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54 祭壇和金甲衛  
   
254 祭壇和金甲衛

254 祭壇和金甲衛



在宮殿通道內遭遇到一尊破損的銅甲衛,虛驚一場之後,葉秦一行十七八人繼續往里面走去.眾修士走的很慢,越往皇陵宮殿深處走,那股令人窒息的壓力便越大,在接近內殿大廳的時候,他們幾乎每走一步,都需要極大的意志才行,否則恐怕在那股令人心慌的重壓之下掉頭便走.

不過在巨大誘惑之下,他們最終還是鼓起膽氣,沿著黝黑深邃的通道往里走.只有在宮殿的最深處,那里才有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在先前付出巨大的努力之後,他們是絕不甘心空手而歸的.

出了通道,是內殿的入口處,在這里他們看到了一尊九階傀儡銀甲衛倒在地上,這尊銀甲衛大約只有兩丈高,比銅甲衛還一大半,胸口完全凹陷下去,似乎被大力所摧毀.

而銀甲衛周圍,橫七豎八至少有數十副築基修士的骸骨,足以見得當年進入皇陵的修士,為了擊垮這尊銀甲衛,付出了多麼慘痛的代價.

他們心的繞過這尊銀甲衛,傳過內殿的重重走廊,最終來到了這座宮殿的中央大廳.

大廳十分空曠,正中間是一座祭壇.這祭壇高十丈,雕刻著大量的神秘符文,祭壇最頂上放置著一副湛藍色玄冰玉打造的寒冰之棺.

看著冰棺的材質,應該是萬載冰玉石,不但堅硬,而且還能長久的保持肉身不壞.透過厚厚湛藍色玄冰玉石,甚至能隱約看見里邊躺著一個身穿金色衣甲的高大男修士身影.

祭壇的四周,分別樹立著四根突兀的金柱,這四根金柱非常的刺眼.

每根金柱上伸出一條手臂粗的金色鎖鏈,凶狠的穿透冰棺,將這幅玄冰玉棺給死死的鎖在祭壇上,其中一條金鎖鏈,甚至穿透了館內男子的肉身,為這座大廳憑空增添了幾分凶曆之氣.

葉秦看到這尊冰棺的時候,似乎有些明白了過來.

他進入宮殿所感受到得那股神秘的壓力,都來自這幅冰棺.冰棺內躺著的身影,應該便是當年一統聖皇修仙界的元嬰高階修士聖皇的肉身.除了這位傳中的聖皇,沒有誰有資格躺在這萬載玄冰玉棺里邊.

葉秦不由感到震撼,這位聖皇早已經死了,光是這尊不壞的肉身,卻依舊能散發出如此令人窒息的氣息,令人不可思議.

只是,葉秦還是還有一點疑惑不解,這大廳內東東西一眼就可以看光,除了這副冰棺極其值錢外,沒有任何靈寶之物.史寒陽,馬東彥他們這些築基高階修士,來這里究竟干什麼?

難道是想把冰棺取走?

就算有這想法,也得有本事把金色鎖鏈給打斷才行啊.他可不認為,他們有本事打斷這秘術打造的金色鎖鏈.這冰棺如果那麼容易被取走,早就被前人取走了,輪不到他們這些人來動手.顯然他們來這座皇陵宮殿,不是為了這冰棺.那他們是想干什麼?

葉秦心翼翼的打量著大廳四周的況.

大廳中間十分空曠,除了一座祭壇,一副冰棺,四根帶著鎖鏈的金色柱子之外,並沒有其他多余的東西.

不過大廳背面有一排台階,沿著台階上去是一個鑲嵌著的寶座,寶座上坐著一尊金甲衛.這金甲衛只有正常男子一般的高大,腰佩寶劍,閉目威嚴的端坐,沒有任何動靜.

葉秦望見大廳一側寶座上的金甲衛,雙瞳猛的一縮.極品九階傀儡,這是相當于金丹九層巔峰實力的傀儡.跟著,他微微愣了一下,放松下緊繃的神經,自嘲起來."都是殘破的廢品傀儡,不會動,沒什麼好擔心的."

他回頭又朝祭壇看去.只是心頭一股不安,始終無法去掉.

眾修士恭敬的站在祭壇下,抬頭仰望著祭壇上那副冰棺,以及冰棺內那副聖皇的肉身,神色複雜.

元嬰期修士,在靈霧,天穹原,萬月湖,混亂之地等修仙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無可匹敵的修仙者出現.就算是在做夢,他們也不敢奢望有那麼一天,自己能夠成為元嬰期修士.

事實上,他們唯一敢有的一個奢望,便是成為金丹修士.就算是這樣一個的奢望,付出一二百年的艱辛苦修,甚至以生命為代價進行冒險,也未必能夠達成.

這樣一尊元嬰期修士的肉身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他們心中的複雜滋味,可想而知.崇敬,羨慕,惱恨這些複雜的緒正在他們腦海中轉了一圈,最終卻化為一聲歎息,不知需要怎樣高的天賦和機緣,才有可能成為元嬰修士.

