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03 仙緣坊市  
   
203 仙緣坊市

203 仙緣坊市



和嚴長老等人告辭,禦劍飛回到自己在青泉峰半後,收拾了幾件青丹門築基弟子的衣裳,還有大量從青丹藏書閣複制來的書籍玉簡.不只是修煉書籍,還有一些修仙者的游曆傳記之類的,放入儲物袋內.

尋思著也沒有其它東西需要帶.

他這大半年的時間一直在為這次遠行曆練做准備,早已經提前煉制好了數十瓶丹瓶,每一瓶都裝滿了築基期低階修士修煉所需要的歸元丹,就算在路途上也依舊能服丹修煉,一天也不會有絲毫的耽擱.

葉秦想了好一會兒,給正在青丹峰閉關的皇甫冰兒發了最後一道傳音符,和她道別.這一去,至少也是三年以上,什麼時候能回來,無法確定.

半日之後,才收到皇甫冰兒的傳音符.上面並未多什麼,只有一句話,"全心修煉,早日結丹."

葉秦沉默.

不錯,結丹.除了結丹,沒有其它路可走.以皇甫冰兒的冰雪聰穎,當然想過所有的辦法,可是只有這一條是最佳的出路.成為結丹修士,才能擺脫來自家族的束縛.

他此次外出曆練,同樣不能耽擱修為的進展.

他招來彭元和彭丹兄妹二人,將別院和藥園田圃交予兄妹二人打理.每月門派下發給築基修士的薪俸,也由他們去代領,用來支付別院和藥園的雇傭雜役弟子費用.

兄妹二人十分不舍,雖然葉秦平時只顧著修煉,對他們淡漠,但是從沒有少了他們地好處,對待他們也沒有當外人看待.相比其他築基修士來,已經是相當好了.

彭元更是拍著胸脯保證.等葉秦曆練回來之後.藥園里肯定已經長出大片長勢喜人地靈藥材來.葉秦付地錢.一定會得到最大地回報.

做完這些之後.葉秦揮手讓他們出去.獨自待在閣樓內閉目打坐冥思.

二日之後地清晨.

嚴萱,朱長云,呂元,葉秦四名築基修士.各自帶上行囊離開青丹山門.一同禦劍往靈霧山脈東方向飛去.

他們四人中間.嚴,朱,呂三人都曾經是藍衣弟子.大修仙家族出身.

其中.又以嚴萱地地位最高.是嚴大長老之女.

朱,呂其次.

朱長云是青丹門朱二長老之子,相貌英俊,頗有幾分自負風流倜儻地味道.

呂元則是藍衣核心弟子,白胖胖的像是笑臉商賈,一團和氣.

葉秦是青衣弟子,散修出身,沒什麼地位可,非常自覺的躬陪末座,對其他三人敬稱師姐,師兄.他們四人現在都是築基修士一層的修士,修為一樣,自然只能按照身世地位來排出輩分.

不知道為什麼,葉秦總是從這朱長云的目光中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敵意和不屑,讓他十分納悶.他自忖,自己才見過這位朱師兄幾天而已,應該沒有什麼地方得罪過這位朱師兄才是.

好在,嚴萱,呂元二人,對他有極大的善意.嚴萱曾經跟葉秦在萬枯嶺洞窟試練中是搭檔,而且還讓了二粒築基丹,嚴萱正是因為這二粒築基丹而得以成功築基,對他有好感這很正常.呂元是嚴萱的表兄,一家人,自然也不會對葉秦有什麼見外.

葉秦有意避開那朱長云,沒事只和呂元在一起閑聊.

四人日夜兼程趕路,一連飛了十余日,路上偶爾在靈霧山脈歇息恢複法力.這一日,他們終于飛出了靈霧山脈,抵達了靈霧大峽谷的上空,遠遠的可以看見遠方地戈壁灘上的一座龐大的青石城池——仙緣城.就算在天空中俯瞰,這座修仙者的城池依舊雄偉壯觀無比.

