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44 混亂之地  
   
244 混亂之地

244 混亂之地



葉秦和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來到距離山峰十余里外,那靈石和礦石聚集的大裂縫處,在大裂縫的兩側懸壁的火鴉巢穴內,拾取火靈石和各類閃亮的火礦石.

此時的大裂縫,早已經沒有二年前那數萬計火鴉遮天蔽日的龐大景觀,這里剩余的寥寥無幾的火鴉,對他們造不成多大的威脅.

葉秦之前來過里好幾趟,取過火靈石用于修煉.

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可驚喜壞了,攀爬在懸壁上,七手八腳的從火鴉巢穴內拾取那些非常亮眼的靈石和礦石,這些可都是錢啊,他們二人在云教待了好些年頭,也沒有接觸過如此多的靈石,只是他們交沒有儲物袋,隨身的布袋秀快便裝不下那麼多靈石和礦石.

葉秦想到自已身上有好幾個儲物袋,交給他們一人一個,讓他們去拾取這些物品,特別是火靈石,每個火鴉巢穴,都能找到一二塊下品火靈石.

"這巢穴里還有不少的火鴉蛋!秦前輩,你看是不是把這些火鴉蛋也帶走?"侯千機從某處火鴉巢穴內摸出一入帶著花紋的大蛋,高聲喊道.

鐵大膽也從巢穴內摸出了火鴉蛋,他瞪著腥的眼睛,二話沒直接把蛋殼給砸開,仰著脖子哧溜一吞,整個蛋卵就下肚,丟了蛋殼,嚷嚷了一句,"真它娘的過癮,在洞穴內整整喝了一年的火鴉血,吃了一年的火鴉肉,嘴上都起火泡,這火鴉蛋的味道可真不錯."

"你懂得馴養火鴉?"

葉秦站在大裂縫一側,手中拿著一枚火鴉蛋,朝侯千機問道.

"的以前在一個家族待過,那個家族是獸靈門的弟子出身,所以的也略知一些馴養靈獸的辦法,火鴉蛋孵化出來是一階靈禽,體型稍微了一點,無法乘騎,戰斗力也不高,不過火鴉的靈性極高,訓練之後可以用來進行偵察,而且火鴉雜食,喂它們草種和一般的碎肉吃就行了,非常容易養活,就算自已不用,拿這些火鴉蛋去混亂之地的坊市上賣,也能值得不少錢."

"那行,把這些火鴉也帶上."

葉秦吩咐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將所有的火鴉巢穴仔細搜查一遍,不要有所遺漏.

隨後,他拋出一柄飛劍,足下踩著飛劍,往大裂縫下方數百丈的深澗飛去,他想去看看這大裂縫的底下,有沒有什麼東西,數萬計的火鴉在這大裂縫築巢,這時應該有什麼特殊之處吧.

侯千機,鐵大膽二人看著葉秦禦劍飛行,心中羨慕得緊,不過他們也明白,除非他們有一日也能築基,否則只怕沒有機會體驗這禦劍飛行的感覺了.

葉秦花了近一個時辰,在大裂縫的深洞中轉了一圈,讓他有些失望的是,這深澗下面是一條幽暗湍急的大,不時有一些大魚跳躍而起,此外,並沒有找到特殊的東西,火鴉群在這里築巢,應該是為了方便獵食吧.

就在他在深澗中探查的時候,突然聽到大裂縫上方傳來一陣喧嘩喝聲.

十三四名黑衣修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大裂縫的附近,為首的一名刀疤臉的黑漢修址,練氣期九層,也是眾黑衣修士中修為最高的一個.

從服飾上看,他們一行十余名修士,都是云教修士.

"侯千機,鐵大膽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啊,老子還以為你們死了,沒想到居然躲在這里快活,一年沒有返回總壇複命,我要是不帶兄弟們來這里巡查,只怕還不知道你們二人躲藏在這里,,你們二人為什麼不回總壇?"刀疤臉陰沉著臉,冷喝道.

"袁刀疤,你怎麼找到這里的?"

侯千機幾個翻身上了懸崖,神色有些驚訝,不過,他看到那刀疤臉修士肩頭上站著的一只二階火鴉的時候,有些明白過來了,火鴉極有靈性,只要被它們盯上,很難逃脫它們的視線,那刀疤臉正是獸靈門的叛逃弟子,懂得訓鴉之杭州.

鐵大膽也慢吞吞的從懸崖爬了上去,對他們一群修士不以為意.

"我怎麼找來的?我云教內有人目元教規,遲遲不回總壇,擅自行動,我作為執法弟子,自然要過問."刀疤臉修士一聲冷笑,他突然盯住侯千機和鐵大膽腰間的儲物袋,露出一絲貪婪的目光,"你們現在是跟隨我們回總壇接受教規處置,或者還是拒絕返回?如果那可不要怪我將你們二人就地正法."

侯千機和鐵大膽心知這事根本無法善了,云教教規極嚴,他們這樣未盡允許長期不返回總壇的修士,不死也要脫層皮,他們立刻把靈劍,靈刀拔了出來,背靠背,目中露出狠絕之色,在洞穴內和火鴉拼死糾纏了近一年,他們幾乎本能的選擇厮殺.

那刀疤臉修士,還有他身後那十余名黑衣修士,見他們二人想要頑抗,反而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你們二人想造反不成?!""這兩傻子,難不成他們以為斗得過咱們?""看來他們想要自已找死!"

他們有足夠嗤笑的理由.

他們這十多名練氣期修士,光是練氣期九層,八層的有好四五個之多,其余也都是練氣期七層,六層,隨便挑出兩名修士來,也足以比得上侯千機和鐵大膽,這聲打斗,根本就是毫無懸念.

