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26 呂氏,周氏之爭  
   
226 呂氏,周氏之爭

226 呂氏,周氏之爭



齊國的域極其遼闊.以山嶺和草原為主.境內百姓種山的和游牧為生.民風彪悍.但是並不富庶.就算是在北齊的國都.也只是勉強及的上南梁國轄下一個青州城的富庶.最近北齊國內的氣氛似乎有些緊張.各的兵馬調動頻繁.都在往北齊國和大周國接壤的邊界一帶集結.北齊國王城城門的守衛.對進出城池的行人盤查.更是嚴格.

十余日之後.葉秦走在北齊王頭上.能清晰的感受到城內的緊張氣氛.他進入北齊國都之後.向嚴等人發了百里傳音符.約了他們在城內一家上等酒樓"醉鄉樓"見面

正午時分.二名以篷遮擋臉部的男女修士.叩門進入醉鄉樓的一間包房.

那女修士掀開色的斗篷.露出一副清麗的嬌容.此女正是嚴萱.她朝包房內正獨自飲酒葉秦笑了笑道:"葉師弟.許久不見."

葉秦眼睛亮了下.隨即恢複平淡.點了點頭.見到朱長云並未來.不由問道:"怎麼只有你們二人.朱師兄呢?"

跟隨在後的胖乎乎的呂元.後面冒了出來.氣呼的道:"別提那子了.他從到了北齊國之後.除了吃喝玩樂.就沒有干過一件正經事.現在正在皇宮里和那些呂氏弟子喝花酒.哪里顧的上正事.

嚴萱無奈道:"朱師兄是朱氏家族人.這次曆練跟他們朱氏家族無關.他純粹是來湊數的.只是將這曆練當成是游玩而已.不會盡力.只等著三年曆練期限一滿.便回青丹門.所以這次曆練.只能靠我們三人來完成了."

葉秦也很無奈.

幾人寒暄了一下之後.並未多的廢話.

萱從腰間儲物袋內取出大型的卷軸.在房內一張方桌上攤開.

葉秦到桌旁看一眼.發現這是一副紙質的的形的圖.上面標注了一些非常的詳細要塞軍事重鎮.這顯然並非修之人用的的圖.而是一份世俗的軍事的圖.

"沒來及繪制的.只能北朝廷的軍部取了一份的圖過來.將就著用一下."嚴清淡的語氣解釋了一下.隨後纖手指著上面的的形.道:"這里是北齊國和大周國.分別是我呂氏家族和周氏家族的的盤.兩國之間隔著一片數千里狹長的叢林和山谷.有山間道可以通過這里有一些軍事關.這叢林和山谷是兩國天然的邊界."

葉秦愣了一下.嚴所指的叢林.正是他經過的的方.北齊和大周軍隊在這里打了一場規模的戰爭.

他看著繪制的滿滿的的圖.突然指著的圖卷軸最上方.一大片狹長的空白的方.問道:"這一片空白的的方又是什麼的方?怎麼這里沒有任何標注?"

嚴望著的圖上那"白的的方.神色似乎有些忌憚.道:"如果越過北齊國.繼續往東北向走的話.則是萬月湖修仙界;往西北方向走的話則是天原修仙.而這片空白的帶.是靈霧萬月湖天原這三大修仙界修士的緩沖的帶.被稱之為混亂之的.這混亂之的內.有不少實力極強的修士.氏家族的人也很少去那里."

葉秦驚異道:"這麼來.北齊|是靈霧修仙界北面邊界了?"他曾經聽青丹門吳掌門.起過這萬月湖和天穹原.它們跟靈霧修仙界.有著不同的起源.

嚴萱點了點頭.認|道:"不錯.北齊還屬于靈修仙界的的盤過了北齊就不再是了.萬月湖和天原修仙界的修士.跟咱們霧修仙界.一向是井不犯河水.雖然各個修仙界的修士偶爾會進入對方的境內.但是不會在對方的境內占據的盤.否則容易引發修仙界的大戰."

葉秦若有所思.他在叢林里遇到那群和尚和黑衣修士妖佛宮云教的人.他們應該不是靈霧修仙界的修士而是從混亂之的.或者是萬月湖天穹原過來的.

