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18 癡迷仙道  
   
218 癡迷仙道

218 癡迷仙道



老王爺,您看是不是該做決定的時候了?否則只怕穩."站在廖老王爺身側的一名黃衣老仆李忠,見廖老王爺枯坐在王椅上遲遲沒有任何表示,忍不住躬身上前一步,低聲提醒.

他打就便賣身進入王府,跟隨在老王爺的身側,為王府已經效力五六十年之久,如今更是廖王爺府的大管家,可以稱得上是老王爺最為信任的下人.

以他仆人的身份,沒有主子的吩咐,本來是絕不應該主動開這個口.但是如今王府面臨巨大的危機,他也不得不逾越.這一大群的江湖中人,深更半夜,不顧嚴寒,候在王府大堂內,等著老王爺的吩咐,也不是一個事兒.這些本地的幫會,數百年來都是一直忠于廖王爺府,可不能讓這些人寒了心.老王爺未必在乎他們是不是忠心,但是他這個做仆人的,卻必須為主子著想.

而且,這事總要有個解決的辦法,是直接和北二十幫開戰,或者還是提前想好退路,都要盡早打算才行.

李忠的一句話,似乎把廖老王爺從沉思中驚醒了過來.

廖老王爺愕然頭,問道:"是聰兒回來了麼?"

李忠連忙道:"回老王爺,王正在趕去青云觀的路上,才出去半盞茶的工夫,還沒有這麼快回來.估摸著,還要有頓飯的工夫才能回來."

"等他回,讓他到書房找我."

廖老王爺在大堂內枯坐半天,耗盡力,神有些疲倦,完揮了揮手不看大堂下方的眾幫會首領,直接負手離開了議事大堂,去了王府內宅書房休息.

大堂上幫主,長老們面相覷,不知道老王爺這是在做什麼.現在距離黎明二十幫通的最後期限,只有短短二三個時辰了.老王爺現在還在等什麼?

頓飯工夫之後.一名年僅十八九歲華服年輕男子.騎著一匹黑鬃俊馬狂奔至廖王府外.將滿身雪花地笠摘下了王府.在李忠地引領下匆匆來到府邸書房.

見著廖老王爺.年輕男子立刻在地上.恭聲道:"爺爺!"

廖老王爺見只有他一人回來.臉色頓時一沉.喝問道:"你爹呢他怎麼沒有從青云觀回來?"

那年輕男子諾諾地縮了一下頭.低聲道:"爹他不肯回來.他他要主持仙道斗法大會.必須焚香沐浴在青云觀靜養三日.主持這場盛會."

"你沒跟他.現在是廖氏家族生死存亡地關頭嗎?"

年輕男子苦著臉道:"了是沒用啊.爹這些江湖爭斗瑣事.根本不值得他分心.他不想理會.廖王府上地事也不管.讓我別再去找他.爹了算廖王府被人占了.他也不會管.爹還只要他在心境仙道上有大成.廖氏家族遲早能重新輝煌.還勸孫兒留在道觀.跟他一起修煉心境仙道."

廖老王爺聞,頓時渾身氣的發抖,一拍書桌案幾:"胡鬧,簡直是胡鬧,王府的事是瑣事嗎?這青州城本地的幫會,是我廖家掌控的最後手段.丟了青州城的勢力,我廖氏家族就再也沒有一塊家族地盤.

他擺弄的那個斗法大會,都已經數十年了,也沒見對他的修煉起什麼效果.難道那個斗法大會,能讓我廖家起死回生不成?現在我廖氏生死存亡的關頭,廖家就剩下我們三名修士.你爹是我們家族內唯一的一個練氣期中階修士,他對家族危難不管不問,還在癡迷他的心境仙道!"

年輕人對那心境仙道並沒有太大的排斥,忍不住開口道:"爺爺,那心境仙道也是咱們廖氏先祖流傳下來的,爹他修煉這心境仙道,其實也是."

"住口,你懂什麼

廖老王爺不知道怎的,對那心境仙道極其厭惡.聽到年輕男子為心境仙道辯解,頓時勃然大怒起來,將那年輕人的話喝斷.

廖府大管家李忠,守候在書房門口,聽到老王爺突然生出的怒氣,不由歎了一口氣.

他知道老王爺為什麼如此痛恨這心境仙道.當初老王爺還是二三十歲的年青修士時候,他就隨身伺候著.老王爺當時可比現今的那位待在青云觀修煉心境的王爺,還更加的癡迷這心境仙道.

青州城享譽盛名的心境仙道斗法大會,若不是老王爺和王爺父子二人在幕後推動,只怕也沒有如今的盛況.

