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51 殿前鐵甲衛  
   
251 殿前鐵甲衛

251 殿前鐵甲衛



秦輕巧的身形.*,★無聲息的潛行在皇陵內的廢墟之開街道上石人傀儡.以及在半空中不時飛過.發出"嘎吱吱"聲的飛天雷.

聖皇陵是一座的下城池.防禦設施眾多.街道樓閣一應俱全.盡管這里並不居住修士.不過.這里有量陪葬品.用來給那位自稱聖皇的元期修士陪葬用的.

至于那位聖皇為什要給自己修這麼一座龐大的陵墓.就不是普通修士所能猜測到的.

聖皇修仙界是一個相當古老的修仙界.這里的修士最擅長制器傀儡元神之術.這皇陵內的陪葬的物中.自然便有大量和這些有關的物品.據現在靈霧修仙界流傳的制器秘法.不少都是從聖皇修仙界流傳出去的.

當年聖皇靈霧天穹原萬月湖四大修仙界大戰.這座皇陵被其它三界修士攻破.皇陵內的一大半的埋葬品都被掠走.只遺留下少量的物品.再加上這皇陵廢墟有一條隱秘的通道.每四五年便有修士會進來.這里的陪葬物品大多都被搜刮一空.想要在廢找到靈寶之物並不容易.

葉秦在一棟坍塌了一半的樓閣翻動著.試圖在滿是塵土的廢墟中尋找出一二件遺物.

他沒奢望自己能在這廢墟中找到麼好寶貝.但是來了一趟.總不能白來吧.多少也找點對自己有用的東西.

費了半天功夫.露出喜色雙手從牆角挖出一個密封的紫檀古木盒子.掃去腐朽的泥.喀嚓"一聲打開木盒里面盛放著三份似金似紙的東西.

"咦.這是上古時的秘卷?"

葉秦一怔.這種質的的秘卷他在混亂之的的坊市曾經見過一張.那屋主是從廢墟里找到的.把它當寶貝一樣藏著.他打開這幾份秘卷觀看.

"《轟天炮完整煉圖卷》."

"《石人傀儡煉制圖卷》."

"《飛天雷完整制圖卷》."

葉秦認的上面的字.但是這圖卷制作過程.非常複雜.他看了一遍卻是一頭霧水.嘀咕了幾句.將這幾份沉的秘卷收入儲物袋中.雖然自己未必用上.但是留著沒壞處.

他在樓閣廢墟中繼續翻找了一會兒只是好運似到此為止.除了偶爾翻出一些不知道哪年留下來的尸骨遺骸之外並未找到更多的遺物.

在這一片樓閣廢墟內耽擱了半天之後沒有更多的收獲.葉秦決定往皇陵城的中心的帶去.跟落日教教主史寒陽等修士彙合.

畢竟他來這里真的目的不是為了尋找靈寶之物.而是為了史寒陽.

史寒陽堂堂一介築基九層巔峰修士.混亂之的實力僅次于五大金丹老祖的修士.冒性命危險來這皇陵廢墟.絕不可是為了尋找一二件作用並不大的靈寶物品.此人來這里唯一的原因.只可能為了突破夢以求的金丹瓶頸.跟突破金丹瓶頸比起來.其它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雖然史寒陽從來沒有對外人過他來這里的目的但是此行幾乎所有的築基修士都心知肚明都想看看史寒陽來這里干什麼.

葉秦也是這個想法.正要離開.

樓閣外面數十丈遠:突然傳來幾聲輕微的嗯哼.還有怒斥聲.接著沉寂下來.葉秦聞聲身形頓時一僵.下一點輕巧的隱入一側的黑暗之中.全身氣息收斂.

不一會兒工夫.一名穿著褐衣的中年男子.忍著胸前插著的一柄利刃法器的劇痛.一手抱著一名綠衣女子走了過來.隨手丟在樓閣角落上.

"賤女人.出手夠心狠手辣的啊.不過可惜.還差三分要老子的性命.老子早就知道在金丹大道面前.人會不動心.暗算我沒這麼容易."

褐衣男子忍著劇痛拔出帶著倒鉤的利刃法器.快速點了胸口的幾處經脈.用法力處理了一下流血如柱的傷口.陰測測的冷聲了幾句.便俯身搜查了女子的尸體.從她的腰間找出幾個儲物袋.神識查探了一下.看到里面大堆滿滿的珍貴原材料.頓時露出滿意的笑容.

"沒想到你准備的東西還真不少.老子帶的物品.加上你的這幾個袋子的物品.應該足夠老子去換一粒結金丹回來了.待老夫結丹成功.這首功非你莫屬.你放心.老子不會忘了你的好:."褐衣男子稍微休息一下.換了一身衣物.用神識朝四下查探了之後.快速離開了樓閣,墟.

葉秦默默的.冷眼著那具冰冷的女子尸體.他並未上前探查.

剛才那名褐衣男子.他有一點點印象.是混亂之的一個教派的教主輝.築基期八層的高階修士.此太過低調.葉秦回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他的名號.

