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67 陳師叔  
   
267 陳師叔

267 陳師叔



青丹門九大金丹修士之一的陳敏出現在仙緣殿,並非偶然.

早在發現天穹原修仙界和萬月湖修仙界的修士試圖入侵靈霧修仙界之時,七大門派便各自出了一名金丹修士前來靈霧仙緣城,協助散修聯盟守衛這座靈霧修仙界的重城.

陳敏今日正好輪值,神識發現仙緣殿內的上古傳送陣出現劇烈的空間波動,似乎有人從其它遙遠的修仙界傳送過來.他自然要過來況,以免發生意外.

當它出現在殿外的時候,上古傳送陣內已經出現了一名年輕的築基期修士,而且此人的氣息有點熟悉.

陳敏略一回想,便記起這名修士的來曆,是青丹弟子,而且跟皇甫冰兒有很深的關系.

對于皇甫冰兒,她的緒極其複雜.冰兒不是她的親生女兒,是皇甫睿背著她在外面找的一個身份低微的女修士生下的種.她是堂堂金丹修士,出身修仙界名門大家族陳家,居然比不過一介貧賤低微的散修築基女子,這是她一生無法洗刷的恥辱.

那賤女人早就死了,而皇甫冰兒成了皇甫家唯一的繼承人,有皇甫睿的暗中圍護,她也奈何不了冰兒,只能遷怒于所有和皇甫冰兒關系親密之人.

數年前她在萬枯嶺洞窟三層的岩漿河邊見過葉秦一面,發現葉秦和皇甫冰兒之間私定了姻緣,她心中的惱恨,自然遷怒到葉秦的身上.

她甚至對葉秦起過殺心.

只是葉秦當時正是練氣期九層,到了《坐忘經》最後的關頭,進入假死狀態,隨時可能因為陷入永久的沉眠而身亡.如果她親自出手殺了他,手段未免落于下乘,日後突破元嬰期時,難免會影響心境,產生魔障.她考慮到這一點,這才沒有出手,干脆放他一馬,任由他在萬枯嶺的地底自生自滅.如果葉秦自己死了,那是最好不過.

可惜天不從她的願.葉秦在萬枯嶺洞窟內閉關三年,奇跡般的突破瓶頸,築基成功,成了青丹門二百多築基弟子中的一員.不久葉秦又出山去了遙遠的北齊國,曆練三年.

此事過了六七年,她也漸漸淡忘,沒有繼續深挖下去.

沒想到今日居然在這里又遇見了.

葉秦也是身份低微的散修出身,跟冰兒的親生母親一樣,這讓她如何不惱!

雖然修仙者不太看重出身家世,更重視自身的資質和修仙天賦.

但是沒有家族在早期的財力,物力的全力支持,精心培養,日後又能取得多高的成就?就拿青丹門九大金丹修士來,哪一個不是大家族出身的修士,幾乎從娘胎生下之前就開始服用靈丹進行培育,這才有今日的造化.

而散修出身的修士,從一開始便浪費了大量的時間,等修為稍微有些成就的時候,都已經老去,壽元耗盡.又豈能奢望散修能在修仙之路上走多遠.

一想葉秦的身份,和皇甫冰兒之間的關系,陳敏早已經平息的惱恨,又從心中冒了出來.她是絕不可能讓身份低微的散修士跟皇甫家族,陳氏家族沾上任何親緣關系.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撞到我的手中,就算不死,也讓你脫層皮.我陳敏的女婿,可不是這麼好當的."陳敏心中暗道,一聲冷哼,喝阻了殿內眾築基修士,接著讓葉秦從殿內出來.

葉秦老老實實的從殿內快步出來,中規中矩的施禮,拜見眼前這位美貌的少*婦陳敏師叔.

"弟子葉秦,拜見陳師叔!不知師叔召喚弟子,有什麼吩咐?"

他感覺到這位陳師叔語氣中的一絲溫怒,也不敢多肚子里都是疑惑,不知道這位金丹師叔是怎麼認識他這樣一個青丹門內名不見輕傳的低階修士.

美貌少*婦冷笑打量著葉秦一下.

她今天這是第一次正式見這位還沒有得到承認的女婿.上一次葉秦在假死狀態,她沒有仔細看清楚葉秦的神態,現在她是看得一清二楚.

