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34 險境  
   
234 險境

234 險境



秦心中冒出寒意,他原本以為只是鄭道長對這座邊境石礦脈起了貪念.所以才深夜來這邊境山谷之中,卻沒想到會遇到這樣令人震撼的事.

他隱隱感到有些不妙.三大修仙界之間的大戰,這種事,不是他該卷入進去的.一個不好,只怕連骨頭渣都剩不下.

只是,對方有六名築基修士在場,各個神通驚人,神識可以輕易探查數里范圍的任何動靜,葉秦就算想立刻離開,也不敢輕舉妄動,以免暴露自己的任何氣息.

他要等他們離開這天然洞窟之後,才離開.

鄭道長指揮十余名烏龍教的黑衣修士,將周家和呂家的兩具尸體偽裝了一下之後,便伙同巴沙,靈茹等築基修士,一起離開洞窟.

走的時候,鄭道了一番話,語氣十分惋惜,無法將這里的靈石帶走.

巴沙見狀,不咸不淡的:"鄭道長,等挑起周氏家族和呂氏家族的血戰,削弱兩大修仙家族的實力之後,這里便屬于你們烏龍教的地盤.隨便你們怎麼開采都行,你還在意登上這麼一二年麼?"

"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靈霧仙界的地盤足夠大,夠我們天穹原修士,萬月湖修士,混亂之地的修士瓜分了.我天穹原修仙界,會信守承諾,扶持你們混亂之地的修士."

巴平淡的道.

鄭道長淡漠冷笑.不以為然.天穹原和月湖地修士.表面上雖然支持混亂之地地修士去攻擊靈霧修士.但是其實就是拿混亂之地地修士當槍使喚.去試探靈霧修仙界地反應.

天穹原和萬月湖.對靈霧仙界早就垂涎已久.早就謀劃著如何侵占靈霧修仙界地地盤.如果靈霧修仙界實力薄弱.兩大修仙界地修士遲早會親自出手.搶奪地盤.

當然.這個過程中亂之地地修士也能得到一點點地好處.他們不用再待在混亂之地.自然不會拒絕天穹原和萬月湖修士地.

他們一行人走到了洞窟口處.巴沙突然停下腳步.望著洞壁上地一個拇指大地坑洞.神色錯愕.

"巴沙大師.怎麼不走了嗎?"

鄭道長不由停下來.疑問.

巴沙皺著眉頭,指著洞壁上的一個坑,回頭問道,"鄭道長來的時候,只有你和周興二人?沒有有其他人進入洞窟內?"

鄭道長惑道:"沒有啊,老夫只是引誘了周興跟來,並未發現還有其他人.巴沙大師發現什麼不對勁?"

巴沙道:"貧僧記得一個時辰之前入洞的時候,這里還有一塊水靈石,鑲嵌在洞壁內,但是現在卻不在了.鄭道長,你和周興二人進來的時候,應該沒有動這塊水靈石的話吧?"

鄭道長道:"不錯夫二人都是直接入洞,肯定沒有動過洞壁上的靈石.至于這里是否有一塊靈石,老夫便不清楚了."

眾修士驚訝.

雖然修士因為修仙的緣故,腦海清明,記憶力會變得非常驚人.但是路過什麼地方,這個路過的地方有一件什麼物品,這樣的的細節,他們通常沒人會去記.畢竟他們每天要去那麼多地方,哪里記得住如此的節,累也累個半死.

可是巴沙只是從這里過了一次,居然記得這里有一塊靈石.這種能力非同尋常能不令他們驚訝.

葉秦在洞窟內,聽著洞窟口這群修士的談話,懊惱的差點想要撞牆,他只是想看看這里的靈石的品質,這才從洞壁上挖了一塊下來.沒想到這個本來根本不是問題的問題然讓巴沙發現了破綻,這里有其他人來過.

鄭道長臉色微變頭想了一下,突然道:"在老夫守的關隘一共有三名築基修士.貧道從關隘出來的時候,只有周興跟蹤在後面.關隘內還有一名秦姓修士.此人也見過.會不會是他?"

巴沙沉吟道:"有些印象.這個秦姓修士,築基期二層的修為,很年青,行事非常低調,看不出他的深淺.貧僧也不敢肯定是不是他."

"關隘內,只有他有這個實力跟蹤上周興,並且還能不讓貧道發覺.如果真是此人的話,我等在這里的所有行動,都很可能會被泄露出去."

鄭道長臉色嚴峻.

眾修士臉色都為之一變.

為了讓周氏家族和呂氏家族能厮殺起來,他們這些人精心策劃了數年之久,借著這座靈石礦脈,徹底挑起周家和呂家的厮殺.可是卻在這個關鍵時刻,卻被人發覺,功虧一簣,這是他們絕不樂意看到的.

"可是,此人得了如此重要的報之後,只怕早已經離開.就算想追,也沒地方追啊."

