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95,196 築基,岩火蟲  
   
195,196 築基,岩火蟲

195,196 築基,岩火蟲



俺的娘啊,不會是妖魔出世了吧?""剛才那個青衣會是化成人形的妖獸,在這里潛修?""有~∼,有這個可能快逃吧!"

那三四名礦工被眼前的景給嚇住,牙齒打顫.他們想起傳中有一些極其厲害的邪道妖魔,橫空出世的時候,都會天打雷劈風雷變色出現種種異狀.那個青衣修士落入岩漿河內,化為岩漿>,烈焰環繞,這種近乎妖異的景象,怎麼也不像是正常修仙者該有的景.

那幾名礦工心知不對勁,這里不是他們能待的地方,驚惶的想要離開,可是嚇的兩腿發麻,想逃都難.

他們所在的位置正是葉秦閉關之地,在岩漿河岩壁貼近河面的一條裂縫內,距離足有近八九十丈高.地火噴湧,炙烈罡氣極其逼人,修為稍微弱一點的練氣期低階修士,都很難在這里久待,必須一步一步沿著岩壁攀爬上去才行,不能施展禦風術,否則很容易被混亂的氣浪給卷入岩漿河中.

他們正叫苦不迭之際,驚惶往上爬的時候,突然之間身後傳來"嘩啦!"一聲巨響,只見岩漿河內,一股洶湧的岩漿泥流,從河內沖天而起.

岩漿泥流當中,一頭身軀高達十丈的岩漿石火獸,挾著無數的岩漿和烈焰,在河中興風作浪,發出陣陣低吼咆哮聲.

娘呀!

幾名礦工嚇的狂叫,手腳並用,屁滾尿流的往狂爬.剛才那奇怪的火>,雖然讓他們心悸無比,可是終究並沒有看出什麼危險性.可是眼前的這頭妖獸,絕對是四五階以上地高階妖獸無疑,要殺他們不過是眨眼工夫而已,哪里還敢有片刻的猶豫.

它不屑地朝那幾名礦工看了一眼,不感興趣,轉頭看向岩漿河中沉浮的火蛹看去.它有些疑惑,這是什麼玩意,從未見過?它堂堂五階妖獸,可不會畏懼一個古怪的火蛹,直接朝那岩漿火蛹飛了過去.

無盡虛空.浮島內.沉寂.

葉秦拇指大地白色元神.閉目沉眠.正襟危坐在本命元神碑旁邊.被一個淡淡地光圈所籠罩著.到了煉氣期九層地時候.元神從氣態逐漸凝聚為液態.葉秦地元神已經完全凝為白色地濃稠液體.但是卻始終無法踏出築基地最後一步.

浮島上一片生機盎然.半空中幾乎到處都飄著白芒.將整座浮島給照耀地光芒璀璨.島上田圃內地荊棘灌木.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開花結果收獲一次.連獸蟲木屋里地荊棘蜂都差點給忙碌壞了.

這完全是《坐忘經》和築基丹地功效.

雖然葉秦已經沉眠過去.但是他體內地《坐忘經?依舊本能地運轉著.產生著一絲一絲地元氣.進入紫府內.轉化為白芒.而築基丹.也在過去地三年間.以緩慢地速度滲透到了經脈內.一同進入紫府內.轉化為了大量地白芒.以至于整座浮島到處都飄滿了白芒.

可惜地是.其中只有極其少數地白芒.進入光罩內.被葉秦沉眠地元神所吸收.

其余絕大部分,都還飄浮在半空中.此外,還有相當多地一部分則被浮島田圃里的靈草藥和灌木給吸收掉,以至于這些靈草灌木結出地果子,在田圃內落得幾乎遍地都是.

如果葉秦此時清醒著,只怕要痛心疾首,為這些白芒白白浪費而惋惜.

只是,他現在沒有任何反應,日複一日的呆坐著.

茫茫的無盡灰霧,時間似乎凝滯住.

