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90,191 潛心  
   
190,191 潛心

190,191 潛心



余道飛劍光芒,從萬枯嶺的天空劃過,飛往青丹山他們一行,正是吳掌門,烏副掌門,嚴長老,以及十余位隨行的青丹門築基期修士.

嚴萱站在嚴長老的飛劍上,飛在高空,她不斷的回頭望向光禿禿的萬枯嶺,生著悶氣,搖晃著嚴長老的胳膊,道:"爹,你為什麼不將葉師弟也帶上?反正他已經有築基丹了,正好回青丹山去閉關築基.他留在萬枯嶺洞窟內,會很危險的.

嚴萱雖然平素驕傲,不大看得起青衣修士,也沒有太多出門曆練的經驗.但是她並非絲毫不通事理,知道一個青衣修士帶著築基丹在身上,還在萬枯嶺洞窟之中,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就算是她得了築基丹,也不敢留在萬枯嶺,而是直接乖乖跟她爹回青丹門閉關去.

她對葉秦有一絲好感,再加上築基丹的緣故,原本是想著讓葉秦和她一起跟隨吳掌門等人回青丹門,可是不知道怎麼,卻被嚴長老給暗中阻止了,讓她開不了口.

嚴長老淡然的道:"沒這個必要.他在萬枯嶺,或者是青丹門,結果都是一樣."

"為什麼?"

嚴萱惑不解的詢問.

嚴長老這時卻閉口不,駕馭飛劍,並不解釋.嚴萱不依了,開始撒嬌,一定要知道原因,否則她根本沒辦法安心回青丹門.

嚴長老被纏問的不行,只能無奈道"他的況,爹豈會不知!我查探了他的氣息,那子幾乎沒有任何外放的氣息,雙目空洞無光,所有的元氣都集聚在體內不外泄,這分明是修煉了一種很古老地修仙功法《坐忘經》.他現在最大的劫難,並非來自萬枯嶺,而是來自這套要命的功法.上古時期,死在這套功法之下的修士不計其數,成功者不超過數百分之一,築基者寥寥無幾.爹雖然也看好他的前途,但是前提是他得有命撐過這道檻,活下來才行."

嚴萱詫異道:"《坐忘經》.這是什麼修仙功法?"

"那是靈霧仙緣城古修士創造地一套古老地功法.沒有靈根要求.適合所有類型靈根地修仙者修煉.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修士會去修煉它也不知道那子是哪里弄來地功法.稀里糊塗就開始修煉起來.唉.散修出身地修士.就是沒有經驗.果是剛修煉.爹或許還能幫他一把.但是他現在已經是煉氣期第九層地巔峰狀態~別爹.就算老祖出手也幫不了他.全靠他自己地意志."

"可是萬枯嶺太危險.帶他回青丹門更安全一些.我擔心"

"呵.有什麼好擔心地.那子能從十多個門派修士手中奪得八份地圖卷軸.並且成功逃脫.還能獨自在洞窟三層內待上半個月.足見其機敏過人.想死也不容易.八份卷軸都能保住.還怕保住二粒築基丹?

在萬枯嶺洞窟.不論是妖獸還是其它門派修士.對那子而危險性都不大.不管是在萬枯嶺.還在青丹門閉關.如果撐不過《坐忘經》這道檻.一樣會要了他地命.在哪里築基其實都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地機緣.生死都是他造化.無需去隨意干涉.只要他能渡過此劫.活下來.爹會盡量補償他.日後給他在門派內安排一件好差事.也省地有人我嚴風真刻薄無."

嚴長老神色肅然道.

嚴萱見她爹不肯帶葉秦回去,幽幽的歎了一口氣,回頭朝萬枯嶺看去.

葉秦孤身站在岩漿河邊,藍色地水系護身罩全開,抵擋著岩漿河撲面而來的炙熱氣浪,他望著下方滾滾的色的岩漿,心中無奈地露出一絲苦笑.

他一天前才從這地方離開,本來是想離開這里,用地圖卷軸從掌門那里得築基丹,便返回青丹門去閉關築基.可沒想又發生一些意外的變故,繞了半天,又回到這個地方來了.

"莫非自己跟這條岩漿河有緣?"

跟之前唯一不同地是,他手里多了二粒門派獎勵的築基丹.就算築基成功,門派內也無人會心他為什麼突然成為築基期修士,而不會想到其它方面.當然,如果築基不成,不心都跟他無關了.