衣女子跟此人關密切оМ.似乎這名男子的伴侶.樣不低.

只是不知他們二人怎麼突然在這個時候翻臉.一死一傷.

葉秦暗自搖了搖頭.悄無聲息的往後退出了樓閣.

起來.這混亂之的的教主也實是不值錢.只要稍微有點實力的築基修士.都能夠拉數十名練氣期修士.自稱某某教派.

葉秦花了半天的時間.穿越過皇陵內的大片城區.來到皇陵正中央的宮牆附近.這宮牆有五丈之高.只要翻過這道宮牆.進入內宮之中.

在這宮牆外面.正三三兩兩的盤膝坐著七八名築基高階修士.他們並不急著進入內宮.那位褐衣男子輝也在其中.冷著臉.看不出他有任何異常.

這里並沒有石人傀儡和飛天雷鳶靠近.所有的飛天雷鳶都只在外城區廢墟的半空巡視.遠離這片內宮.

似乎這片內宮.隱藏著異常危險的氣息.

葉秦的到來.讓他這些築基期高階修士頗感意外.敢去闖內宮的.都必須擁有極強的實力才行.

史寒陽不由朝葉秦多打量幾眼.道.

"所有冒險進入聖陵廢墟的人.都希望自己能的到最大的收獲.在這片城區廢墟之中.仔細找上三四日.肯定能找到少的收獲.如果冒險進入內宮.自然能夠的到更多更好的東西.但是這內宮之中.比外面的城區廢墟更危百倍.兄弟的膽氣雖然不.不過以你築基低階的修為.在外面城區廢墟找一找便可以.沒必要進入內宮中去.你要是跟著我們進去內里面.只怕凶多吉少.為了一點點貪心.丟了性命.可劃不來."

"史兄.我既然來.自然想在廢墟四處看看.內宮中的傀儡.應該不會比飛天雷更厲害吧?"

葉秦望了一眼安靜的內宮.平靜道.

"飛天雷鳶算什麼.這些木鳥的攻擊只比的上築基期一層修士的攻擊而已.咱們在這里的時間有限.本教主只是懶費神跟它們糾纏而已.跟內宮中的那些傀儡比起來.它們頂多只能算上幾碟開胃的前菜.這皇陵可是元嬰修士的陵的.怎麼會只有飛天雷這樣低的傀儡守衛?"

史寒陽哈哈大笑.

"史兄別嚇這位兄弟.內宮里面只有幾個甲衛傀儡而已.這位兄弟既然想去里面瞧瞧.也沒什麼不可以."馬彥雙手抱胸.背靠在宮牆處.冷聲道.

眾人沉默下來.

轉眼工夫.他們在宮門口處等待的時間已經過了一日.但是陸續出現在宮牆附近的.卻只有二十余名築基修士.其余的修士都沒有來這里.想進入內宮的.應該都到齊了.不想進入內宮的修士.估計都還在皇陵城區廢墟中尋找靈寶之物.如果能找到幾件寶之物.也算不虛此行.畢竟不是誰都樂意去內宮送死.

葉秦卻在想馬東彥的"內宮里的幾個甲衛".就這幾個甲衛把他們一群築基高階的修士給擋在外面不敢進去.他可不以為那幾個甲衛容易對付.危險程度.肯定比飛天鳶要高上好幾個檔次.

"人數差不多夠了對付那幾個甲衛.咱們殺進去吧."

史寒陽望了一下眾人.突然站了來.

十一名築基高階修.九名築基中階修士.三名築基初階修士.他們一躍翻過五丈高的宮牆.進入了內宮.很顯然.他們這一群幾乎是實力最強的修士.

出現在葉秦面前的.是一座龐大оМ文字版首發無比的宮殿.

而宮殿前.靜靜的著一尊鐵甲衛.

不錯.只有一尊.

就是這一尊鐵甲衛.他們一群修士守在外面一日不敢進來.

這尊渾身散發著冷氣息的鐵甲衛.一動不動的蹲在的上.它蹲在這里至少已經四五十年未曾動過.渾身上下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塵埃.幾乎和整個殿前的的面融為一體.長滿了青苔.

當二十多名修士翻過宮牆.出現在皇陵中央宮殿前的時候.

它緩緩的抬頭.頭盔中閃爍過一道光.

"喀嚓".手中緊握一杆烏黑駁的隕鐵槍法器.緩緩站了起來.震落了一片塵土.赫然高達十丈.橫槍佇立在殿前.它的動作頗為緩慢並不靈活.看上去.想要進入宮殿.過它這一關是不行.

"這是殿前鐵甲衛.本教主在四十年前曾經跟它交過手.和其他修士聯手將它擊毀過一次.沒想它又恢複了原樣.只是不清楚它的實力跟四五十年前是否有變化.諸位.你們誰願出手試一試?"

史寒陽冷峻的道.

手機問:訪問:




上篇:250 石人傀儡和飛天雷鳶     下篇:252 恐怖的鐵甲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