

吳掌門見嚴長老目光熱切,他心中不由苦笑搖頭,他這掌門也為難啊.

身為七大修仙門派青丹門的掌門,他必須秉公論斷,出必行才行.否則這事傳揚出去,他這掌門如何能讓青丹門上下近萬弟子信服?

要是因為此事不公,寒了門下八千煉氣期弟子的心,日後誰還肯再為門派賣死效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這個掌門也沒有權破壞規矩,這築基丹不是他想找個理由給誰便給誰.門派內每一粒築基丹的去向,他都必須向皇甫師叔等諸位師叔稟報清楚.

吳掌門不由暗自搖頭,如果嚴侄女當時是和這位葉師侄一起獲得這些卷軸的,他多少也還能一句話,把一部分功勞算在嚴萱身上.可問題是,這些地圖卷軸明明白白都是葉師侄獨自一人搶到手,他不能睜眼瞎話啊.

在這大帳內,親眼看著的築基期修士便有十多位,誰要是在皇甫師叔那里他欺上瞞下徇私,將築基丹交給並未立下大功之人,他這掌門只怕也干到頭了.青丹門內想取代他掌門位置的人還多著呢,只怕旁邊這位烏副掌門,便早有這份心思了.他可不想因為這事落下什麼把柄.

所以這八粒築基丹.還是只能給葉師侄.當然.為了照顧嚴大長老地面子.他可以給嚴萱等弟子一些高階靈器,靈石之類地獎勵.

吳掌門想到這里.頓了一下.准備宣布他地決定.

讓吳掌門沒想到地是.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宣布.葉秦便先了一番話.

"稟掌門.這八份地圖卷軸雖然是弟子奪來地.但是若非嚴師姐,沈師弟,張師弟,孔師弟之前鼎力相助.只怕我也到不了洞窟二層.此外.弟子在洞窟三層落難.幸地師姐和二位師弟地一路護送.這才安全來到此地見到掌門.他們地功勞跟弟子一般無二.孔師弟已死.這八份卷軸理應由剩余四人平分."

葉秦地話音一落.大帳內.吳掌門直接錯愕.烏副掌門,嚴大長老,趙三長老等人.還有帳內冷眼旁觀地眾青丹築基期修士.無不動容.

他們這些也不傻.有眼睛有耳朵.自然分得清事地真相.

葉秦從進了洞窟二層之後,便和嚴萱等三人分開.這八份地圖卷軸,幾乎沒有他們三人的功勞.就算他們曾經是葉秦的隊友,又對葉秦有過一些幫助,但是頂多也只能算做幾分苦勞,絕對抵不得二粒築基丹的功勞.

葉秦這等于是把到手的八成築基機會,讓了六成分給其他三人.如果葉秦服用二粒築基丹築基成功,把多余地築基丹讓給人,這是他大度.可是葉秦還沒築基成功呢,卻把築基丹讓給別人,自己只留下二成的機會築基.這樣的禮讓,只怕在場任何一個人也做不到.

他們這些築基期修士,能到今天地修為和地位,哪一個不是曆經艱辛才搏來的!

他們原本還瞧葉秦有些異色和輕視,認為他得來八粒築基丹太容易了,完全是僥幸撿了一個儲物袋而已.可是現在葉秦一口氣便將築基丹讓出足足六粒之多,他們的心態馬上有了微妙的改變,露出驚色,絲毫不敢再用輕視地目光去打量葉秦.這子,夠狠!不但對別人狠,對自己也夠狠,居然能忍住築基的誘惑.有這份雄心,日後只怕必成氣候.

趙三長老暗道"這子的膽略不淺,居然拿六粒築基丹出來換人.嚴長老這個人只怕是逃不過去了,這子拿二粒築基丹來拜入嚴長老的勢力之下,嚴長老想不接納他也不行啊.看來這子也不是白撿這儲物袋的,不但有築基的希望,還能得到嚴大長老勢力地庇護.不過,這子把剩下四粒築基丹給兩個無關緊要的青衣修士干什麼?他們二個有什麼值得去巴結地?"趙三長老左思右想,愣是沒看出沈寶和張云自身上有什麼奇特之處.

嚴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她並未想到葉秦能一口氣拿出八份地圖卷軸來.但是她更沒有想到,葉秦會主動提出將功勞平分.其實她能有一粒築基丹,便心滿意足了.

張云自則直接傻眼,就像天上掉下了巨型肉餡餅,把他給砸暈了,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擁有兩粒築基丹.

