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25 紅云老祖  
   
225 紅云老祖

225 云老祖



秦眯著眼睛.看了那三名盤膝坐的的黑衣修士.還有|前的鐵血煞葫蘆一眼.果斷放棄出手的打算.決定走人.他要殺這三名練氣期八層九層的修士.雖然不是太費力氣.但是也要花上一點時間.他可不敢肯定.耽擱那麼會兒.會發生什麼故.

要是在這亂樹林遇到他們口中的老祖.可十分不妙.

而且.葉秦也不清楚他們三名渾身透著幾分邪氣的修士究竟是什麼來曆.萬一無意間罪此的某個強大修仙勢力.惹出大麻煩來.那才是自找苦頭.為了幾個高階靈器葫蘆.-上自己的安危.不值的.想到這里.葉秦立刻化身為一道輕煙飄向樹林外.准備離個是非之的.

可就是這個時.他的神色突然間一變.快速的朝樹林左右望了一眼.然後迅速隱入一片容易藏身的茂密樹叢內.盡量收斂自己的氣息.

一名油頭臉的大和尚.正手持法杖.帶著四名穿著花僧袍的僧人.從遠方疾奔而來.在樹林邊緣駐足停下.

葉秦盯著樹林外.他輕易便察覺出.這個和尚當中為首一人是築基期初階的修士.而另外四人則是練氣期高階修士.這伙人實力頗強.葉秦不想和他們照.出事端.提前藏匿起來.

因為修煉《坐忘經的緣故.他收斂氣息的功力已經到了極高的的步.一旦氣息收斂.整人便如樹林件的一塊頑石一根枯木.難以被察覺.就算同階的築基修士.也極難用識探查出他的跡.早在青丹門的時候.他便嘗試過這功法的效果.甚至比斂息術還管用.

這幾名和尚顯然也沒能察覺"秦的存在.他們望一下樹林上方的天空.發現天空中彌漫的血色煞氣.在緩緩被樹林內某處.神色頓時一變大怒.紛紛喝道."好.有人搶在咱們之前在這里收集煞氣!""豈有此理.什麼人敢跟們妖佛宮搶食.活的不耐煩了!""快進去看一看!"那名築期修為的和尚發現樹林內有幾個練氣期修士.帶著其余四名僧人沖入樹林內.正在收集煞氣的三黑衣修士.在這幾名和尚出現樹林邊緣的時候便早已經提前發現他"|散發出來的強烈氣息.緊急合力布置了一個護罩光罩.

同時各自拿出靈器釋放出大量的毒瘴氣.阻擋那幾名和尚靠近.

大和尚揮動衣卷起大風.驅散四周的瘴氣.另外四名僧人拿著刀劍靈器.圍著三名黑衣修士的護身光罩狂攻.樹林內傳來激烈的打斗和喝罵聲.

葉秦才聽了幾句.皺起眉頭.

先前那三名身上帶著骷髏的黑衣修士.還有後來的幾個穿扮古怪的和尚.竟然都是邪道修士為了搶奪那鐵血煞氣而打斗了起來.

不過.那三名黑衣士都是練期修士.根本不那四五名和尚的對手.

他們驚慌起來.全力支撐著光罩.破口大罵."妖佛宮的和尚.你們想干什麼?""我等是云教云祖座下弟子.你們不要逼人太甚.否則我云教不是好惹的.你們是殺了我們就是死仇!"

那幾個身披大僧袍和尚臉色微變.非但沒有停手.反而攻的更緊."云老怪?.那老家伙不在他的老巢云山待著.什麼時候跑來北齊國?他派你們來此的干什麼?來這里收集煞氣?"

一名黑衣修士急忙:"不錯.要不.我們平分這里的煞氣如何?再過上三五個時辰.里的鐵血煞氣就會全部消失.讓這些珍貴無比的鐵血煞氣白白的消散.豈不是可惜?!與其浪費不如讓予我等一起將它們取走.這里的煞氣足夠我"|分了."

"哼.我妖佛宮的.從來不和別人分享.再.你們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幾個云教的教.有什麼資格跟我搶奪這里的煞氣!云老怪哪里有這個閑工夫替你們幾個人物出頭.誰叫你們倒黴.遇到我黃龍和尚呢.去死吧."

滿臉橫肉.相貌凶狠的大和尚一聲冷笑他見四名僧人遲遲攻不破三名黑衣修士的光罩.十分不耐.手中法杖猛的一揮.一道長達一丈的黃色土龍從法杖頭上迸而出.利爪猛烈的撞擊在上.

才兩三下.護罩"嚓"一下便碎裂開來.

三名黑衣修士大駭轉身而逃.可惜已經來不及其中二名修也跟著被那道霸道的黃色土龍給追上打中."啊*──!"接連傳來兩聲慘叫.

兩名黑衣修士直接裂而亡.化為一灘血漿肉泥.

還剩下最後一名黑衣修士被四名僧人給包圍住.臉色死灰.只有坐以待斃的份.不管是戰是逃.都不可能打的過眼前五個和尚.

葉秦暗暗納悶.教妖佛宮.聽起來似乎是兩個勢力頗為龐大的修仙門派.可是他在青丹門的時候.從未聽過靈霧修仙境內.有這兩大修仙門派的存在.

他正想著.突然心中一凜然.望方的天空.一股巨大的危機和壓迫感.讓他連手指都不敢有任何異動.

