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97 回山  
   
197 回山

197 回山



秦在岩漿河邊待了一段時間,不久之後,離開萬枯三年的時間,整個萬枯嶺洞窟已經完全變了樣.洞窟三層,多出了不少的火系礦石采集場,十多個門派的低級礦工都在這火熱的溶洞內采挖礦石.

而洞窟二層的靈石礦道,早已經被各個修仙門派給瓜分占據,布置了大量的禁制陣法,非本派弟子無法通過.他只能從青丹門控制的礦道經過.

就算是青丹門的礦道,也有大量的禁制陣法,由不少礦工頭守著.

"啪!"

洞窟二層的一條靈石礦道內.一名青丹門煉氣期五層的壯漢礦工頭,手中舞著一條鞭子,看著背簍里還不足一半的靈石,怒氣沖沖的沖著面前幾名低級礦工怒吼"你們這些雜碎,一天不打你們便不舒服是不是?一整天才挖了這麼一點的靈石,你們幾個干什麼吃的?"

那幾名身穿短衫的礦工,有十七八歲的少年,有的五六十歲老頭,修為都是極低,手里提著礦鎬,畏縮的望著礦工頭,其中一名礦工雖然挨了一鞭子,卻不敢吭聲,以免招來更猛烈的暴打.

此時正有一道青影出現在礦道內,往外走.

壯漢礦工頭口中罵罵咧咧,看到一名青衣修士空著雙手從身後的礦道走出來,頓時大怒,這里居然還有一個不干活的,這還了得,頓時一鞭子抽了過去.

可是這一鞭子卻抽了一個空,那個青衣修士身影微微晃了一下,避開鞭子,無聲無息的站在原處,皺了一下眉頭,看著壯漢礦工頭.

壯漢愕然,這礦道內可沒有能躲過他鞭子的礦工,他趕緊用靈目術一查探,卻發現根本看不出眼前這名青衣修士的修為的高低.

同一層期地修士.可以相互查探出修為地高低.煉氣期五層可以查探出煉氣期九層地修為.但是高出一個層期之後.則非常困難了.

煉氣期五層地修士.根本無法查探出遠超過他修為地築基期修士地層次.

築基期修士?!

壯漢礦工頭只是愕了一下.便馬上醒悟過來.心頭冒出一個可能.頓時嚇地魂飛天外.驚恐地叫了一聲媽呀.連忙丟下鞭子叩頭謝罪.

"師~師叔見諒.地看誤眼了.地真該死."

壯漢慌不擇.著狠狠地在自己臉上扇了幾巴掌.只希望眼前這名青衣修士不要怪罪于他.築基期修士.絕不是他這樣地人物可以得罪得起地.就算這位師叔把他給宰了.門內也沒有半個人會為他叫屈.至于這位築基期師叔是什麼時候進入礦洞地.根本不關他地事.

葉秦的目光掃過那幾名畏縮在一旁的灰頭土臉的礦工,又看著跪在地上求饒地礦工頭.他對礦工頭沒有任何好感,心中生出一絲厭惡,冷淡的聲音道:"行了,都是本門弟子.你剛才在做什麼?"

壯漢抬頭瞅了瞅,發現眼前這位師叔似乎比較好話,不像是那種動輒暴怒之人,連忙道:"人剛才在教訓他們,按規矩是每天必須上繳一簍靈石,可是他們幾個太懶了,大半天下來還沒挖夠半簍靈石,只怕完不成今天的任務."

葉秦冷冷的盯著他,沉聲冷笑道:"所以你就用鞭子訓斥同門?誰讓你擅自動用私刑的?"

壯漢感覺到一股築基期修士龐大的靈壓,將他壓制在地上,無法動彈,嚇得滿頭大汗,苦苦哀求道:"師叔,我們這些人其實算不得是青丹門的弟子~更算不上私刑.師叔,您老明察啊!"

"不是青丹門的弟子?"

葉秦不動聲色地將靈壓消去,皺著眉頭"那你們是什麼人?"

壯漢頓時感覺身上一松,千鈞壓力不翼而飛,他也乖巧的很,顧不得滿身的大汗,連忙心翼翼的陪笑道:"您老可能有所不知道,青丹門青衣弟子八千,其中有不少結伴雙修,生兒育女的自然也不少.如果靈根潛質不錯,當然是直接成為青丹門地正式弟子.可是,並是所有人都有靈根,沒有靈根的凡人會直接被送離師門,送到各國地世俗人家去撫養.

此外還有一部分,則是有靈根,卻潛質極差,不上不下的半吊子修士,修煉個數十年也才煉氣期低階修為而已,從來沒有算入在青丹門正式弟子地籍冊里面.

