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37 天空血戰  
   
237 天空血戰

237 天空血戰



很快感覺到身後的巨大壓力逼近,還有巴沙的叫一看,只見身後四名修士竟然一起朝他發出攻擊,頓時吃了一驚.

葉秦一拍在儲物袋,背上出現一對巨大的雪翼,猛的一拍."呼!",他憑空出現在五十丈之外,擺脫了一次攻擊.

而他原來所在的地方,被一柄青色劍芒,一道青弧斬,一張冒著熊熊火焰的符紙,一塊巨大的隕石,以及同時擊中,炸出各色光芒.

葉秦回頭望了一眼,驚出一聲冷汗,他不得不拿出他保命的絕活.

追在後面的四名築基修士,同時各自打出一件法器,卻撲了一個空,差點連眼珠都差點瞪出來了,同時驚呼一聲"破空閃".

作為築基修士,們自然清楚風系頂階法術"破空閃"的可怕.雖然只能瞬移五十丈,但是已經夠一名築基修士用來輾轉騰挪,大幅度增加自己移動的靈活性.

不殺葉秦,他們絕不肯罷,不斷打出法器和法術,狂攻葉秦.

這已經不僅是為了殺人滅口,同時也是為了保住他們的顏面.六名築基中階和初階修士聯手追殺一個築基初階修士,非但沒能殺死,自己這方卻死了二個,這要是傳揚出去的話,他們只怕沒臉在修仙界混下去.

葉秦心中叫苦不迭,他現在幾乎儲物袋內能用上的物品全都用上了.

不時的往口中灌上一大靈酒持著自己的法力的快速消耗.為了應對四人攻擊,他消耗的法力,顯然要比身後四人多上許多.要不是有大量的靈酒,只怕他支撐不到北齊國,便要法力耗竭而亡.

當.如果巴沙,鄭道長等四人知道他帶著大量地靈酒地話.絕對會郁悶無比.他們可沒有這麼多可以補充法力地靈酒來消耗.

秦儲物袋內還有一大疊備用地符紙在為了保命.只能不要本錢一樣地朝身後狂砸過去.

他身後傳來不斷地各種轟隆爆炸聲.一連串地火球,冰錐,風刃.拖延四人追擊他地速度.可惜他手中地都是一些低階,中階符紙.頂多給身後四人帶來一點麻煩而已.根本無法將他們擊傷.

不過秦手中地殺手锏.真正令四人畏懼地.還是那口護住他身側地青銅鍾.這口青銅鍾有著極其霸道地昏眩能力以一瞬間將一名築基修士給昏眩過去.

當然了.一件低階法器.無法讓築基修士昏眩太久.大約一個呼吸地時間.築基初階修士便能憑借體內運轉地法力自動將昏眩感消除清醒過來.修為越高地修士.對昏眩地抵禦能力也越強.對築基高階修士.這種昏眩效果已經沒什麼作用.

四人窮追不舍.葉秦突然祭出這口攝魂鍾.朝身後窮追不舍地四人出其不意地轟了一擊去.當場震暈其中地三人地面墜落.只有落在最後面地巴沙沒有昏過去是也被震地手腳發麻.軟弱無力.

葉秦大喜住機會,手中遙遙一揮道綠光芒朝身後四人絞殺過去,"噗嗤",一道血花飛濺,距離他最近的巴特,身首異處.巴特連人帶飛劍,直接往數百丈的地下墜落.

這麼一會兒的工夫,他們五人已經邊打邊飛,沖出了數十余里的路程.

他們五人斗法的地界,已經是北齊國的軍營陣地的上方,此時正有成千上萬的北齊國凡人軍士在徹夜守衛著防線,防備著大周國的軍隊偷襲.

軍士們突然發現昏暗的天空中,出現數道耀眼無比的光芒,不斷的吞吐著烈焰,還有黃色,藍色光芒,幾乎照亮了天空,這些光芒在天空中相互瘋狂追擊,其中一道光芒突然墜落了下來,不由相顧愕然.

"仙人,仙人在斗法!"

整個營地都炸開,眾多的軍士喧囂起來,奔向那仙人墜落的地方,定能找到仙人留下的物品,那可是世間罕見的奇寶.如果將奇寶獻給北齊朝廷,能得到一筆一輩子也享用不盡的財貨.

葉秦斬落巴特,正要給其他三人補上一劍的時候,巴沙已經從虛弱中完全恢複了過來,狂吼一聲打出法術,數塊巨石憑空出現,朝葉秦砸去,撞在綠色飛劍上,一下把飛劍給撞偏.

這一耽擱,鄭道長和錢道長很快便清醒過來,各自控制法器,對葉秦再次展開追殺.

葉秦暗道一聲可惜,繼續禦劍逃命.

巴沙他們三人目光中露出高漲的狂熱,蝙蝠翼,青銅鍾,這兩件靈器和法器只要用的好,非常強悍.就算為了這兩件物品,他們也有足夠的理由追殺下去.

再強大的法器,只要被使用幾次之後,也會被找到弱點.

這口青銅鍾法器也是如此.

他們三人很快便發現,這口青銅鍾只能攻擊鍾口所對准的方向的修士,而不在鍾口對准方向的,震懾的效果非常弱的,並不會被昏眩.他們只要散開來,分成三面進行包抄,便不會同時中招.任何一個人中招,其余二人及時的搶攻糾纏,足以讓葉秦沒有任何擊殺他們的機會.