葉秦拇指大的濃稠液態元神,因為偶爾得到白芒的補充,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增強著實力,逐漸變得飽滿膨脹,等待著突破築基.這個過程雖然緩慢,卻始終在進行著.

沉眠了不知道多久.

這一日,當一絲白芒無意間鑽入光圈內,碰上葉秦的元神的時候,葉秦的元神終于達到臨界點,轟!的猛烈爆發,膨脹壯大了開來,從拇指大,一下膨脹為雞蛋般大,並且從液態元神再次轉化為氣態元神.

雖然僅僅只是元神體積大的改變,卻意味著葉秦終于從煉氣期踏入了築基期.元神更大的體積,意味著可以容納下更為龐大雄厚的元氣.

完成築基的刹那間,

葉秦從沉眠中驀然驚醒,睜開雙眼.一股無的美妙滋味,湧上他的心頭.

他還來不及欣喜,便聽見"咔嚓,轟——!"的一聲驚雷.

不知道什麼時候,無盡虛空內的一絲一絲的紫雷,居然在數百里之外彙聚,形成一束耀眼無比,巨大的紫雷柱.

無盡虛空的灰霧,也被紫雷所攪動了起來,形成數十里范圍的巨大灰霧漩渦,紫雷柱在灰霧漩渦中轟鳴,激蕩.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一幕,讓葉秦大吃一驚.

數百里遠處,數以萬計的紫雷組成的紫雷柱,正在龐大的灰霧漩渦內糾纏,威勢驚人.

葉秦震驚的看著,他當初竹岐縣城的鷹崖上,煉氣期一層的時候,便見過這番形.當時紫雷和灰霧激斗過後,便形成了他所在的這座木紫府.

如果他猜測不錯的話,等眼前這些紫雷和灰霧激斗完之後,很可能會形成一座新的紫府.

葉秦心頭抑制不住的驚喜起來,光是一座木紫府已經讓他受益良多,不知道這座新的紫府,會帶來什麼.

不過,葉秦突然聽到附近傳來一些劈哩啪啦的聲音.

葉秦惑的朝周圍一看,駭然變色.

雖然絕大部分紫雷都在數百里之外,遠離他所在的浮島.但是有少數游離的紫雷絲,飄了他所在

附近,正在四處游蕩,大肆作亂.

他看見有多達十余絲的紫雷,正在他地浮島上游蕩,紫雷在浮島上隨便逛上一圈,不管是遇到什麼物品,木屋,田圃內的靈草和灌木,只要被它碰上,直接被紫雷燒成灰燼.

葉秦對此沒有絲毫痛惜,這些草木都是身外之物,燒掉就讓它燒.就算浮島上所有地靈草都被紫雷燒光了,他日後也還能重新弄回來.

最讓他心悸和恐慌的是,居然有紫雷絲飄到他所在的光罩附近,似乎對光罩很感興趣,在光罩附近大搖大擺的游來游去.

葉秦心中無可抑制的冒出一種恐懼,他地元神對紫雷有一種本能的畏懼,不敢和紫雷靠近.就算他現在已經是築基期修為,也絲毫無法改變這一點.

他急忙施展控物術,手一招,浮島礦石木屋內的一塊紫色礦晶,出現在他地身旁,准備抵擋紫雷.

從青丹門學來的控物術,可以讓他輕松的控制紫府的所有靈物——當然,紫雷除外,這不是他所能控制地.

浮島內,最為堅硬的靈物就數紫色火系礦晶了,可以用它來充當防禦.他當初用紫刀法器,花了好幾天工夫,才好不容易才從岩漿河邊挖掘下來的.

這樣的一塊紫色礦晶,可以用來煉制高階法器,普通的法器根本難以傷及分毫.如果這火系礦晶還抵擋不住紫雷,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擋住紫雷.

葉秦的元神畏懼縮在本命元神碑地光罩內,心中存著一絲奢望和僥幸,滿心期待那絲紫雷不要靠近光罩.

可是他這個奢望的注定要落空.

