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32 轟天炮  
   
232 轟天炮

232 轟天炮



這場大周國的築基修士交易會過後,囤積在丹陽大營的始調動.分赴邊疆戰場.大周國和北齊國的邊境.是一片綿延山谷叢林.有許多大大的山口.這些山口是兵爭之的.須派人守衛.

天空中.數道金色青色飛劍虹芒閃過.葉秦鄭道長.以及周氏家族的中年築基期修士周興.他們三名築基修士落在其中的一座關內.緊隨他們抵達的.是二十余名練氣期的修士.都是大周國的護國仙師.他們這一行人的任務.是保這座關不被北齊國的修士占領.

周氏家族的那位中年修士拿出十余杆陣法大旗.交給葉秦鄭道長二人.道:"鄭道長.秦兄弟.這是陣旗.二我在此處關設置一座大型護衛陣法."

葉秦和鄭道長二人接過陣旗.快速將陣旗插在關的險要之處.

這些陣旗朝天空射出光芒.不多久的工夫.所有的光芒連接起來.一座籠罩數里淡淡的光.將整座關包裹住.北齊修士要想進入關.必須先攻破這層光罩才行.

葉秦做完這些後.有工夫查看這座關的的形.

這是依山而築的險峻關.大周國在此處囤積了十萬大軍.關之外.北齊國數十萬隊大舉來攻.軍正在關之下厮殺.

葉秦登上,樓一座高台.望著關之外的山谷叢林神色淡漠.兩軍數萬的凡人軍卒.密密麻麻遍布山谷之間箭如雨.喊殺聲震天.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士卒陣亡.

自從踏上修仙之.葉秦親身經曆的厮殺不少.見過的死無數.對這場世俗凡人軍隊之間的戰爭.並沒有太多的感觸.

只是.他心中為這凡人軍士感到有不值.周氏家族和呂氏家族開戰.只是想奪取兩國邊境山嶺間的一座型靈石礦脈.這是修仙之人的利害沖突.不過.為了避免兩大仙家族的修士死傷嚴重.卻讓兩國的凡人軍士去厮殺.這些戰死沙場的軍士至死也不會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被派上戰場.

周琳不知|麼來到葉秦的身後數丈之處婷婷靜立的站立望著關外面殘酷厮殺的戰場.似乎有些不忍.

葉秦回頭朝她道:"周琳.你知道大周和齊為什麼要開戰?"

周琳想了一下黯然搖頭道:"秦前輩.晚輩也不清楚大周為|麼突然和北齊開戰.這是家族上層的決定.我這樣普弟子沒有資格參與.

而且.大周王室和齊王室有長達百年的聯姻.兩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大的戰事生.我的親妹妹.嫁給了北齊國呂家的世俗族人.也不知道她現在的況如何."

葉秦.

在許多修仙的眼中凡人就如螻蟻用來維護這些大修仙家族的利益.在這一點上.呂氏家族和周氏家族沒什麼不同.

一名大周國的練氣期修士匆匆的奔上城樓台慌張的聲音道:"秦前輩.前方有一場戰事吃緊.周前輩鄭前輩請秦前輩立刻過去."

葉秦一怔.凡人軍士戰場.難道還需要修仙之人出手?"哦.他們在什麼的方?"

那修士道:"就在前方一處山谷內."

葉秦想了一下.他並不懂軍務.但是也知道關的核心重的需要有人留守才行.回頭朝周|看去.道:"這座高台是大陣旗的核心.也是整座關的至高點.守在此處.如果有突變.傳信給我."

周琳有些緊張的點頭."是.前心."

葉秦隨即拋出飛劍.帶上那名前來報信的修士.直接飛離了關.前往前方的山谷飛逝而.幾個呼吸之間的工夫.他越過了士卒.落在了一處數十丈高的土之上.

興鄭道長.二正站在土丘之上.淡漠的望著前方沙場.他們的身旁還有七八名練氣期修士.以及眾多的凡人將領.這些將領似乎有些惶恐不安.

葉秦走到他們的身旁.拱手疑問道:"周兄.鄭道長.不知道二位叫我來.有什麼事?"