第一代的子女還好,至少有青丹門地正式弟子照料著,不會吃什麼苦頭.可是,隔了幾代之後,就跟青丹門就根本沒有多大的淵源了.像我,祖上是三代之前是青丹門的正式弟子,祖爺死後,我們這些後輩便根本沒人照顧,不得已才來這里當個工頭,掙點辛苦錢.您老別為難的.其實不只是咱們青丹門,各個門派都一樣,最髒最累的活,都是咱們這些修士在做."

這壯漢越越快,見葉秦沒有繼續責難他的意思,一籮筐的全部都了出來.只希望葉秦別因為剛才的事而遷怒于他.

"像你們這樣的不算正式弟子,青丹門內有多少人?"

"這個的也不大清楚.不過,怎麼也有數千之吧,而且這還只是有靈根的.那些沒靈根,都是被直接送離師門,沒算入內."

葉秦沉默了一下,道:"你們為什麼不離開青丹門,去其它地方謀生?"

"離開青丹門?咱祖祖輩輩都在青丹門,離開這里,那咱們能去哪里?"

壯漢滿臉的茫然了"再,在青丹門當個修仙之人不好麼.不定我生出靈根高的兒子來,還能直接送他加入青丹門!要是離開了,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葉秦越發沉默了,想了好一會兒,終究還是苦惱的搖了搖頭.雖然對這些礦工的境遇有些看不過眼,可是他又能怎麼樣.只要有結伴雙修的修士,就難免會有子女.有子女,肯定就會出現沒靈根或者是靈根潛質極低的人,這完全是天生,無法人力控制.這樣的人生來弱,最難在修仙門派內生存.

總不能叫修士不得生育子女吧?

修仙者之間的結合,生出有靈根的後代容易地多.世俗凡人中間反而不容易出現有靈根之人.事實上,各個門派都鼓勵門下的弟子雙修生育,開枝散葉.

這事恐怕無法杜絕,掌門出面也處理不了,更不是他插手的.

葉秦也難以再對這礦工頭指責.礦工頭和礦工都差不多,在青丹門沒有絲毫的地位,礦工頭也只能在這礦道內對著更弱地礦工耍耍威風而已,都是可憐人.

他臉色緩和下來,舉步往礦道外走去.

壯漢見葉秦打算要離開,連忙討好道"

叔,要不要幫什麼忙?的別的不行,但是在這礦幾分作用."

"趙長老還在不在萬枯嶺?你可曾聽關于他地況?最近三年的況."

"在,趙長老他老人家一直在萬枯嶺外面的青丹門營寨.前年聽他在尋找他兒子的下落,不過這兩年淡下來,今年並未聽趙長老有什麼事.要不要的去告知趙長老,您在這里?"

"不必了,我直接回山門."

葉秦可不想沒事主動跑去跟趙長老打交道.既然趙長老這邊始終沒什麼動靜,他也沒必要太擔心趙長老會找他麻煩.

"是!"

壯漢恭敬無比的跟隨葉秦,直到送葉秦出了萬枯嶺的洞窟,這才十分不舍的返回了礦道內.能夠跟一位築基期師叔上話,也算是他日後對同伴吹噓地資本了,盡管他根本不知道這位築基期師叔姓什名誰,為什麼出現在這礦道內.

對這個點頭哈腰一路跟隨的礦工頭,葉秦有些傷腦筋,他就算想偷偷挖些靈石帶走,也不方便動手.不過,他現在完成了築基,對靈石的需求也並不迫切,平常煉丹所需要的靈石並不多,他儲物袋內剩余的少量靈石暫時足夠用了.

葉秦從礦道內出來,望了一眼萬枯嶺天空中的火熱的烈陽,以及空曠的四野,一種重新出世地感覺,油然而生.洞窟試煉,潛修築基,三年之後的今天,他終于出來了.

葉秦將一柄飛劍拋出,手掐法決,化為近丈劍芒,接著他一躍而起,踩在飛劍上.駕馭著飛劍,在天空上高速飛行,前往青丹山脈,一邊體悟著禦劍飛行的快感.

禦劍術是控物術的高階法術,原理上相通,都是靠神識和法力來操控物體.築基之後,神識和法力大增,人可以站在禦物的上面,不容易掉下來.

當然了,這只是最簡單地禦劍而已.如果要控制飛劍來打斗,最好還需要練習專門的劍訣.否則地話,發揮不出飛劍太大的威力.

十余日之後,葉秦一路無事,飛臨了青丹山脈地上空.