突然間,那絲紫雷停頓了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它猛地扭頭一拐,朝光罩所在的位置沖了過來.

葉秦駭然,神識一動,紫色火系礦晶迎面朝那一絲紫雷擋了過去.

"咔嚓!"

那一塊火系礦晶被一絲紫雷給整個劈成了粉末.

那一絲紫雷被礦晶給擋了一下,黯淡了許多,似乎損耗了不少地力量,它搖搖晃晃的在光罩附近晃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沒能鑽入光罩內,慢悠悠地游走了.

葉秦驚目瞪口呆,頭皮發麻."這虛空內的紫雷,究竟是什麼東西?連經過數千年地火炙燒,才凝結成的紫色火系礦晶都擋不住它一擊."

轟!

浮島上又一聲巨響.

葉秦嚇了一跳,連忙回頭朝身後看去.只見一絲紫雷不心撞在了浮島的灰岩上,發出一聲巨響聲,把他給嚇了一大跳.不過好在,紫雷似乎對浮島的灰岩沒什麼傷害,那一絲紫雷在灰岩上連痕跡都沒有留下半點.

這同樣讓葉秦咂舌.

許久之後,虛空內的這一切終于平息了下來,紫雷柱崩解,化為無數的紫雷絲散去,消失在了灰茫茫的無盡虛空之中.數百里之外,飄浮著一座嶄新的浮島,被灰霧朦朧的籠罩著,看不真切.

浮島上,也被紫雷給搗亂的一塌糊塗.

葉秦經曆了一場虛驚,直到最後一絲紫雷也消失在了他的視野內,他的白色元神這才放心的從光罩內飄了出來.想去看看那座新的紫府,是什麼模樣.

元神飛閃,一會兒之間,他便落在了那座嶄新的浮島上方.

這座浮島同樣是又大大的灰岩石塊構成,大約一里大.讓葉秦驚詫的是,這座浮島居然是圓球形,表面有許多窟窿,可以通往浮島內部,浮島里面是空心的.

浮島的中間,同樣立著一塊高約一丈寬三尺古老的石碑,在浮島形成之初,這塊石碑便誕生,和整座島嶼渾然一體,石碑被一道淡淡的光圈所包圍著.

石碑身上有許多細密的裂痕紋路.

葉秦死死的盯著石碑上面細密的裂痕,呆了近半個時辰,才低聲自語"本命元神碑,火府.初始壽元八十一年,增加壽元一百年,合計一百八十一年!"

碑上面的一條條細密的裂痕顯示,他這一沉眠,足足睡了大約三年多的時間.

葉秦沉默良久.

雖然知道這浮島跟自己有非常密切的關系,但是他始終還是弄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吃了一個灰蛋之後,體內就多出了這片虛空.

而且這片奇怪的虛空,還有如此多的紫雷和灰霧.最讓他疑惑的,紫雷和灰霧糾纏撕斗一番之後,居然還會誕生一座一座地浮島.

同樣是浮島,火府和木府之間有什麼區別,他現在也不是太明白.

不過,對于自己可以認出這石碑上的裂痕地意思,葉秦反而並不奇怪.

他現在可不是修仙界的新人了,在青丹門待了這幾年,他多少也知道,有極少數的修仙者懂得特殊某些的秘術,就像天門的修士,把靈龜之甲用火燒出裂紋,通過裂紋來測算機緣,天命,壽元,劫難等等之類.而且這樣地玄通秘術,只有施術者本人,才能看明白龜甲裂紋上的意思.

這本命元神石碑上的裂紋,多半跟龜甲上地裂紋差不多,只有本人才能認出來,其他人是看不懂.

葉秦短時間內也想不出頭緒,紫府的奧秘,看來不是他現在所能弄明白的.

他想了一下,神識離開紫府,回到身體上.

岩漿河面上,一個完全密封的炎烈火岩漿蛹內,一名青衣修士平躺在里面,緊閉著雙唇,臉上地淡漠漸漸褪去,變得溫和.

