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紅炎岩漿蛹  
   
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紅炎岩漿蛹

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炎岩漿蛹



地火,源源不斷的從地下裂縫中噴出,燒炙在銅地火用之不竭,通常況下比較穩定,不需要葉秦用陽火去燒爐鼎.z

加好藥粉之後,將爐蓋給蓋嚴實.

隨後,葉秦盤膝坐在爐鼎錢,將幾道法決打在銅砂煉丹爐上,在銅砂煉丹爐在地火的上方徐徐的旋轉,火勢均勻的燒炙在爐鼎的每一處地方,開始煉丹.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監控地火的威力.

煉制一爐築基丹,需要長達十天的時間,如果使用陽火的話,他的精力和法力都根本撐不住如此長的時間.而使用地火,卻要簡單省力許多了.

這個銅砂爐鼎是靈器爐鼎,耐得住地火的炙燒.用來煉制低階靈丹完全適合,用來煉築基丹的話稍微差了一點.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葉秦還沒辦法弄到更高階的法器爐鼎.

五日之後,銅砂煉丹爐內飄出一股沁人心肺的藥香,聞著讓人欣喜無比.

前面的五日是煉藥階段,可以讓炎地火稍微猛一些,讓藥液徹底揮發出來.從第五日開始,逐漸進入到藥液凝聚成靈丹,這個凝丹的階段,更需要心無比才行,火勢開始逐步減弱.

坐的久了,葉秦不知不覺中,漸漸陷入沉思.突然他愕然感覺地底微微震了一下,接著地火突然暴躁了起來,火勢出現了變化.

葉秦心中一沉,知有變,急忙手掐法決,往地火上打出一個水系法術,希望能壓制減弱炎地火的噴發.

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線,炎地火噴發速度比他想象中還要快"呼!",一股地火的從地下猛烈噴湧了出來,高達數尺,烈焰比原先要烈了一倍.

葉秦頓時色變.暗呼不妙.

"噗~~~"

銅砂煉丹爐突然遭到猛火炙燒.漸漸平息地藥液頓時一陣沸騰.接著是噼里啪啦清脆地聲音.

葉秦苦笑搖了搖頭.五天工夫白費了.將滾燙通地銅砂爐蓋掀開.里面果然冒出一股濃重地焦糊味.靈丹還沒能開始凝結出丹形.便已經成了廢液.這樣地廢液含有雜質毒素.是絕不能使用地.否則會傷及元神.

他無奈地將爐鼎內地廢藥液直接倒入地火中.化為灰燼.

這地火平時雖然非常穩定.難免隔上一段時間會有那麼一二次噴發.而且事先沒有任何征兆.措手不及.地火一噴發.便來不及控制火勢.

葉秦對此有些頭疼,將銅砂煉丹爐清理乾淨,准備下一爐靈丹地煉制.

他知道青丹門也有地火,不知道青丹門地火是不是這樣的不穩定.如果也是這樣不時的噴幾下,只怕青丹門地修士會惱火暴跳起來.

在沒有解決地火穩定問題之前,葉秦不敢輕易再煉丹.

葉秦苦思了好一會兒.

這地火來的太突然,要是事先能知道地火噴發,及早動手的話,還是能夠控制住地火的威力.

關鍵還是時間太短,等他察覺地火加劇噴發,已經來不及動手壓制地火.只要他能提前預知一個眨眼工夫地工夫,那麼他就能提前將水系法決打出去,從而壓制這股噴發出來的地火的威力,確保火勢平穩.

葉秦很快想到了一個主意,將自己的神識潛入地底深處.一旦地底輕微震動,引發地火的異常,那麼他也能提前預知地火噴發變動的況,不至于影響到煉丹.

不過,要將神識潛入地底,是一件有些冒險地事.

這地底全是岩漿和炎烈焰,這炎烈焰跟煉氣期修士的陽火地威力幾乎差不了多少.神識潛入地底,等于是讓自己深陷火海炙燒之中.

一時片刻還沒什麼,但是時間長了,神識卻難以承受.