當初老王爺同樣是滿腔的雄心壯志,想要借這心境仙道,重振廖氏家族,因此而荒廢了肉身元神的修

果到了老了還是一無所成,這才幡然醒悟,極度後悔

可惜這個時候,他已經錯過了年青時候最佳的修煉期,老王爺至今才練氣期二層的修為.正是因為這個緣故,老王爺對這心境仙道,痛恨無比.認為是這心境仙道,誤了他的修煉正道.從最初的極度癡迷,轉而到極度的厭惡.

書房內,年輕人嚇了一跳,不敢多什麼.爺爺脾氣暴躁,動輒生怒,他可不敢惹爺爺發火.

廖老王爺急促的喘了幾口氣,氣血沸騰,臉上殷,坐在檀木背椅上停了好半響才平緩下來.

"聰兒,我靈霧修仙界的修士,自從開創了修仙道以來,這條長生仙途便艱難無比必須日月積累元氣,修為才能有所成.這世上哪里有什麼速成的辦法?要是這心境仙道真能有效,那先祖為什麼將其立為正道,反而專注于肉身,元神的修煉?你爹妄想靠那虛無縹緲的心境修煉,去急遽提升實力,那是走上邪路."

廖老王爺的怒並未持續太長,他斥責他兒子癡迷仙道,何嘗又不是在斥責自己當年的癡迷,仰頭長歎.可憐他堂堂廖氏,上古修士遺存至今的血脈,居然淪落到了今天這步田地.不過,無論如何,都必須保住他廖氏的血脈傳承才行.

"聰兒,你帶著你娘親,兄妹,還其他嫡親族人,出城去避禍.這青州城內有我這個糟老頭子撐著,天還塌不下來

年輕人急忙道:"爺爺,北二十幫有四名散修,你一人獨自留下,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爺爺壽元將近,已經是垂死之人,死足惜.你爹要是能回來,准還能支撐住這份家業,可是唉∼.現在爺爺留下,憑借王府內的部署,能拖上一時便算一時吧.

你走,現在走還來得及.過些時日,北二十幫控制了青州城本地的幫會,你們想走也難了.離開青州城之後,找個縣城,將族人安頓好,然後你去仙緣城,做個散修,隱姓埋名下來,潛心修煉.咱們廖家的先祖,不也是從散修開始建立起龐大的家業.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咱們廖氏家族從頭再來."

廖老王爺的話中,不出的寂寥.他中也明白,家族衰落之後,想從頭再來,談何容易!不定那天,他廖氏家族的香火傳承就斷絕了.可是就算這樣,他也得拼命保全這僅剩的香火才是.

"爺爺,您老人家保重."

年輕男子性子有些懦弱,但是對不迂腐.事急從權,家族要保全下來,必須有人犧牲才行.他喪氣著臉,朝廖老王爺磕了幾個響頭,轉身匆匆出了書房,召集廖氏家族的嫡親族人,准備撤離青州城,外出避禍.

一個時辰之,廖老王爺安排好族人轉移之事,緩步回到王府的議事大堂,召集眾幫會的高層首領.此時的他已經恢複了光滿面,絲毫看不出之前的枯萎的臉色.

眾幫會的大佬們,頓時精神振奮了起來.

"本王只要一息尚在,絕不會任由北幫在青州城猖狂."

廖老王爺朝大堂內眾幫會高層首領們掃視了一眼,語氣冷冽.

"青幫,劉掌門,你在青州城內外布置暗探哨卡,隨時向本王稟報北二十幫的一舉一動."

"是,謹尊老王爺吩咐!"

"長秋幫,柳掌門,你帶人在城內各幫派總舵要害之處,遍布兵和陷阱.讓北二十幫莫不清楚本地幫會兵馬的動向,吸引他們分散人馬."

"是,謹尊老王爺吩咐!"

"鐵掌幫,大刀會,赤血堂,鐵血盟,你們幾個幫會都是青州城一帶最有實力的幫會,集中所有的一流以上高手,准備對北二十幫在城內的據點進行反撲,將他們趕出青州城!"

"是,謹尊老王爺吩咐!"

"老李,你派幾個人去青州府衙,青州衛所,打點一下,必要的時候,可以借重衙役和官兵的力量,干擾破壞北幫的行動.憑咱們廖王府和府衙,衛所的交,這點忙他們應該會幫."

"是,老王爺."

李忠連忙點頭.

青州本地眾幫會大佬們見廖老王爺恢複了往昔的氣概,有條不紊的作出調遣,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看來老王爺老當益壯,雄風依舊.只要有這個頂梁柱在,他們心里就有底了.




上篇:217 廖王府     下篇:219 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