沈寶神色古怪,嘴巴里一直嘀咕著.

這個人,欠地可不是一般的大.

葉秦面對帳內眾築基期修士地炯炯目光的注視,卻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絲毫不受影響.

"好,葉師侄果然有氣度,能和同門師兄弟同甘共苦,共患難,堪為我青丹門青衣弟子的表率啊,不錯,有前途!掌門師兄,依我看就按葉師侄的意思來定下此事吧."

嚴大長老笑了起來,贊賞的打量了葉秦一翻,越來越覺得這個出身貧寒相貌普通的青衣弟子有膽色才干,不得日後還得好好獎賞提拔重用一番才是.

他擔心再生變故,直接把葉秦的話給死,更不讓別的修士有插口話的機會.

吳掌門點了點頭,.

葉秦主動謙讓,讓他避免跟嚴長老之間產出芥蒂.看來這位葉師侄雄心不,有心要賣一個大人給嚴大長老.這種你我願的事,他自然不好插

吳掌門也不再多什麼,從儲物袋中取出四個玉丹瓶,每個丹瓶中有二粒築基丹,分布交予帳前的四名立功的弟子.

葉秦得了一瓶,自然不用多.

嚴萱,沈寶,張云自三人,分別得了二粒築基丹地獎勵,紛紛露出激動的神色.望向葉秦的目光,也完全不同.

"每人二粒築基丹!"

烏子建從主帳內悄然退了出來,穿過一層具有隔音效果的光圈護壁,到了外面,嘴角上掛著一絲陰霾的玩味.

這主帳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出入,只有築基期修士,或者被點名召見地煉氣期修士才能進去.不過以他烏副門主之子的身份,卻不需要通報,可以毫無顧忌的進出大帳.剛才吳掌門賜予四名弟子築基丹的那一幕,自然看到一清二楚.

他烏子建也不是喜歡對同門師兄弟下手的人,可要他對築基丹不心動,那空口瞎話.嚴師妹身上地築基丹他不好下手,但是另外三名青衣弟子就客氣了.

烏子建一咬牙,立刻招來侯在主帳數丈之外的幾名藍衣弟子.這幾名藍衣弟子平時跟他熟悉,他特意安排他們在這里候著.

"等下會出來三名青衣弟子.你們幾個記牢他們的面容,找些人手盯著他們地動靜,一發現他們離開營寨,立刻向我報信."

他朝其中一名中年藍衣修士道:"另外,劉師弟的實力較強,你帶九名師弟趕去洞窟三層的出入口處守著,禁止一切本門青衫弟子離開,如果發現有本門青衣弟子想要離開洞窟的話,想辦法將他們攔下.我很快會趕過去."

那中年劉師弟惑道:"烏師兄,現在興建營寨正缺人手呢,無緣無故調這麼多人手去監視這三位青衣師弟干什麼?"

烏子建臉上頓時一沉,喝道:"問這麼多干什麼?這事也是你們有資格過問地嗎?"

劉姓修士和其余幾名藍衣弟子立刻畏縮的低下頭.

烏子建斥了他們一通之後,拍了拍這幾名藍衣弟子的肩膀,換上一副笑臉道:"這件事事關機密,不得輕易外泄.不過我們是親信的師兄弟,我也不瞞你們.有人發現他們幾個跟其它門派的修士交往過密,懷他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私密,現在正被掌門叫去問話.這三人狡猾很,多半問不出什麼名堂來,掌門沒有證據也不方便責罰他們.等他們三人出來之後,你們把他們給我死死盯住就是了,不能有絲毫差錯.別在這里動手,聽從我的安排,等他們離開這里之後再動手.你們好好干,不定還能立上一功,好處是少不了地."

幾名藍衣弟子一時間錯愕,但是接著臉色露出驚喜,點頭答應下來."是,烏師兄,我等一定將他們擒拿下."他們幾人分頭行動,去找一些跟他們熟絡的青衣弟子.

吳掌門,烏副掌門,嚴大長老等青丹門高層並未久待,將這萬枯嶺洞窟挖礦地事務交給趙三長老打理之後,他們便釋放飛劍,禦劍離開這地底溶洞.

嚴萱有了二粒築基丹,無需再在這里冒險試煉下去,自然也跟著她爹嚴大長老一同離開.臨走之前,她還有著臉朝葉秦看去,想要幾句感謝的話.可是當著眾叔伯修士地面,她卻不出口,最後一跺腳,跟著她爹飛走了.