青丹山脈方圓上千里,大部分的地方可以隨意飛行,但是七大主峰設置有禁制陣法,只有大殿前地青石廣場可以降落,其它的地方禁止隨意飛行.

葉秦進入了青丹山脈之後,半途之中遇到了好幾個隊的守山巡邏的弟子,這些弟子只是恭敬的檢查了一下他的令牌,並未過多的詢問.

葉秦落在青丹峰的廣場,收起飛劍,前往紫金大殿,參見吳掌門.

在回青丹門的路上,他一直在反複考慮兩件事.一個是烏子建,這家伙曾經帶著一伙人追殺他,這個梁子結下了,沒這麼容易就過去.

烏子建老爹是烏副掌門.葉秦很是頭疼,他想要一雪前仇沒那麼容易.可是就這麼讓事過去,也不妥當,誰知道那個烏子建玩什麼花樣.

另外一個是皇甫冰兒的事.可是有陳敏師叔在,他就算見到她,也只能沉默.

至于趙長老之子趙乾坤一事,反而最為簡單.趙長老一直待在萬枯嶺的話,遠離青丹門,也起不了什麼風浪.趙長老在青丹門的地位排位第三,地位並不是太高.

他現在也是築基期修士,沒什麼好懼的.

葉秦決定先去見吳掌門.

他記得凡是青丹門弟子,成為築基期修士之後,都有資格可以在得到在靈氣最為濃郁的主峰獲得幾塊種植藥材的田圃來使用.他雖然用不上,但是多上幾塊田圃也沒什麼壞處.

紫金大殿,殿前站著四名煉氣期九層的藍衣侍從弟子,見到葉秦,一眼就察覺出築基期的修為,雖然很是面生,卻不敢怠慢,連忙施禮:"見過這位師叔,不知道這位師叔來此有何貴干?"

葉秦有些不大習慣煉氣期弟子的恭敬,客氣的還了一禮,笑道:"掌門在嗎?"

"吳掌門正在和幾位長老處理一件事務,如果您要見掌門的話,只怕掌門暫時抽不出時間來接見師叔!"一名領頭藍衣弟子面露難色的道"不知道您的事是不是很重要.要不,."

葉秦淡笑道:"我剛剛築基,向掌門稟明一聲.也不算什麼重要的事."

藍衣弟子笑道"哦,原來如此,難怪弟子感覺師叔面生的很,恭喜師叔築基成功.這事簡單,師叔只需要在偏堂登記一下便行,弟子可以為您安排好住宿,師叔先在青丹峰的閣樓先行住下.我將師叔的事稟明掌門,等掌門過兩天有空,再和師叔商談田圃,住所之事."

葉秦聽掌門沒空,無奈只有點頭答應下來.

那名領頭的藍衣弟子領路.

葉秦跟著他,在偏殿重新登記造冊,將青丹門煉氣期弟子身份改為築基期修士,正式成為二百築基期修士中的一員,並且換了一塊青丹門的身份令牌.

隨後前往築基期修士居住的閣樓,暫時住下.

青丹峰的建築群非常龐大,有資格在這里居住的修士並不多,整個青丹峰其實也就住著三十余名築基期修士而已.

每一名築基修士都可以擁有一座別院,有一棟三層的閣樓和一處院落.

起居臥室,大廳,客房,書房,煉丹室,修煉室,閉關室等等,一應俱全,就算日後有了雙修伴侶,甚至有了子嗣,也有足夠寬敞的地方居住.

樓閣非常乾淨,顯然是經常打掃.門窗雕梁,亭台,都是昂貴的紫檀等上等木材制成,精工細作,奢華中顯露出一股大門派的豪氣.

葉秦不由點頭,如此高的待遇,遠遠不是煉氣期弟子可以比擬的.

"這里只是暫住,如果師叔住不慣,可以重新建一棟樓閣,挑選幾位從南梁國來的能工巧匠,造一棟你想要的樓閣.此外,如果師叔需要仆役,或者是隨侍女子的話,隨叫隨到,本門有許多弟子樂意為師叔效勞."

藍衣弟子恭敬的明.

葉秦愕了一下.雖然藍衣弟子的很隱晦,他還是明白,這隨侍女子,並非簡單的干些雜活而已.修仙門派內,普通的青衣修士地位地下,還有一些連普通弟子都不算的低階修士,實在是沒什麼地位可.如果能投靠本門的高階修士,就算是成為侍女,也未嘗不是一條極佳的出路.

他沉默了一下,揮了揮手.

藍衣弟子立刻躬身,謙卑的從樓閣退了出去.




上篇:195,196 築基,岩火蟲     下篇:198 紫玉古簡——南明離火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