朱長云飛在最前面,見到遠方戈壁灘上的仙緣城,頓時露出喜色,回頭朝嚴萱揚聲笑道:"呵呵,嚴師妹,終于到了,在山門差點要悶死了,咱們先在仙緣城歇上十多日,再去北齊國.你看怎麼樣?"

嚴萱回頭瞧了葉秦和呂元一眼,她這些天趕路也乏,點頭同意.

葉秦和呂元不疾不徐的並肩飛後面.此行是嚴萱為首,只要嚴萱同意,他們二人贊同與否都不重要.呂元是不敢去違背嚴萱的意思.

葉秦自然選擇緘默.這十多天時間下來,都是朱,嚴等人拿主意,他偶爾跟呂元呂胖子閑聊的較為融洽而已.

呂元對朱長云商量都不跟他商量一下,直接決定在仙緣城住下,有些不滿,低聲道:"這次曆練,跟我呂家有直接的厲害關系.那朱長云純粹是來湊數,根本沒把這次曆練放在心上.我敢肯定,到了北齊之後他不會盡什麼力.還有,葉師弟,那朱子以前跟烏子建地走的很近,有些交,瞧你不順眼也正常.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那烏子建被禁閉了三年,還不知道能不能築基呢,朱子不可能為了那姓烏的對你怎麼樣,這對他也沒什麼好處,他不會出這個頭."

葉秦詫異的看向呂元,沒想到這呂師兄倒是挺細心的,居然注意到了朱長云的異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看我不順眼?"

呂元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道:"當然不少,他對你有敵意,只怕更多的是因為我表妹.我表妹在青丹門內的仰慕者可覺不少,他就是其中的一個.我表妹對你有好感,瞎子都能看出,她從萬枯嶺試練回山之後,念了你足足二年呢.這朱子心里惦記著我表妹,自然會嫉恨于你.不過,朱子想和我表妹結伴雙修,卻是癡人夢.嚴氏家族對朱氏家族根本沒什麼交,也根本不需要跟他們家族聯姻."

葉秦繼續緘默,呂元地話中涉及到門派內幾個家族之間地糾葛,他不清楚里面的深淺,只能閉嘴,免的引火上身.

呂元看了沉默少地葉秦一眼,就算他道表妹的雙修伴侶地事,也沒有動任何聲色,心中暗暗點頭,姑父的不錯,這位葉師弟果然異常地冷靜,不急不躁,光是這份氣度便堪稱人才.

他此次前往北齊國的曆練,其實還有一條來自嚴長老地命令,就是觀察葉秦的舉動,如果葉秦有什麼非分之想,不自量力的試圖和嚴氏家族結姻,則沒必要再對其進行扶持,日後也不會受到重用.

不過現在看來,葉師弟似乎絲毫沒有打算和嚴萱親近,依靠嚴萱攀附嚴氏家族的意思.

呂元暗道,光是這一點,足以看出這位葉師弟有自知之明,懂得什麼是該得的,什麼是不該得的.冷靜,還有頭腦,知道進退,就算是散修出身,也完全值得栽培.他已經打定主意,盡力勸服家族長輩,將這位葉師弟吸納進呂氏家族.

他不由笑道:"葉師弟,其實我挺羨慕你這樣地散修,至少沒有長輩關涉,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像我們這些家族修士,總是身不由己,必須聽從家族的安排.咱們這樣的築基弟子還好一些,多少能有些自主之權.如果是練氣期弟子,連話的資格都沒有了,家族怎麼安排便需要怎麼去做.等去了北齊之後,我呂氏家族有不少練氣期的女子,各個如花似玉,你看中那個只管跟師兄我.不需要別人作主,我就可以拍板."

呂元擠眉弄眼的笑道.

葉秦裝傻充愣,扯起另外的一個話題,道:"那為什麼我們不抓緊時間趕路?嚴師姐,你,我三人足以決定行程,沒必要在仙緣城耽擱時間,朱師兄只怕也只能順從."

