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66 返回靈霧城  
   
266 返回靈霧城

266 返回靈霧城



"秦前輩,五大教派,還有史教主他們都去了靈霧修仙界,如今的混亂之地已經沒有多少為築基期以上的修士.秦前輩只要在這里振臂一呼.追隨者必眾.你看咱們是不是在這里自立教派,開創一番大業?……或者,也和眾教派一起殺到靈霧修仙界,去搶占一大塊地盤?以前輩的實力,在靈霧修仙界霸占一個國的地盤,招兵買馬應該沒任何問題.數十年後秦前輩修為日益精深,甚至像云老祖等前輩一樣結出金丹,在修仙界呼風喚雨,也未必不可能."

侯千機見葉秦陷入深思,心的提出自己的建議.

葉秦瞥了一眼侯千機,這侯千機的修為雖然十分低微,可野心不.居然鼓動他去靈霧修仙界搶占一塊地盤,擴充實力.侯千機有著想法.並沒有錯,畢竟是混亂之地的修士,可以不在乎靈霧修仙界的存亡.

但是自己不同,是靈霧修仙界第三大修仙門的弟子.況且葉秦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實力比起同樣修為的築基低階,中階修士來.還算不錯.但是隨便遇到金丹修士,那是有死無生.

"現在還不是談這些的時候.正好你們來了,我這里有幾瓶普通的靈丹,你們二人拿去將它們在坊市內賣了,給我盡量換回一些中品靈石來.如果沒有中品靈石,下品靈石也行."

葉秦拿出數個丹瓶的靈藥,交給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讓他們二人去售賣.

"靈丹!這種可以提升修為的低階丹藥,可比靈石還稀缺,非常適合練氣期修士使用.的最近一年在坊市認識了不少商人,應該可以幫前輩將這些靈丹最適合的價錢出售賣點!"

侯千機驚喜的接了過去,嗅了嗅氣味,失聲驚呼.有靈丹在手,不管靈根潛質的高低,就能不斷的增長下去.靈丹可以稱得上是最為緊俏.最容易賣出去的一種貨物.

葉秦將售賣靈丹的任務交給了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

侯千機二人清楚熟路,只花了三天時間,便在坊市大寨內將這幾大瓶的靈丹都賣給了此地的商人.因為混亂之地的修士大多去了靈霧修仙界,如今坊市的修士稀少,商人也不多.他們幾乎把坊市所有商人手中的中品靈石都收集了過來,也僅僅只得到上百塊左右的中品靈石而已.

好在,這些數量對葉秦來,已經足夠使用了.

他滿意的收了所有的中品靈石.將多余的二百多塊下品靈石,還有一瓶丹藥交給侯千機和鐵大膽二人.

"我要趕去靈霧修仙界,處理一件緊急事務,你們二人如果想去的話,就去靈霧修仙界的南梁國.那里有我的幾個朋友,他們正需要人手擴張勢力,你們可以和他們合伙經營南梁國青州的一塊江湖幫會的地盤.如果不願意去的話,就留在這里混亂之地慢慢修煉,這瓶靈丹和靈石算是我給你們的酬謝."

葉秦吩咐完,離開了坊市.

侯千機和鐵大膽各自拿著葉秦給他們的一百多快下品靈石和一些低階的靈丹,有些傻眼了.秦前輩才剛回來幾天,又匆匆走了,看樣子應該該是追史教主他們去了.М

"老侯,秦前輩看樣子一心都在修煉上,只怕無心建立教派,咱們還去不去南梁國?"鐵大膽問道.

"去!留在這里沒前途,還不如去靈霧修仙界闖一闖.現在靈霧修仙界肯定亂成一片,那邊的機會多."侯千機一咬牙,下了決心.

葉秦離開坊市,懷揣著這大把的中品靈石,尋思著現在該去哪里.他其實有兩件晉級的事需要去辦.

第一件是阻止馬東彥得到單靈根超過八十的肉身,以免讓聖皇奪舍之後,從地下皇陵重新出世.第二件是從史寒陽等修士手中搶奪靈果.這靈果是煉制結金丹最重要的一味靈藥,事關突破金丹瓶頸,是所有築基修士拼不惜一切也要爭奪的靈藥.

可是,他不知道馬東彥打算去哪里弄這肉身,無法推測馬東彥的去向.所以這件事雖然急,卻沒辦法立刻去做.

而第二件事,史寒陽去了靈霧修仙界的南梁國,有明確的地點,所以更容易找到.

葉秦想到這里,立刻駕馭烏云障.飛往聖皇城廢墟,准備啟動廢墟內的上古傳送陣,直接傳送回靈霧修仙界去.

