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39 紅云教弟子  
   
239 紅云教弟子

239 云教弟子



焰山脈極其遼闊,但是這里除了火山峰就是大裂縫,有人跡出沒.

某座山峰的山腳下,二名黑袍修士正在砂岩地面上緩慢的行走,炎熱的天氣,把他們烘烤的汗流浹背,口中不停的抱怨著.

"找個地方歇歇吧,他老子的,這鬼地方太炎熱了,老子開了水系護罩都擋不住火氣!要是再不找地方歇一下,老子要中火毒了."

"加把勁翻過這山峰再歇吧,那邊背陰涼快些,今晚就在那邊休息吧."

他們二人乃是混亂之地,云教的練氣期弟子,侯千機和鐵大膽.正當值巡邏,在這火焰山脈到處轉悠,防止混亂之地其它門派的修士進入火焰山脈.

走在前面的一修士姓侯,本名侯二,後來嫌棄這個名字不雅,改名為侯千機.身形有些干瘦,臉頰干癟,眼骨碌偶爾亂轉幾下,令他看起來有幾分狡詐之色.

不過,他一向不認為自己,他向來認為自己頗有智謀心機,是干大事的材料.他要是不去干一番大事,那就白費他的智謀了.

他本是靈霧仙界某國的散修,入贅加入了該國的一個中等的修仙家族,為了實現他的野心抱負,策劃圖謀這個家族族長之位,結果被族長意外撞破,被該家族的弟子追殺了數年之久.

最終,他狼狽的逃到了亂之地,被云教所收留,這才安穩下來.

那就罷了,區區一個中等修仙家族,他侯千機還看不上眼呢.這個家族不讓他當族長,那是這個家族的損失爺到別處混去.

云教就不錯.一個金丹修士大靠山.教內還有數十名築基修士.有前途.入教之後.侯千機心里便琢磨著.怎麼求見云老祖.好讓自己有機會一展宏圖地機會.

可惜仙界太殘酷太現實.一切以修為高低為准.劃分階層.云教也不例外.絲毫不重視他地智謀.只有練氣期七層修為.任他地智謀心機再高.在云教沒有多高地地位可.拜入云教好幾年了.他連云老祖地面都沒有見到.更不要一展宏圖.

最令侯千機氣憤地是.云教有高層嫉妒他地才智然把他派來干巡邏這種雜活.這活什麼油水都沒得來撈.還耽誤修煉.只有教內地位最低地修士才會被派來干這種活.

和侯千機一同巡邏地另外一位黝黑魁梧地大漢姓鐵.鐵大膽.暴躁粗魯氣期六層.修為比侯千機還低了一些位自然也更低.

鐵大膽渾身都是大膽.他干事不想那麼多.嗜殺.死在他手里地.至少有十多名練氣修士.十多年前因為貪圖別地修士地財貨.誤殺了某個家族地修士.沒想到這個修士背景頗為深厚因此遭到追殺.被迫逃來到這混亂之地求庇護.

靈霧修仙界雖大.也只有混亂之地才最適合他們這樣犯了事地修士.

"真不明白鳥不拉屎的地方,有什麼好巡邏的.

每次出來巡邏個鬼影都沒見到,倒是先把咱們給熱個半死."鐵大膽抬頭望了一眼,離山峰還有數里,口中抱怨道.他一個練氣期六層的修士,在這火焰山脈炙熱的地表,走了上數百里路程,感覺有些吃不消.

"別那麼多廢話.這火焰山脈是咱們云教的地盤,不管有沒有人來,都得巡邏.否則別的修士怎麼知道這是咱們的地盤?"侯千機沒好氣的道.

"得了吧,這火焰山脈有什麼好的,白送給別的教派,只怕人家都不要.就連咱們云教的弟子也極少出現在這鬼地方,更不要外人了.我看咱們干脆找個地方歇著,過幾日直接回教去複命得了,省的活受罪."

"萬一要是真有別的教派修士來這里呢?"

"現在混亂之地的教派,都死盯著的靈霧修仙界那塊肥肉,誰還有心思來搶咱們這火焰山脈?云教,也就剩下咱們這些修為最低階的修士,還留守在這里看門.連老祖都已經去了靈霧修仙界,咱們還在這里白費勁巡山."

他們二人正在爭辯的時候,突然天上一道金色光芒一閃,在天空停頓了一下,隨後落在了山峰頂上.

侯千機和鐵大膽一愣.

那道光芒是什麼?天上掉下來的寶物?或者還是有修士來了這里?好不容易巡山發現了異狀,他們精神一振,急忙朝山峰上飛奔而去.

山峰上,正站立著一名手控金劍法器的青衣修士.

此人正是剛剛抵達火焰山脈的葉秦.

