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57 負傷  
   
257 負傷

257 負傷



葉秦被金甲衛,馬東彥和褚輝三人古怪的目光盯著看,心中有些發虛,暗暗叫苦

他剛才的句句屬實,絕無虛,只是沒有把話全.他的單靈根的確坐高是二十點,只是五系靈根都一樣,所以總和為一百點靈根潛質,雖然每一項都平庸,但是總和還是比較高吧.

聖皇需要一具單靈根潛質超過八十的肉身,用來奪舍重生,借此離開這座地下皇陵.按理來,金甲衛應該不會看中自己這幅身軀的.

正當葉秦胡思亂想,四肢都快要冰冷僵硬的時候,坐在寶座上的金甲衛,這時候開口問話了:

"你們二人,想要向本皇進獻什麼物品,走過來,讓本皇過目."

三元教教主褚輝連忙上前十余步,從懷中取出兩個儲物袋,呈了上去."陛下,這是晚輩的一點的心意,請聖皇笑納!"

金甲衛雙目的光近距離掃視了褚輝一眼,探查了褚輝的靈根潛質,然後將那兩個滿滿的儲物袋收了過去,看了一下里邊的物品.

接下來,金甲衛和褚輝私下密語傳音,詢問褚輝想要得到什麼回報.

"你想要什麼?"

"陛下,晚輩想要得到元神之術"

"哦?"

過了好一會,兩個人的談話才結束.雖然不知道褚輝從金甲衛這里得到某項報,還是某項秘術.但是看褚輝臉上的笑容,應該是對此行收獲頗為滿意才是.

到了這個時候,只剩下葉秦還沒有進獻貢品

在金甲衛冰冷凌厲的目光下,葉秦硬著頭皮,將一個裝著幾株珍品靈藥材的儲物袋拿了出來."陛下,晚輩想用這些煉丹材料,得到一項能夠增強元神的秘術."

葉秦口中道.

他現在快要後悔死了,早知道這樣一個況,他不該跟史寒陽,馬東彥他們闖入這地下皇陵中來.

"走上前來,讓本皇瞧瞧你的靈根!"

金甲衛端坐在高高的寶座之上,就像一座冰山一樣,發出冰冷僵硬的聲音

"是,陛下!"

葉秦深吸一口氣,朝前跨出一步,似乎要走近一些去.突然他足下一蹬,猛的折身,中一口瑩瑩飛劍拋出,禦劍向大廳殿外極躥而去.

葉秦不敢冒險讓金甲衛探查他靈根潛質.

馬東彥和褚輝還好,就算他們有所疑心,也未必就對他不利.但是金甲衛就不同,早就有奪舍的念頭.萬一金甲衛突發奇想,看中了自己的身軀,那可怎麼辦?這可攸關自己的身家性命.

左思右想,葉秦只好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逃!

能逃多遠,葉秦不清楚.這地下皇陵是聖皇的地盤,外人在這里很難和聖皇對抗.但是他不想把自己送到聖皇手中,成為別人肉板上的肉.就算是兔子,臨死前還要掙紮折騰幾下,何況他還是個大活人.

馬東彥和褚輝見到葉秦突然轉身而逃,都明顯的愕然.他們想不明白,金甲衛只是讓葉秦過去幾步瞧瞧而已,好好的逃走干什麼?

莫非,葉秦的單靈根超過八十了?

可是,這不可能呀.

這樣的修士放在任何一個修仙門派,都是核心中的核心底子,被重點保護的對象,成為金丹修士也是可以期待的,根本不會輕易涉險來這種危險的地方.

他們甯願相信葉秦是二十五的潛質,也不會相信葉秦能達到八十點.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那金甲衛.

它冷哼一聲,手一招,地上的佩劍"嗖"的一聲,化為一道無可匹敵的金色虹芒,朝急逃的葉秦刺去.它是速度太快,幾乎是眨眼功夫,就追上了葉秦.

"哼"

葉秦只覺一道金氣從後腰襲來,接著腹中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痛的他差點從飛劍上摔落下來.但他只是悶哼了一聲,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讓那一口湧上來的精血噴出來.駕馭著飛劍,從宮殿通道內鑽了出去.不逃出去,留在這里就是死路一條.

"你們二人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去把他捉回來?!記住,不得毀了他的肉身,他的這副軀殼,或許本皇能用得著"

金甲衛一把召回了金色佩劍,依舊穩如泰山一般端坐在寶座之上,發著命令.剛才那一劍,他不過使用了極一部分力量,讓葉秦受傷而已.否則,只怕一劍就讓葉秦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

"是,陛下!"

"晚輩二人這就把他捉來!"

馬東彥和褚輝二人目睹剛才那一劍,心中驚駭,九階金甲衛傀儡的實力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不敢違命,連忙領命匆匆禦劍朝外面追去.

都所有修士都離開了大廳.

金甲衛這才緩緩的站起來,一步步走到祭壇上,玄冰玉棺前,**著冰棺.

冰棺內躺著一尊高大的金色身影.

"老夫在這黑暗地底沉眠太久.是該出去走一走昔日的"老友"了.只要你們還在中土大陸,不管藏在什麼地方,老夫也要好好跟你們算算這筆賬."

金甲衛握著這柄沉重的佩劍,緩步朝宮殿外走去.

馬東彥,褚輝,一先一後的沖出了皇陵十六開更新快宮殿,來到內宮外面.馬東彥神識掃過宮殿周圍數里地界,並未發現葉秦

的蹤跡,連血跡,氣味都完全不見,不由微微詫異.

