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56 脫困之術  
   
256 脫困之術

256 脫困之術



馬東彥,還有葉秦,褚輝等修士都明顯的呆滯住

祭壇旁邊的這四根神秘的金柱,竟然是聖皇親手煉制的法器.可是為什麼他把自己給鎖住?沒有誰會喜歡用鎖鏈將自己的肉身給穿透,栓在柱子上.肉身的損壞,會令體內的一部分經脈無法運轉,從而對修煉產生無可逆轉的損害.這個常識就算是剛剛修煉的練氣修士也清楚.元嬰修士不可能不清楚

金甲衛似乎猜到他們在想什麼,哼了一聲

"本聖皇被鎖在此處,自然是有原因的.本聖皇當年乃是聖皇,靈霧,天穹原,萬月湖四大修仙界之中唯一一位達到元嬰期九階的修士.只要渡過最後一道打天劫,離突破下一境界也不遠.為了削弱大天劫的威力,才在這萬丈地底深處,尋了一處天然的地穴,准備在此渡劫.造這座皇陵,純粹只是為了掩人耳目.這具玄冰玉棺,乃是本聖皇沉眠所用.這四根鎮魂柱,也只是本聖皇用來抵禦天劫的一套頂階法器

只是在渡劫的時候,出了一點的意外,泄露了消息,被幾個同樣是元嬰期的仇家得知本聖皇大天劫在即,趁機糾集了靈霧,天穹原,萬月湖三界修士攻打聖皇修仙界.本皇正在地底避大天劫,根本不敢上地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聖皇修仙界被三界的修士攻陷.趁著本聖皇剛剛渡過大天劫,最為虛弱的時候,沖入地底皇陵.他們殺不死本皇.卻卑劣的用本聖皇的法器,將本聖皇的肉身給冰封鎖死在這祭壇的冰棺內,令本皇剛剛取得的突破,又跌回了元嬰期的修為.本皇可以分出一縷神識,附在金甲衛傀儡上活動,但是肉身卻被永久的冰封住了."

"這四根鎮魂柱是聖皇的法器,陛下不能將它們收起來?"

馬東彥疑惑的問道.剛才未能斬斷金色鎖鏈的挫折,絲毫沒有讓他氣餒.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將聖皇從這冰棺內弄出來

"此金柱法器名為鎮魂,對元神有著極大的壓制,實力發揮不出百中之一.除非本皇從冰棺內出來.才能將它們收起來.可是本皇的修為被鎮魂柱鎖壓制,也奈何不得這鎮魂柱.要想將四根鎮魂柱拔起來,除非是元嬰修士,或者是十余位金丹修士聯手才行."金甲衛道

"附近四大修仙界,早已經不見元嬰修士的蹤跡,就算前往更加遙遠的修仙界.只怕也未必能找到元嬰期修士.看來只能從金丹修士身上下功夫,找到十位金丹修士,比找一位元嬰修士容易的多

不過,這皇陵周圍有一道地焰結界.修為越高反而壓力越大,金丹修士就算來了,只怕也無法通過."馬東彥惋惜的搖了搖頭,道,"陛下,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破壞這地焰結界."

"本皇曾經試過,金丹級的傀儡也同樣無法通過這道地焰結界.這地焰結界是當年的幾個仇家所立,借助地火之力,威力極大,以此來阻止所有想要進入皇陵助老夫脫困的修士.想要破壞這地焰結界,只怕比破壞鎮魂柱還難.至今也沒有金丹修士進來過此地,只有你們這些築基期的娃娃跑了進來."

馬東彥臉上一,一百多歲的修士,被稱為娃娃.不過他並沒有絲毫難堪,在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元嬰老祖面前,娃娃已經很給面子了

金甲衛聊興正濃,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馬東彥談著如何才能破冰棺而出

葉秦保持著沉默,在旁邊冷眼看著

葉秦雖然也想從聖皇這里得到長生的機緣,但是絕不希望看到聖皇從冰棺內出來

據他所知,這位聖皇很可能是四大修仙界中僅存的一位元嬰修士.當然,或許還有那麼幾位隱世的元嬰修士,只是葉秦從未聽過他們的存在.至少靈霧修仙界硬挨沒有元嬰修士了,否則靈霧修仙界的各大門派,早就歸順于那位元嬰修士了.天穹原和萬月湖存在元嬰修士的可能性也極

所以聖皇一旦出世,元嬰期九層的恐怖存在,沒有任何低階修士可以抵擋他.那才是修仙界真正的驚濤駭浪,足以一舉顛覆四大修仙界的勢力.就算各修仙界的所有金丹修士聯手,只怕也未必是這位聖皇的對

靈霧修仙界七大修仙門派的青丹門.也得屈服于聖皇之下,門派的生死都在聖皇的一念之間

要知道當年靈霧修仙界.天穹原和萬月湖修仙界,一齊動手把聖皇修仙界給滅了,還把聖皇本人給冰封在這祭壇冰棺之內,讓聖皇突破進入下一層更高境界的希望從此破滅.這仇深的可以稱得上是不共戴天α整理

聖皇出去之後,會不會對各界的門派進行報複,葉秦不敢抱有什麼幻想.最大的可能,是一場血洗報複,當年有份參加攻打聖皇修仙界的門派,沒有一個好果子吃

他是青丹門的弟子,就算沒有給本門派做什麼貢獻,也決不會愚蠢到干這種可能會給門派帶來滅頂之災的事.為了一點利,而忘記自身的立場

葉秦只能保持沉默,低調的待在一邊,看著馬東彥忙活.馬東彥想要攀附聖皇這位元嬰修士,誰都能看出來.但是光靠馬東彥的力量,他可不認為一個區區築基九階修士便能助聖皇脫困.如果有這樣容易,別人早就做了

