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61 搶占先手  
   
261 搶占先手

261 搶占先手



聖皇有足夠的理由自負.他是元嬰修士,比葉秦不知道強大多少倍.而真正令他自負的原因是,他從來都是把一切都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金甲衛刺出的那一劍,令葉秦腹部負傷,錯失了離開通道的時間,已經注定了葉秦在未來的四五十年內無法逃離這皇陵.至于奪舍之時的幾個的食物,絲毫不影響大局.

正因為此,他並不介意葉秦在宮殿內亂闖,甚至用法器去劈砍金甲衛想要將金甲衛手指上須彌戒子取下來.他甚至願意拿出須彌戒子內可供是用的物品,讓葉秦不會在皇陵內餓死.

葉秦用法器挖不下須彌戒子.只能放棄了這個念頭.不過在這時候.他卻突然露出一副古怪的面容,"殿下,這金甲衛是宮殿內唯一的一尊完好無損的高階傀儡,可以供筆下操控趨勢.你要對完備奪舍,憑借的無非就是這尊金甲衛傀儡.是吧?要是筆下沒有這尊金甲衛傀儡,能那完備怎麼樣?難道陛下自己元嬰出竅,從冰棺內跑出來抓我?那可能難辦啊,之前陛下從冰棺內沖出來,卻被鎮魂柱給鎮壓了回去.顯然陛下無法單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奪舍."

聖皇並未驚醒大幅,選擇了沉默.葉秦的這個問題,他不能回答.他之前的奪舍實力,便已經看出,這子表面上看起來一副沉默低調的模樣,但是心智藏得極深,而且非常能隱忍,令他一開始也看錯眼.

不論他回答是,還是回答否.都會非葉秦提供一些信息,從而讓葉秦發現某些蛛絲馬跡.他不想非葉秦提供任何機會,來找出自己的破綻.

"按照之前的推斷,聖皇只能借助這尊金甲衛.因為在這尊九階傀儡面前,完備沒有任何反抗的實力,只有束手就擒.

葉秦不管聖皇的沉默,繼續做著自己的猜測.

"可令完備差異的是,從晚輩離開宮殿出去一趟,有返回這宮殿,以及技能高過去五六個時辰,筆下這邊卻依舊沒有任何東京,金甲衛沒有蘇醒.還有,晚輩記得一件事,我將金甲衛身上的那一縷神識毀掉之後.筆下氣的大怒,當場想要從冰棺內沖出阿里吞噬了我.

所以晚輩猜測,筆下目前還無法操控這尊金甲衛來擒拿.據晚輩所致,越高接的傀儡,所需要動用的神識越多.極品九階的金甲衛傀儡,所需要動用的神識非常龐大,龐大到了聖皇筆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調集的地步.特別是聖皇現在還被鎮魂柱封鎖住,實力受到了極大的壓制,這就更難了."

葉秦看了看冰棺,冰棺沉默的舊相識沒有聽見他話一般,沒有任何升息.聖皇散發的氣息,無驚無喜無哀無怒,讓葉秦也摸不准聖皇現在究竟在想寫什麼.

"既然聖皇不否認,那好吧.完備便來做二個的猜測:一是,筆下已經徹底無法控制這尊金甲衛了.二是,筆下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重新控制這尊金甲衛.這第一個猜測麼,筆下非常有信心在未來的四五十年內對晚輩進行奪舍,應該是想自己能夠在這段時間內重新控制這尊金甲衛,來擒住我.所以這個猜測應該錯的.這第二個猜測,恐怕就是聖皇正在做的事──葉秦將這尊金甲衛,連同它手中的須彌戒子,直接給扔進了他的儲物袋中.

一尊金甲衛傀儡也就跟一個人軀差不多大,一個儲物袋就足夠把他給裝下帶走了.這尊金甲衛傀儡進了葉秦的儲物袋,馬上被葉秦咋在儲物袋上覆蓋上一層神識,于外界隔絕.聖皇的神識便無法跟儲物袋中的金甲衛取得任何聯系.這個辦法,還是葉秦在挖須彌戒子的時候,意外想到的注意.