葉秦,沈寶,張云自恭送吳掌門等諸位高層離開之後,他們三人明顯松了一口氣.在如此多的築基期修士面前,就像被一大群巨石壓著一樣,讓他們甚至不敢隨意動彈一下手指頭.

很快,葉秦就感覺如芒在刺,察覺自己被青丹門營寨內不少弟子犀利的目光給死死盯住了.

葉秦心中一凜.

這在他的意料之內,吳掌門賞賜築基丹,很難瞞的住同門師兄弟,只是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被盯上了.青丹門這樣大門派人多,高層子弟良齊,有歪心思的絕不少.為了一粒築基丹,足夠讓他們拼命了,何況是他和沈寶,張云自身上還有六粒之多.

葉秦神色坦然.他把築基丹讓出,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賣人,只是單純的不想讓自己成為眾所矚目的唯一的靶子而已.至于嚴長老對他贊賞有加,很有欣賞的味道,他也並沒有太在意.在門派里多了一位嚴大長老撐腰,日後好處不少.就算沒有靠山撐腰,他也一樣要過活.

葉秦環顧了四周一眼,那些盯著他地目光立刻移開,他不由一聲冷嘲.這營寨內還有一位趙長老,以及十多名築基期的師叔駐守,還沒誰有這個膽子公然在營寨內打劫他的築基丹.他在這營寨內安全,應該沒什麼問題.

只是葉秦不想待在這個地方.他手中的二粒築基丹,築基的成功只有大約區區二成而已,幾率並不大.他必須要找一個適合煉制築基丹地地方,才有把握一口氣突破築基瓶頸.

這營寨內過于狹,顯然不適合煉丹,肯定會被別人發覺他的異常.

而且趙長老還在這里,雖然趙長老並沒有懷什麼,這卻讓葉秦心底有些發虛,殺了人家的兒子,他能安心的在這里待下去麼?趙長老要是發現什麼蛛絲馬跡,要殺他,估計跟捏死螞蟻差不多,連反擊只怕都做不到.他是片刻也不想在這營寨多待.

沈寶和張云自分別得到了二粒築基丹,和他同甘.現在也該共苦,分擔走他的壓力和危險才是,那二粒築基丹可不是白送給他們地.

葉秦也是無奈.誰叫他們三人都是沒有後台的普通青衣修士呢.如果像嚴萱一樣,直接跟隨她爹嚴長老禦劍返回青丹門,卻是半點危險都沒有.可惜,他們只是普通青衣修士而已,而且還是最差勁的散修出身,連家族背景都沒有,死了也沒半個人會操心.

除非他們有一日能夠築基,才有可能從八千煉氣弟子中脫穎而出,成為青丹門地核心弟子,享受門派的種種好處.在沒有成功築基之前

就是草芥,就算手中有築基丹,也依舊還是草芥.

沈寶和張云自二人都是煉氣八層,就算得了築基丹,也無法立刻服用進行築基.他們必須回青丹門潛修,修煉到了煉氣期九層,修為足夠高了,才能服丹進行築基.

果然,葉秦還沒有開口,沈寶和張云自二人便急匆匆的道,希望能和葉秦一起結伴離開這萬枯嶺洞窟,返回青丹門去閉關潛修,等築基之後再出來活動.

葉秦自然答應下來,要返回青丹門,這一路上危險性頗高.三人照應著也方便一些.

他們隨即出了青丹門的營寨,向洞窟三層地出口處奔去.

負責青丹門營寨守門的一名藍衣修士,若有若無的看了他們三人背影一眼,馬上傳音給烏子建報信.青丹門的營寨內,很快沖出十多名藍衣和青衣修士.

半柱香之後.

"有人在跟蹤,有十多個,是沖著咱們來的."

沈寶回頭飛快的往身後瞄了一眼,急切地道.

張云自回頭瞧了一眼,不屑道"不用理會他們,人多有怎麼樣,只要咱們進了洞窟二層的礦道,他們人多也施展不開.有他們顏色好看."他對葉秦非常有信心.

葉秦一未發,三人一路疾行,飛快地來到洞窟三層的出入口處.

可是洞窟三層地出口處,卻"颼"的飛出十名青丹門地修士,將出口處給堵住.其中為首的一名中年藍衣弟子提著一把巨大的火焰刀,朝葉秦三人厲喝道:"站住,青丹門弟子,只能進洞,不能出洞."