"他娘的,老子早就不想在云教干了,就是要造反,你能拿我怎麼樣,有本事來拿你家鐵爺爺!"鐵大膽手握著靈刀,怒吼道.

"不自量力,給我殺──!"

袁修士了沉著臉,一聲冷笑,他一揮手,身後的十余名修士中間,立刻沖出四五人,朝二人飛撲了過去.

不過,讓他們驚訝的是||6|k|o|М倉促之間居然拿不下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

起來,侯千機和鐵大膽在山峰洞穴內經常遭到數十只火鴉的瘋狂圍攻,對這種搏殺家常便飯,早就熟練無比,雖然他們不是這一群十多名黑衣修士的對手,但是擋住四五名修士片刻工夫,還是可以做到的.

葉秦從深澗中飛出來的時候,正見到侯千機,鐵大膽和四五多名黑衣修士亂戰成一團.

他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也沒想去弄明白,只是皺了一下眉頭,甩手金劍化為二丈虹芒射了過去,圍攻侯,鐵二人的幾名黑衣修士躲避不及,甚至來不及哼上一聲,便被金劍絞殺,"撲哧"血花四濺,栽倒在地上.

"是築基修士!"

"不好,快逃!"

剩下的八九余名黑衣修士驚變,駭然驚退,他們哪里想得到,這里居然還有一名築基期修士,而且不是心慈手軟的主,他們頓時如驚弓之鳥,四散開來奔逃,才逃出數十丈,又見幾道虹芒閃過,再次斬殺數名黑衣修士.

僅剩的四五名黑衣修士絕望的停了下來,能在這種地方混,各個都是人精,哪里會不知道眼前的形勢,非常識趣,立刻丟下靈器,撲到在地上,大聲求饒,"前輩饒命""的有眼無珠,冒犯了前輩!"

葉秦收了飛劍,沒理會他們,直接朝侯千機道:"你們去把他們分開審問一下,審問最近一年云教和混亂之地有什麼動靜."

"是,前輩,的這就去審訊他們!"

侯千機立刻應諾,朝那些撲到在地上的四五名黑衣修士狠狠的踹了幾腳,押著他們一個一個往附近的巨石後面走去,心中頗為長時間民,一面欽佩自已的遠見,早早就投靠了新的靠山,一面惱怒這些修士,剛才還囂張無比,現在倒是一個個都裝龜孫子了.

過了半個時辰.手機看訪問χS.CoМ侯千機審完回來,向葉秦稟報.

"前輩,已經問出來了,前方戰事吃緊,云教教主在二個月前把教內最後一批閉關的築基期修士調往最前方,總壇只剩下二名護法留守,此外,混亂之地的各大教派,他們也已經證調了絕大部份主力去了靈霧修仙界,前輩,您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些人的口供都一樣?"

"分開來審的,口供一致,沒有什麼出入."侯千機十分肯定的道:"另外,那些人沒有用處,的已經把他們都處理了."完,他心的望了一下葉秦的臉色,擔心葉秦會不會怪罪他發泄私憤,擅自主張殺了那幾個黑衣修士.

葉秦顯然並沒有在意這件事.

他沉默了一會兒,心中有些擔憂,混亂之地的修士大舉進攻靈霧修仙界,他們應該有幾分把握,才會壓上賭注,不知道靈霧修仙界的戰況如何,能不能撐得住,也不知道青丹門能不能保證自身的安全,如果戰火燒到青丹門,那可不妙.

只是他的修為還是太低,靈霧修仙界像他這樣的築基初階修士數不勝數,光是青丹門內就有築基期修士二百余名,各大修仙門和各大修仙家族的築基期修士加起來,不低于四五千之眾,金丹期修士也不低于上百名.

他就算想趕回青丹門,也不是想回去便能回去,路途極其遙遠,光是趕路便是要半年多,不定撞上敵方修士的大部隊,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走吧,去混亂之地看看!"

數日之後,三道人影穿越過了千時范圍炙熱無比的火焰山脈,進入了混亂之地,這幾日,葉秦聽侯千機的介紹,對混亂之地的形勢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

混亂之地是一片十余萬里的險峻山嶺,有著極其茂密的森林,彌漫毒霧的大沼澤,還有各種凶悍的妖獸橫行,稱這里為窮山惡水之地也行.

混亂之地地形複雜,非常容易藏身,所以來自青丹門,天穹原修仙界和萬月湖修仙界的叛逃者,邪修,都喜歡藏身在這里,久而久之,這里聚集了大量的修士,尤其是逞凶斗狠,擅長邪毒法術的邪派修士居多,組成大大的教派.

其中五大教派,烏龍教,妖佛教,云教,鬼狼教等都是以一到二名金丹期修士為正副教主,實力最強,其余勢力,則是以築基修士為首領,影響力較.

混亂之地雖然容易藏身,但是物資匱乏,沒有充沛的靈石,靈藥材,礦石.難道以發展壯大,這里也沒有世俗國家,本身難以誕生修士,只能靠外來修士支撐著.

混亂之地的五大教派的金丹期修士,加起來還雙不上靈霧修仙界的青丹門一個門派的金丹期修士那麼多,混亂之地的實力,遠不如靈霧修仙界的地盤廣柔.

還過,這一次的修仙界動亂,野心勃勃的天穹原修仙界和萬月湖修仙界的修士,試圖打壓靈霧修仙界.混亂之地的修士只是想趁機從中撈取一些好處,不甘心再待在混亂之地那種鬼地方,這才有大舉入侵靈霧修仙界,搶占地盤的沖動.




上篇:243 巢穴,一筆收獲     下篇:245 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