看來葉秦的逃逸之快,隱匿術之強.比他想象的要高明一些.

不過馬東彥還是有足夠的自信.一個區區築基初階的修士,而且還受了傷,想要從兩名築基高階修士的手指逃走,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他馬上就有了對策.

"褚老弟,你搜北面,我搜查南面,盡快將那子找出來!"

褚輝卻未動,嘴角上反而掛起冷漠的笑意,拿出一面幡旗法器.

馬東彥指揮不動這位三元教教主,不由皺起眉頭.

"褚老弟,你這是干什麼?"

"馬兄,我倒是想問問你,你這麼急著救聖皇出去干什麼?混亂之地,靈霧,天穹原,萬月湖四大修仙界相互攻伐,修仙界大亂,正是咱們這些混亂之地的修士漁翁得利的最好時機.咱們從亂中取利,豈不痛快?何必將這聖皇救出去?聖皇一旦出去,四界都要被其征服.咱們這教派嘍羅,也肯定要歸其管轄受人約束,哪里還有你我快活的地方?"褚輝冷聲道.

"修仙大道何等的渺茫,光憑我等自身之力,哪里有結丹的機會?史寒陽付出巨大的代價,費盡心血采集煉制結金丹的靈藥,還要煉制結金丹,只怕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依舊無法結丹.如是能依附聖皇,那就完全不同了,有他出手幫助,絕對是事半功倍,這是一條捷徑.褚老弟,難道你不想踏上金丹大道?"馬東彥正色道.

"哼!的倒好聽,今日聖皇被困在此地,他想讓你出力助他脫困,所以自然會給你幾分和悅的臉色看.等日後他真出去了,你以為他一介元嬰修士,能記得你這區區築基修士的好處?到時候只怕他連你是哪根蔥都忘了.卸磨殺驢,兔死狗烹,這種事我可見多了.金丹大道,誰不想達到這個境界.但是把結丹的希望寄托在聖皇的身上,卻未免太想當然了."

褚輝冷笑,一拱手.

"如果馬兄試圖助聖皇脫困的消息,被四界修士得知,只怕馬兄會成為四大修仙界的公敵.當年跟聖皇結怨的敵人可絕非少數,馬兄非但討不了什麼好處,反而會惹上大麻煩.捉拿那子的事,馬兄自己看著辦吧.奉勸一句,最好還是三思而後行,以免死無葬身之地.兄弟我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後會有期,告辭了!"完,褚輝將幡旗法器一卷,化為一道色流光,在旋風之下,時在城池廢墟之中.

"你~!"

馬東彥恨的牙齒癢癢的.他有一股沖動,殺了褚輝,殺人滅口,以避免消息泄露出去.可是褚輝是築基八階修士,實力並不弱,短時間想要劫殺這姓褚的,是一件極難的事.

如果中途葉秦突然冒出來,助褚輝一臂之力,那他反而陷入被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褚輝飛遁而走.

馬東彥微微歎了一口氣.

跟史寒陽,褚輝這些有手下的教主修士不同.他是隱修,,從來都是獨自一人修煉,受盡了一百多年來獨自修煉之苦.他十分清楚,想要靠他一人之力結丹,難如登天.

所以從進入皇陵,他便抱定了想法,要依附元嬰修士聖皇,得到結丹的機緣.

"就算因此而和四界修士為敵,也在所不惜."

馬東彥在城區廢墟中到處搜尋,卻始終找不到葉秦的蹤跡,不由氣的破口大罵.

"混丶蛋,這子藏到哪里去了?!"

他不相信葉秦能夠逃走,離開這座地下皇陵.離開皇陵,必須穿越漫長的地焰結界,葉秦身負重傷,如果貿然闖入地焰結界之中,絕對會葬身火海.金甲衛的那一劍十分有分寸,既重傷了葉秦,讓他無法逃離,又不至于讓他喪命.所以葉秦應該還在這皇城區廢墟之中養傷.等稍微養好傷之後,才能動身離開.

馬東彥的猜測不錯.

葉秦逃出宮殿之後,甚至無法堅持禦劍飛行.掩飾了一下自己的行跡,便立刻鑽入城區一角的廢墟之中,把自己深埋在一米深的廢墟中,進入了坐忘忘我的封閉狀態.甚至連心動都近乎停止,以最快的速度養傷,並且隱匿自己的氣息.他現在的狀態,跟一節枯木,一塊岩石沒什麼兩樣.馬東彥想要將他找出來,很難很難.

三日過後.

馬東彥主動放棄了搜尋,不再去尋找葉秦的下落,二是打算返回地面.他在這地底已經超過了四天,岩漿潮汐馬上將要上漲,這地底通道即將被岩漿重新封閉,四五十年之後才會重新開啟.他要是還待在這里,跟找死沒什麼兩樣.

"陛下,那子不知藏在皇陵內的何處.晚輩現在重返地面,前去尋找單靈根潛質超過八十的修士.日後回來再助聖皇脫困."馬東彥沮喪的向金甲衛告辭.

"去吧,那子由本皇親自來搜查,他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你若能從地面替本皇找來一副適合的軀殼,本皇必定厚待于你.你想要的,本皇會讓你心滿意足."金甲衛聲音一如既往的冰冷,這話的內容卻讓馬東彥多少有一些安慰.

金甲衛又補充了一句:"另外,本皇尋找肉身的事不可泄漏,只能秘密進行,否則容易引來麻煩."

馬東彥明顯僵硬了一下,勉強的點了點頭.




上篇:256 脫困之術     下篇:258 靈寶——貝葉符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