葉秦將自己的神識往下堅硬無比地黑岩石下探查了三余丈深,便到了地火岩漿的范圍,可以清晰無比地感覺到地火的狂熱,就像把自己放在烈火中燒一樣.可是為了爭取更多的預警的時間,他強行將神識又深入地下了三丈,直接進入烈焰之內.

葉秦立刻感覺自己的神識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甚至比施展法器還更嚴重.半天之後,他的神識幾乎消耗一空,整個人也感覺無比的炙熱和痛苦,而且疲倦不堪,再也無法查探下去,收回了神識.

休息了大半天,他的神識才漸漸恢複了過來.葉秦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神識似乎壯大了那麼一點點,他可以用神識探查到更遠范圍之內的事.

"神識居然可以用這種方法來得到增強.這也算是自創的修煉辦法吧!"

葉秦苦笑.

可是這種方法太痛苦了,弄不好可能會把自己給弄傷.多試上幾次,恐怕他要半死不活了.修仙界高人無數,肯定有其它的辦法,可以增強神識.應該不會像他這樣近乎自虐的方式來增長神識.

葉秦將銅砂煉丹爐再次放置于地火上,開始煉丹.前五天的煉藥期,用猛烈的地火來煉制,後五天的凝丹期,他決定用陽火來煉,以免地火造成影響.

銅砂煉丹爐一次最多可以煉三粒築基丹.

這一煉,便是足足四個月.

四個月之後,葉秦手里所有的築基丹都用完.起來也慚愧,開頭足足煉了二十份,他居然沒能成功一次,差點讓他以為自己的煉丹術出了問題.

不過好在煉制後面二十份的時候,他的經驗和火候都差不多了,竟然神來運轉,連開兩爐都成功出丹.這讓他頗為得意,看來他的煉丹術也並非想象中那麼糟糕.

像葉秦這樣把築基丹的煉制來當試驗,浪費了一大把的藥材還兀自得意.只怕青丹門的煉丹師們見了,要氣的吐血三丈,非追著他砍殺數百里不可.

四十份煉制築基丹材料中,廢掉了三十余份,只有六份成功,比葉秦預計地十分之一多煉出了二粒.這顯然得益于他長時間煉制同一種靈丹,才有這樣的效果.

再加上從掌門那里得到地築基丹獎勵,他手里一共有八粒築基丹,大約有八成的把握築基,算起來也差不多足夠了.

葉秦看著手里的八粒金光燦燦的築基丹,心中感歎,如果這八粒築基丹如果都無法讓他築基,

想不出自己還要多少築基丹才行.

現在,他沒有這個時間再去弄更多的靈石來煉丹.《坐忘經》功法由不得他再浪費時間,他現在甚至不敢閉眼,生怕一合眼便無法再睜開.

葉秦望著手里地築基丹,沉吟了許久.

實話,他對服用這些築基丹,有些擔憂和畏懼.服用這些築基丹,可以讓他的修為急速提高,達到煉氣期九層的大圓滿狀態,沖擊築基瓶頸.

可是但是這樣一來,他也再也沒有絲毫回旋地余地了.

煉氣期九層的巔峰,他還能強行保持著清醒,不讓自己的心停頓住.可是一旦進入煉氣期九層的大圓滿狀態,那是煉氣期地終極狀態,便會徹底封閉氣息和神識,與世隔絕.

"可是,不服用築基丹沖擊築基瓶頸的話,單純只靠自身的修煉,築基更加艱難,生死難測.服用築基丹,還能有更大的把握."

葉秦想了許久,十分無奈.不服丹是死路一條,服丹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正襟危坐,做了最後一次調息,將身體氣息調整到最好的狀態,隨後才拿起一粒金燦燦地築基丹,一口吞了下去.

築基丹落入腹內丹田.

葉秦隨即運功,開始化開腹內的靈丹,吸收築基丹釋放出來地靈氣.剛服下築基丹的時候,藥力尚未釋放,並沒有太明顯地變化.