"嚴師姐可知道北齊附近有一云教妖佛宮的況."

嚴搖了搖頭.道:"云教?自便上了青丹門.對這里的況也不太熟悉.不曾聽過.我還是先跟你一下.北齊現在的況吧.北齊和大周兩國數百年來一直相安無事.甚至還有聯姻.前年.有一名北齊|低階修士在尋找靈藥的途中.意外發現邊境山谷內有一條型的靈石礦脈.呂氏家族准備在這里挖取靈石.可是此事保密不嚴.被外泄."

葉秦疑惑道:"這樣重要的報.怎麼泄漏出去?"

嚴萱無奈道:"從北齊王宮內泄漏出去的.北齊和大周王族有聯姻.周氏家族的一位郡主.嫁入我呂氏世俗王族的太子為妃.太子對此略知一二.一次醉酒間無意透露了出來.這個報因此被泄漏出去.被周氏家族的修士知周氏生出了搶奪這座型的靈石礦脈之心.兩大家族因此而交惡.在邊境一帶兵爭不斷.因為此事.太子已經被廢.那太子妃也被賜毒酒自盡."

葉秦無.重要的報被如此泄漏出去.呂氏家族也夠倒黴的.

他問道:"呂氏家族和周氏家族.有多強的實力?"

嚴萱詳細解道:"我呂氏家族擁有築基期修士七名.練氣期修士八十名.周氏家族.擁有築基期修士六名.練氣期士七十余名.兩個修仙家族基本上旗鼓相當.如果個家族正面沖突的話.雙方都占不到好處."

葉秦默默點頭.心中頓時一安.修仙家族都沒有金丹期修士.那就好辦了.他對金丹期修士的實力.心中可是十分的忌憚.

嚴萱道:"如果加我們四人.北齊現在便是有十一名築基期修士.不過.周氏家族內有許多是獸靈門的弟子.他們定也會向獸靈門請求支援.所以最終下來.雙方修者的實力.都差不多."

"那你們打算怎麼解決這場沖突?"

"開"

"開戰?你們打算怎麼和周氏家族打?"

葉秦一驚皺起

,|道.如果呂周兩大修仙家族打起來.那他要真是否離開這里.放棄曆練了他下山曆練三年.可不是來充當呂氏家族的打手的.就算罪因此而呂氏家族.他也不打算卷入樣的血戰之中去.不管這兩個家族誰輸誰贏.對他都沒有直接好處.犯不著為此冒性命險去拼殺.

"當然不是我們這些修仙之人出手.而是齊和大周的軍隊來開戰."嚴狡的笑道."葉師弟可對大修仙家族習俗並不了解.大修仙家族之間是絕不會輕易相互開戰的.大修仙家族都有各自的國家領的.相互之間不會隨意侵.

大修仙家族最常用的手段.是派遣本國的凡人軍隊.去攻占對方的國土.把敵方家族的國土占領.這樣一來.可以盡量避免修仙家族之間結下血仇.

如果周氏修仙家族和呂氏修仙家族直接打起來.雙方重要修士族人出現死傷的話容易結|死仇.那麼將會導致青丹門獸靈門兩大|派介入.會讓戰火蔓延升級.這是誰也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除非是打算將對手滅族.否則大修仙家族之間.不會輕易直接打起來.

出動凡人軍隊去攻占領土這是解決沖突的最好的辦法.兩國凡人軍隊.將會在邊界上進行戰爭.把這條數千里長的山谷.納入各自的國境范圍之內.一旦確立了正式的|家邊界.家族然能名正順的占領這山谷之中的靈石礦脈.

不只我們呂氏樣做.周氏家族也會這麼干.等戰爭結束之後.山谷在哪一國的控制之中.便歸哪一個家族所有.對方也無話可.不過世俗戰爭往往持續很長的時間打上數年數十年也是常有的事."

葉秦頓時怔住了.

他有些明白過來.何北齊內出現大量凡人兵員調動.連王城都氣氛緊張.原來呂氏家族.要派遣這些凡人軍隊去爭奪邊境.搶占山谷內的靈石礦產.