褚輝不知道在考慮什麼,也一直陰沉著臉色.一會兒盯著馬東彥,眼中露出冷笑嘲諷之意.一會兒又低頭思索著什麼.看上去,他似乎對助聖皇脫困,也並不熱心

這大廳內,只剩下他們三人還沒有向聖皇進獻貢品.馬東彥和金甲衛聊的正濃,還得等下去

"除了讓十位金丹修士同時出手拔起鎮魂柱之外,還有一個辦法也能讓本皇出去.但是這個辦法,存在一些後遺症."金甲衛道

"請陛下明示,只要助聖皇脫困,晚輩一定竭盡全力助聖皇!"馬東彥精神一振,連忙問道

"奪舍大法,放棄這尊肉身.重新找一具軀殼!"金甲衛冰冷的聲音道

馬東彥聞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驚懼後退一步,差點想要轉身便逃

他是想助聖皇脫困,然後以此獲得聖皇的信任,在聖皇這位元嬰修士的幫助下得到結成金丹的機會.但是他絕不想犧牲自己的性命,用自己的肉身去助聖皇脫困

但是金甲衛接下來的一句話α整理讓他安心了下來

"放心,娃娃,你的肉身老夫還看不上.本皇就算用奪舍這種低劣的手段去占別人的肉身,也必須挑中一副足夠好的軀殼才行.否則本皇要奪舍,早就動手了,也不用等到今天.難道你以為,本皇什麼肉身都看得中嗎?"金甲衛冷哼一聲

"晚輩的肉身靈根潛質奇差,不被聖皇看中那也是正常.只是不知道什麼樣的肉身,才合陛下的心意?"馬東彥抑制住逃走的沖動,訕訕一笑,掩飾著剛才的膽怯

"必須是單靈根潛質八十以上修士的肉身才行,如果能有九十那就更好了.如果靈根潛質低于八十,則根本無法承受本皇的奪舍之力.反而爆體身亡.就算奪舍成功,本皇的修為也會因此而大幅下降.留下不少的後患."金甲衛淡淡的道

"單靈根八十!這要求也太高了."

馬東彥陷入呆滯之中.修仙界修士不少,但是單靈根高的並不多見.單靈根超過四十的修士,隨便哪個修仙門派都搶著要收為門徒.單靈根超過六十的,那簡直九十寶貝嘎達,被精心栽培

單靈根八十,很可怕的高靈根潛質

就算這樣的修士出現,放在任何一個門派,都被重點保護.因為這樣的天資的修士是修仙的天縱之才,只要修煉的中途不夭折的話,自己再稍微勤奮一點,有五成的把握可以稱為金丹期修士.甚至有機會向元嬰期修為沖擊.憑他馬東彥的實力,很難靠近這樣的修士,也無法帶來給聖皇奪舍

"要求自然是高,否則本皇怎麼會被困在如此之久!雖然曾經進入皇陵的修士眾多,卻沒有一個能達到本皇的要求.靈根潛質最高的一個,那史寒陽,也不過是單靈根六十五而已,離本皇的要求還差一大截.你也不過才五十多而已."

金甲衛端坐在寶座上,目中的光閃爍著,他沉默了許久,突然想起只顧著和馬東彥話,葉秦,褚輝二人還在一旁等著,不由朝他們二人看去

"晚輩單靈根最高才四十七,遠不如馬兄.如果話勉強要用肉身的話,馬兄比我好的多."褚輝一驚,急忙擺手,撇清自己,免得被聖皇給盯上

"晚輩單靈根最高只有二十五點.比二位兄長還更低!"葉秦被那道威懾力驚人的光盯掃過,連忙道.他的是大實話,他的最高靈根就是二十五點

馬東彥和褚輝聽到葉秦報出的靈根潛質,都忍不住回頭朝葉秦望了過去,目光中充滿了同和憐憫之色.單靈根最高才二十五,低的夠可憐

如果單靈根潛質超過四十的修士,各修仙門派都搶著要的話.那麼單靈根潛質低于二十的修士,都被各修仙門派所嫌棄.因為這樣低的靈根的修士幾乎沒有築基的希望.當高靈根修士一飛沖天的時候,這樣的低靈根的修士還只能在最低層艱辛的爬

葉秦的單靈根,僅僅只是比被嫌棄的水平,略微高了那麼一點點而已.同樣是雞肋一樣的靈根潛質.這樣低的靈根都能築基,那土雞都能誇口自己能飛上天了

他們在可憐葉秦的同時,也有些納悶.按理葉秦如此低的靈根.就算到了八九十歲花白胡須了.也不過是練氣期五六層而已,離築基差一大截.他是怎麼成為築基修士,而且看年齡,修煉速度絲毫不比他們慢

莫非是某個大修仙家族出身的修士,華大把的靈石購買靈丹服用,這才修煉到這個水平的?用這樣的辦法培養出來的修士,前途極其有限.只怕這個家族也要被拖累的吐血

他們望向葉秦的目光,不由更加憐憫.這一次,是憐憫葉秦所在的家族,有這樣的修士的家族,值得同

問:訪問:




上篇:255 進獻貢品     下篇:257 負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