這條岩漿河是地底溶洞的最深處,也是最熱的地方.要抵達這里,必須穿過沿途眾多妖獸的巢穴才行.短期之內,極少人會來這個地方.

葉秦在十余里長的地底岩漿河兩側,找了許久,終于在一道拐彎處,百丈高地岩壁上,找到一條剛好可以鑽進一個人的非常隱蔽地裂縫.如果不仔細的搜索地話,旁人根本找不到這條裂縫.

他一個飛躍,輕巧的落在裂縫里面.

葉秦在裂縫里查探了一番,發現這里有好幾處大不一地炎地火,大有近丈高炎,股的也有有數寸烈焰,從地下裂縫內噴出來,將岩壁燒炙的通,火焰頗為精純穩定,完全可以用來煉丹使用.

他讓自己完全放松了下來,在這里暫時不用擔心被其它門派的修士找到.

把所有尚未解決的問題拋諸腦後,現在要做的就是心無旁騖的全心築基.

只要築基成功,那麼能夠威脅到他安危的修士將大大減少,也不用擔心自己會像螻蟻一樣被趙長老,或者是烏子建等給干

築基期修士有一個最基本而又非常強悍的能力,那就是禦劍飛行.就算打不過其它築基期修士,禦劍飛行逃起來也快,比頂級靈器蝠王翼那慢騰騰的速度要強上許多.

葉秦在裂縫內尋了一處平坦之地,盤膝而坐,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儲物袋.

煉制築基丹所需的近百種珍稀的靈草藥的種子,他都已經湊齊,儲存在紫府浮島內.

至于各類下品靈石,更是儲備充足.

當然了,要將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藥材都種植出來,還是要花一番心思.這些藥材並非都是同一系地靈藥.木系藥材,需要使用木靈石來栽種,而火系的藥材,只能用火靈石來栽種,絲毫不能混淆.

用神識查探,可以察覺出藥材本身的系別.

葉秦將神識沉入紫府內.

無盡虛空,四周依舊是茫茫的灰霧,無邊無際,只有天空中漂浮著的一座方圓一里的浮島內.

此時的浮島,就像一座微型地村莊一樣.

浮島內正中間的平坦地面上,有四間竹岐縣城鄉村模樣的古樸木屋.這些木屋全是用紫府內的靈木搭建而成,再在門檻上纏繞上藤木,可以的上是原汁原味,鄉村味道十足.

一間是釀酒作坊,專門釀靈酒.作坊里面堆著大量的火焰漿果和冰霜漿果,發釀出的靈酒,流入一口一口的靈木酒桶中.要喝的時候直接取來用.

一間是種子木屋,用來保存采集到的所有靈植物地種子.畢竟靈藥材太多也太大,只怕這座一里方圓的浮島根本容納不下世上所有的靈藥材,用種子來保持最適合不過了.一間種子木屋,足以容納種子.

現在葉秦已經收集了大約二百多種靈藥材的種子,日後想要配什麼靈丹地話,可以直接在這里找相應的種子.

一間是靈石木屋,堆放各類靈石,珍稀礦石.紫色火系礦晶也保存在這里.

一間是蟲獸木屋,暫時只養了兩個蜂窩,還可以產荊棘蜂蜜.

而木屋地周圍,則全都是大塊塊的田圃,用來種植各類靈物.

其中一塊種著火焰荊棘荊棘,冰霜荊棘等灌木,這些灌木全身上下都是寶貝,它們的果實用來釀酒,種子可以用來施展纏繞術,而灌木淬煉抽絲,可以支撐荊棘絲甲.

此外,還有一大片空著的田圃.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草,都在這里種.

浮島內一切井然有序.

葉秦對這里的環境十分滿意.這是他心中一動之下,浮島才變成這幅模樣地.原本這座浮島光禿禿的,就像是一座無人荒島,他看著乏味,干脆用神識操控飛劍法器,砍了幾株堅硬地金檀靈木,蓋了這幾座木屋.

葉秦打量了一下浮島的環境之後,從種子木屋內取出築基丹所需要地靈藥材,一株一株在田圃內進行栽種.並且准確的計下每株所需要耗費地靈石數量.

日子一天天過去,他足足花了二個月的時間,才將煉制四十份築基丹所需的藥材准備好.紫府內大部分的下品靈石,被消耗一光.

別看四十份築基丹材料的數量很多,但這僅僅只是原材料而已,並非成品.如果扣除煉丹失敗的話,其實最後能成丹的,絕不會超過十粒.

