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22,223 心境,廖氏古籍  
   
222,223 心境,廖氏古籍

222,223 心境,廖氏古籍



云觀,一座院.沈俊穿過花園徑,神色匆匆來的三層樓閣前.一名貌美的丫鬟正從里面出來,見著他,不由媚笑道,"沈公子,王爺正在書房內等你呢,快進去吧."

沈俊沒心思多看她一眼,只是點頭,匆匆上了樓閣.

隨後,葉秦跟著來到院,方圓一里之內,世俗凡人根本逃不出他的神識探查.

不知道那沈俊,來這里院要見什麼人.

葉秦抬頭看了看那樓閣.

這棟樓閣上,只三樓的一間房間點著燈燭,里面顯然有人在活動.

葉秦頗為好奇,想了一下,身化為一道白色的影子,潛入了樓閣內.雙足一點,幾個輕巧的躍上了樓閣的三層,來到那點著燈燭的房間前,收斂氣息.

"師父!"

沈俊進入書,朝書桌前的一名中年道士一躬身,恭敬的持弟子之禮儀.他堂堂一介南梁國狀元,而且被南梁國皇帝評為宰相之才,在青州素有持才傲物的美譽.

沒想到對一名青云觀地道士如恭敬.這要是傳揚出去.只怕令人驚訝.

那中年道士中等相貌.表堂堂.身穿道服.頗有威嚴之相.正端坐在書桌前.手中緩緩地研著墨.墨磨好之後.他這才翻開桌上一冊名為《廖氏修仙筆錄》地.一手持筆.淡聲道:"俊兒.將今日斗法場上形.一下."

"是.師父."

沈俊耐心地等著中年道士完墨.一輯拜完.然後站立起來.當著中年道士地面.將斗法場上四人地爭辯五一十地重演了一遍.

葉秦此時正背靠在門外.雖然隔一層木板.但是里面發生地事幾乎如同在他眼前一樣.

讓他驚奇地是.這沈俊將吳道長,長智法師,無塵師太.還有他自己地發.完整地重了一遍.整日地激辯.長達數萬語.竟然一字不差次序也沒有絲毫差錯.甚至連語氣都模仿地微妙微俏.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只能用驚豔之才來形容了.

而那中年道士手中更是運筆如飛,將沈俊這些話大部分都原原本本的在一冊厚厚的黃紙上,記錄了下來.只是在聽到沈俊到"冥思坐忘垢無傷"的時候,手上頓了一下,臉色微微一變.

沈俊頓時心中一慌倒在地上急忙道:"弟子知錯,請師父責罰!師父傳授的修仙功法,不該當眾出來."

那中年道士沉默半響,搖了搖頭道:"算了,這也並非大不了的事.這《坐忘經》功法,是上古修士流傳下來的正統修仙功法之一,一兩句流傳出去,並無大礙.不過,以後還需謹慎才是免引來真正仙人的注意.

咱們現在做的事,乃是創立心境仙道的基石.我廖氏家族已經為此付出了數十代人的心血旦成功,便開創仙道萬世之功用無窮.當然,這其中也會有你的一份功勞.所以盡量不能有任何差池."

"是弟子明白,不敢有絲毫懈怠!師父,不知弟子什麼時候,才能真正修仙?"沈俊欣喜無比.能在仙道上有一席之地,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事.

中年道士頭也不抬,淡聲道:"這要看你的慧根了,如果能參悟透我傳授給你的《坐忘經》功法,自然有得道成仙的一天.你繼續下去吧,把後面剩下的都記錄下來."

葉秦在外面,差點忍不住笑了起來.

什麼慧根,這不是擺明了誤人子弟麼!那沈俊根本沒有靈根,就算有天縱之才,也無法在體內誕生元神,進行修仙.中年道士分明是在拿修仙當誘餌,白白讓那沈俊為他效力.

不過,葉秦發現那中年道士體內擁有法力,是真正的修仙者,已經有練氣期中階的修為,而且這道士似乎修煉的也是《坐忘經》.

葉秦作為築基期修士,能夠輕松自如的控制自身的靈氣,一旦收斂氣息,整個人便宛如從世上消失了一般.而那中年道士的修為太低,才練氣期五層,甚至還無法控制自身的氣息.所以就算近在咫尺,那中年道士也並未察覺葉秦的存在,葉秦卻能輕易的探查到中年道士的修為.

沈俊雖然是奇才,但是卻並不知道自己沒有靈根,癡心于仙道,不疑有它,心甘願的為中年道士效力.他很快將後面的話語都了出來,由中年道士記錄了下來.

中年道士將斗法場上所有話語都記錄下來之後.隨後,那中年道士開始逐條逐句,閱讀,並且偶爾征詢那沈俊的意見.那沈俊極其博學,.中年道士將筆錄上無用的廢話,通通一筆刪除.只有那些似乎有用的語句,才留下.