呂元白胖胖,瞄向葉秦,頗有玩味的浮出一股男人都懂的笑意,道:"葉師弟,咱知道你急著去北齊.不過,也不急這幾天工夫嘛.你知道從仙緣城到北齊國,有多遠嗎?"

葉秦奇道:"不太清楚,我這里沒有地圖卷軸.很遠嗎?"

呂元大聲道:"那是當然,就算是禦劍飛行,一去一回也是近一年地時間.在這仙緣城待上幾天也不耽擱行程而且,仙緣城是整個靈霧修仙門派弟子的集散之地,這里有不少的好東西.我上次來的時候,還是被長輩帶著去逛了一逛,這次正好去看一看,不定能找到些有用的東西.走吧,到了!"

呂元嘿嘿笑道,足下飛劍一拐,往下方落去.

葉秦愣了一下,突然感覺下方有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將他的飛劍往下拉.

原來正閑聊著,他們四人已經穿過了靈霧大峽谷的上空,飛臨了仙緣城,仙緣城有禁空陣法,無法在上面飛行.只能降落在仙緣城外,然後步行進入城內.

城門口處的數十名金甲守衛,連查看令牌都沒有,見著他們四名身穿青丹門服飾的築基修士一起抵達,立刻點頭恭敬放行.而城門外正准備進城地眾練氣期弟子,不管是散修還是家族修士,都非常自覺的讓出道路.

葉秦走在城內的青石街道上,心中感歎.這仙緣城,依舊六年前這般地熱鬧,眾多練氣期修士,在忙碌著每年一次的靈霧大峽谷試練.

他們在城內找了一間豪華地客棧,暫時住下.隨後的幾天,便是各自單獨活動.

朱長云匆匆向三人告辭,直接眉飛色舞地去逛城,是會友.

呂元只是嘿嘿冷笑,一臉的不屑,似乎知道朱長云要去做什麼.在青丹門有高層管束,不敢亂來.在這仙緣城可沒人會管,還不是想干什麼便干什麼.

呂元打算去拜訪仙緣城地一位呂氏長輩,不方便和葉秦同去,和葉秦告辭,並且商量好十日之後,在這客棧重聚,再去北齊國.

嚴萱上街去了,是要采買一些女修士用的香囊,發髻等物品.

最後,葉秦苦悶的發現,客棧內只剩下他一人.他根本沒想過中途會在仙緣城待上十天,自然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干什麼.

他考慮了一下,干脆去地下坊市逛一逛.

這地下坊市,肯定不是城內公開地那處坊市,那里買賣的都只是一些練氣期弟子的垃圾物品.

呂元曾經提起過,這仙緣城有一處隱秘的地下坊市,專門供各大門派的築基

之間交易,買賣築基期修士才用的上地昂貴物品.

這地下坊市是散修聯盟的產業,信譽極高,不會透露買賣雙方的來曆背景.靈霧山脈各大修仙門派築基修士,都喜歡來這里做交易.仙緣城的地下坊市貿易,幾乎是整個靈霧修仙界最密集的地方.

葉秦這才明白過來,這仙緣城並非僅僅是一座大量練氣期弟子聚集的城池,它要比想像中的還要重要一些.最起碼,這里是各大修仙門派築基修士的交易中心.

可是仙緣城內雖然有這麼一個坊市,但呂元走的太匆忙,也沒有跟他清楚這坊市具體是在什麼地方,只是很多修士都清楚,找人問路便行了.

葉秦找來客棧的一名伙計,詢問地下坊市地所在,卻也是一問三不知道.這伙計才剛來仙緣城數年,根本不知道有地下秘市存在.

葉秦有些懊惱,換了一身沒有任何標記的普通修士長服,離開客棧,走上仙緣城的街頭,四處逛逛.既然不清楚地下坊市在哪里,他只能去仙緣城的煉器坊,靈器閣等地看一看,不定能找到自己用的上的物品.