一個時辰之後,築基丹開始全面融化,放出藥力,一股強橫的熱流,就像團團烈火燃燒一樣,洶湧地沖擊著葉秦的丹田,就像滔天的海水在一座湖中翻騰.

葉秦臉色微變,他沒有想到築基丹的威力如此強勢.不敢怠慢,立刻引導這股熱流在體內經脈快速的運作,以吸收其中的靈氣.

令他詫異的是,這股龐大的熱氣並沒有立刻轉化為元氣,而是開始洗滌他身上的每一條細微的經脈,就算最微弱的經脈也沒有放過,進行拓展,他渾身的經脈都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

接著是洗滌肉身,再接著是洗滌骨髓,每一根脛骨都被洗滌了數遍,這種深入骨髓里的酥麻感覺,幾乎把他折磨的死去活來.

數日之後,這粒築基丹的藥力終于清除掉了他體內的雜質,藥力漸漸消退.大量的雜質被排除體外,自動消散而去.葉秦渾身感覺一股不出的舒暢,就像脫胎換骨一樣,體質得到了一次全面的提升.

但是他依舊還是煉氣期九層巔峰,元神的修為並未有絲毫的增長,只是洗滌了一下他的肉身體質而已.丹田內還遺留一些溫和的藥力,這些藥力太弱,根本無法讓他沖擊築基瓶頸.

他很清楚,這粒築基丹顯然是失敗了.

葉秦倒是頗感興趣的盯著手中剩余的七粒築基丹,不知道全部服下這七粒築基丹之後,會有什麼效果.是幫他多洗幾次,還是提升的他的元神的修為?

葉秦休息了半日,調整好狀態,再次服下第二粒築基丹,運功吸收.

一個時辰之後,築基丹的藥力開始發作.這粒築基丹重複了上一粒築基丹所做過的事——幫助葉秦全面洗滌了經脈,,肉身骨髓.

但是這一次,葉秦體質改善的並不多.畢竟葉秦的體質也不算太糟糕,有一粒築基丹改善體質已經差不多夠了.

第二粒築基丹的,只有一部分的靈氣用于體質的改善,並未消耗太多,大部分熱流終于湧入了泥丸穴,進入紫府之內,化為無數的白芒,被葉秦的元神吸收.

葉秦的元神修為,終于開始狂漲.

他現在的元神還是只有拇指大,白色濃稠氣態球,光芒頗為強烈和耀眼,遠不是當初在繡縣城那麼弱了.煉氣期修士地元神,始終都是拇指這麼大,區別僅僅在于元神的濃郁程度.

大量地吸收築基丹所轉化的白芒之後,葉秦的元神開始迅速的濃縮,從濃稠氣態球開始漸漸轉變為濃稠液化球.這種轉化,足足持續了三天.

三日之後,葉秦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元神完全從氣態轉變成為了液態球,已經進入煉氣期九層地大圓滿的狀態.

這也是他心中最後的一個念頭.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他空洞地雙目之中,最後一縷神光也熄滅,眼簾重逾千鈞,終于合攏,沉眠了過去.

他手中還有六粒築基丹,沒能來得及服下.

這倒不是他不想服,如果這些築基丹全部一次服下,完全運功吸收的話,只怕他要被狂暴強橫的藥力熱流給燒成灰燼.現在他的神識心動已經徹底封閉,想繼續服丹也不可能了.

神識徹底封閉,心不再跳動.

外界地一切,此時跟葉秦已經無關.

築基丹殘余的熱流,還在緩慢的發揮著藥力,但是大部分的靈氣消耗殆盡之後,他的體內徹底沉寂下去.只剩下體內的《坐忘經》功法,還在本能地緩慢的自動運轉.這也是《坐忘經》唯一地好處,它始終沒有忘記它的職責,蓄積每一絲元氣來讓葉秦築基.

岩漿河邊,隱蔽地裂縫內,陷入無盡的沉寂.銅砂煉丹爐在地火上慢悠悠地旋轉著,被燒的通通的,地火一如千百年來一樣,日夜噴發著.

半年之後.

靈霧山脈,天空中一道寒芒飛逝.