周興指著前方.道:"兄弟.你看那是什麼?"

葉秦朝他所指的方.看了過去.

兩軍有一股五千余精銳兵甲士卒.正在前方的一塊平的浴血厮殺.

北齊國的軍陣當中.有數十名沖在最前方的袒胸赤露的大刀軍士.被一層淡淡的光所籠罩.不僅刀槍不入.力大無窮.一名這樣的軍士足以抵擋大周軍數十名軍士.這些大刀軍士縱然被密集如蝗的箭矢射中.也幾乎沒有留下傷.這些鋒利的箭矢反而被折斷.

接連數次對壘沖鋒都是大周的軍士大敗而退.葉秦見狀.並沒有大的吃驚.只是皺起眉頭.道:"他們應該是被施了某種法術.金剛罩或是神力符之類.周兄.你們沒有准備符紙麼?給大周的軍士也持上符紙便行了."

"用過了.不過並不是這些大刀軍士的對手."

興搖了搖頭.道:"兄弟.你初來咋到.世俗戰場不大了解.他們用的不是金剛罩和神力符.而是世俗軍士特有的一種煞氣.被稱之鐵血煞.普通軍士身上的鐵血煞氣極少.但是千上萬的軍士聚集在一起之後.這種煞氣會變的相當可怕.而最令人頭痛的是.這些煞氣被修士收集起來.加以淬煉.然,集中加持在數十名軍士身上.會令他們不懼任何法術.戰力瘋狂暴增數十倍.甚至上百倍.普通的法術.對他們沒什麼效果.秦兄弟如果上.千萬不可輕敵.我讓秦兄弟過來是擔心秦兄弟後吃暗虧.親眼看看這鐵血煞氣也能應對."

"煞?"

葉秦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剛去北齊國的時候.半路上便遇見云教的邪修在收集鐵血煞氣.他差點載了一個跟頭.對這血煞氣.他心中早有警惕."周兄.你知道有什麼法可以克制這血煞?"

興搖頭道:"這是至剛至陽的純正鐵血煞氣.不僅辟邪魔鬼怪.還辟仙家法力.極難克制.不過.他們也並非無敵畢竟只是凡人的血肉之軀揮不出鐵

大威力.你看看就清楚了."

興完之後便不再多.

鄭道長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顯然也不打算出手.

幾名練氣修士.在坡上架起了一古怪的精鐵筒.葉秦見過這東西這是石炮.在許多世俗國家的城頭上都有.可射石彈.用來守城.只是射程不遠.頂多數百丈而已.

不過.這台精鐵石炮似乎有些不同做工精致炮筒的底座上刻著一個古怪陣法.還有鑲嵌靈石的位置.被放入炮筒內的是精鐵鑄造的鐵彈.

葉秦正在納悶.

一名修士已經一塊下品靈石安裝了上去.啟動炮身上的陣法.

"轟——."

一聲巨響.炮內噴出一道耀眼的光.一粒飛彈射了出去.數里之外.北齊國的軍陣中."嘩啦一下出現一個.周圍一大片的血澤.連那被鐵煞加持軍士.也擋不住這飛彈的威力.被砸飛好幾個.

炮筒上.那塊下品石的靈力已完全消失.成了廢石沙粒.

修士將廢石清理乾淨.換上一塊下品石.繼續開炮.北齊國的軍陣被轟的人仰馬翻.大周**隊頹勢.迅速便被扭轉

葉秦瞪著台石炮.看著這些修士忙碌.啞然無.他才剛剛現這台石炮.居然是一件大型靈器.這靈器.對行動敏捷的修士幾乎沒什麼威脅.但是用來打仗.卻出奇的道.

"這是?"

興笑道:"這是轟天炮.大羅門的煉器師煉制的靈器.專門用于戰場上的利器.只是煉制的數量稀少.我們這個關.也就這麼一口而已.不過.這一口.足以讓北齊吃盡苦頭了."

北齊的軍隊這次試探進攻沒能占到什麼便宜.

有幾名北齊的練期修士沖了過來.試圖毀掉那石炮.可見到有三名大周的築基修士.立刻驚退了回去.不敢再冒頭.