他現在很是擔心靈果的下落.

因為從混亂之地道靈霧修仙界,禦劍飛行的話,僅僅只需要大半年的時間.而史寒陽從地下皇陵出來,帶著一批落日教的心腹的築基修士趕往靈霧修仙界的南梁國,早就是一年前的事.所以從時間上看,史寒陽應該早已抵達南梁國呂家堡.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取走靈果.

當然了,南梁國的呂家也不是好惹的.

如今的呂家早就不是千年前的呂家.現在南梁國呂家是大修仙家族.家族內有一名金丹修士,而築基期修士的數量同樣眾多,絕不是一個的落日教所能相比.史寒陽想要不驚動呂家,把靈果取走,難度只怕不是一般的高.

葉秦現在也不知道南梁國呂家堡的靈果,究竟有沒有落到史寒陽的手中,或者還是在呂家堡.葉秦一直為突破金丹瓶頸而發愁,自然也對那靈果極其動心.否則他也不會用一尊金甲衛,去聖皇交換這條報.

他要在最短的時間趕過去有沒有機會從史教主,呂家,還有一群虎視眈眈的修士手中,爭奪到這靈果.

聖皇城廢墟內的這座上古傳送陣.可以節約他大半年的趕路的時間.

至于侯千機和鐵大膽這兩個想要追隨他的練氣期修士,只能讓他們自己慢慢跑到靈霧修仙界去了──練氣期修士不能禦劍飛行,沒有個五六年功夫恐怕很難到達南梁國.

葉秦飛行到聖皇城廢墟,落在廢墟之中的上古傳送陣上,迅速在上古傳送陣的東南,正東方向德兩角插上六十多塊的中品靈石.

這個方向,是去靈霧仙緣城.

啟動傳送陣.

一道耀眼的光芒沖天而起,嗖,葉秦從上古傳送陣內消失.待光芒散去之後,傳送陣插槽內所有的中品靈石,此時已經全部成了毫無靈氣的碎石粉末.

距離聖皇城廢墟上百萬里之外.遙遠的靈霧仙緣城.

城內,中央宮殿,周圍站滿了數百名負責守衛的金色鎧甲修士,這些都是散修聯盟的甲士.

正殿之內,一群上百名服飾各異,神色肅穆的築基期中階,高階的修士,正危襟端坐在草莆坐墊上.從衣服上的標志來看,他們完全來自不同的修仙門派,而且都是長老,副掌門這一級別的高層人物.雖然神色肅穆,口中卻在激烈的爭吵著各門派出兵守衛靈霧城的問題.

"李長老,為什麼我獸靈門也要出二名金丹修士,三十名築基修士守衛仙緣城?這太不公平了,把如此多的人手調走,那我獸靈門的山門.誰來守衛?"一名綠衣的老者激動的大聲嚷道.

"吳長老別急,咱們七大修仙門派出動的人手都一樣,這是最公平的方案."旁邊的一名白衣灰發老者,施施然的道.

"諸位,大敵當前,我等靈霧修仙界出身的修士,應該不分彼此,齊心合力抵禦來敵才行.否則一旦靈霧城失陷,那麼整個靈霧山脈便失去了最後一道屏障,暴露在來敵的面前.敵人可以輕易的超過靈霧大峽谷,進攻各大門派的仙門."坐在上首的一名衣老者,不斷的進行著勸辨.

他正是靈霧城散修聯盟的盟主,築基九層修士魏山宜.

此次靈霧修仙界各大門派聯合抗擊天~⑥~kχоМ穹原和萬月湖的入侵,他是名義上的召集人.

不過,他沒什麼實權,只能盡量從中協調.

畢竟靈霧城散修聯盟的實力太弱了一點,比不上靈霧七大修仙門派中的任何一個.抵禦外敵的真正主力,還是各大門派的修士才行.

"哼,要公平,那就應該按照各自的實力派遣人手守衛靈霧城!我獸靈門弟子數量最少,應該出最少的人.青丹門人最多的人才是."綠衣老者依舊氣憤的嚷道.

眾修士們正在為各門派出兵數量爭吵之間,宮殿內一角,突然出現一道耀眼無比的光芒.

眾人都是一驚,停下爭議,急忙朝光芒的方向望了過去.

在這戒備森嚴的大殿,是絕不可能有外人潛入進來的.

這光芒,是從殿內角落上的大型傳送陣發出來的.

"上古傳送陣!有人正從其它修仙界傳送過來……"魏山宜看了一下傳送陣,皺起眉頭,"傳送上顯示,是從混亂之地傳送過來的.

來著很可能是敵人,諸位心!"

眾修士見是上古傳送陣發出的光芒.反而安心了下來.