他已經從長達數年的沉眠中醒來,只是在這封閉的蛹內體味著體內澎湃的法力,不想睜開眼而已.他曾經在繡縣鷹崖頂峰,被

被封閉過,如今又被岩漿蛹給包裹住,他絲毫不以為

突然,他感覺到岩漿火蛹外面有一股危險的氣息在靠近.

他的眼睛驀然睜開,黑瞳地深處,閃過一道內斂而幽邃的亮芒.體內法力陡然爆發."砰——!"岩漿河面上,那個被炎烈火和岩漿所包裹形成地火蛹,整個炸裂開來,散為無數的碎片.

岩漿石火獸正在火蛹旁邊,把火蛹撥來撥去,稀奇地看這火蛹是什麼東西的,頓時被這爆炸給嚇了一跳,眼睜睜地看著一道青色的身影,從炸裂的火蛹內飛出,沖上天空.

葉秦從碎裂的火>中沖了出來,一躍飛上百丈的高空,隨後,他衣一甩,隨風緩緩飄落在岩漿河岸邊.看向岩漿河內的岩漿石火獸.

葉秦露出一絲淡笑.

真巧,居然會遇到這家伙.

他不慌不忙往腰間摸去,打算取出一二件法器來,跟這家伙過兩招.

放在築基之前,他可不敢招惹輕易這高達五階的家伙.可是現在,他的實力就算打不過這家伙,禦劍而逃,還是逃的贏的.作為築基期修士,他已經能夠做到禦劍飛行.

葉秦正想著,臉上卻一僵.他腰間的儲物袋居然不見了.

那幾名礦工,正心驚膽顫的往上爬,才爬上河岸岩壁,還來不及喘上一口氣,抬頭一看,正見到站立在河岸邊佇立的葉秦.

他們幾個頓時傻眼,這不是被他們拋入河中的那個變成火蛹的青衣修士嗎?他來找他們算帳?他們幾個相顧一眼,驚恐的撲騰一聲,嚇得拜倒在地上,口中大叫.

"前輩,多有冒犯,恕罪啊!""把您老人家丟下河,這不是俺的主意啊,全都是他,他這壞子出的餿主意!您老人家要吃人,就吃他好了.""對,就是這壞子發現您老人家在這里修煉的."

眾礦工都指向其中的一名矮個精悍的礦工.那矮個礦工臉色一下黑了,哇的大叫冤屈起來,明明是大家伙一起干的,怎麼成了他一個人的錯.

葉秦瞥了他們一眼,看了看他們手中拿著的靈器和法器,冷聲道"把東西留下,離開這里."完之後,目光依舊盯著河底的岩漿石火獸,並未多加理會他們.

這幾個礦工趁著他沉眠的時候,居然把他的儲物袋給取走了,他有些惱火.不過,他沒打算拿這幾個窮哈哈的礦工怎麼樣.會來這里挖礦的,都是各個門派混不下去的修士,他不想為難他們.而且,他沉眠之後氣息全無,跟死人沒什麼區別,在修仙界中,撿死人的東西很正常.

"是,是,多謝前輩饒命!"

幾名礦工喜出望外,撿回一條性命,哪里還敢奢求,慌忙把儲物袋和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拋下,連爬帶滾的逃走.他們幾個煉氣期六七層的中低階修士,在葉秦強大的靈壓面前連氣都喘不過來,根本沒有膽子跟葉秦耍花樣.

葉秦手一招,將地上所有地物品都收了起來,裝入儲物袋內,隨後仔細清點了一下,發現東西並未少一件,尤其是紫玉古簡,蝠王翼,攝魂鍾,紫刀這幾件非常高價值的物品,這讓他松了一口氣.

儲物袋內多出幾樣東西來了,那幾個礦工連礦鎬,背簍都留下了.

他搖頭苦笑,將幾把垃圾物品給隨手給扔下岩漿河中.

最讓他疑惑地是,儲物袋內多了一塊溫潤的玉佩,是一塊非常罕見的靈玉,不可能是幾個低階礦工所能擁有的.玉的正面,刻著"通心靈玉"四個字.將玉佩翻過來,玉地反面,赫然是"皇甫!"二字.