"為什麼不能出去?"

"懷你們跟其它門派勾結,想對我青丹門不利."

"胡,我們什麼時候跟其它門派勾結?"

張云自怒道.

"哦,是嗎?那你們幾個現在想出洞干什麼去,好好的為什麼要離開這里?我看你們分明是心懷不軌,擔心東窗事發,畏罪潛逃!"

"我們要去哪里,不關你們的事,把路讓開!"

"哼,我看你們還是乖乖的待在這里,跟烏師兄去吧.否則,問問我手中的刀答不答應讓你們離開."

那中年藍衣弟子提著火焰刀,一聲冷笑,非常自信的攔在洞窟三層的出口前.而他的左右,還有多達九名煉氣期八,九層的修士.足足是葉秦等人地三倍之多.

葉秦皺了一下眉頭,回頭朝身後看去,正有十余名藍衣青衣修士朝這里飛奔趕來.等他們趕到,那就是二十余人圍攻他們三人了.

他不由暗罵一句,二十多人圍堵他們三個,這個手筆可真夠大的.他可沒有那種以一殺十的本事,一旦被糾纏住,陷入大群修士的圍攻之中,極難逃脫.

"散開逃走,各自保命吧!"

葉秦朝沈寶和張云自道,立刻化為一道利箭,轉身飛奔.

沈寶和張云自相顧一眼,知道況緊急,一咬牙,各種扭身朝不同的方向逃去.這地底溶洞,范圍數百里,溶柱,奇石,,灌木,河流,湖泊,地形複雜,而且妖獸巢穴眾多,只要避開追擊之敵,要找一個藏身之地並不是太難地事.現在就算集結各門派的所有人手,也根本無法搜查整個地下溶洞的況.

葉秦借助著溶洞內地形,飛速疾奔.

烏子建率人趕到的時候,葉秦等人已經出近里.他陰沉著臉,立刻喝道:"留下五人把守住洞口,不能讓他們逃出動.其余十五人等分為三個隊,跟我去追,務必將他們三人生擒.

"是!"

眾修士分為四隊,一隊留守,其余三隊分頭追擊.

葉秦在溶洞內疾奔了數里之後,發現身後一名年青的藍衣修士帶著幾名青衣弟子依舊追著不放.他心中惱火,回手一甩,一道紫芒射出.

"轟"地一聲,紫刀劈在地面上,濺起一片驚天的赤色砂石塵土.

那五名修士駭然停下,等塵土散去,他們追擊的人早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道去向.烏子建看著身前地上地一道巨大的刀痕,還有刀痕內幾乎融化的砂石晶體,半響作聲不得.

"混賬,那子居然有古器門的火系法器!紫刀法器可是古器門核心弟子才可能擁有."

烏子建手中緊握著一柄法器,心頭冒出一絲膽寒,剛才要是他要是再追前幾分,只怕已經被刀芒給劈地身首異處.這個對手還想象中要厲害許多.他不敢再追下去,走了一個,還有另外兩個,四粒築基丹也不少了.

"回頭,追另外的二個!"

等烏子建忿忿的帶人離開之後.葉秦這才從一處低矮的灌木中鑽出來,冰冷的目光看向他們的背影.

他記牢了剛才那張臉,烏副門主地兒子烏子建,原來是這家伙在搞鬼,難怪可以輕易調動這麼多的同門人手來圍毆他們.青丹門內,煉氣期弟子中間,烏子建也算地是僅次于吳浩的頂級高層核心弟子了,不是一般地囂張跋扈.

葉秦有些郁悶,就算明知道烏子建在動手暗算他,他也還不能動這個烏子建.胳膊拗不過大腿,烏副掌門執掌一峰,實權比趙三長老強太多.一個趙長老已經讓他頭皮發麻,心謹慎應對.如果再和烏副掌門結仇,那他不好只有徹底叛出青丹門,逃之夭夭才能自保了.也不知道這靈霧山脈,那個修仙門派願意收容他.

洞窟三層的出口被烏子建給派人堵住,看樣子是出不去了.

那就干脆在這溶洞內,找一塊地方去築基好了.

反正現在一切事先地准備都已經妥當,就只差築基這最後一道關口了.等他成功築基,那烏子建就算再蠻橫,也得老老實實低頭稱他師叔.

葉秦想了一下,一對雪翼出現在他的背後,呼呼,拍了幾下,從溶洞曠野消失了蹤影.




上篇:187 獎勵     下篇:190,191 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