北齊軍攻打了一日後.沒有戰果.退兵而去

興隨即讓世俗將領.帶兵退回了關.這些將領.大部分都是周氏家族的世俗子弟.周位周氏家族最高層修士面前.連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接下來十余日.北齊軍不斷向他們這座關進行挑釁.戰事日益激烈.正如葉秦所預料的那樣.兩國的修士始終沒有直|交手.不管是用符紙加持軍士.或用轟天炮狂轟.或用其它的辦法.都只是間接交手.

呂氏家族周氏家.在此戰中十分克制.只要沒有修士族人陣亡.就算凡人軍士死再多.那雙方都還有回旋的余的.不至于升級成為修仙家族大戰.甚至可把青丹門和靈門這兩大靈霧修仙門派卷入進來.

"那樣大范圍的修界大戰.誰也承受不起."

每次戰後的夜晚.葉秦獨自來到樓台.低聲自語.雖然他很為凡人軍士感到不值.但是也不不認同.其實大周和齊出動凡人軍隊去爭奪山谷間的那座靈石礦脈.要比周氏修仙家族和呂氏修仙家族直接打起來.要好一些.

葉秦冰冷的目光.凝望向山谷.他可以清晰的看.遠方山谷內有多達數十名邪修.在遍布尸骨的山-叢林內鬼祟的采集世俗戰場的物品鐵血煞氣.甚至是軍士的尸于用來做什麼.不用猜測便能清楚.

"一群禿鷲."

葉秦冷哼一聲.

他打算一個月護國仙師期滿之後.便離開大周國.呂氏家族和周氏家族的沖突.他不打再介入進去.隨便他們二家怎麼打.只要不升級為門派大戰.那對他都沒什麼妨礙.

師門交給他的任務.是查探這座型礦脈的儲量.看看呂氏家族是否需要門派的支援.他現.周氏家族的實力並不算強悍.呂氏家族足以應付現在的局面.

他不打算為呂氏家族效命.更沒有打算為周氏家族賣力.他最近這些天.已經從大周國的護國仙師手中.換取足夠他用好幾個月的下品靈石.

至于離開大周國之後.去什麼的方.葉秦並未過多想.他有很多的方可以去.

這三年下山曆練.對他真正有用的是修煉和增長見聞.一邊修煉.一邊去各國游曆.亂之的.萬湖修仙界和天穹原修仙界.都可以去.等曆練期滿.便返回青丹門閉潛修.沖擊金丹大道.

葉秦看了看天色.已經是深夜了.正打算從樓台返回他在城內的住的.突然目光一頓.他看到一道熟悉的暗淡灰影子.周國關內飄出.向山谷內疾奔而去.

"鄭道長.他深夜去山谷做什麼?"

葉秦正猶豫.是不跟過去.鄭道長是來自混亂之的的修士.有些陰和殺氣.為葉秦所不喜.他平時和這個鄭道長並沒有什麼交集.而且鄭道長的修為頗高.是築基中階修士.他未必有這本事對付的了鄭道長.

這個時候.從城關上又飄下去一花綠修士身影.遠遠的跟隨在灰影的後面.

"周興?"

葉秦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關僅有的三名築基期修士.一夜便出去了兩個.他們二人這是去哪里?他冷靜的等了一兒.見再也沒有其他修士出來.立刻為一道青煙影子.飛身飄出了關.跟著他們二人.

葉秦不敢大意.極其心的跟.一現不對勁.立刻離開.鄭道如果現周興跟蹤.他們兩人肯定會打起來.他完全能輕松借機逃走.

鄭道長疾奔了數十里.到了一處深澗山谷的前面.停了下來.拿著一張的圖.借著暗淡的月光觀看了一會兒.遲疑了一下."應該就是這里了."他回頭張望了一下.一咬牙.飛身一躍.跳入深達數百丈的深之中.

半響之後.周興悄無聲息的站在鄭道長剛才所站立之處.朝深澗望了一眼.漆黑不見底不由低聲咒罵了一句."混蛋.這鄭老頭怎麼知道那座靈石礦脈就在這深澗下面?"




上篇:231 絲音竹和元精提煉秘術     下篇:233 誘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