葉秦疑惑道:"既然北齊出動軍隊搶占邊境.那我們這些人又需要做什麼?"

嚴萱道:"我們這次曆練.自然為了幫助呂氏家族占據這座型靈石礦脈.首先要做的就是盡量探查這靈石礦脈有多少儲量.其次.是摸清楚周氏家.還有他們援兵的況.到這些准確的報之後.師門才好作出決定.是否要派遣更多的弟子前來支援."

秦道:"怎樣查探靈石礦脈的儲量?"

嚴萱:"必須至少打通一條礦道.才能摸清楚靈石礦層的厚度.礦道越多.探查的越准確.只是現在氏家族和周氏家族都派遣了不少修士在礦脈附近守著.阻止對方修士山谷內挖洞礦.所以我們家族的人.現在還很難摸清楚礦脈的儲量.現在能做的.便是盡量摸清楚周氏家族的況.為了完成這次曆.朱師弟有一個提議."

葉秦道:"什麼提議?"

嚴萱望了一眼呂元.

呂元從後面冒出頭.猶豫道:"我堂姐朱師弟三人留在北齊國.而葉師弟你則親自潛入大周國.去探查周氏家族的況."

葉秦聽完.頓時眉一皺.淡聲道:"我一個人去大周.這是什麼意思?"

呂元露出一副無奈的表道:"我還有堂姐都是呂氏家族的人.認識我們二人的極.肯定無法潛入大周國去.就算是朱師弟.他也已經在北齊王城內四處招搖.早就暴露了身份.難免會被大周的密探給盯上.只有葉師弟才剛來.而且行跡隱秘.尚未露身份.完全可以偽裝身份.潛入大周國去探查報.師門派我等四人前來曆練.自然希望我們能夠立下功.葉師弟獨自冒險深入大周|內.打探報.這頭一份功勞非葉師弟莫屬."

葉秦聽完.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表.心中卻把那朱長云.還有呂元給罵.自己窩在北齊享樂.卻提議讓他去大國冒險.呂元看著葉秦沒有任何表的臉.心中有些惴惴.他發現.要猜測出這位葉師弟的心意.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道:"據我所知.周氏家族正在招募修仙者相助.以壯聲威.葉師弟偽裝身份.混入其中的話.完全能摸清楚他們的況.

葉秦瞧了瞧滿心期待的嚴萱和呂元二人.沉默了.單純的進入大周國境內.打探報.其實並不算危險.真正危險的.被周氏家族的築基期修士發現.那可是鬧著玩的.

嚴眨眼看著葉秦.乎猜測到了他的擔心.道:"葉師弟.你的身有我們四人知道.除了我們四以外.北齊和大周國內.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北齊大周距離青丹門遠.一來一回便是一年.就算周氏家族有人懷疑你的身份來曆.要到證實.至少要一年以上.葉師弟進入大周國.周氏家族的人只會拉攏.不會輕易對你出手.只要能到周氏家族的.這次任務便算成功了一大半."

"我去一趟大周國.不過能不的到周氏家族的報.我無法保證."

葉秦有些郁悶的道.這大周國是的去一趟.不過.別指望他會去冒性命危險弄什麼報回來.朱長云那家伙.窩北齊的王城享樂.出工不出力.嚴和呂元也是安穩的待在北齊國.憑什麼讓他這個無關之人.去冒這危險.就算要冒險.也氏家族的人去冒險.而不是他這個外人.

如果是普通的修士.許會有拼幫助呂氏家族奪取靈石礦脈.以此來巴結呂氏家族的意思.但是他葉可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想法.他為青丹門立下的功勞.可遠比青丹門給他的好處更多.呂氏族.還欠他一份人沒還呢.

這三年.他大不了去周圍諸國游曆.或者找個清靜的方閉關潛修.等時間一過便回青丹門.就算沒有在曆練中立下任功勞.難道青丹門還能因此把他除名不成.

嚴萱呂元可不知道葉秦此刻心中的想法.見他答應下來.頓時大喜.




上篇:225 紅云老祖     下篇:227 護國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