他們這些各門派的高層修士經常在此宮殿內商議要務,自然知道這殿內有一座上古時期留下的傳送陣.只是這傳送陣往往數十年上百年也不見有人使用過它,眾人反而忽略了它的存在.

上古傳送陣雖然龐大,可以進行超遠距離傳送,但是每次傳送的人數極其有限.不管來者是敵是友.都不可能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威脅.就算出來的是一名金丹修士,也沒什麼大不了.

因為如今的靈霧城內,光是各派的金丹老祖久游十多位之眾,而且都在城內,眨眼功夫便到.築基期修士更是多的不計其數.敵人敢單槍匹馬的上古傳送陣過來,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中土大陸各個修仙界之間的大戰.雖然不少人都知道各個仙緣城都有這麼一座上古傳送陣,可以直接抵達對方的仙緣城,但是從來沒有人會去試圖用這個辦法進行偷襲.一來是傳送的耗費太大,傳送一人就要數以千計算的下品靈石.二來是就算傳送過去了,因為人數太少,會被立刻對方的優勢兵力給直接干掉.反而白白送死.

所以眾長老們反而奇怪,誰會從混亂之地傳送過來.

一會兒之後,上古傳送陣上方,空間一陣波動,一身青衫的葉秦突兀的出現在大殿內.

葉秦看見自己出現在一座大型宮殿之內,而且一群上百名築基期修士都在凌厲的望著自己,他不由得呆了呆.這里應該就是靈霧城了,靈霧城內大型宮殿只有一座,那就是城中央的仙緣殿.

他沒想到這邊的這座上古傳送陣同樣是在宮殿之中.

為了避免誤會,葉秦連忙取出自己的門派身份令牌,並朝眾人拱手."在下青丹門葉秦,見過諸位師兄!"

"青丹門的弟子!?怎麼會從混亂之地那種地方過來?"魏山宜狐疑.轉頭朝一旁問,"李長老,這位修士可是你青丹門的人?"

那李長老走上前去打量了葉秦一番,又看到了看令牌,同樣疑惑的搖了搖頭,"青丹門的築基弟子有二百之眾,老夫並未全部見過.這門派令牌並不假.不過,此人相貌異常年青,不足三十歲,卻有築基期四層的修為,如此有天賦的修士,在門派內必定赫赫有名,老夫沒有道理不認識才是啊.況且,我門弟子都已經各自有任務在身,不會擅自行動,也從未派人前去混亂之地.他怎麼從混亂之地過來?"他頓了頓朝葉秦問道,"子,你既然是青丹門弟子,可知道老夫的大名?"

葉秦啞口無,哪里出來.青丹門的長老同樣不少,這李長老未見過葉秦,也沒有見過他啊.

"連李長老都未見過此人,那必定是混亂之地過來,冒充青丹門弟子的奸細,抓起來,嚴加審問!"魏山宜頓時凌然,厲聲喝道.

隨著一聲厲喝,立刻又數名築基修士,各持法器朝葉秦撲了過去,想要禁錮住葉秦.

葉秦苦笑,他好好的,怎麼就不是青丹門的弟子了.但是面對朝他撲來的幾名築基修士,他不敢絲毫覷.衣中飛出兩柄青,金飛劍.護在周身.

"住手,此子乃是我青丹弟子!葉師侄,跟我來."

大殿,傳來一個淡淡的女子的聲音.話音虛無飄渺,由遠及近,一名美貌的夫人眨眼間已經到了殿門處.一股若有若無的靈壓,完全罩住大殿.

眾修士都是一驚,朝殿外望了一眼.立刻低下頭,無人敢和那婦人對視.

那幾名出手的築基修士,也急忙停了下,以免傷了葉秦.

"李鴻希見過陳師叔,既然陳師叔認得這位秦師弟,那他肯定是青丹弟子無疑.

接著,眾修士都匆忙朝殿外的女修士恭敬施禮,口稱陳師叔.雖然來者是青丹門的金丹修士,但是靈霧各個門派同氣連枝,晚輩行禮也是應該的.

葉秦望向殿外的美貌少*婦,心頭有些發麻.來的是一名金丹期女修士,而且還是青丹門的金丹修士.青丹門的金丹修士雖然有九人,但是他從來未有緣親自拜見過其中的任何一位,自然也不認識他們.

這些也沒什麼,他相信青丹門的金丹修士不會對他怎麼樣.可問題是,這位女師叔怎麼認得自己?

葉秦收了兩柄飛劍,心中疑惑.硬著頭皮走了出去.

手機問:訪問:




上篇:265 破損的銀甲衛     下篇:267 陳師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