葉秦在岩漿河邊潛心種植靈藥材,准備煉制築基丹,這段時間,萬枯嶺洞窟內也越發的熱鬧起來,進入洞窟三層的試煉弟子漸漸增多.

十七大修仙門派,都派了大量的試煉弟子在萬枯嶺洞窟內搶占洞窟二層的靈石礦點.

其中大部分門派並沒有占到太多的便宜,真正占到便宜的,是那些擁有萬枯嶺礦道地圖卷軸的門派.

有地圖卷軸的門派,掌握著礦道最准確的報,哪些礦道值得出手,那些礦道價值不大可以放棄,它們一清二楚.自然能夠果斷放棄貧礦,集結優勢人力去占據富礦.

當然了,那三十二份卷軸都具體掌握在哪些修仙門派的手里,沒人知道.

擁有地圖卷軸的門派絕也不會聲張出去,自己手里有地圖.

毫無問的是,青丹門擁有多達八份地圖卷軸,占了全部卷軸的四分之一的數量.這個好處,絕對是難以估量的.將會在未來數百年內,讓青丹門享受到極大的好處.

除了洞窟二層的靈石以外,洞窟三層的火系礦石也是各門派的力爭的目標.洞窟三層的地域廣闊,而且火系礦藏異常的豐富,足以容納下十七大門派進行開采,倒不至于為了這里地火系礦石而發生火拼.

此外,趙長老之子趙乾坤失蹤一事,趙長老雖然動用了不少的人力去搜尋下落,但是始終毫無線索.當初曾經參與此事的七八名弟子,不管是藍衣弟子,還是青衣弟子,一個個都縮頭烏龜,半聲不吭,絕口不向任何人提及他們和趙乾坤之間的事——就算是那幾名和趙乾坤一路的藍衣弟子,也都不敢對外聲稱自己曾經跟趙乾坤一起離開青丹山.誰要是吭聲誰是傻子,這種事能不沾邊絕不沾邊,否則被趙長老的怒火給波及到了,自己找倒黴.此事鬧了一陣子之後,也漸漸無人問津,淡了下去.

其實趙長老還不是最郁悶的,他雖然死了一個最疼愛地兒

是還有其他幾個大兒子可以繼承家業.況且他現在挖礦之職,油水足夠多.多少也讓他滿意.

最郁悶的,恐怕還是烏子建.

他追殺葉秦奪築基丹沒能成功,回頭又帶人去追殺沈寶和張云自.

可是沈寶和張云自兩位也不是廢物,他們從都是從修仙界最底層上來的散修,在各國游曆的時候曆經過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和逃難,厮殺他們打不過,但是道在危險的況下的亡命經驗,烏子建拍馬也趕不上他們二人,哪有那麼容易被抓住.再加上烏子建抓葉秦已經耽擱了大量的時間,回頭想要再抓他們,難上加難.

沈寶和張云自很快便擺脫了追殺他們的青丹門弟子,他們二人也在數百里方圓的洞窟三層內躲藏了起來,讓烏子建干瞪眼,卻捉到人.

沈寶平時在青丹門內交友甚廣,結交的酒肉兄弟不少,他發出傳音符向這些兄弟求援,有不少和他關系密切地青衣弟子看不下去,一股沖著烏子建而去的風聲很快傳了出去.

烏子建擅自調動人手去追逐葉秦,沈寶等人,試圖奪取築基丹,這件事在底層青衣弟子中間大肆傳了開來,甚至傳回了青丹門.

青丹門執掌門規法紀的嚴大長老派人去萬枯嶺調查,結果發現葉秦,沈寶,張云自三人果然失蹤,烏子建曾經調人去追殺他們三人,頓時在門派內引起了軒然大波.同門相殘,這還了得.

隨後立刻有幾位門派長老聯名狀告到了青丹門眾位金丹老祖那里,要求以教子不嚴,縱子行凶之名,要求革除烏副掌門之職,以示懲戒.

烏副掌門幾乎是最後一個得知這個況的高層,他氣地差點連鼻子都歪了.他怎麼也沒想到他兒子居然愚蠢到這份上.葉秦等人剛剛為門派立下一件大功,烏子建這子居然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借口奪他們的築基丹,這不是給他捅婁子嗎.

他立刻將烏子建從萬枯嶺給召回了青丹門,在青丹峰紫金大殿內,當著掌門,眾副掌門,長老地面,劈頭蓋臉的將烏子建叱責了一頓,怒氣沖沖要大義滅親,將烏子建驅逐出門派.

