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11 南梁國  
   
211 南梁國

211 南梁國



緣城外百里處,某杳無人煙的戈壁灘.

一名帶著銀甲面具,普通衣裳的修仙者,憑空出現在戈壁灘上.他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似乎沒弄明白自己在什麼地方.

看天色,現在正是清晨時分,整個戈壁灘上正彌漫著淡淡的薄霧,隔了數百丈遠便看不清楚.只有遠方的一座巨型的城池,還能隱約看見一角.

"被挪移到仙緣城外來了這場大霧可起的真好,不用擔心會被盯上."

葉秦愣了一下,接著驚喜起來.他回想起在土宮內突然遭遇一頭五階地虎的攻擊,搖頭苦笑.面對這頭地虎,他敗的太干脆了.

以他築基一層實力,正面對抗本來也不是這頭五階地虎的對手.幸好這迷宮僅僅只是上古修士用來試練後輩弟子的地方,否則的話只怕凶多吉少.

不過,他真正敗的如此干的原因,還是在地形上.

這迷宮內的道僅僅才三丈寬高,地虎施展的二個中階法術土牢術和地縛術,直接把他完全給死死的困在原地,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就算法器全出,也擋不住那頭五階地虎.

果是換在仙緣城周圍的戈壁灘這樣的空曠無限制的地方,他只要往高空一飛,那五階的地虎也只有干瞪眼的份.那就輪到他毫無懸念的從天空施展法術,干死那頭地虎.

葉對此也十分無奈,仙緣殿迷宮的土宮干掉過無數的築基期修仙者,也只是他一個.他朝仙緣城方向看了一下,正要往仙緣城奔去,卻猶豫住了,回頭朝身後的南梁國方向看去.

他現在有兩個地方可去.一個是仙緣.

仙緣城內修者超過數萬.是個修仙者居住地好地方.只是葉秦擔心修聯盟地那位韋副殿主會翻遍整個城池找自己.不論是不熄之滅.還是聚寶葫蘆.這兩件上古修士遺留地物品.都足以讓這位韋副殿主念念不忘盡一切辦法來追蹤自己.萬一韋副殿主真有什麼神通.可以找到他地下落.那可非常不妙.

另外一個可去地地方是距離仙緣城有些遠地南梁國.

這是一個世俗國家.地域非常遼闊.大多都是凡人當然了.修仙家族也有一些.只是人數遠遠沒有仙緣城這麼多.

葉秦只是略微考慮了一下.他便轉身朝南梁國方向飛奔去.

同時他還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張百里傳音符.給嚴萱師姐發了一道百里傳音符.告訴她自己已經離開了仙緣城打算一同走了.半年之後直接在大齊國再見.

反正他一起走和單獨上路也沒什麼區別,自己一個人去,還更方便.

為了安全起見,他現在需要盡快遠離仙緣城,以避免被散修聯盟的修士盯上.散修聯盟在仙緣城經營太久,勢力根深蒂固,在這仙緣城內他可斗不過散修聯盟的人.

南梁國那里是家族修士的地盤,散修聯盟的勢力很難滲透過去.他就不信,散修聯盟的勢力還能到南梁國去.

葉秦離開之後不久,仙緣城周圍又多了幾道各色劍芒,韋副殿主,高瘦的老修士,地闕門的壯漢個個都是築基期高階修士只是他們的神有些沮喪.

他們禦劍在天空飛行著僥幸在戈壁灘上到處搜查了一遍,想看看能不能碰上葉秦.可惜大霧茫茫面上什麼都找不到,最終只能懊惱的朝仙緣城飛去.

韋副殿主離開迷宮之後在戈壁灘上又沒能找到葉秦的下落,十分不甘心回城之後便立刻將這次迷宮的況上報到了散修聯盟的最高層.

仙緣殿迷宮內一次出了兩件仙緣城上古修士遺留的法寶,而且還被一名不知道來曆的外人給取走了,這在仙緣城也是罕見的事,頓時引起不的震動.這個況,甚至驚動了散修聯盟的一名正在閉關的金丹老祖.金丹修士斟酌許久,吩咐下去,盡可能的將這兩件法寶給追回來,如果對方來頭太大,就算用靈石買也要將法寶取回來.

散修聯盟很快出動了一批築基期高手,對城內的築基期低階修士進出了一番排查,追查這兩件法寶的下落.

"築基期一層,男修士",同時符合這兩項特征的修仙者肯定不多.從酒樓,客棧入手,肯定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當然,為了聯盟聲譽著想,這一切只能在暗中進行.

葉秦的謹慎,挪移出了迷宮之後立刻遠避南梁國,直接讓散修聯盟的意圖落空,白白浪費了巨大的人力.離開仙緣城,散修聯盟根本沒這個實力去追查,鬧了一陣之後,最終只能不了了之.

數日之後的傍晚時分,葉秦一路並未停歇,風塵仆仆的來到南梁國境內的青州首府.

他低空飛奔,趁著黑夜,無視城牆上的守衛,直接翻牆進入了城內.以他現在的修為,直接禦劍飛入城內也沒什麼問題.只是禦劍飛行太過招搖,太容易引起修仙者注意.