大廳內一時間寂靜無聲,四周異常的安靜.

"你們來了"

一個嗡聲嗡氣的金屬聲音,在宮殿大廳內突兀的回蕩.

眾修士一驚,朝四周望去,目光停留在背北面的台階上,聽那個聲音,正是從大廳北面台階寶座上發出來的.只見那金甲衛端坐在寶座上,金色頭盔動了動.不知道為什麼,它雙目上的寶石亮了起來,發出一閃一閃的光芒.

"晚輩聖皇修仙界落日教教主,築基九階修士史寒陽,拜見聖皇陛下!"史寒陽臉上露出喜色,恭敬無比的拜倒在地上,朝金甲衛叩首,道.

史寒陽這一句"聖皇大人",差點沒把葉秦,還有其他幾位首次來這皇陵的築基修士驚得魂飛天外.元嬰修士聖皇還活著?!

馬東彥等曾經來過這皇陵築基高階修士,去並未驚異,反而一個個跟著史寒陽拜倒在地上.

"晚輩聖皇修仙界隱修,築基九階修士馬東彥,拜見聖皇陛下."

"晚輩聖皇修仙界三元教,築基八階修士褚輝,拜見聖皇陛下."

"晚輩聖皇修仙界修士,築基八階修士苗海,拜見聖皇陛下."

葉秦他們這些新來的修士倒是機靈,不管是真是假,連忙跟著叩拜,報上自己的名號.在強者為尊的修仙界,築基修士平常連金丹修士都難以見到,能夠得到元嬰修士的召見,那是無上的榮幸和大大的機緣.

就算是金丹修士,也願意付出,除了性命之外的任何代價,只為得到元嬰修士的召見.只要能得到元嬰修士的一個的提點,都足以勝過自己數十年上百年的苦修.

葉秦一下子明白過來.

史寒陽,馬東彥他們這些築基高階修士,對這內宮一直諱莫如深,在來的途中從來不提內宮的具體況.他們通過四五十年開啟一次的通道,穿過凶險的地焰結界,冒險闖入皇陵中來,真正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拜見聖皇,求那一線機緣.

葉秦心亂如麻,飛快的思索著整個事,試圖理清楚這其中的頭緒.

聖皇修仙界被靈霧,天穹原,萬月湖三界修士一同攻破.這座地下皇陵也一樣被大部分摧毀,只有宮殿一部分被保存下來.

聖皇的肉身還躺在冰棺內.

按理聖皇早死了.

但令人驚詫的卻是,金甲衛傀儡卻能夠發出聲音.

這金甲衛是聖皇制造的高級傀儡,除了聖皇本人,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夠指揮的動它.聖皇應該還活著,.這少他還能指揮的動這尊金甲衛.

葉秦神色古怪的望向祭壇的冰棺里躺著的那位金衣修士.

"史寒陽,本皇記得你上一次也來過,既然你再次通過了殿前鐵甲衛的考驗,那麼便有機會向本皇進獻一次貢品.這一次你帶了什麼貢品,想要獻給本皇."

金甲衛雙目光閃動了一下,盯著大殿下方的史寒陽,嗡嗡的著.

"聖皇陛下,這是晚輩進獻之物.里面有晚輩精心耗費四十多年收集的珍品原材料,五塊千年玄母鐵晶,一塊數千年雞血靈石,十枚罕見的冰火龍果,一塊三千年份的茯苓,以及一十塊各系中品靈石."

得到金甲衛的詢問,史寒陽連忙從懷中取出一個大儲物袋,雙手托了起來.

旁邊的其他修士,都詫異的望向史寒陽.

史寒陽獻出來的這些物品,總價值至少超過了五十萬下品靈石,價值非同尋常.這些物品,一般的築基修士耗盡一生只怕也無法收集到其中的一部分.史寒陽卻要將它們全部獻給聖皇.

不過只要想一想史寒陽來這里的目的──突破金丹瓶頸,他們又釋然,跟金丹大道相比起來,這點貢品又不算多了.如果付出這些貢品能結丹,只怕任何一個修仙門派都會搶著把數之不盡的財寶送到這里來.

金甲衛手一招,將那個大儲物袋攝取了過去,打開,取出其中一枚玄母鐵晶隨意看了一眼,似乎頗為滿意,收了起來,冰冷的光望向史寒陽.

"那麼你想要從本皇手中得到什麼?"

"結金丹!"

史寒陽臉上泛出光,異常的激動,聲音都顫抖起來.這是他所能拿出來的全部財物,也是壓上了他全部的希望所在.上一次他來到這里,因為沒有帶上足夠的貢品,痛失了得到一個機緣的機會.

身為築基修士,現在他已經一百七十多的壽元,再過大約三十余年,便壽元耗盡.如果這三十年內還無法得到結金丹,進行結丹的的話,那麼他離死期也不遠了.他已經等不到下一次皇陵開啟,再來進獻貢品.也就是,這是他唯一的一次機會獲得結金丹.只有結丹,才能可以讓他壽元大幅的延長三百余年.

手機問:訪問:




上篇:253 宮殿     下篇:255 進獻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