烏子建頓時裝出一副委屈不無的模樣,一位王姓師弟向他告密,是發現三人跟其它門派弟子交往過密,他這才去抓人,打算和他們當面核實.沒想到三人誤會了他的意思,全跑了.他根本不是為了築基丹去抓人,他是被冤枉的.

烏副掌門怒氣消了很多,話鋒一變,開始盤問起烏子建是如何被人蒙蔽的況來.烏子建自然是把事地細枝末節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烏副掌門"查"清楚了況之後,勒令烏子建閉關失過三年,不得踏出閉關室半步,以示懲戒.另外,參與了追殺葉秦等人地二十多名藍衣弟子和青衣弟子,雖然也是因為被蒙蔽而去圍攻葉秦等人,但是一並被嚴厲責罰.至于那籍籍無名,有冤無處申的某位王姓師弟,則連盤問都省了,直接被驅逐出師門,永遠不得再回青丹山門.

吳掌門,眾副掌門和長老們,冷眼看著這對父子在紫金大殿上唱雙簧.青丹門內來曆複雜,派系極多,巴不得烏副掌門倒黴地人多的是.

烏副掌門要保他兒子,這很正常,虎毒不食子嘛,哪能真把他兒子給驅逐出門派.

至于真相是什麼,他們心里跟明鏡似地,能蒙的了誰啊?不過,他們當中某些人的目標不是要鏟除烏子建,而是要打擊烏副掌門.現在烏副掌門引火燒身,只怕地位難保,效果也就達到.

烏副掌門果斷的當眾處理了此事相關人等之後,趕緊向諸位金丹老祖請罪,願自罰供薪奉十年,代子贖罪.

皇甫老祖沒有將烏副掌門革職,但是態度明顯冷淡了許多.

烏副掌門原本是負責青丹七峰之一地青焰峰的日常事務,他手里的一些實權很快被一一剝奪,坐冷板凳,閉門思過去了.而負責調查此案的一位長老,卻被提拔,接掌了烏副掌門的部分實權.

烏副掌門意外遭到沉重打擊,青丹門的風氣一夜之間似乎大好起來,人心思正,歪風邪氣一掃而空,連偷雞摸狗的宵都不見了蹤影.尤其是高層核心藍衣修士之間見面,張口閉口大談同門仁愛,至于他們心里是怎麼想地,誰也不清楚.

沈寶和張云自二人借著這股整銼之風,從萬枯嶺溶洞內冒了出來,匆匆回到青丹山脈,閉關修煉,盡早煉氣期九層,才好服築基丹.

但是青丹門高層目前最關注的人物——葉秦的去向,根本沒有人知道.

葉秦始終並未出現.

甚至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也並未出現,以至于很多人都懷疑他被烏子建給毒害了.因為這件事,而向烏副掌門落井下石之人,絡繹不絕.

倒黴的烏副掌門,終于還是因為沒能找到曾經為青丹門立下一件大功的葉秦的下落,結果在二年後,被徹底革除了副掌門的職務,降職成了一名普通長老.連同烏副掌門一系的修士,也遭到沉重打擊,喪失了權勢.

烏副掌門喪失權勢之後,葉秦的"作用"消失,自然也沒有人再提及他,把他給忘了.

二個月地時間,很短暫

地底溶洞,岩漿河邊的一條隱蔽的裂縫內.葉秦將所有藥材准備之後,全心煉制築基丹,對外界的事不聞不問,絲毫不知.

葉秦曾經在青丹門地北營山礦洞閉關三年,煉制了大量的低階靈丹.他現在地煉丹術,在整個青丹門八千煉氣期弟子中間也算是頂尖的了,完全有資格稱為煉丹師.

煉丹的關鍵,在于火候的控制和出丹時間的掌握.

築基丹配方對"原材料數量,成分,火力,下料和出丹的全過程"一些需要特別注意地細節,諸多方面,都有非常詳盡的描述.

葉秦只要照著配方上面地描述去做便行.

不過,並不是照著做就能出丹.

就算是在宗師級的煉丹士,也不可能一下對新拿到手地丹方能夠完全把握,對于剛上手新的高階丹方,幾乎是必敗無.必須經過一段時間地適應之後,才能漸漸提高靈丹的出丹率.

青丹門號稱是靈霧山脈煉丹術最高明的修仙門派,很多仙緣城的修士誤以為青丹門的弟子會煉制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的靈丹.