這南梁國這邊的況他不

萬一引來南梁國的修仙家族,只怕又要惹出什麼風他干脆放棄使用那些修仙手段,充當了一回江湖豪客,翻牆入城.

如果修仙界中有人知道,堂堂一個築基期修士,居然用翻牆這種手段進入世俗城池,只怕要成為笑柄.不過,葉秦從來不在意這些,手段不重要,只要對他來管用就好.

南梁國的青州,土地肥沃,加上近百年的安定,是富庶的大州郡,青州城的百姓人口自然眾多,這里的夜市幾乎人潮擁擠,商販,還有良家女子,自命風流的少年男子,在繁華的夜市閑逛館子下酒樓.

葉秦在城池內閑逛了好一會兒,難得的享受了一下世俗城市的清閑.

在城內最著名的幾家玉石店鋪逛了一圈,隨後才在一家上等的客棧,打算包下一座安靜的獨宅院時歇下.

讓他郁悶的是,青州城內不知道怎的居然有許多的江湖豪客,城內的豪華客棧大多都住滿了客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江湖中人.葉秦本來是江湖出身,自然對這些人十分熟悉.

因為這些江湖豪客的緣,他幾乎找不到獨宅院.

"這位客官,最青州城外來的客人極多,本店獨間的上等廂房還剩下兩間.但是最後一棟獨宅院已經在下午的時候被人包下了您看,要不要一間上等廂房?"

鴻客棧,二正躬著身子,對著葉秦露出招牌式的熱笑容.

"沒算了到其它客棧看看."

葉秦微微搖頭,打算離開,這已經是他的第七家客棧,還是沒有在找到可住的地方.如果只是單純住一晚的話,單間的廂房倒也可以湊合,只是他晚上還要做一些別的事,為了盡量避免驚動別人,所以必須是獨宅院才方便.

"怎麼回事?"青客棧吳大掌櫃身綢緞錦衣,正腆著大肚子走下樓,正好瞧看見二沒有把客人留下,立刻板著臉朝那二走了過去.

"大掌櫃,剛才那位客官想要包下一座獨宅院是咱們客棧的最後一棟院剛才都已經包出去了."二連忙賠笑道,語氣中有些無奈.他也很想把這筆生意攬下來:得些份外的賞錢,可是客棧的宅院不夠也沒辦法.

大掌櫃打量了葉秦一眼,肥油臉上的目光陡然一亮.眼前這位青衫客人雖然相貌衣著都很一般是渾身上下都有一股不出的清逸脫俗之氣,不知道怎麼的讓人心里生出敬慕.

要知道南梁國舉國上下求仙問道的風氣極重,幾乎所有道觀,寺廟都是香火鼎盛,信奉各路仙神的信徒極多.這些道觀甚至公開出售各種修仙秘籍,五花八門,無所不包,一冊數十數百兩紋銀,讓信徒們去修煉.當然,這些用于斂財的東西,別指望里面有多少本是真的.如果能靠這樣的秘籍修煉出仙人來,那真是祖墳冒十丈青煙,真是燒十輩子的高香了.

這青鴻客棧的大掌櫃自然也不例外,是個十足的仙道信徒,虔誠無比,青州城內的大道觀寺廟,每年都要輪番拜上一遍才安心.他見過眾多所謂高人的道士和和尚,但是從來沒有一位讓他一個照面,便能從心底感覺到清逸脫俗之氣.

大掌櫃見多識廣,眼光還是很毒辣的.

他暗自揣測,眼前這位年青人如此氣度,甚至比他見過的好幾位道長還更有仙家風范,多半是一位求仙頗有心得的道友,要是能有機會和這位道友"切磋交流"一番仙道,這可就再妙也不過了.當然,他心中所想的切磋交流仙道心得,也就是一些談仙論道而已,絕對跟真正的修仙扯不上半點的關系.

大掌櫃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的客棧今天來了一位正牌的修仙者,絕不是那些城內道觀,寺廟里那些連練氣期都還沒有踏入的所謂的道長高人,可以相提並論的.

他快步追上正要離開客棧的葉秦,在幾名二的目瞪口呆之中,異常客氣的拱手,神仰慕,語氣出奇的謙遜道:"這位客官暫且留步,在下姓吳,本店有一棟院剛剛包出去,我去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讓剛才那幾位客官通融一下,將院讓出來."

吳大掌櫃是打定了主意,就算得罪幾位客人,也要盡量將這位年青人留下,也好交流一下仙道的心得.

"也好."

葉秦並不知道這位吳掌櫃為什麼要眼巴巴的趕過來留下自己,他停下腳步,淡聲同意.如果這位掌櫃能讓其他客人空出院,那自然最好,也省的他再滿城到處尋找落腳的客棧,費時又費口舌.

吳大掌櫃隨即親自帶著葉秦前往客棧後面的院.

青鴻客棧在這青州城內,也算得上是在前十名的豪華大客棧,光是獨宅院便足足有十余棟之多,都是非常別致豪貴宅院,不是富貴之人,根本住不起.葉秦的衣著都是很一般的布料,走在街道上跟普通人沒什麼差別.大掌櫃心思都在那仙道上,卻是並未想過,葉秦能不能付得起錢這樣問題.




上篇:210 土宮     下篇:212 世俗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