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46 落日教主的邀請  
   
246 落日教主的邀請

246 落日教主的邀請



"這是什麼東西?"

葉秦掃了一眼屋主手中的秘卷,這秘卷很薄,金屬光澤,似金似紙.質地粗糙沉重,不像是仙法秘籍,有點像煉丹,煉器之類的圖紙.

但是葉秦不敢肯定里面記載了什麼.

"前輩,這是一份完整的煉器圖卷,只要按照圖紙去做,能造出靈器轟天炮,有這東西在手,不管是什麼都能轟個稀爛."屋主手中拿著秘卷,打開一部分,壓低了聲音道,臉上顯得頗為自得.這東西極難獲得,要不是他跟一位妖佛教的築基前輩交好,根本得不到此物.

葉秦只粗略的看了秘卷一眼,聽屋主的介紹,心中頓時一凜.

他記得在大周國當護國仙師的時候,見過此物.

這件靈器的外形有點像是守衛世俗城鎮的石炮,但是它的威力遠遠不是石炮所能相比.它以靈石為能量,一炮轟過,能炸趴下一大片最精銳的甲士.

練氣期的修士就算全力開啟護身罩,扛不住這種轟天炮的正面一炮轟擊.這轟天炮威力異常強悍,有一個缺點,那是發射速度有點偏慢,速度快的修士容易躲避開來.

而且這種轟天炮的原材料特殊,很難煉制,就算是古器門的制器大師一年也造不出多少件來.

他也就在大周國,見過一具型的轟天炮而已.

葉秦回想起這轟天炮的威力,在他的眼中,此物雖然新奇,但是有些雞肋,一來他沒這個工夫去研究轟天炮的煉器術,二來這轟天炮的作用有限,還不如一柄飛劍法器拿在手中更有殺傷力.

讓葉秦感興趣的是,反而是這秘卷的紙質.

他在青丹門瀏覽過大量的藏書,只有上古時期,才會制造這種可以長久保存的秘卷,用于記載一些重要的東西,後來有了更為方便的玉簡之後,都習慣于使用玉簡記載,或者是直接用紙質的書籍,不再使用這種老式的似金似紙的秘卷.

葉秦心中疑惑,這樣古老的秘卷很少見,他很好奇這樣的秘卷是從哪里得來的,可是這位屋主肯定不會跟他這東西是從哪里弄來的.

他想了一下,搖了搖頭,退回了這份轟天炮的煉制圖,並不打算花大價錢賣一件多半用不上的物品.

那帶著鼠眼的屋主見葉秦對這圖紙並不驚訝,也沒有購買這秘卷的意思,,顯然很是失望,收起了煉制圖紙圖紙,忍不住嘟囔了幾句,"不識貨,這可是從廢墟里找來的好東西,別人想要還得不到呢!"

葉秦一怔,正要問是什麼廢墟.

砰!

石屋的木門被大力推開,一名身穿粗布衫,豎眼濃眉的壯漢修士愣著頭闖了進來,看向石屋內的葉秦和屋主.

屋主急忙將他手中的秘卷藏入懷中,朝那壯漢修士怒斥道:"你干什麼,懂不懂規矩?有客人在屋內的時候,禁止其他人再進來,這是大忌.你闖進來想干什麼?"

就算是在凶名著稱的混亂之地的坊市,也有一些必須默守的規矩,比如這做交易,之所以都在石屋內,是為了避免被無關的旁人看見,每間石屋都只能容納極少的人,而且只有交易雙方才能在石屋內,門口掛了正在交易的牌子之後,其他人不允許進入石屋的.

這壯漢沒有知會一聲便闖了進來,也難怪屋主會如此失態惱怒

"鼠老三,你手里的那份破圖,就你當寶貝,別人誰稀罕啊.你放心吧,沒人搶你的東西,老子也不是來找你的麻煩!"

那壯漢修士不屑一顧地瞧了屋主一眼,轉頭望向葉秦,一整衣,拱手嚴肅道:"這位前輩,我家主人正在設宴廣邀混亂之地的群雄,前輩既然有緣來到這混亂坊市,希望能過去和我家主人聚一場.不知道前輩現在是否有空?在下可以引路."

葉秦望了一眼這個冒冒失失闖進來石屋來的壯漢修士,平淡地問道:"你家主人是什麼人,邀我有什麼事?"

壯漢修士拱手道:"我家主人乃是落日教教主,姓史名寒陽.我家主人廣邀築基道友聚會,不限來曆身份,不論修為,只要是築基期以上的修士,越多越好,共商一件大事.前輩的實力,完全有資格參加.希望前輩能夠去一趟,到了地方之後,前輩自然就清楚是什麼事了."

那壯漢完,自傲地看向屋主,他敢毫無顧忌地闖進來,自然是有著依仗,在強硬的實力面前,沒有什麼規矩是不能打破的.

葉秦不由皺起眉頭.

混亂之地五大教派之中,他並沒有聽過這落日教的名號,顯然這只是一個型教派.五大教之一的云教擁有一名金丹修士和數士名築基修士,不知道這落日教有多少位築基修士,應該有那麼好幾位吧.