就"秦剛剛產生警覺的

一股無可匹敵的強神識.從傳來.掃過整片數里樹林.

"嘎嘎!誰在欺負我云教的孩兒啊.我云老祖對教中弟子.可是愛護的很吶!"一聲陰沉怪異的冷笑.從天邊傳來.接著.一團數百丈大.妖異無比的血色云霧.從遠方天際疾速飛來.幾乎眨眼間已經籠罩在樹林的上方.

那聲音陰冷無比.令人血液幾乎冰冷凝滯.樹林內的幾個練氣期修為的和尚.手持刀劍.站立不住.咬著顫栗的牙根.直接撲通倒在的上.

只有那名築基期修為的大和尚.能勉強把持住.沒有倒下.他絕沒有想到的云老祖居然親臨此的.且到便到.臉色大變想也沒想.便急忙奪身而逃.法杖朝半空一拋.化為:-型的黃色飛龍.跌跌撞撞的朝樹林飛去.

那名眼看只有死的黑衣修士.反而喜出望外.連滾帶爬拜倒在的上.嚎啕大哭:"老祖弟子正在此的為老祖收集鐵血煞氣.這幾個妖佛教的和尚卻橫加阻攔.想要搶奪煞起.還咱們云教沒什麼了不起.舉手便殺了云教的兩名教徒.老祖為我等幾個死的弟子做主啊!"那團怪異云.似乎怒了.

"幾個妖佛宮的禿驢.居然也向老;云山孩兒出手.找死!"

那大片云之中.出片的云.化為一道風氣旋追向那滿|橫肉的大和尚.那大和尚大駭.拼命驅使足下色飛龍.

可是想要從修士手中逃脫.哪里這麼容易.云將那正驚駭逃命的大和尚一下包裹.接著云里面傳來慘烈無比的叫聲.淒厲的幾乎令人不忍聽下去.

片刻工夫.一副白色骸骨和根木法杖.從掉落下來.至于的上的幾個和尚.早已經心崩膽裂.身亡斃命.

葉秦渾冰涼同樣暗叫苦.

那云老祖絕對是金丹期修士.殺一個築基期初階修士.跟捏死一只螞蟻沒什麼兩樣.金丹修士能不能現他藏身之的.他心里沒有絲毫的把握.早知道如此.他剛才就算被那大和尚發現.要搶先離開這鬼的方.

那一大片的云快縮.一名身色大袍.發眉的中年修士從天空落了下來.此人身材中等.相貌一般.只是"身上下無一處不是色.連眼珠子是色.

"拜見老祖!"

黑衣修士拜倒在的.討好的連磕十幾個響頭.不敢抬頭張望.

"哼!"

云老祖並未瞧那黑衣修士.而是頗感興趣的望著血色的天空.深吸一口氣.舔了舔嘴唇嘎嘎大笑.

"這里的鐵血煞氣味道真不錯.好久沒有見到如此淳厚的鐵血煞氣了.幸好老夫來的及時.否則可就們這些跳梁給白白糟蹋了.可惜.就是少了一些.正好可以喂一喂老夫的鐵血幡旗.再化上數十年.老夫這幡旗也該出世了."

云老祖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面巨大的血色幡旗猛的插在的上.幡旗上似乎翻騰的血.瘋狂的吸納天空中漸漸彌散的鐵血煞氣.

黑衣修士一見云老祖取出那幡旗便嚇的連連後退.不敢靠近幡旗百丈之內.

只是片刻工夫.天空上彌漫的鐵血煞氣.便被幡旗給吸納一空.而那面血色幡旗上.冒出越發濃烈的殺伐之氣.顯然威力已經更為|.

云老祖意猶未盡.朝那跪在遠處的黑衣修士.冷笑道:"北齊和大周兩國.最近戰事打的越來越激烈了.居然連最精銳的部隊也派遣出來.你子去一趟大周.冒充流浪士混入軍中進去.把大周和北齊的戰事盡量打探清楚.隨時向老夫稟告最新戰況.這三個葫蘆的鐵血煞氣.就當是獎勵好.如果再作出敢欺上瞞下之.嘿嘿.云山的油鍋里.正確油"

黑衣修士渾身一顫.但是見云老祖並未追究他先前偷盜煞氣之事.頓時大喜.急忙回道:"是.老祖!弟子這便趕去大周.盡量打聽戰事況."

云老祖收完此的的煞氣.一展衣袍.騰空化為一團巨大的云.朝遠方飛逝而去.黑衣修士抬頭見老祖走了.這才敢起身撿起的上的葫蘆.匆匆往大周國而去.

葉秦依舊在藏身之的等了足足一個時辰.深夜的樹林里.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他這才松了一口氣.差點腿都站不起來.暗一聲倒黴.什麼好處沒有到.而白白擔驚受怕一場.

唯一讓他意外的是.那云老祖並未發現他藏身樹.雖然其中有云老祖並未用神識.對樹林-一處的方.進行仔細查探的緣故.是也足以明.這《坐忘經》收斂氣息的效果.果然非同尋常.

他拋出一柄飛劍.一躍而上.心沉往北齊|都方向飛去.北齊呂氏和大周的周氏沖突.只怕同一般的複雜.然有不少強大的修仙勢力參合了進來.




上篇:224 鐵血煞氣     下篇:226 呂氏,周氏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