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47 崖東築  
   
247 崖東築

247 崖東築



侯千機的猜測,讓葉秦很吃驚.

"這落日教的史教主一直在尋找突破金丹瓶頸的辦法?"

葉秦不由沉思起來.

在未來的一二丨十年,只要他能有條不紊的修煉下去,煉制靈丹,自己有把握能夠順利的達到築基期九層的修為.但是到了築基期九層之後,如何開始結出金丹,他卻是沒有任何把握.

因為金丹瓶頸,不是單靠日月修煉積累元氣就能突破.需要極大地機緣,甚至結丹的時候還有撐住一個天劫.否則得話,根本沒有機會結丹,甚至在結丹時扛不住天劫而身亡.

在修仙界中,能夠成為金丹修士的,沒有一個不是靈根潛質極高,機緣深厚之人.

整個青丹門,擁有築基期修士二百多位,也只是從中挑選出靈根潛質最高,綜合素質最強的數名核心弟子,以全門派的財力,靈丹,輔助他們進行修煉,在最短的時間內去沖擊金丹瓶頸.

據修仙界有配方可制造傳中的結金丹,可以突破金丹期瓶頸.但是這只是一個傳聞,沒人知道真假.就算有這樣的原材料和配方,想要找到它們也是極為困難的事.

青丹門是靈霧修仙界眾多門派中金丹修士最多的一個門派,如今也才僅僅擁有九位金丹修士,平均下來大約五十年才能出一位金丹修士.

他靠一己之力苦修,也才勉強和門派內精銳核心弟子相並提,追趕上他們的修為精進速度.

可是,如果他沒有機會成為金丹修士的話,他和皇甫冰兒永遠沒有光明正大見面的那一天.皇甫家族,是不可能讓家族內最有希望成為第二名金丹修士的希望,跟一個沒有實力的普通修士結伴雙修.

築基修士二百余年的壽元,也完全無法好金丹修士長達五百余年的壽元相提並論.

葉秦心中隱隱作痛,這始終藏在他內心的最深處.無論是為了追求虛無縹緲的長生不老,還是為了能夠光明正大的迎娶皇甫冰兒,他都必須成為金丹修士.

正因為這個原因,葉秦得知史教主的況之後,心中便砰然一動.

這位史教主既然已經在築基期九層巔峰困頓了數十年,肯定嘗試眾多的辦法突破金丹瓶頸.就算是失敗的辦法,這也是寶貴的經驗,可以避免它犯同樣的錯誤.

他很想知道,這位史教主召集眾多的築基修士,想如何助他突破金丹瓶頸?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還真有必要冒些風險,去和這位史教主見上一面.跟突破金丹瓶頸相比,冒這一點風險算不得什麼.

史教主出面籌措的聚會,而且還有十多個教派的築基修士會去.就算有些風險,也是眾人一起扛.

葉秦想到這里,突然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史教主的名聲惡劣,卻輕易地召集了混亂之地十多個教派的築基修士.不知道這些修士,是不是抱著和他一樣的想法,想知道這位史教主打算怎麼突破金丹瓶頸,這才參加進去的.

侯千機,鐵大膽見葉秦陷入沉思,不敢打攪,老老實實的待在一旁候著,順便把住宿之地安排好.

三日之後,葉秦慎重考慮清楚利弊之後,決定赴史教主舉辦的聚會.

讓侯千機帶路,去一趟坊市附近的崖東築.

這崖東築並不遠,在這條峽谷的最東端的山崖洞壁,一座位置隱蔽的洞壁大殿.

這里平時是混亂之地各個教派首領碰頭的地方,此時已經被落日教的修士所占據.一排排的衣落日教修士站在通往山崖的路徑上,被淒厲的山風吹刮,足下卻紋絲不動.

此時,山崖附近還有穿著各色衣裳的修士,非常干練,顯然是各個教派的手下.他們的首領正在崖東築內商議要事,這些練氣期修士便在附近守衛.

這崖東築只有築基期修士可上去,報上名諱即可,守衛的修士並不會認真核查身份.這場聚會,並不限身份.

葉秦報上名諱,徑直穿過守衛路徑,來到崖東築的大殿.

侯千機和鐵大膽,則留在山崖下面等著.

……

"哎呀,這不是王教主嗎,王老弟能來,史某榮幸之至!"

"呵呵,史兄一向可好!"

"托王老弟的福,好的很吶,請!"身為東道主的史教主,站在大殿門口迎接各路客人.殿內不時的有人發出一聲驚呼,低聲碎語某某赫赫有名的邪修教主也前來參加這次聚會.

葉秦在這混亂之地毫無名氣,加上修為並不高,自然不可能得到多大的重視.葉秦的到來,史教主只是略微拱了一下手,便算作打了招呼.

葉秦步入大殿.

這大殿其實也就是挖空的大型石室,里面寬達數百丈,十分空曠,擺放著一些簡陋的石桌石椅.

此時,大殿內已經有四五十名築基修士,三五成群,各自占據殿內一處,低聲議論著什麼.他們的服飾上明顯可看出,身份和來曆非常雜亂,完全不是來自一個教派.

葉秦築基期三層的修為,低不低,屬于中等偏下,在這群人中毫不起眼.他進入大殿之後,偶爾有幾名修士掃了他一二眼,沒有發現任何突出之處後,便很快轉移到其它地方.