屋主聽到落日教的名頭,很是吃了一驚.

葉秦略一沉吟,朝那屋主問道:"你可知道落日教的況?"

屋主遲疑了一下,見那壯漢並沒有反對他話的意思,這才朝葉秦道:"前輩,混亂之地實力最強的是五大教派,五大教派大舉進攻靈霧修仙界之後,混亂之地便以落日教為最尊,史教主的修為高達築基期九層巔峰,離金丹期不遠了.他是混亂之地最有希望踏入金丹期的修士.落日教也是繼五大教派之後,公認的第六大教派……"

屋主稍微解釋了一下,不敢再多下去,擔心多有失.他一個人物,托著一位妖佛教築基前輩的洪福才能在這坊市開一間石屋,他的胳膊,可擰不過落日教的大腿.

葉秦神色淡然,心中卻在飛快地思索.

他在短短的三年間,沒有一日懈怠,已經暴漲至築基期三層,修為的進展不可謂不神速.但是他自忖,自己現在的實力,絕不是一位築基九層巔峰修士的對手.能在這混亂之地成為一方霸主,建立教派的,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物.

他對這里的況也不太熟悉,遇到這位史教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這位史教主的手下來請他前去參加一場目的不明的聚會,思來想去,他都覺得沒必要參合進去.

葉秦想到這里,朝壯漢,簡短但是不容置疑的淡定語氣道:"我有其它事務在身,無法前去和貴教主一晤.你可以走了."

壯漢修士愕然,在這混亂之地,除了五大教派的修士之外,敢一口拒絕史教主邀請的,可非常罕見.好在,他知道自己的命珍貴,不能觸怒眼前這位來曆不明的築基修士.

他馬上飛快地道:"前輩既然不想去參加我家主人的宴會,在下也不敢勉強.不過,我家主人已經邀請了十多個教派的築基修士參加,就在三日後晚上.前輩如果深思熟慮之後,覺得願意參加,那麼請到坊市附近的崖東築,報上名諱,即可加入."

壯漢修士微微一拜,隨即離開石屋.

葉秦在石屋內逗留了片刻,隨後又在坊市內各處轉了轉,繼續查看這坊市內的貨物.等傍晚的時候.葉秦見到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回來稟報,他們已經將從火鴉巢穴收集來的各種礦石和火鴉蛋給賣光了.

他們二人當然不是一個一個賣,而是分批,賣給了這里的十幾名經商的修士,價格要比市場價低廉了一些,但是好在付錢快,總共得了近三千塊下品靈石.

侯千機將這些靈石交還給葉秦.

葉秦將靈石收下,十分滿意侯,鐵二人的辦事效率.這數千塊下品靈石足夠他用上一年,至少這段時間內,他不用費神去尋找靈石.

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的腰間鼓鼓,臉上心滿意足,顯然也從中得了不少的好處.

葉秦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要讓手下心甘願的為他辦事,不給好處肯定不行.在他的容忍范圍之內,他並不過問.以侯千機的聰明,也知道什麼是該拿的,什麼是不該拿的.

葉秦隨口向侯千機問起關于落日教的事,侯千機是這里待了十多年的地頭蛇,知道的事肯定多了一些.

侯千機臉色一變,吃了一驚:"落日教?前輩惹上落日教的人?"

"這倒沒有.怎麼,這落日教有什麼不妥?"

"前輩,不知道你是否聽過'閻王好斗,鬼難纏’.要五大教派的金丹老祖是閻王,那落日教的史教主便是鬼.金丹老祖自持身份,不會輕易對低階修士出手.可是這位史教主,堂堂一個築基期巔峰的修士,卻做一些掉身份,令人不恥的事.此人最喜歡對低階修士動手折磨,親自動手凌遲過數百計的低階修士,而且無一例外都是被活活折磨數十日,抽盡了魂魄精氣才死."

"居然又這種事?!好了,這方面就不用多了."葉秦無,將他在石屋內遇到的事了一下,然後道:"我想知道這位史教主召集各教派築基修士聚會,想干什麼?你以這史教主有什麼了解?"

"的從未參加過教派的大事,不清楚這位史教主想干什麼."

侯千機搖頭,他想了一下,突然目光一亮,道:"對了,的以前偶然聽到云教的弟子提起過,這位史教主已經是築基期九層,一直在想辦法突破金丹瓶頸.可是前輩知道,要突破金丹瓶頸,要極高的機緣才行,他停頓在築基期巔峰已經有數十年之久,遲遲沒能突破這道瓶頸.史教主一門心思都放在這方面,除了這件事,其它的事他根本不會去多加關心.據的所知,就連混亂之地五大教派入侵靈霧修仙界這樣的大事,他都沒有派教內弟子參加,顯然是對此事沒有絲毫興趣.所以的有一個猜測,雖然不知道史教主出面召集各派築基修士想干什麼,但是的想,多少應該跟他這金丹瓶頸有關系.否則的話,沒有道理這般勞師動眾.




上篇:245 秘卷     下篇:247 崖東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