這師徒二人,通宵達旦,對數萬進行研究.

葉秦在書房外聽了許久,心癢無比,終于忍不住推開書房門,呵呵笑道:"."

中年道士聽見房門被推開,他卻毫無所覺,頓時一驚.等他看清楚來人之後,更是大驚失色.

沈俊回頭一看,驚怒不已,這不是那個半路上攔著他詢問的的那人麼,怎麼跟蹤他到了這樓閣.大喝道,"你是何人?出去!"

"住口!"

中年道士急忙喝止了沈俊,從書桌前起身,恭敬的躬身一拜,道:"晚輩廖一凡,不知前輩駕臨,有失遠迎,贖罪!"眼前這位築基期修士,他有是十個膽子也得罪不起.

葉秦站立原地,微微點頭,坦然的受了一禮,"我姓葉."

沈俊傻眼,愣在當場不知所措.能夠被他師父稱為前輩的,無也是仙人,而且絕對是更為高明的仙人.他驚醒過來,連忙便要叩拜.

葉秦手上一抬,一股力道托住了沈俊,令沈俊叩拜不下去,淡笑道:"你師父是修仙之人,按仙人的規矩者為尊,晚輩需持禮拜見前輩.但你只是世俗界的凡人,不需按照仙人規矩持著仙界之禮,你要是無緣無故拜我,我可沒什麼見面禮給你.你先退後一旁,我有些話要問你師父."

在葉秦的眼中,是廖一凡,章氏四人,沈俊,是三類完全不同的人.廖一凡是修仙者且自認為是修仙界的修士.而章氏四人雖然也曾經修煉過仙道,但是已經退出了修仙界,把自身降格成了江湖中人,專注于幫派之爭,所以他們某

上已經算是江湖中人.沈俊一門心思想成仙始的世俗凡人.

對于這三類人,葉秦的態度也完全不同.廖一凡是修仙者,葉秦自然按照修仙者的規矩來對待.章氏四人是江湖中人秦對他們四位,講的是江湖義氣.沈俊這位凡人,他則是以世俗之人對待.

沈俊臉上一,退後數步.

廖一凡心中忐忑:"不知道前輩有什麼話詢問?"

葉秦盯著他,突然淡聲道:"你姓廖,是廖王府的人?"

廖一凡心中一,這位怎麼問起他家里的況來了,十分謹慎的回道:"不敢,晚輩是南梁國皇帝冊封的外姓王爺是青州廖王府的主人.不過,晚輩早已經不過問王府的事些年只是在這青云觀內,潛心修煉而已.廖王府的事直是晚輩的父親在打理.前輩是為了廖王府的事而來?"

葉秦笑道:"這倒不是.我的個江湖上的朋友,在幫派地盤上和廖王府有點沖突.不過是事.江湖上的事,只按照江湖規矩解決便是了,沒必要引發修仙者之間的沖突.

我此次來青觀,聽斗法大會,純粹是無心之舉.只是無意之間聽到令'徒’到《坐忘經》的內容,心生惑,這才過來看一看."

廖一凡稍微放心下來,只要不是他麻煩,那就好.至于廖王府和江湖幫會之間的爭斗,的確是事,犯不著因此而得罪一位築基修士.

葉秦踱步來到書桌前,著書桌上那冊厚厚的《廖氏修仙筆錄》,轉頭問道:"你在研究心境?"

廖一凡道:"不敢隱瞞,晚輩的在研究心境."

"來聽聽."

"前輩的心境修煉已經到了較高界,晚輩才剛剛入門而已,不敢班門弄斧."

葉秦一愣,道:"我並未修煉過心境,為何我的心境修為已經很高了?"

廖一凡頓時神色古怪,道:"前輩修煉的不是《坐忘經》嗎?"

"不錯."

"晚輩修煉的也是《坐忘經》.這《坐忘經》功法,雖然是以修煉元神為主,但是同時也修煉心境.前輩能進入築基境界,必定在心境上已經有了較高的境界.晚輩跟前輩相比,相差太遠,不敢胡."

葉秦這次是徹底愣住了.雖然他修煉的是《坐忘經》功法,但是這門功法修煉的人極少,他也從未聽過這個功法還有別的什麼效果.

"你對《坐忘經》似乎很了解?"

"知道一些.廖氏家族的先祖,曾經參與過《坐忘經》的修訂."廖一凡遲疑了一下,道:"先祖的名諱是廖天語,不知前輩可曾聽."

葉秦搖頭,從未聽過這個名字.

"先祖有一個稱號,前輩或許聽過,廣語真人."廖一凡把先祖的名諱報了出來,也是希望葉秦能看在廖氏先祖的面子上,不要為難他.