他收了金劍,信步往山下走去,正想著,要從哪里開始找妖獸的時候,察覺山峰

在快速靠近,一看,見到侯千機和鐵大膽二名云山峰下奔了上來.

"的拜見前輩,不知道前輩駕臨我云教火焰山脈,有失遠迎!"

侯千機見到葉秦,心中打了一突,硬著頭皮上前拱手施禮,不敢有絲毫的輕慢.他心中忐忑,通常築基修士都是直接從天空飛過,並不會在這里落足.眼前這位築基修士,怎麼突然到這火焰山脈停下?

"你們是云教的人

葉秦看了一下他們二人的服飾上的標記,平淡的道.跟他以前見過云老祖和幾名云教修士,他們的服飾上有著一樣的門派標記.他對云教不上惡感,但是也沒什麼好感.不過,這火焰山脈屬于云教,倒是讓他有幾分意外.葉秦神識掃視了周圍數里,發現只有這二名云教的練氣期修士,放心下來.

"的二人正是云教的巡山弟子,這火焰山脈是我云教的地盤,我們二人當值.前輩,你應該是第一次來這火焰山吧!"

"哦,你怎麼看出來的?"

"只有外地初來的修士,才對此地奇異的景色感到好奇.如果是經常來的修士,都知道這里非常炎熱,不會久留.前輩你這行色匆匆,不知道是特意來這火焰山脈.或者還是路過此地,暫時歇息一下,再去混亂之地

"有什麼區別?"

"有.前輩特意來這火焰脈,肯定是有所目的,的對這里的況熟悉,願為前輩略盡綿薄之力.

若前輩想去混亂之地,的也可以代為領路.呃,不知道前輩是否願意去云教,成為云教的修士?"

侯千機眼睛非,看出葉秦在不久前經曆過一場打斗,甚至連有些破損的衣裳都沒有換下.在他看來,葉秦這幅模樣多半是被人追殺過,逃到這里避難.這跟他當初逃到混亂之地,幾乎是一樣,將心比心,他自然把葉秦當成是跟他一樣的人.

混亂之地頗有凶名,聚集了大量邪惡修士,普通的修士根本不會來這里.

來這混亂之地的修士,都是在靈霧,天穹原,萬月湖三大修仙界待不下去,才被迫逃到這里來的.如果他侯千機能拉攏葉秦加入云教,這絕對是功勞一件,有機會獲得不少好處.

侯千機存了這份心思,這才賣力討好.

葉秦見這云教的弟子才剛見面,便拉他入云教,不由有些好笑,他一邊往山下行走,一邊隨口問道:"不知云教有多少實力,值得我去加入?"

"云教有金丹老祖一位,築基期修士二十余位,練氣期修士三四百位之眾.在混亂之地,也算得上頗有實力的教派.尤其是前輩你這樣實力的修士,一定會得到重用."

侯千機不露痕跡的心拍著馬屁.

"隨意向陌生的修士透露你們教派的底細,你不怕你們教主責罰?"

"呵,前輩笑了,你若跟云教有仇,見到的便會立刻殺了,的想逃也逃不掉.既然你沒動手,那就是跟云教無仇,的了這些也無妨.況且這也並非什麼機密,我教的實力,在混亂之地很容易便能打聽到.前輩你要是加入我教,至少也能出任護法之職.的如果有幸,能在您老手下混個差事的話,您老吃肉,的好歹也能喝口粥什麼的."

侯千機一邊飛快的著,一邊觀察著葉秦的臉色.見葉秦的臉上無驚無喜,沒有任何反應,他安心下來,這至少明,眼前這位前輩修士和云教沒什麼恩怨,他不用擔心自己會倒黴.

葉秦平淡的點了點頭,"你們云教總壇在哪里?這火焰山有你們多少人?"

侯千機驚喜,連忙道,"總壇有些遠,一直往北走數千里,離開火焰山脈,便到了.這火焰山平時只有少量的巡山弟子.前輩,你這是打算去云教總壇?的可以為你帶路."

葉秦淡笑道:"不,我來這火焰山脈有點事要辦.既然你們是巡山弟子,這里的地頭蛇,對這火焰山的一草一木,應該很熟悉吧?幫我一個忙,你知道這附近哪里有妖獸?"

葉秦提出的要求,讓侯千機明顯愣了一下.這雖然讓侯千機惑不解,不過他還是決定帶葉秦在這火焰山脈尋找妖獸,能有機會討好一名築基期前輩,這可不是天天都能撞上.

"呃,火焰山脈潛伏的妖獸有不少,不知道前輩想找那種的妖獸?"

"隨意,只要是火系妖獸就行."




上篇:238 火焰山     下篇:240 火鴉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