葉秦怔了許久.

皇甫師姐來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他握著靈玉,沉默許久.

岩漿石火獸在河底低吼著,並未立刻進攻,它認出葉秦來了.

短短的三年,並沒有讓它忘記眼前這青衫修士,正是三年前它曾經遇到地那位.

跟這個青衫修士一起出現的藍衣女修士,還用冰寒堅硬的東西把它給打了一頓,打壞了它最外面的一層石甲,嚇得它逃入河中躲了好久,直到不久前才敢冒出頭來.

眼前地青衫修士,給它一種同樣的危險感覺.

妖獸的本能,讓它不會輕易對一個強大的對手出手.

葉秦淡然的目光看著岩漿石火獸,既然岩漿石火獸待在河底下沒動,他自然也不急.這河底是岩漿石火獸的地盤,它只要一轉身就能沉入岩漿河底下去.除非岩漿石火獸從下面飛上來,否則他不會急著動手.

葉秦干脆站在岩漿河邊,把玩著手中地兩件低階法器——紫刀和攝魂鍾,俯視著下方的岩漿石火獸.

他現在是築基期一層地修為實力.

築基之後,有一個極其明顯的效果,那就是神識大幅度地加強.煉氣期九層僅僅只能探查到周圍數十丈距離的況而已,可是築基之後,神識隨意一掃,便能很容易發現周圍一里范圍地動靜.

以他的眼光來判斷,這頭岩漿石火獸應該是五階左右的實力.五階的妖獸,至少是築基期中階,也就是築基期四層的修為水平.

單純的修為水平,他只怕遠不如這頭岩漿石火獸.

但是讓葉秦感到好笑的是,這頭岩漿石火獸的膽子似乎出奇的.如果遇到弱的對手,立刻吼吼的沖上去.可是遇到強的對手,它卻要猶豫上個半天.

不拿它開刀,拿誰來開刀?

葉秦想了一下,嘴角上掛起一抹嘿笑,收起法器,轉身離

河,朝溶洞遠方疾奔.既然它這麼膽,那就讓自些,誘它上來.

葉秦換了一身顏色的衣服,用布把臉遮擋起來,而且把自己的氣息壓低,來到岩漿河邊逗弄岩漿石火獸.果然,岩漿石火獸不認得經過簡單偽裝的葉秦,忍不住他的戲弄,氣沖沖的從岩漿河中沖了出來.

葉秦一邊用水箭砸它,一邊往遠處跑.這頭岩漿石火獸的腦袋顯然不夠聰明,並未弄清楚葉秦的意圖.半個時辰之後,不知不覺中,它被葉秦給引到了距離岩漿河岸十多里的地方.

葉秦這才把自己的簡單偽裝給撕去,全力出手,對岩漿石火獸進行猛攻.

蝠王翼!

葉秦飛了起來,接著一個破空閃,直接出現在岩漿石火獸的頭頂上.

岩漿石火獸還在惑,人跑哪里去了.它還沒反應過來,攝魂鍾"咚"的一聲低沉的鍾聲,波浪席卷而過,岩漿石火獸頓時陷入短暫的昏眩,一頭往地上栽下去.

這招擊暈術,葉秦是百試不爽,就算是五階妖獸也得認栽.

紫刀!

一道一丈長的紫色厲芒,間不容發的劈在岩漿石火獸的頭上."轟—!"岩漿石火獸的堅硬石甲,被紫刀給直接給劈裂一大塊.

岩漿石火獸的昏眩,也只是一刹那地工夫而已.它馬上清醒了過來"吐,吐!",吐出一團團的烈焰,幻化為烈焰幻獸,圍攻葉秦.

然後,它很沒種地打滾就跑,往岩漿河飛去.

"想逃,沒門!"

葉秦嘿嘿冷笑,一個飛閃,便擺脫了那些烈焰幻獸.繼續猛追狠打.