"此人會不會還在洞窟內?"

"可能性不大."

"看來,我們需要立刻從新調整謀劃了,走吧!"

這群修士的語氣十分低落,很快

各自自釋放出法器,朝遠方飛逝而去.

天然洞窟外面,靜悄悄,毫無聲息.

葉秦在天然溶洞內等了足足半個時辰,見外面沒有任何動靜,這才松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漸漸松懈了下來.手也不再按在儲物袋上.

"真倒黴!"

葉秦無.

鄭道長,巴沙,靈這三名大周請來的築基期護國仙師,居然是來自混亂,天穹原和靈霧修仙界的修仙勢力,竟然都在謀劃著怎麼算計周氏家族和呂氏家族.和這三人走在一起的另外三名築基修士,腰間掛著北齊的護國仙師的令牌,只怕是潛入北齊國的密探.

他確定那群修士已經離之後,這才足下一點,朝洞窟外飛身走去.

他打算盡去北齊國一趟,將這里的事通知呂氏家族,並且稟報給青丹門的高層.

這已不是周,呂兩個修仙家族爭奪一座靈石礦脈的歸屬這樣簡單,而是牽扯到整個靈霧修仙界的安危.周,呂兩家的沖突,只是事而已.如果靈霧修仙界出現內亂外來的修士借機大舉入侵,他這個青丹門弟子,也絕沒什麼好果子.

葉飛身落在洞窟口處,還有十余丈的時候,卻突然驚然停住,慮的望向靜無聲息的洞窟外面.他感覺到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潛伏在外面.

一旦他走出去,迎接他的必定是雷霆擊.

"這是陷阱!剛才那群修士本就沒有離開,而是埋伏在外面准備對他進行伏擊!"

葉秦目光中露出寒芒.

這種伏擊,他在萬枯嶺試煉的時候見過不少.

盡管他沒有發現洞洞窟外面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沒有用神識去查探外面的叢林是否藏著人,但是他心中卻有一股強烈的不對勁感覺.

剛才那群修士,他敢肯定,他們都是一群經驗極其老道,狡猾的修士.他們豈會沒有對洞窟進行任何搜查,便直接離去?他們的那番打算離開的話,只是想偽裝成為離開而已.

自己只要一個不心,就身隕斃命.

葉秦想到這,慢慢的朝洞窟深處退了回去.准備繼續耐心的等下去絲毫不急,那群修士想殺他,著急的應該是他們才對.

天然洞窟外面的那群修士,現在郁悶無比.

他們窩身藏在深澗冰冷的叢林內,斂息凝神,只等著洞窟內的修士出來.可是過了足足一個時辰,洞窟內連丁點的聲音都沒有穿出來.

不少的黑衣修士,甚至有些懷,這洞窟內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修士,人早就離開則的話里面的人早該出來了.

可是,巴沙,鄭道長等修士完全不這樣認為.

他們的神色,出奇的沉重.

盡管他們跟葉秦一樣,至今也沒有發現對方在什麼地方.可是他們這些修士的經驗極其豐富,只憑借一些蛛絲馬跡,便能發現對手的存在.

他們的耐心也絕非普通練氣修士可比.

剛才葉秦出來快到洞口的時候微弱的氣息出現,立刻被他們發現.只是對手太心了,才剛剛冒出一絲微弱氣息沒有等他們有所行動,便立刻又退了回去度消失不見,而且再也沒有打算出來.

現在他們十分肯定,對手就在天然洞窟內.

"這個對手,比想象中的還難對付.巴沙大師,你看怎麼辦?"

鄭道長手持拂塵,淡的眼睛中充滿了殺氣,死死的盯著幽深的洞窟.他身經過無數場的厮殺,依舊感覺到一股不的壓力,對手耐心極佳,絲毫不亞于他們這些老手.

鄭道長朝巴沙問道.

巴沙看了看暗淡的天色,凝重道:"我們不能等下去.周氏家族和呂氏家族的修士,每天凌晨的時候都會派人來巡視一次這靈石礦洞,被他們發現我們在這里不妥.准備進洞,將此人斬殺于洞內,不讓他有逃離出去的機會."

葉秦潛身藏在洞窟內,聽到洞窟口傳來一群細微的腳步聲音,顯然准備入洞對他進行圍攻,不由暗叫一聲糟糕.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

這天然溶洞大約深有十余里,不算太大,但是也絕對不,這溶洞內地形複雜,這些修士想要從洞窟內找他出來,絕不容易.否則的話,他們這群修士早就沖了進來,而不會選擇在洞窟口設置埋伏,白白干等了一個時辰.

想要靠這十余名修士,就想在這溶洞內找出他來,這可絕非易事.

葉秦在萬枯嶺洞窟內待過,十分清楚,別十余名修士,就算是上百名修士,一旦進入複雜的洞窟,就像水滲入了沙子,立刻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上篇:233 誘殺     下篇:235 魔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