皇甫冰兒離開萬枯嶺之後,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去了南梁國,從南梁國挑選了一個中等實力的修仙家族,盤算著如何才能從這修仙家族的手里弄到築基丹.

靈霧山脈的**修仙門派,她不敢去,門派最低都有二三名結丹修士坐鎮.只有各國的修仙家族,大部分並沒有結丹期修士坐鎮,頂多幾個築基期修士而已.而且這些修仙家族,他們手里有極少的築基丹.

南梁國的大修仙家族她也沒去招惹,背景深厚,築基期修士眾多.只是找了一家中等實力的修仙家族,族內只有二三名築基期修士,這樣的家族通常會有辦法能得到少量的築基丹,用來給家族弟子築基.

她自忖還是有把握能夠對付這樣的家族.在她的眼中,這樣的中等家族不值得一提,就算惹了麻煩也是麻煩而已,這種

也沒膽子找皇甫家族的麻煩.

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她終于還是找到了一個機會,將築基丹給搶到手.事的經過來也好笑,她還沒想到辦法如何取丹,卻意外遇到了這個修仙家族的少主.

這個中等修仙家族的少主是個煉氣期修士,資質普通,估計是被家里人給寵壞了,平素極其高傲,自認出身高人一等,遇見皇甫冰兒,頓時驚為天人.那少主顯然也並不清楚皇甫冰兒是什麼人,把她當成了在南梁國四處飄泊的散修,貪慕她的美色,想著築基之後和她雙修,生怕她不相信他能築基,還把家族唯一的一粒築基丹給拿出來看.

不知道為什麼,皇甫最近有些天心神不甯,感覺似乎有什麼變故,她也不跟那家族的少主多嗦,直接給亂棒打昏,取走了築基丹,然後禦劍飛往靈霧山脈萬枯嶺.

皇甫冰兒回到萬枯嶺溶洞,卻並未在岩漿河邊的原先她曾經待過的那處裂縫中發現葉秦的蹤跡,她不由暗暗著急,她完全感覺不到葉秦的氣息.

"葉師弟離開了萬枯嶺,回青丹山去了?"

皇甫冰兒臉上猶豫了一下,飛快的手掐法決,施展了一種秘術,口中一聲嬌喝"血引心魂印!",她眉心處灼熱,浮現出一滴極淡的血痕.

這滴血痕,是她和葉秦結為雙修伴侶時,以血為媒所留下的元神烙印,不管是在什麼地方,都能找到對方的下落.

這道淡淡的血痕,折射出淡淡的色光芒,射向岩漿河地深處.

皇甫冰兒一喜,葉師弟果然還在這里.她立刻跟隨光所指的方向飛去.片刻之後,她便在岩漿河邊極其隱蔽之處,找到了葉秦地所在.

但是葉秦的異狀,卻讓皇甫冰兒一驚.

她發現葉秦身上早已經沒有任何氣息,盤膝枯坐在原地,臉色淡漠,就像一座雕像.不管她如何焦急的呼喚,都沒有任何反應.

為什麼會這樣?

皇甫冰兒開始還以為葉秦是受了傷,進入了胎息,加快恢複.

可是她用神識探查葉秦的身體,發現除了經脈還在緩緩的運轉之外,沒有找到任何其它地跡象,沒有呼吸心跳,身體任何地方也並沒有受傷.葉秦現在進入了一種很奇妙的狀態,相似胎息,又似乎是假死.

這讓她非常的不安.

皇甫冰兒並未焦急太久,她看到葉秦手中緊握地六粒築基丹,心頭頓時震了一下.葉師弟哪里來的這麼多築基丹?這個惑,她想不明白.

不過好在,她也並不關心這個,她現在唯一想要明白的是葉秦為什麼會進入胎息假死狀態.

皇甫冰兒打開葉秦腰間的儲物袋,想要找出線索.很快,她在里面找到一冊薄薄地功法秘芨——《坐忘經坐望無我》功法.

這冊功法秘笈很破舊,顯然是被翻閱了無數遍,才會變成這樣.