葉秦正在街頭上走著,突然目光一動.他看到一名一位腦門貼著狗皮膏藥的老道士,正在街上拉著幾個新入城的練氣期修士做生意,卻被那幾個新人噴了一臉的口水,大罵騙子.

那狗皮膏藥老道士,大叫晦氣.

葉秦淡笑,想到了什麼,足下一點,身形如煙一樣快速移動,三兩步便來到狗皮道士身旁,嘿嘿笑道:"狗皮道士,最近生意可好?"

那狗皮老道士喪氣地低著頭,毫無警覺之下被人靠近,嚇了一跳,睜大了眼睛瞪葉秦.他的修為太低了,才練氣期一層,雖然察覺葉秦的修為遠高于他,卻無法查探出究竟高多少,驚慌之下以為是來追債的,連忙遮掩著額頭的膏藥,大口否認:"這位道爺,你認錯人了,你見過的人絕對不是我是貧道的旁門表親戚!貧道絕對沒有欠你的靈石!"

葉秦笑道:"別緊張,找你問個路而已.我給錢."

"找路這個貧道在行."

狗皮道士一聽是能得錢的生意,頓時笑眯眯道:"這位道爺請講,想要去什麼地方,貧道知無不無不盡!不過,收費要看你想去哪里."

"仙緣城的地下坊市怎麼走?那個地方有很多築基修士買賣.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你這樣地地頭蛇都不知,那可就奇怪了."

"地下坊市?"

狗皮道士詫異,想了一會兒,苦著臉:"貧道不知過,貧道知道有一處地方,經常有各派築基修士出入.可是貧道修為低微,從來沒進去過里面."

"哦,在哪里?"

"那個地方需要一塊下品靈石!"

狗皮道士獅子大口.

葉秦將一塊靈石交給他.

狗皮道士一把接過靈石,大喜過望,馬上笑道:"就在仙緣殿,仙緣城的中心!"

葉秦惑:"仙緣殿,哪里不是散修聯盟的議事重地嗎,禁止外人出入.

哪里為什麼會成為地下坊市?"

狗皮道士卻不肯了,只是笑眯眯著一張臉,手上一搓."一個問題收一塊靈石."

葉秦皺起眉頭,又掏出一塊下品靈石,丟了過去.

狗皮道士接住靈石,笑道:"貧道不敢欺瞞,為什麼地下坊市會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過,貧道在仙緣城混跡數十載,這仙緣城哪一處地方沒去過,唯獨這仙緣殿,有築基修士把守,根本進不去.而且這里只有築基修士,才能進去.如果仙緣城內有地下坊市,非仙緣殿莫屬了.

仙緣殿地正門很少開,那些築基修士都是從仙緣殿的側門進去.這位道爺爽快,貧道再附贈一個秘密.這仙緣城有兩座威力巨大地防禦陣法,一座是建立在城池的四面城牆上.另外一座更厲害地大陣,卻是建在這仙緣殿.就算城池被攻破,整個仙緣城毀了,只要這仙緣殿無恙,仙緣城也能重新建起來.想要打破這兩道陣法防禦,可不容易.想當年,仙緣城曾經被毀過數次"

葉秦沒這工夫聽狗皮道士扯仙緣城的曆史傳,扯這些只怕三年也不完,打斷他地話,道:"帶我去仙緣殿的那處側門!給錢."

狗皮道士聽到葉秦提出這個要求,頓時傻眼了:"呃您要進去您老難道是築基修士?"

葉秦冷眼盯著他,冷聲道:"不像麼?"

狗皮道士一震,突然打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趕緊點頭,在前面帶路.心中卻暗呼一聲媽呀,真是老了,眼拙啊,敲竹杠不心敲到築基修士身上,還好這位道爺話客氣,沒跟他一般見識.




上篇:202 下山曆練     下篇:204 元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