祭壇冰棺爆發出一波無比憤怒的狂怒厲嘯,整個弟弟宮殿都在震動.這一次的狂怒,比上一次有過之而無不及."混賬,居然敢拿走本皇的傀儡,待本皇出去,必叫你嘗嘗萬鬼噬魂的厲害!"

葉秦早有准備,在聖皇大怒之前.便眨眼工夫沖出了宮殿通道,逃到了大殿之外.在宮殿之外,他依舊能夠感覺道聖皇那滔天的怒火,足以令任何修士震撼.

葉秦膽顫心驚了好一會兒,接著卻是狂喜.因為聖皇越被激怒,那馬明他做的事越對,這尊金甲衛傀儡決不能留在內殿,讓聖皇有重新控制它的機會.沒有了這尊金甲衛傀儡,就算是聖皇這位元嬰修士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老老實實的躺在被封印的冰棺里.

葉秦飛快的原理宮殿,來到了地下皇陵的一片廢墟之中.這個地方遠離宮殿,聖皇的神識難以觸及.拿他無可奈何.他在這廢墟,找了一處寬敞而隱蔽的地下室,一邊煉丹,一邊閉關修煉.

只要給他足夠的靈石,葉秦不在意自己在什麼地方修煉.等四五十年之後,地底岩漿通道重新打開.他便立刻遠遁.到時候管他什麼聖皇不聖皇,自己能躲多元便躲多遠.

地底世界,暗無天日,日子在不知不覺中過去.

開始,葉秦還擔心聖皇會使出其它令他意想不到的手段.但是遲遲沒有見到聖皇的動靜,他這才安下心來.

偶爾有空,葉秦還嘗試這用神識軀控制金甲衛,看能不能操控它.

只是每一次都一失敗而高中.

葉秦也沒有大在意,這在他的醫療之中.以他弱的神識,甚至無法將金甲衛喚醒,更別控制這樣高階的金丹級別傀儡.

失敗了多次,葉秦對這尊金甲衛傀儡也喪失了興趣,沒有再打它的主意,二是專心于自己的修煉.畢竟這才是他一切的根本.等他日後結丹之後,或許有機會操控這樣一尊強大無比的傀儡.

一想到這里,葉秦便振奮不已.

就這樣,葉秦在這萬丈深的地下皇陵,在沒有任何打攪的況下.開始心無旁騖的閉關修煉.

他的修煉速度可謂達到了最快的速度,短短一年便快接近到了築基期四層,眼看實力又將要得到一個的晉升.就算是青丹門天賦最高,最核心的築基弟子,在整個門派的幫助之下,修煉速度只怕也未必能比葉秦快.

葉秦甚至想,就這麼在這地下皇陵中一直留戀下去,其實也挺不錯的.不需要為四大修仙界的紛爭而發愁,也不用擔心意外卷入其中.

可惜,好景不長.

大約一年之後.葉秦打開隨身的儲物袋,抖了抖,里面嘩啦只掉出最後的數塊下品靈石.

葉秦郁悶的撇了撇嘴,一臉的無奈.

連聚寶葫蘆里的靈石,也被他取出來,在紫府內用于栽種靈藥,然後成為一粒一粒的靈丹.最終,這些靈丹都轉化為了元氣,轉達他的元神.

葉秦愁眉苦臉,就算他把金甲衛收入儲物袋,但是依舊沒能解決自己靈石不夠用的額問題.

這才剛剛過去一年,他手中的靈石便告耗竭.那麼在剩下的漫長的歲月之中,他將無法煉出一粒靈丹,完全只能靠《坐忘經》修仙功法來修煉.

可是他嘗試這打坐一個月,便坐不住.光靠《坐忘經》的修煉,速度太慢了.修煉一個四五十年,估計頂多慢吞吞修煉道築基期四五層而已.那他追求長生的夢想,渺茫.

他需要靈石.

而且須彌戒中便有大量的中品靈石.

葉秦臉上神色變幻,守著一堆靈石卻不能是用,這讓他無論如何也不甘心.

他想了許久,最後一咬牙,往皇陵內殿飄去,要去見聖皇一面.看能不能想出什麼辦法.

內殿一切如常,跟一年前離開的時候滅什麼兩樣.

葉秦也沒有話,來到祭壇下,距離冰棺三十丈之處的安全距離.他相信,聖皇已經知道他來了,而且對他的到來一定會感興趣.