"什麼,仙緣城八大散修之一的廣語真人,是廖氏家族的先祖?"

葉秦吃了一驚,他手中的不熄之火便是廣語真人采集的.這位赫赫有名的上古元嬰期修士,竟然是廖氏家族的先祖.這廖氏家族的淵源,也未免太悠長了吧.

他對廖氏家族,生出一絲敬佩之心.不管怎麼,這樣一個悠久的修仙家族,值得尊敬.

"不錯."

廖一凡點頭,頹然.

先祖名震天下,只要報上名號,果然有不少前輩聽過.在靈霧修仙界,曾經出過元嬰修士的家族,極其罕見.可惜家族的輝煌那是許久以前的事了,如今廖氏家族落魄到了連一個築基修士都沒有.他要是不,估計也沒有幾個修仙之人知道廣語真人還有後人流傳在世上.

"《坐忘經》一共分預篇,上篇練氣篇,中篇築基篇,下篇結丹篇.有眾多的靈霧修仙界古修士曾經參與過修訂且親身修煉過.

廖氏先祖廣語真人,曾經參與了《坐忘經》下篇結丹篇《抱元守缺》的修訂.所以我廖氏家族,對這《坐忘經》了解的,比普通修士更多一些."

"那我請教幾個惑."

"晚輩知無不."

"《坐忘經》的練氣篇,有一個極大的缺陷.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這個,來有些話長了."

廖一凡臉上有些為難,可是見葉秦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態,不得已才道:"其實上古時期修士們是同時元神和心境.那個時候留下的修仙秘籍,大多都是同時可以兼修元神和心境.就像這《坐忘經》,便是其中最正統的一種."

接著,廖一凡不屑道:"但是後來,不少後輩修士認為《坐忘經》存在缺陷.而且心境的作用並不大這些人放棄了心境的修煉,專注于元神的修煉.這才有了後輩修士更為流行的《金靈經》,《木靈經》,《火靈經》,《水靈經》,《土靈經》等等.那些後輩修士自以為創造了出色的修煉功法,便是卻不知道些功法只進行元神修煉,基本上不再涉及到心境方面的修煉.他們會因此而付出代價."

葉秦道:"我最後一個問題,這心境究竟有何作用?"

廖一凡躬身道:"前輩,只有一個作用境越高,越容易保持本心,不迷失.不被迷幻陣法所迷惑!可以用來渡心魔劫."

半個時辰之後,葉秦離開了青云觀,返回青鴻客棧,閉門不出爐煉丹.

十日之期一過,他便和章氏兄妹,夏,范四人告別.畢竟這南梁國只是他路過之地不打算在這里久留.廖王府並非北二十幫的對手,北幫拿下這青州城是遲早的事.

隨後秦前往青云觀,和廖一凡見過一面之後即離開了南梁國境內.

一道耀眼的飛鴻劍芒,劃過南梁國的天空,飛遁往遙遠的北齊國.

葉秦佇立在飛劍上,任由凌厲的罡風吹拂著衣裳和發髻.心中卻在想著,他在臨走之前,和廖一凡做的一筆交易.

廖一凡之前的那些話,他根本不信.

什麼心境越高越容易保持本心.

如果真是這樣簡單,這位廖王爺,放著一個堂堂廖王府的王爺不做,卻窩在青云觀,潛心研究心境?

區區一個練氣期修士

把心境修煉的再高,又能有什麼用.

心魔劫,那是元嬰期修士,才會遇到的劫難,跟練氣期修士可以是毫無關系.天下有幾個修士敢誇口自己能修煉到元嬰期.

當然,葉秦也並未動手去逼迫廖一凡出實.廖一凡要是有心不想出來,他很難有手段去逼.

但是,只要是人,便會有缺點,有所求.

廖一凡自然也有所求.

"一粒築基丹!你中一定有很價值的物品.只要你給我的東西,能夠讓我滿意,我將一粒築基丹給你."葉秦平淡的語氣,將這句話出口,然後看著廖一凡的臉色.

廖一凡臉色終于大變.築丹掌握在修仙門派的手中,大修仙家族也擁有少量的築基丹.但是像廖氏家族這樣已經落魄的家族,那是根本就是奢望.這種稀罕的靈丹,可不是想買就能買到的.

"前輩,晚輩的中有一冊上古秘籍,乃是上古修士所留,必須擁有極高的心境修為,才能施展出其中威力來.但是因為保存不善,此冊秘籍有所殘缺,晚輩為了彌補上其中的殘缺,同時也為了提高心境修為,這才在青云觀潛心數十載,希望借助世俗凡人的智慧,將秘籍殘缺部分彌補上.此冊秘籍,完全可以抵一粒築基丹的價格.不過書在廖王府,我需要回去取來."

