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29 可疑的修士  
   
229 可疑的修士

229 可疑的修士



葉秦略一沉吟,走入這座聚集了好些築基修士的大帳之內.

帳內眾築基修士的炯炯目光,立刻朝他看了過來.幾道頗為強大的神識,從葉秦的身上掃過,並未現葉秦身上任何異常,這才收了回去.

葉秦在進入大帳的同時,查探出了在座眾築基修士的實力.

這帳內的七名服飾各異的築基修士中間,有一名是築基高階修士,二名築基中階修士,剩余四人都是築基初階修士.

葉秦自身是築基期二層的修為,在這些人中屬于一般偏下的實力.

他以前在仙緣遇到過不少築基期修士,並在北齊邊境見過一名金丹修士.所以對自身的實力還是有很強的信心,在這些築基期修士中間,也有足夠的自保之力.

葉秦想到此處,安下心來,帳內眾人一一仔細打量過去.

坐在大帳內座的是一名神態莊重的白須老,從衣上的家族標記可以顯然看出,此人是周氏家族的修士,而且還是築基期高階,也是整個大帳內修為最高的一名修士.

其余六名築基修士分坐在帳內左右兩側的酒席.

右:三人,都是穿著綠衣裳的獸靈門修士,神態頗為親密,相互低聲交談.而左側的三名,衣飾奇異古怪,獨自端坐,自飲自酌,偶爾抬頭朝其他修士望上一眼,神色頗為冷淡.

葉秦雖然也能從他們身上看到隱地身份標記.但是卻並不清楚那些標記意味著什麼完全猜測不出他們地來曆.很顯然.這帳內左右兩側地修士.完全是不同身份.

葉秦心中思索.右側那幾名靈門修士.跟周氏家族應該有密切地關系.而左側地幾名修士.則很可能是被邀請來地護國仙師.和周氏家族並不算親密.

帶著葉秦來到大帳地周琳.已經先一步來到那白須老地身前.向老稟明了葉秦地來意.打算出任大周國地護國仙師.那白須老得知葉秦打算做大周地護國仙師刻露出驚喜之色替眾人簡單地做介紹.並且詢問葉秦地來曆.

"秦老弟.請入座.秦老弟能來我大周國.歡迎之至啊.我來介紹一下.我是周氏家族地副族長周延.這幾位側地分別是天穹原伊什庫力國地巴沙大師.萬月湖靈湖國地靈茹修士及來自混亂之地地鄭道長.右邊三位.則是來自上良國,烏馬國,巴國地獸靈門同門修士.王師弟,張師弟,施師妹.不知秦老弟是哪國地修士.出自何門派?"

"在下武國散修.見過周兄.以及諸位兄弟."

葉秦朝在座地眾位修士一一拱手示意後在右側獸靈門弟子一側坐下.正所謂多有失.他只是提及"武國散修"四字對自己地身份不再多.以免生出破綻.

中土大陸極大武國是個的不能再的國家,距離大周國非常的遙遠.要找到武國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有好幾年功夫,只怕連武國在哪里都弄不清楚.況且還是散修出生,那更是沒辦法查他清楚底細.

而且,他選擇跟獸靈門修士坐在一起,也是有講究的.

不管怎麼,他是靈霧修仙界修士,獸靈門和青丹門都是同源的修士.他對獸靈門修士的手段了解的更多一些,就算有變故,也能及時應對.

而對天穹原,萬月湖,還有混亂之地的修士,則相當的陌生,不清楚他們擁有什麼神通.他可不打算跟毫不知底細的人一起.萬一出了什麼變故,防不勝防.

周延愣了一下,顯然想不出武國在什麼地方.好在,他也並未深究,拍了拍手,讓靜候在一旁的女侍從們端上茶酒,笑道:"秦老弟新來,我跟你一下出任大周國護國仙師的酬勞.築基期初階修士,出任大周國的護國仙師,起價是一個月一百塊下品靈石.不知道秦老弟認為這個價錢是否能接受?"

幾名女侍從上來,為葉秦擺上一副滿滿當當的酒席.葉秦淡笑朝幾名侍女點頭,抿了一口酒.這酒釀制時應該放了少量的靈果,色澤碧珀,頗有靈氣.

他既然打算在這丹陽大營待上一段時間,自然要讓自己看上去更像是前來應護國征仙師之人,遲了一下,詢問道:"如果大周和北齊的築基修士之間打起來,隨便損壞一件法器,都是最少價值上千塊靈石.那這個價錢怎麼算?"

大帳內,眾築基修士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秦兄弟想必是第一次接這活吧?不太清楚行規,這也正常."

坐在葉秦旁邊的一名王姓獸靈門的修士,非常熱的解道:"其實這筆一百塊下品靈石的費用,只是單純請秦老弟出任護國仙師的價錢,你平時只需要跟隨大軍行進便行,這期間不需要你做任何事.咱們這些護國仙師,其實還是很輕松.如果去執行重要的任務,那按照任務的重要性,另外算價錢.這任務,也是看你自己的是否願意,如果不想去,也可以拒絕."