一炷香時間之後,皇甫冰兒將《坐忘經》從頭看到尾,她的心徹底沉下去了.

她並不清楚這《坐忘經》是什麼來曆,但是她看完《坐忘經》,已經明白過來,這坐忘經修仙功法,要求收斂氣息.功力越深,氣息收斂越發的嚴重.到了第九層功法,則連心動都停止,全力蓄積一切精氣神,沖擊築基期瓶頸.

可是,一旦心停止跳動,沉眠下去,如果不能破關,那麼便將永遠沉寂,不死不休.

這跟葉秦眼前的形,完全一樣.

皇甫冰兒一下懵了.

她愣愣的盯著葉秦淡漠的臉龐.

他地嘴唇緊閉著,隱忍而沉默,早已經讓他習慣于此.就算已經沉眠過去,這個習慣依舊讓他緊閉著雙唇,咬著牙齒.葉秦的臉龐有些削瘦,很柔和,甚至有幾分青年修士所不該有地靦腆.

葉師弟並不像想象中那樣冷漠.

他的淡漠,恐怕也是被逼出來.

她露出一絲淒涼,兩行無聲地清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葉師弟,為什麼不跟我?至少,在你沉眠之前,我還能和你在一起."

她地目光,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了葉秦手中的六粒築基丹上,再加上她手中的這一粒,總共有七粒築基丹.

皇甫冰兒心中怦然一動,或許能夠靠它們,讓葉師弟沖破築基瓶頸!欣喜的取了一粒,將築基丹,讓葉秦服下.可是葉秦雙唇禁閉,如果強行打開,只怕會弄傷.她想了一下,口中含著一粒築基丹,溫潤的杏唇貼在葉秦的冰涼雙唇上,巧滑潤的舌尖一抵,將葉秦的雙唇打開,往他的口中渡了一口氣,築基丹隨即滑落葉秦的腹內.

接著,她雙掌打在葉秦的胸口,源源不斷的輸入法力,試圖強行催化築基丹的藥力.可是數個時辰過去,那粒築基丹卻沒有什麼反應,並未化解開來.

皇甫冰兒一急,又將一粒築基丹讓葉秦給服下.

可是接連七粒築基丹服下,葉秦的體內還是死寂,築基丹並未化開.葉秦的身體現在僅僅只剩下本能,沒有氣息,只剩下《坐忘經》的功法,還在一遍又一遍的運轉著,並不會主動吸收至于腹內的靈丹的藥力.

七粒築基丹,缺少葉秦的主動運功吸納,無法快速的吸收.只能依靠它們自身的藥力發作,極其緩慢的速度滲透到各處經脈之中,然後接著《坐忘經》本能的運轉功法,慢慢的增強著.

葉秦要是不主動吸納靈力,而將七粒築基丹的藥力全部催化的話,反而會讓他的身體焚化為灰燼.吸收靈氣,只能靠葉秦自己,她幫不上任何忙.

皇甫冰兒露出一絲絕望,停了下來.

葉師弟這一沉眠,已經徹底與外界隔絕,在築基之前,是再也醒不過來.可是,究竟要多少年才能築基?三年,五年,還是十年,二十年?或者是一百年?

她可以等,但是葉師弟的身體無法承受這麼久的時間.煉氣期修士地身體,無法承受長時期的辟谷.必須確保葉師弟地身體無恙才行,否則築基之前便要死去.

皇甫冰兒苦惱了好一會兒,駕馭飛劍,離開萬枯嶺洞窟,徑直朝青丹山脈飛逝而去.

數日之後,青丹山脈

主峰青丹峰,山峰腹部的閉關室.這是青丹門最重要的一間閉關室,皇甫老祖的閉關清秀之地.這閉關室,是從峰頂的紫金大殿延伸下去,到山峰地腹部.除了一些高層築基期修士之外,就算是青丹門普通築基期修士,也根本不允許進去.

不過,有一人是例外,皇甫冰兒來到閉關室外.

"爹,孩兒需要一件物品."

"什麼物品?"一個沙啞祥和的聲音,從閉關室內響了起來.

"通心靈玉."