"那好,三日後,我再來此處.一手交手交書.我相信你這番話中沒有虛假之,否則你應該知道後果.廖氏家族,或許會因此而灰飛煙滅,從青州徹底消失."

廖一凡背上滲出汗滴,"敢欺瞞."

葉秦禦劍飛行,手中拿著一薄薄的秘籍,正是用一粒築基丹從廖一凡換來的《天心訣》.他手中的這本是抄錄的副本,原本還在廖一凡的手中.

廖王府的藏書並不多年來廖家族曆經劫難,大部分藏書已經遺失殆盡,這是廖家剩下的最後一冊古籍.

《天心訣》的原本已經損壞,據是數百年前,廖王府上鬧蟻災把這冊中的一部分給啃壞了.廖氏家族十余代人,花了極大的精力,來修補這本《心鏡訣》至今也沒能修補完.

廖氏族人才智有限,便想出借助世俗凡人的才智,來修補這冊《天心訣》.青州境內極負盛名的斗法大會,打著天心劍勢的幌子實一直是廖氏家族在背後推波助瀾.

至于廖氏家族操縱這斗法大會,幕後是否還有其它的意圖,卻不是葉秦所能知道的了.

最神奇的地方,是這《天心訣》並不靠元神的修為,而是純粹靠心境的高低來發揮威力.

每達到一個心境境界,便能發揮出更強的威力.

換句話就是,沒有修煉過心境的修士本無法修煉它.

不過好在,《坐忘經》本身便是同時修煉元神和心境以配合《天心訣》一起修煉.葉秦也省去了修煉心境的苦惱.

這冊《天心訣》,一共分為三層.

第一層"蓄勢"需要達到《坐忘經》的上篇心境界,才能進行修煉.修煉完成之後,可以蓄勢,在原來的基礎上,大幅增強釋放出來的法力的威力,至少能增加三成左右.

第二層"魔影**",需要達到《坐忘經》的中篇心境界,才能進行修煉.修煉完之後,能夠以法力投射成為虛幻的鏡子,幻化出一道魔影.散發出超過自身威力一倍到九倍的氣勢.

不過,魔影雖然氣勢驚人,駭人心魂,甚至將敵人嚇住,但是無法傷敵.因為它完全是虛影.

第三層"仙身**",需要達到《坐忘經》的下篇心境界,才能進行修煉.修煉完成之後,能夠將虛幻的魔影凝實,可以傷敵.但是這個凝實的影子無法長久,會自然消散.

葉秦一路禦劍飛往北齊國,和嚴萱等同門彙合,完成曆練.

因為路程極遠,縱然是禦劍飛行,也要長達半年之久才能抵達.在這一路上,他自然也花了不少的精力去修煉這《天心訣》.

他也考慮過,這冊《天心訣》里面的內容有破損,被修補過,會不會有副作用.

但是仔細看完之後,葉秦慢慢發現,修煉這個功法並沒有副作用.不會想元神修煉一樣,一旦出了差錯,便會造成元神反噬,走火入魔.修煉這個出了錯的話,頂多只是無法發揮足夠的威力而已.

葉秦考慮過這些之後,這才安心的進行修煉.

運行《天心訣》功法之後,半個月,第一層的功法便修煉完成.

築基期一層的修士,正常況下可以將數寸飛劍法器化為一丈長的劍芒.修為越高,才能令飛劍越大.飛劍越大,施展出來的威力自然也越大.

讓葉秦大感驚喜的是,他釋放出來的飛劍,長達一丈三,明顯比以前大了足足三成.

要知道,到了築基期以上的修為,每前進一步都顯得非常艱難,需要耗費長年累月的心血去苦修,功力才行有寸近.否則的話,必須求助于外物,更強的法器,更高階的功法秘籍.才能抵上長年累月的苦修.

這《天心訣》的第一層,便讓葉秦憑增三成劍芒的實力,這相當令人吃驚.

當然,施展的時候也有弊端,必須經過短暫的蓄勢,才能爆發出更強的劍芒.如果不進行蓄勢的話,是無法暴漲三成威力的.也就,攻擊有間隔,蓄勢被對手阻斷的話,則無法發揮出效果.

至于《天心訣》的第二層"魔影**",有些難度.

葉秦反複演練多達數百遍,也沒能找到訣竅,用法力虛幻出一個自身的影子來.他甚至懷疑,是不是功法內容出錯,才讓他無法成功施展出來.

但是葉秦並未放棄.

他對這第二層的功法,更為期待.

能幻化出一個自身的魔影來,而且隨著修煉,這個魔影比自己所發出的氣勢還要"強"上足足一到九倍,肯定非常引人注意.

這個魔影越引人注意,自然會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一旦陷入危險的境地,他可以釋放出魔影,以此來擺脫敵人的追蹤.




上篇:221 斗法大會     下篇:224 鐵血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