周延笑道:"不錯.這個不必急,秦老弟慢慢便會了解.周氏家族做事絕對公道,什麼任務給多少靈石,都是有舊例

,該拿多少便是多少,絕不會少一塊靈石."

葉秦頓時郝顏,謙遜的笑道:"這個我還真不知.我過去一直在潛修,只是有了成,這才出來闖蕩闖蕩.路過丹陽城,見大周正在招募仙師,所以才來此處."

"難怪.秦老弟能以散修的身份,能進入築基期,是非常難能可貴的."王修士笑道:"不過,秦老弟不必多慮周和北齊的築基修士之間,直接打起來的可能性很,更不會有什麼危險.真要有危險,我王胖子也不會來.畢竟靈石再多,也不如咱們性命值錢."

眾修士七嘴八舌了一番話.

葉秦漸漸明白過來.

大周國每月付:的這一百塊下品靈石,聘用他們這群築基修士出任大周國的護國仙師,其實作用是要借重這些築基修士的名頭,以壯大周國的聲威.

大周國此處招募了十余築基修士,一二百位練氣期修士,這樣一個月下來就是五六千塊下品靈石支頗為巨大.也只有周氏家族這樣的大家族才能支付得起.

大周國平時養不起這麼多護國仙師.只有在有戰事非常緊張的時候,才會進行臨時的招募.等最激烈的戰事一結束,他們這些"護國仙師"也會隨即離去,不在大周繼續待下去.

葉秦和眾修士稍微熟之後,打開了話匣子漸漸不再話,而是更多的傾聽眾修士都一些什麼.

談之間道長突然問起一件事,朝座的周延道:"周老哥,不知大周和北齊,為何突然大舉興兵."

周延神色微變,淡笑道:"鄭老弟,這話來就長事關我周氏和呂氏家族的私人恩怨,不方便出來請見諒."

眾人心中疑惑,但是沒有追下去.既然周延這是周氏和呂氏的私人恩怨們也不方便過多詢問.

葉秦心中卻是一動.

他自然清楚其中的原因.大周和北齊邊境有一座新現的型靈石礦脈,兩國因此而大舉興兵奪邊境的控制權.不過,這個消息看上去似乎還沒有傳揚出去,只有呂氏和周氏少數族人清楚這件事,所以才有鄭道長的這麼以問.

接著,鄭道士又問道:"不知道大周國決定什麼時候向北齊國開戰?"

周延沉吟道:"嗯,此戰已經准備了大半年,應該在本月月底,便會將有一場激烈的大戰.丹陽是靠近北齊的最大軍事重鎮.屆時,還有不少護國仙師會前來此地,保證丹陽城的安全.屆時,會有不少的築基期修仙聚集在一起,頗為難得.所以在開戰之前,我打算召集大家交換一下物品,希望大家能夠參加!"

眾築基修士紛紛點頭,表示打算參加.

按照修仙界的習俗,如果有許多修士聚集在一起的話,通常都會舉辦這樣的交易會,相互交換物品,把自己用不上的東西拿出來,換取別人手中的物品.各取所需,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葉秦自然也打算參加.這丹陽大營的築基修士,有來自靈霧,天穹原,萬月湖各地的修士,不定能現不錯的物品.

他們八名築基修士,在打帳內聚了二三個時辰,談完了正事之後,便閑聊一些趣聞,暢談甚歡,酒足盡興之後,方才各自散去.

等眾修士離去,周延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來不善,善不來啊!有一半是來曆可之人.周,你對他們這七人,有什麼看法?"

他身後的屏風後面,轉出一名築基修士,此人是中年俊朗的男子,周氏族人.在周延釋放的氣息掩蓋下,他的氣息隱藏的極好,並未被覺.

中年男子笑道:"三名獸靈門的修士,可以放心.那鄭道長,是混亂之頗有名氣的邪修士,心狠手辣,純粹為錢財而來.至于他問東問西,只怕是聽到了什麼不好的風聲.至于伊什庫力國的巴沙,靈湖國的靈茹,他們二人來曆神秘,沉默少,我也不清楚他們為何突然主動來我們大周國."

周延問道:"那姓秦的年青修士呢?"

中年男子道:"此人才二十余歲.他雖然自稱是散修,可是靈霧修仙界還從來沒有二十余歲便築基的散修,此子多半是某個家族或門派的核心修士,出來曆練.年青修士外出曆練,大多喜歡揚名立萬.可此人偏偏掩蓋自己的身份,不想讓我們知道.此人頗為可,只是沒有證據,不清楚他來我們這丹陽大營想做什麼."

周延苦笑:"也就是,這四人一個也不可信任?"

中年男子笑道:"除非是周氏族人,或是獸靈門的修士,都不可信任.不過,雖然這四名修士不值得信任,但還是要留他們在我大周,以此來壯聲威,否則,他們掉頭去了北齊國,成了北齊的護國仙師,那可大大不妙.一減一增,便是八名築基修士.大周和北齊的築基修士人數如果相差太大,此戰不打便要敗了."




上篇:228 丹陽大營     下篇:230 靈石和控蟲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