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58 靈寶——貝葉符石  
   
258 靈寶——貝葉符石

258 靈寶——貝葉符石



昨天失誤,不心搞錯了葉秦的單靈根點數,直覺認為是二十五點,所以隨手寫了上去,也沒有多想.修改一下,葉秦的單靈根應該是二十點.

當所有冒險闖入皇陵的築基修士都陸續離開之後,地下皇陵重新歸于黑暗和沉寂.連通地底的通道,短暫開啟了五日,也再度被上漲的岩漿潮汐所封閉,與世隔絕.

皇陵內也不完全是沉寂.

此時正只有一尊頗為耀眼的金色甲衛,掌中握著一柄金色佩劍,在皇陵之中踩著廢墟內的碎石斷木,咔嚓咔嚓的緩慢行走著,雙目不是的發著光,凌厲的掃過城區廢墟內所有可疑的地方.

它所到之處,皇陵內的石人傀儡,飛天雷鳶都本能的回避,不出現在他百丈之內.

在皇陵內轉了大半圈之後,金甲衛突然懊惱起來.

因為它發現它根本找不到葉秦的所在.就算他是一尊極品九階甲衛,體內附著聖皇的一縷神識,終究也只是一尊傀儡.很多的大神通,聖皇都無法靠這尊傀儡的軀殼施展出來.

比如天眼術,需要消耗神識.

如果是聖皇依靠自身的肉體施展這法術的話,那麼方圓上百里,沒有一處地方能夠逃過他大范圍神識的搜索,就算深埋百丈也一樣能被他找出來.

但是金甲衛傀儡,無法施展這種消耗大量神識的法術.事實上,它只是一尊近身戰斗類的傀儡,肉搏能力極強悍,法術能力極其有限.絕大部分的法術都無法施展出來.就連探查別的修士的靈根,也必須在很近的距離才能辦到.

所以葉秦將自己隱匿起來之後,它根本找不到.

這讓它有一種被螻蟻羞辱了的感覺,它一直都是這皇陵最強大的存在,決不允許皇陵內有任何東西,不再它的掌控之中.

挖地三尺,本皇也要將你給挖出來!金甲衛來到皇陵的最高處,站在內宮宮殿的最頂端,目中怒火沖天,發出一聲震動整個地下皇陵的嘯聲.

嗡嗡的嘯聲,在整個地下皇陵中回蕩,嘯聲中傳遞著某種憤怒的信息.

皇陵內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數千計的石人傀儡和飛天雷鳶,頓時再度騷動起來.

這些石人傀儡,一個一個爭先恐後的排成了長龍陣,足有數里長.成群的飛天雷鳶,在城南的城頭上盤旋集結.

地下皇陵內沒有活物,但是石人傀儡卻用之不竭,飛天雷鳶的數目也不在少數.

金甲衛冷冷的一揮手.

三四百只飛天雷鳶,撲騰的飛了起來,組成一道黑壓壓的長線,口中吐出一團團威力恐怖的烏雷,朝城區廢墟殘牆地毯一般的炸過去,將所以的建築廢墟徹底摧毀,炸成粉碎.

等飛天雷鳶群將廢墟建築推平之後,數千計的石人傀儡們,開始用雙手刨挖地面岩石.從皇陵廢墟的南面,往北面一尺一尺的挖掘了過去.

它要挖地三尺.

這種辦法很耗時間,金甲衛有的是時間.

當大半個皇陵廢墟被飛天雷鳶和石人傀儡翻了一個底朝天之後,葉秦狼狽的從地下逃了出來,免得被烏雷給炸死.就算他藏埋在地下,幾乎收斂了所有的氣息,也無法逃過雷鳶的狂炸,石人傀儡對每一寸突地的瘋狂搜尋.接著,滿身泥土葉秦被成群的雷鳶和石人給圍堵住,無路可逃.

哼,這地下皇陵就數十里的地界,子你就算鑽天入地,又能逃到哪里去?

金甲衛第一時間便知道傀儡們找到了葉秦,冰冷的出現在葉秦數十丈之外,語中帶著一絲譏諷.完成搜尋任務的數百計飛天雷鳶和數千計石人傀儡紛紛散開,各自返回自己的地方.

葉秦站在原地,只是虛弱的抬頭望了金甲衛一眼,沒有再逃,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完好的時候尚且擋不住金甲衛的一劍,現在負傷的他更不是金甲衛的對手.在宮殿內遭受的那一劍,破壞了驚人,讓他的體力和法力流失非常的快.

不得不承認,金甲衛的計算能力極其驚人.

那一劍,不多不少,正好逼得他無法穿越地焰結界逃離皇陵,只能藏身在廢墟之中養傷.大約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才能將傷勢養好.

就算傷勢養好,他的身體十六開更新快也造成不可逆轉的輕微傷害,腹部的一些細微的經脈被劍氣損傷,多少會影響到坐忘經的修煉的進度.

金甲衛的施展出的禦劍術太霸道了,盡管它留了手,依舊還是對葉秦的肉身造成了無可逆轉的損傷.

葉秦之前考慮到了傀儡並不擅長搜尋之術,所以這才把自己埋在地下,躲避金甲衛和馬東彥等人的追蹤.但是卻沒有預料到金甲衛會用這種看似愚笨,卻有效的辦法把自己從地下翻出來,令他的斂息隱匿之術完全失效.