葉秦自然樂見自己不引人注目,低調的在大殿內不起眼的地方,獨自靜立.

傍晚時分,打算來參加這場聚會的賓客,基本上都到齊了.

葉秦赫然發現,這大殿內竟然聚集了多達近百名築基修士.五大教派都已經前往靈霧修仙界,這里還能有如此多的築基修士,他心中不由暗暗吃驚.這混亂之地修士的實力,不可覷.

殿內至少一大半的修士,屬于各個教派.而其他的修士,很多都是跟葉秦一樣獨自一人,安靜的散布在殿內各處.混亂之地是三界避難之地,在這里隱居的修士絕不少見.這混亂之地相互之間仇視的修士絕不少.

東道主落日教教主史寒陽,身形微胖的中年修士,臉色潤,絲毫不像陰險狡詐的梟雄.他築基九層巔峰的實力,毫無疑問成為殿內眾人之首.除此以外,殿內還有幾個名氣極高的教主,散修,都是築基期八,九層,和這史寒陽互別苗頭,並不賣給他什麼面子.

"史教主,你召集諸位兄弟前來此地,想干什麼?現在人都到齊了,也該了吧.咱們時間寶貴,可沒時間在這里聽一些無用的廢話."一名帶著斗笠的灰衣修士,雙手抱在胸前,陰森森的道.

葉秦很快發現,殿內不少築基低階修士,望向這灰衣修士的時候,都有些敬畏.這灰衣修士看起來名氣並不比史寒陽低多少.

"馬老弟別急,既然各路兄弟都到齊了,那我也就直了."

史寒陽掃了一眼,淡笑道:"我前些日子觀望天星,以演天妙術測算星斗,發現星斗位移,日星和月星錯位,將會是近三十年來最厲害的一次.諸位,可有誰也發現了這個星相?"

完,他笑吟吟的望著殿內眾修士.

殿內眾修士一時間沉寂.演天妙術,是一種測量星斗的神秘法術,精通這種法術的修士,在修仙界非常罕見.

畢竟修煉尚且沒有時間,哪里有工夫學這個對修煉沒有多大益處的雜學.也只有史教主這樣在築基期高階困頓了數十年的修士,才有心思去學一些雜七雜八的雜學.

不多工夫,大殿內起了一大片嘰嘰喳喳的質疑,不滿的聲音."史兄就是為了這事,召集眾兄弟前來聚會?""史教主,這是什麼意思?你閑著沒事,召集大家來就是為了這個?"

只有極少數的高階修士,露出驚喜之色,似乎明白史寒陽想干什麼.

史寒陽哈哈大笑三聲,將殿內的雜音都壓下,道:"我自然不會無聊到請諸位辣觀望星斗,日星和月星.這種現象每三十年到五十年才會出現一次.每當這種星相出現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地火潮汐被削弱到了最低的時候.也就是,我混亂之地最為凶險的地方--皇陵廢墟的大門,即將向我等敞開."

殿內,眾修士終于明白過來.史寒陽興師動眾召集眾修士起來此地.所為何事.可是知道之後,他們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驚呼.

"皇陵廢墟要開啟了?"

"多虧史兄妙術,縱觀混亂之地,也只有史兄能測算准星斗的變化.否則只怕我等腰錯過這等好事."

只有極少數剛來混亂之地的修士並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葉秦也是一頭霧水,心中納悶,這皇陵廢墟是什麼地方?為何是混亂之地最凶險的地方?

他朝左右看了一眼,旁邊正有一名築基低階的黃衫修士臉上激動.顯然知道這皇陵廢墟是怎麼一回事.

葉秦立刻拱手朝那黃衫修士道:"這位兄台,請問這皇陵廢墟是怎麼一回事?"

那修士翻了一個白眼,打量葉秦一番.詫異道:"連皇陵廢墟都不知道,兄弟是新來的吧!你可知道,咱們混亂之地,在數千年前還有另外一個稱呼?"

葉秦疑惑道:"哦,什麼稱呼?"

那黃衫修士道:"聖皇修仙界!這聖皇修仙界以前也是實力鼎盛,築有一座龐大的仙緣城'聖皇城’.不過可惜啊,聖皇修仙界不知道怎麼便日漸衰落下去,後來遭到天穹原,萬月湖,還有靈霧修仙界的三面攻擊,成了一片荒蕪之地.聖皇城北摧毀,此地的修士死傷殆盡,走的走,逃的逃,聖皇修仙界也徹底頹廢,被人遺忘.久而久之,這里就成了混亂之地,反而聚集了大量從三界來的修士."

葉秦呆滯了一下,有些回不過神來.則混亂之地,也曾經是一個修仙界?

那黃衫修士添了一下嘴唇,又道,"這皇陵廢墟,就是這聖皇城的廢墟.不過,這聖皇城其實分為兩個部分:地面的聖皇城,地下的聖皇陵.地面的皇城完全被摧毀,但是地下的皇陵並沒有徹底廢掉,據至今還遺留有不少的寶物.有一處隱秘的通道,每當地火潮汐下降到最低的時候,通道打開,便可以進入地下皇陵.那史寒陽,恐怕即使在打這皇陵的主意."

葉秦長舒了一口氣,緩緩點頭,拱手:"多謝兄台指點!"

黃衫修士擺手,"這廢墟是人盡皆知的事,兄弟新來,不知道也正常."




上篇:246 落日教主的邀請     下篇:248 地焰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