果然,葉秦站了一個時辰之後,聖皇不冷不熱的出生問道.

"子,怎麼又跑回來了?莫非是想通了,想要主動將你這副軀殼送于本皇……哦,不對啊,你子應該是餓了吧?築基修士還無法做到真正的辟谷,時間長了必須吃一些什麼.你帶的食物應該吃完了,來這里可是想讓本皇出售幫你?"

聖皇的怒火早就在過去的一年中平息了.

他在葉秦受傷接連吃了兩次憋.十分的郁悶.但是時候回想來,這完全是他自己的失策,怒不得葉秦.他讓自己的那一縷神識,從金甲衛身上飄出來,闖入了葉秦的體內.結果意外被葉秦所暗藏著的元神法器給毀掉.

聖皇雖然動怒,但是絕不缺乏理智.

他在過去曾經一共分化凝聚出四縷強大的神識,分別寄存在鐵甲衛,銅甲衛,銀甲衛,金甲衛這四尊金丹級別的傀儡身上,從而讓這四尊傀儡有極高的自主能力.

不過鐵甲衛,銅甲衛,銀甲衛,身上的神識,早就在地下皇陵淪陷的時候,便被毀了.只有金甲衛身上的那一縷足夠強大神識,控制字金甲衛傀儡.

葉秦一劍摧毀金甲衛身上的那縷神識之後,居然很快膽大無比又跑回來,還把金甲衛給裝入儲物袋中給帶走.他過去一年除了待在被四根鎮魂柱封印的耳機談冰棺內,根本無法做任何事.

他的憤怒,可想而知.

憤怒歸憤怒.失去了金甲衛傀儡,聖皇必須面對一個無比殘酷的現實──他奈何不了葉秦.葉秦把他最大的主力給干掉了.就算是這個只有築基期初階實力的螻蟻在他身邊跳來跳去,他依舊無可奈何.

現在聖皇心中還是挺愉快的.在接連吃了兩個悶虧之後,葉秦今日突然來到這宮殿內,讓他發現其實還有一個的優勢──這地下皇陵缺少食物,葉秦很可能因此而陷入了困境,只有這須彌戒子中存在大量可以食用的物品.偏偏,能打開這須彌戒子的只有他聖皇.

聖皇此時心中有一種無比淋漓的快感,你子也有來求本皇的一天,活該你倒黴.

"筆下既然猜測到了晚輩的來意.那晚輩就實話實吧.金甲衛那一劍,將晚輩給留在這地下皇陵.晚輩現在缺少食物,希望筆下能將留在這枚須彌戒子法器上的神識給抹掉.筆下一位如何?陛下可以提條件.和晚輩做這個交易.除了晚輩這身軀殼之外,晚輩絕無不允."

葉秦面色如常.不知道的人.或許還會以為,葉秦根本沒有和聖皇發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但是葉秦知道,聖皇答應的可能性極極.他這也是勉強前來一試.

"子,除了你這副軀殼,你身上沒有任何其它本皇需要之物,如是在一年前,本皇要奪你的軀殼,自然會助你,不讓你餓死.可是如今,本皇既然已經沒有手段奪你的軀殼,你的死活跟本皇無光,本皇無緣無故為什麼要幫你呢?況且本皇這枚須彌戒內藏無數珍奇異寶,尤其是那麼好被拿走的.你就憋做夢了,除了元嬰修士,誰能抹去本皇在戒子上留下的神識?

還有,如果你在這地下皇陵被餓死的話,算你子走運.如果不死.那四五十年之後,馬東彥會再次返回這里.要是他能給本皇帶回一副適合的軀殼,那你子就等死把.不管你逃到哪里,本皇定叫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聖皇淡漠的聲音完,冰棺內靜寂無聲.

葉秦怔了一下,心懵然沉了下來.他差點把那馬東彥給忘了,此個築基高階修士在四五十年之後肯定還會再來這里救聖皇脫困,是一個大麻煩.雖然馬東彥帶回一副單靈根超過八十的軀殼的可能性極.但是凡事沒有絕對,誰知道馬東彥有沒有這個本事呢?聖皇並非一定要奪體的舍才行.




上篇:260 奪舍失敗     下篇:262 《修仙界地理圖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