"你要此物做什麼?"

"此玉可保肉身百年不損不壞,孩兒要用它來救一人."

閉關室內,沉默了下去.皇甫冰兒道:"孩兒知道您跟陳師叔有約定,不能出手助我,以換取她不對我出手.可是,孩兒今日必須要得到此物."

那沙啞的聲音,突然問了一個跟靈玉無關地問題:"冰兒,你用過血引心魂印?"

"是."

皇甫冰兒低聲道.

那沙啞的聲音溫怒道:"此術每施展一次,都會損耗壽元.你怎麼如此糊塗?!"

皇甫冰兒低頭不語.

那沙啞的聲音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爹今天若出手助你,便破了約定,你陳師叔縱然找借口殺了你,我也無話可."

"孩兒縱然死在陳師叔劍下,也絕無抱怨."

閉關室內,沉寂良久.

"罷了,將玉拿去吧.不要耽擱,回來之後,跟我一同閉關,不得再離開閉關室半步.否則,爹也保不了你."

"是,爹!"

皇甫冰兒喜極而泣,接過從閉關室內飛出的一塊溫潤地靈玉,轉身離開青丹峰.

青丹峰山腹的閉關洞室,出奇的簡單,座椅都是石材,並無什麼雜物,連一盞燈都沒有.但是閉關室卻非常明亮,洞壁岩石上,鑲嵌著的,赫然全是靈石,天然生長在洞壁之上,將洞室照亮.

皇甫老祖閉目靜坐在石床上.他雖然已經超過二百歲,但是看上去依舊很年青,大約也是四五十歲模樣而已,黑發青須,眉目威嚴,帶著幾分祥和.

閉關室並非一人.

他身旁還坐著一名相貌三十余歲的美貌少婦,這少婦溫婉典雅,氣質非同一般.能進入這閉關室內的,除了陳敏祖師,也沒有旁人了.

如果皇甫冰兒知道陳敏師叔就在閉關室,恐怕要嚇一跳.

美貌少婦,皺著柳眉,道:"皇甫,你就這麼肯定,我不會對冰兒出手?"

皇甫睿縱然是青丹門一不二地老祖,在這少婦面前也無可奈何,只能苦笑:"敏兒,你若真想要我皇甫絕嗣,早就下手了.再,冰兒不是一直很敬重你嗎?你又如何舍得對一晚輩下手."

"哼,就知道好話!"

美貌少婦臉上冷淡"冰兒為了一個男人,不惜自己把約定給破了,也要那靈玉,倒是跟她母親很像.不知道是什麼男人,值得她這般看待.我倒要去瞧瞧!"她眉目朝皇甫睿看去"放心,我不會對你寶貝女兒怎麼樣的.不過,你那還沒見過面女婿可就要看他能否入我地眼了."

皇甫睿無奈.

數日之後,一道寒芒流光落在萬枯嶺岩漿河邊,一名絕世容顏的少女,疾步來到葉秦身旁.

在葉秦身旁呆坐了許久.

她將一塊靈玉,緊緊地貼在葉秦的胸口.

"葉師弟,此玉可保你身體無恙我要回去了,剩下地,只能靠你自己了!"

她從儲物袋內取出數面陣旗,隨手打出,在葉秦身旁設立一座型護身陣法.隨後,又在岩漿河邊的裂縫口處,設置了型幻陣.

旁人看起來,這里根本沒有裂縫,就是一道非常完整地岩壁.就算是築基期修士,如果不仔細搜索,也根本看不出這里有任何問題.

這兩個陣旗,都是用中階靈石為能量,足以維持近百年的運作.如果葉師弟百年依舊無法築基那也便是真正地死了.

少女離開之後.

片刻之後,一名美貌的少婦飛身落在岩壁上,她手一揮,那岩壁上的陣旗自動散開,根本無法阻擋她分毫.

少婦緩步來到葉秦身旁,神識打量了閉目枯坐的葉秦一眼,不以為然的輕哼了一聲.