其實不然.

青丹門的煉丹士,大部分其實都只精通煉制二三種最拿手的丹藥而已,而且很多都是普通的靈丹——因為普通靈丹的原材料容易獲得,煉制的越多,出丹率越高,才能獲利最大.

那些稀奇古怪的靈丹,材料太少,極難尋找,出丹率極低,反而沒有多少修士願意去煉制.少量的煉制,掙不到多少靈石.

煉丹士煉出自己最拿手的靈丹之後,用自己的靈丹,再去換成靈石,或者是跟同門師兄弟的靈丹進行交換.

極少有青丹門煉丹士,會去煉制五種以上的靈丹.

這樣有好處,也有弊處.

好處是煉制靈丹的種類越少,對少數靈丹的熟練度自然越高高.這樣常年日月積累下來,該種靈丹的出丹成功率自然會越來越高,收獲也將越大.一輩子專門煉制一種靈丹的修士,最能掙錢.

但是同樣有極大的弊處,無法離開同門師兄弟.一旦脫離同門,反而處處受到制約.就像"辟谷丹",這種靈丹只可以用來供煉氣期弟子辟谷,服用之後不用飲食,沒有其它的作用.精通煉制辟谷丹的煉丹士,只能把辟谷丹賣給其他人,不可能全部都留著自己吃.

煉丹種類越少的煉丹士,對別人的依賴也越大.有一些專門煉制稀罕怪丹的煉丹士,甚至根本無法離開青丹門,離開恐怕就要走投無路.

盡管青丹門內大部分煉丹士都知道煉丹種類太少的弊處,但是不這樣做不行.

煉丹太燒錢了,靈藥材極其昂貴,普通一爐靈丹,便動輒數塊,數十塊下品靈石.高階靈丹,甚至要數百塊下品靈石.如果無法靠煉丹掙錢,煉丹士的日子也極其難熬,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廢掉一爐丹,都會郁悶個半死.

所以青丹門內,通常以五種靈丹為上限,煉丹的種類不會超過這個數.

葉秦不管這些,他有可以種地的紫府,只要有足夠的靈石,靈藥材便足夠他用.到了什麼修為階段,他便煉什麼丹.從最低級的一階降露丹,到三階的聚氣丹.專挑可以增加自己修為的靈丹來煉制.

現在要築基,他也是自己煉築基丹.

青丹門內每三年會有一場比,其中煉丹術天賦最高的弟子,會被選拔出來,專門安排煉制各種高階的靈丹,比如築基丹,以及築基期所用的歸元丹,培元丹,聚元丹等等.除此以外,他們不練其它丹藥.通過這樣的辦法,來確保用最少的藥材,得到最多的高階靈丹,最高甚至可以達到五六成的出丹率.

葉秦可沒那種本事,剛開始煉築基丹,頂多只有一成出丹把握.

他只能通過多煉幾爐丹藥,逐漸提高出丹率,來得到更多的築基丹.出一爐築基丹丹所需要耗費的靈石,大約是一千塊到一千五百塊下品靈石.也就是大約一萬塊下品靈石,才能得到一粒成品築基丹.

像葉秦這樣"燒錢"的,可以得上絕無僅有了.

就算是大修仙家族,這樣的燒法,估計也得燒的財力枯竭,家敗而消亡.

青丹門能夠在靈霧山脈眾修仙門派中,屹立萬年不倒,關鍵便是在能夠在青丹山脈七座山峰種植靈草藥,吸納這里濃郁的靈氣,種植靈藥材,自己煉制靈丹.自己種靈草,自己煉丹,所耗費的成本,自然大大的降低.唯一需要付出的,只是種植靈草所需要的時間而已.

青丹山脈,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福地,最適合種植靈草.

而葉秦的紫府,跟青丹山脈的作用剛好相反,種植靈草藥耗費的時間極少,缺的只是靈氣.用靈石,來確保靈草藥吸收足夠的靈氣,快速成長.

葉秦將四十份藥材都准備好之後,從儲物袋內將銅砂煉丹爐取了出來,將丹爐放置于一股較弱的地火上,然後灌入適量的泉水.雙手將藥材一挫,化為粉末,倒入爐中,開始著手煉丹.

地底溶洞內,不少的地方有地下湖泊和泉水,取一次水足夠他用好久.




上篇:188,189 築基丹到手     下篇: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紅炎岩漿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