葉秦依舊是奄奄一息的份,就算有心反抗,也無力施展出手段.

金甲衛目中的光,粗略的掃過葉秦的身體,大感詫異.五靈根?竟然多大五系靈根,這樣的軀殼它根本看不上.這子之前在害怕什麼為什麼不肯被他探查,要逃走?

金甲衛走近到了葉秦的身邊一丈之處,又仔細的對葉秦的身體掃視了一遍.

金二十,木二十,水二十,火二十,土,二十~~!四大修仙界極少出現過的滿靈根的修士.金甲衛冰冷的盔甲臉部毫無表,但是它的聲音卻變得越來越怪異.

等它再度確認之後,目光完全凝滯住,猶豫.

這樣平均的五靈根,並非它最想要的.不過如果配上適合的修仙功法的話,這樣的靈根也未必就算差.

金甲衛突然想到了什麼,屈指算了起來.

它用的是一種紫薇靈術的玄妙法術,用來測算修士的命格,福緣,機緣,劫數等極其玄妙的方面.當然,這些方面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就算元嬰修士也未必算的准確.不過好在,高階修士算低階修士,准確率通常會比較高.元嬰期要測一名築基修士,多少能夠看出一些名堂來.

它如果打算占用這具肉身軀殼,肉身本身的命格也必須考慮,以免和自身的命格相克.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金甲衛用紫薇靈術算完,竟然輕微的顫抖,望著葉秦驚疑的退回了一步.

眼前的這家伙的命格,機緣似乎被一層薄薄的灰色霧氣所籠罩,朦朧的一片,它根本看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這樣詭異的況,他以前還從未遇見過.

葉秦納悶的看著金甲衛,不知道金甲衛在他面前發了半天的呆在干什麼.他有不好的預感,跟自己有很大的關系,自己絕沒有好果子吃.

金甲衛驚呆了好半晌,突然為自己的無端驚疑感到好笑.就算這形再奇特,眼前的也不過是一個築基修士而已,能奈何的了他?

而且它是一尊傀儡,這多少也影響了靈術的施法,如果是聖皇的肉身親自出手以靈術測算,一定能夠算准確.

他把靈術失敗的原因,都推卸到了這上面.

真有趣,你子有些古怪,本皇還是帶回去仔細看看才行!

金甲衛一把大力提起葉秦,大步奔向皇陵的內宮大殿.他的速度極快,幾個眨眼工夫已經穿過殿內的通道,來到宮殿內的中央大廳.

葉秦被金甲衛扔在祭壇下,痛的他呲牙咧嘴.但是肉身的疼痛,他現在沒有工夫去在意,被元嬰修士奪舍,這才真正讓他惶恐.他早在練氣期的時候,便曾經被武國家族修士南天霸奪舍過一次,被南天霸闖入了他的紫府內.那個時候他才練氣期二三層費了好大的勁,才將練氣期四層的南天霸的元神給干掉.可是面對一個高了自己足足兩期的元嬰期修士,差距太大,他心中沒有底氣.光是硬拼,是絕不行的.

子,能夠被本聖皇看中你的軀殼,算你走運.別的修士就算想獻出自己的軀殼,也沒有這等和本皇同在的機緣.金甲衛將葉秦丟在地上之後,開始在右手上戴著的須禰戒中尋找起東西來.

這個須禰戒子里面,裝了大量的儲物袋.這些都是進入皇陵的內宮的築基修士們進獻給聖皇的.里面的東西總類繁多,極品絕不在少數,多到連金甲衛都記不住的程度.

過了一會兒,金甲衛從須禰戒子翻出來一塊色葉形的符石,這塊符石只有巴掌大.金甲衛隨手將這塊符石丟給葉秦.

這是什麼?

葉秦接住這塊青葉形的符石,疑惑的望向金甲衛.

用這件治療特效的靈寶,貝葉符石,給自己療傷吧.在占用你的肉身之前,還是先修補你的肉身才好,這樣才承受的住本皇的奪舍.你以為,本皇會隨意毀壞自己奪舍的軀殼嗎?金甲衛冰冷的聲音道.

葉秦的臉上頓時充滿了意外和愕然的表.仔細的看了看,這的確是一件靈寶!

在修仙界之中,寶跟器,僅一字之差,卻屬于完全不同的類別,有著明顯的區別.

器,是經過人手煉制生產出來的物品.凡器,靈器,法器都是屬于器的范疇.用各類礦石煉制的器,就算毀壞了,也可疑重新煉制,進行回爐修複.

寶,是天地自生的寶物.凡寶,靈寶,法寶都是寶的范疇.當然了,天地自生的寶物,也可疑被修士進行加工煉制,往往有獨特的效果,而且威力絕不下器.靈寶,法寶的威力往往極大.凡是寶,都有一個特征,一旦被毀壞,則根本不可修複.

正因為器是生產出來的,可疑源源不斷的煉制.而寶卻是天地自生的,用一件少一件.所以兩者的價值,也不可同日而語.

葉秦曾經得到過的物品,絕大部分都是靈器和法器,極少有靈寶.在靈霧城的迷宮里得到的不息之火,勉強可疑稱得上是一件靈寶.

沒想到金甲衛給他的這塊青葉形符石居然也是靈寶,還是一件專門用于治療的靈寶,這讓葉秦頗感意外.




上篇:257 負傷     下篇:259 毀神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