的確,以巴沙,鄭道長等人的豐富無比的斗法經驗,很輕易便發現了這口鍾法器的弱

,並且迅速無比的找了應對之策.

可是,就算找到了青銅鍾的弱點,他們依舊拿葉秦沒轍.

相反,他們越打越心驚,一邊是狂熱的貪婪欲望,一邊卻又忍不住生出絕望,轉頭狂逃的念頭.原因很簡單,因為葉秦不只是擁有一口罕見的能昏眩對手的青銅鍾有一件能夠施展出"破空閃"的蝙蝠翼頂階靈器.

其中單獨一件物品,都算不得很厲害,但是兩件合在一起,效果卻出奇的強大.

這讓葉秦雙翼一拍,便能夠在一瞬間出現在天空五十丈之內的任何一處地方,再配合青銅鍾的昏眩,令對手瞬間喪失戰斗能力.接下來簡直就是一場屠殺.這兩件物品的組合,根本就是令人感到的恐怖的存在.在數百丈的天空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葉秦的瘋狂殺意.

"啊——!"伴隨著一聲叫,這次倒黴的是錢修士.他和巴沙,鄭道長二人拉開了一距離,被葉秦抓住一個間隙,瞬移出現在他的背後舉將他的腹部給洞穿.

鄭道長的心中終于冒出氣,有些後悔冒然參與這次追殺.此次前來邊境靈石洞窟的六名築基修士,不知不覺中已經在秦修士手中死了四個下的他和巴沙二人.他們二人此時想要殺這秦修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能夠在六名基修士的追擊中,非但自己沒死,反而干掉四個樣的實力絕對罕見,令人敬畏.要知道烏龍教,也就只擁有三十余名築基修士而已,遠不如青丹門和獸靈門這樣的大修仙門派.這個秦修士幾乎靠一人之力,便能干掉烏龍教十分之一的實力,這樣的煞星不該輕易招惹.

烏龍教不敢和靈霧修仙界的大仙門派正面起沖突以才挑撥呂氏和周氏,想讓他們厮殺起來.甚至讓青丹門,獸靈門等修仙門派打起來龍教好從中漁利.

烏龍教同樣不願意和眼這位秦修士一樣強實力的煞星修士為敵,連這個對手的真正身份都還沒有弄清楚白豎立了一個強敵,實在是有些愚蠢.

鄭長一念及此經萌生強烈的退意.他也沒有跟巴沙打招呼,掉頭便走.殺不了這個秦修士,他們烏龍教圖謀北齊和大周的事,肯定會泄露出去.他已經沒必要在這里繼續待下去,必須盡快撤離,回去向烏龍教教主稟明,從長計議才行.至于巴沙,天穹原修仙界三聖門的一個護法,死活跟他有什麼關系?讓他拖住秦修士,他才好逃走.

道長轉身逃走,巴沙氣的破口大罵了幾句廢物,哪里還肯繼續單獨冒險追殺葉秦,他也立刻轉頭往其它方向逃去,避免自己單獨和葉秦對殺.剛才的一番天空血戰,已經令他心中極為忌憚,失了信心.要殺這煞星,三聖門至少要出動十名他這樣的護法才行.

葉秦見鄭道長,巴沙二人突然放棄了對他的追殺,逃逸而去,他不由松了一口氣.他的法力已經漸漸見底,真不知還能支持多久這樣強度的攻擊.

既然他們已經走了,他也不會去追殺他們二人,先逃到安全的地方,恢複法力才好.被好幾名築基修士圍攻,想想都有些後怕.

葉秦化為一道綠色的遁光,消失在北齊國的天際.

同時,他也不忘了用傳音符,分別給呂氏家族的嚴萱,還有周氏家族的副族長周延,將當夜所發生的事清楚,盡量避免兩家族修士發生厮殺.並且讓嚴萱用特殊的手法,傳信給青丹門吳掌門,稟明有外來修士試圖挑起靈霧修士內亂的況.

至于呂氏家族和周氏家族如何處理邊境的那座型靈石礦脈,青丹門和獸靈門會如何應對混亂之地,天穹原和萬月湖修士的入侵,就不是他所能管的了的.

他追蹤周興和鄭道長,已經無意之間探查到了一個重要的報,幫了呂氏家族一個大忙,對青丹門也已經有了足夠的交代.

剩下的三年曆練,他打算自己單獨行動,專心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葉秦雖然從未參加過大戰,但是很清楚修仙界大戰的殘酷.

青丹門內的各種典籍之中,曾經記載數次上古大戰,各個修仙界之間瘋狂殺戮,每一次大戰之後,都隕落數千上萬的修士,需要長達數千年才能恢複元氣.

甚至有的修仙界,在血戰中永遠的消失.

靈霧,天穹原,萬月湖三大修仙界之間,至今已經有數千年沒有發生過修士之間的戰爭.在上一次慘烈的修仙界大戰中,靈霧修仙界的仙緣殿也曾經被天穹原的修士給摧毀過,眾多的靈霧修仙門派甚至被直接滅門.

葉秦看過許多典籍,對修仙界大戰心有忌憚.

一旦發生殘酷的修仙界大戰,各方必然會出動大群的金丹修士和築基修士參戰,他一個築基初階的修士,只怕加入進去,也是沖在前面的炮灰而已,一不心就身隕而亡.

他還不如趁著現在外出曆練,不在青丹門派內的時機,盡量避開此戰,全力加強自身的實力.




上篇:236 斬殺     下篇:238 火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