"一個青衣雜役弟子,相貌普通,資質一般.修煉地是《坐忘經》?果然是廢物,居然修煉這種找死的功法.冰兒怎麼會看上這樣的廢物?若是傳揚出去,這不是給皇甫家族丟臉麼."

她手一招,憑空出現一個洶洶地巨大火球,出現在裂縫內.

但是,少婦覺得有些不對,頓了一下,神識又仔細掃視了葉秦身體一遍,有幾分訝然.

"二十歲便能到煉氣期九層大圓滿狀態,怎麼修煉的如此之快?奇了,他的元神哪里去了,為什麼不在體內,難道脫殼離體去了其它地方?"

少婦思索了好一會兒,將火球熄滅.就算毀了肉身,如果沒能找到他的元神地話,他也依舊還"活"著.只是換了一種活法而已,成了鬼修士而已.

而且"血引心魂印"是直接聯通兩名修士元神的烙印,以消耗壽元為施法的代價,威力極大,毀了肉身並不能切斷葉秦和皇甫冰兒之間的聯系.要是皇甫冰兒和一個鬼修士雙修,那皇甫家族真的連臉都沒地方可放了.

少婦放棄了毀掉葉秦肉身的想法.

她換了一個法決,先後發出五色光芒,打在葉秦地身上.這個法決,是用來探查修士的靈根資質地,對低階修士非常有效,准確性極高.如果是對高階修士,反而測不准了.

她很惑葉秦一個青衣雜役弟子,是如何修煉的如此之快."金靈根二十,木靈根二十,土靈根,二∼,二十!"

少婦開始對葉秦地靈根潛質還有些不屑,但是每增加一個靈根,她的臉色便變了一下.等五系靈根都數完之後,她驚退了一步滿臉地震驚.

"滿,滿靈根不可能,怎麼會

高?"

她臉上的驚駭,已經無法用語來表達.

在靈霧修仙界,修單系靈根的功法最多,修單靈根的好處極多,也有單修的壞處.少數功法也有修雙靈根,可以發揮雙靈根的效果.

或者是修三靈根的,發揮三靈根的效果.

至于五系靈根,靈霧修仙界根本沒有同時修煉五系的功法.

《坐忘經》沒有靈根要求,無論什麼靈根都適合.但是換句話,這其實這也是唯一的一種,可以同時兼修五系靈根的修仙功法.

靈根潛質的重要性,在修仙者修煉的早期,其實並不是太被看重.

就像三十點靈根潛質,跟三十一點靈根潛質,對于煉氣期修仙者來,數十年修煉下來,其實差別還是很的.

但是,到了結丹期,元嬰期之後,數百年,上千年修煉的長期積累,每一點潛質的區別,最終都會帶來極大的差距.每一點靈根潛質的差別,都開始體現無疑出來.

滿靈根的修士,在靈霧修仙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盡管他是五系平均的滿靈根修士,看上去很垃圾的那種.

青丹門內,九大結丹修士中,靈根潛質最高的,便是靈根高達七十一的皇甫睿.修士實力最高的,也依舊是皇甫睿.到了金丹期的境界,修士之間的差距,不是光靠努力修便行.

財力,靈丹,功法,勤修,是修士增長修為的四大條件.

財力,青丹門財力雄厚無比——九大金丹修士想怎麼揮霍就怎麼揮霍.

靈丹妙藥,青丹山取之不盡——九大金丹修士每日不間斷的使用高階靈藥,輔助修煉.普通的修士或許還會頭疼如何獲得靈丹,但是對于這些金丹老祖來根本不是問題.

功法——九大金丹修士使用的都是青丹門最高階地修仙功法.

勤修——青丹門九大金丹修士,沒有一個會對修煉有絲毫松懈.閉關修煉,幾乎是他們數百年來做的最多地事.

可是,九大金丹修士的差距,卻還是一天天的被拉大.原因很簡單,靈根潛質的差別.在其它條件都一樣的況下,每一點靈根潛質地差別,都會造成一絲絲的差距.日月積累,數十年,數百年下來,差距就這樣被漸漸給拉開了.想追都追不上.