颼!

一柄巨大的寒冷的水系飛劍,猛烈的擊打在岩漿石火獸的身上.

"轟!"

岩漿石火獸身上出現一層藍色地薄薄水層,它的逃逸速度一下減慢了下來.

片刻工夫.

"嘩啦".

岩漿石火獸慘叫一聲,玩命的往岩漿河逃去.它最外圍地一層厚厚的火焰石甲,整個被打爛.岩漿石火獸脫了一身石殼,直接了一整圈,由十丈高大,變成了只有五丈大.

甚至連它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實力,都直接從五階,爆跌到四階.但是,它外圍的石頭殼被打破了,里面還有一層石頭殼.並沒有露出它地本體.

葉秦感到詫異.這不是五階妖獸?

繼續打.

片刻工夫之後.

岩漿石火獸"嗚呼!"一聲,發狂的暴跳,再次被剝掉一層厚厚的火焰石殼,變得只有大一丈.它也從四階,爆跌到三階的實力.

三階,已經僅僅是煉氣期的水平而已.可是它還有火焰石甲包裹著.越里面的火焰石甲,越脆弱.

葉秦心中地疑惑,越來越大,他沒打算留手.不把這岩漿石火獸的本體給揪出來,他不走了.收拾一頭三階地妖獸,他已經不需要費多大的勁.

一道紫芒驚虹過去.

轟!

岩漿石火獸連嗚呼也沒發出來,直接被劈開.接連二層火焰石殼,被一次性全部炸裂開來.化為一大堆地冒著火焰的石塊,根本就沒有妖獸在里面.

葉秦翻弄著這些冒火焰地石塊,惑無比.不是妖獸,難道石頭會自己動不成?獸可以成妖,他可還從來沒有聽過石頭也可以成妖的古怪的事.

葉秦的目光,突然瞄在了一塊烈焰石頭中間.

伸手一抓.

他的手里,抓著一條全身通通,晶瑩透亮的蟲子,模樣很想蠶,才數寸大.捏了一下,它痛的"吱"的張嘴,口中噴出一團微弱的炎火苗.這火焰弱到了可以直接無視的地步,頂多也就是條一階蟲而已.

葉秦直接無語了,五階岩漿石火獸,被剝了好幾層殼之後是這只蟲子?這東西也太強了吧.不知道它花了多少百年的時間,才把自己包裹上如此厚的泥漿岩石,樣強悍.不該叫岩漿石火獸,該叫岩火蟲才對.

等等!

儲物袋內有一冊《蟲經基礎》,還是在仙緣城的靈霧大峽谷,從邪修老毒蟲手里得來的,一直放著沒怎麼用過.上面或許可以找到線索.

他立刻取出《蟲經基礎》,將整冊的異蟲譜翻了一遍.

半個時辰之後,葉秦的神色變得無比古怪.

這只蟲子,並沒有在《蟲經基礎》內找到它的存在,甚至沒有發現和它相似的蟲子.這《蟲經基礎》是獸靈門的秘譜,記載了多達上數百種最為常見的異蟲,按理應該記載的很全面,不會有遺漏才對啊.

葉秦想了好一會兒,想到兩個可能性.

《蟲經基礎》里面只是記錄了一些較為常見的低階異蟲.獸靈門應該還有更高級別的《蟲經》,記載罕見的高階異蟲.就像青丹門,普通的靈草和罕見的靈草,都是分開記載的.

另外一個,就是獸靈門根本沒有這蟲子的記載.

這萬枯嶺洞窟三層,除了數千前短暫的打開過一次,便極少有人來過這岩漿河邊.這蟲如果只是萬枯嶺地底岩漿河獨有的,獸靈門的修士沒有把它記錄上去,也算正常.就算是青丹門,也同樣每一把世上所有的靈草都收集齊全.

這兩個可能性,對葉秦來無都是好消息,這蟲應該很罕見才對.

他不客氣的將蟲子給收了起來.




上篇: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紅炎岩漿蛹     下篇:197 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