少婦沉默許久,目光複雜的盯著葉秦.

還不知道她是羨慕還是嫉妒,是羨慕葉秦是滿靈根,還是在嫉妒皇甫冰兒和一名滿靈根地青衣修士結伴雙修.

猶豫了許久,她最終還是長歎一口氣,飄然離去.她是很想將眼前這名滿靈根的男子給毀掉,免得自己心神不定,嫉恨交加.可是這子的元神並不在這里,不知去向,如果讓他成了鬼修士,數百年後,對靈霧修仙界將是一場災難.

而且,這子終究還是青丹門的修士,她終究沒有下手.

萬枯嶺,地底溶洞,岩漿河邊,恢複了沉寂.

這個地方,沒有時間可.

岩漿日複一日地汨汨的湧動著,地火噴湧而出,燒炙著兩岸的岩壁,將普普通通的火系礦石,淬煉成珍稀無比的礦晶.

葉秦體內的築基丹,也在極其緩慢地化解,一絲一絲的往經脈滲透著.隨著功法自動運作,進入泥丸穴內.

光陰如梭.

一晃,三年時間過去.

這三年時間,萬枯嶺洞窟內地況變化很大.洞窟內的所有妖獸,基本上被清剿乾淨,隨後,試煉弟子們紛紛離開了萬枯嶺洞窟,回山門修煉去了.

在這里留下來地,自然是只剩下各門派的一些低修為地礦工,以及為數不多的駐守萬枯嶺的築基期修士.

這一日,三四名煉氣期六七階的黃衣礦工,來到岩漿河邊.

他們看見岩漿河的兩岸岩壁上有火系礦晶,攀下岩壁,想在這里挖幾塊色的火礦晶石.

可惜他們拿著礦鎬猛敲半天,非但沒能挖動礦晶,反而把礦鎬給砸裂了"呸,什麼玩意,居然這麼硬,還讓人挖?!",那幾名礦工晦氣的咒罵了幾句,准備走人.

其中一名矮個精悍的礦工正在攀爬,卻意外踏空了一腳,睜眼仔細一看,腳下居然是一條裂縫.不知道被什麼人給布了幻陣.他心的鑽了進去,發現了裂縫里面的閉目呆坐的葉秦.

"哎!這里有人,快過來看."

那矮個精悍的礦工立刻大叫起來,很快,其他幾名礦工也跟著鑽了進來.他們驚訝的看到,一名眉目清秀的青衣修士盤膝而坐,神淡漠.

最重要的是,此人毫無氣息.雖然有一個護身陣法,卻沒有絲毫作用.

幾名礦工頓時大膽起來,靠近了過去.

"好像是青丹門的修士.怎麼在這里修煉?"

"誰知道呢,看他的樣子好像死了.哈哈,有一個儲物袋,歸咱們了."

"媽的,都別搶!人人都有份!"

幾個礦工很快分完贓,他們對那儲物袋內的大量財物感到極其滿意.好事做到底,干脆就幫青衣修士埋葬了吧,這子真倒黴,居然在這里閉關死了.

一個大漢礦工,將那青衣修士的身體扛了起來,來到岩漿河邊,拋了下去,落在岩漿河之中,便不再理會了.汩汩的岩漿,將青衣修士整個人給吞沒.

那幾名礦工修士正得意洋洋地,把儲物袋內的財物仔細清理了一遍,打算要離開的時候,卻突然目瞪口呆.

只見岩漿河面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刮起了一陣微弱的旋風,旋風不斷的帶起大量的岩漿和地火,圍繞著那青衣修士,不斷的包裹凝結.

只片刻工夫,便包裹形成一個近一丈長的岩漿火蛹,飄浮在岩漿河面,不斷的沉浮.炎烈焰,包裹在火>的周圍.這形,有多麼妖異,便有多麼妖異.

三四名礦工站在裂縫的邊緣,相顧駭然,手腿發軟,臉色發白,一時間不知道該干什麼.他們根本弄不明白眼前的異變,是怎麼回事.




上篇:190,191 潛心     下篇:195,196 築基,岩火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