次子的相貌實在是平凡至極,看不出有任何出奇之處.青丹門的築基期修士都是習慣穿白色金絲繡邊的錦衣,但是他偏偏還是穿著練氣期雜役弟子才穿的青布粗衫,絲毫沒有自重身份的覺悟.低調沉默,帶著幾分木訥,靦腆,拘束的土氣,手掌粗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農戶出身,絲毫沒有名門家族的那種舉手投足之間散發的高貴氣質.

這些讓陳敏看不過眼,要青丹門內名門家族出生的年青俊傑修士多得是,其它修仙門派也不少,皇甫冰兒怎麼會選中這樣的修士作為雙修伴侶.

陳敏正要開口嘲諷幾句,詢問葉秦當初是怎麼和皇甫冰兒接下姻緣的.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她冷冽的目光突然露出驚詫和迷茫之色,沉默住了.

"築基三層巔峰,差一點點到築基四層!"

陳敏突然察覺到了這個讓她心頭驀然一跳的修為境界,眼中閃過刹那間的錯愕.築基修士的修為,她通常都不會去太注意.但是葉秦的修為增長之快,還是讓她吃了一驚.

他是三年半前剛剛築基的.這樣算起來,他幾乎不到一年內,便增進一層多的修為,這未免太不可思議.

認真起來,青丹門比葉秦修煉的更快的,還是有那麼幾名.

比如,青丹門這一代正在培養的核心築基弟子中,皇甫家的皇甫冰兒,冰火雙靈根各為四十九點,四十八點,總靈根高達九十七.配合青丹門獨門修仙秘術《冰火凝心訣》進行修煉,三年的時間內已經進入了築基四層了.

而嚴家的嚴維,火系單靈根達到八十三,修煉《離火真靈經》二年半的時間,便達到築基四層.

而陳家的女弟子陳珊,水靈根達到七十一,修煉《陰水符經》也僅僅只是大約三年便達到了築基四層.

他們(她們)都是青丹門內靈根極高,修煉最快的修士,修煉速度都比葉秦快了那麼一二分.

可問題是,他們(她們)的背後都有青丹門,至少一名金丹老祖和至少一個大修仙家族的全力支持,耗費了巨量的靈丹,財力,才有這般成就.

否則光靠他們自身的靈根資質,就算是單靈根高的離譜的嚴維,這位號稱青丹門近三百年來單靈根最高的築基修士,也不可能在二年半內突破築基期四層.

而葉秦這三年曆練去了北齊國,很明顯是在獨自修行,並未得到門派的任何資質──門派築基弟子的一塊藥圃不算,藥田的靈藥至少種藥數十年,才能起效果.

美貌少*婦緘默的打量起葉秦.

她知道葉秦的靈根況,五系各二十點,總數一百點,是修仙界中極其罕見的滿靈根.可惜是雜靈根,算起來,未必就比得上青丹門的皇甫冰兒,嚴維,陳珊等人的靈根潛質出色.

她無法理解,葉秦在沒有背景,也並非單靈根的況下,修煉速度怎麼直追青丹門內這幾位背景深厚,天賦非常出色的家族築基修士.

青丹門內能有這樣修煉速度的築基修士,兩個巴掌都能數的過來.

這些人幾乎每一個都是青丹門金丹修士的嫡系後輩,大修仙家族的成員.青丹門一共九名金丹修士,每人都可以提攜一名築基期的晚輩加以重點培養.

沒想到三年曆練期一晃而過,今日葉秦已經快成為築基期中階的修士.現在的葉秦雖然還比不得門內少少十幾位背景深厚的價值築基修士,但是已經把其他大部分的築基修士都給拋在了後面.

以葉秦這樣的速度,只怕不用一二十年便能達到築基期九層的境界,在四十歲左右,達到築基修士的巔峰狀態.剩下的一百六十多年的壽元時間,可以全部用于尋找結丹的機緣,並且准備渡天劫,結出金丹的幾率是頗大的.

一旦結出金丹,將成為青丹門的支柱之一,那麼原本低微身份便顯得不重要.畢竟修仙界中,最重的還是實力.一名金丹修士的價值,足以比得上任何一個大修仙家族.

陳敏複雜的目光在葉秦停留了片刻,思緒飛快的轉了一圈,心頭的惱怒反而漸漸的淡了下去.金丹修士的多寡直接關系到一個修仙門派的前途,她自然不會拿門派的命運來開玩笑.

她可以隨意的殺死一名毫無前途的修士,但是不會讓有前途的修士白白死去.況且現在靈霧修仙界面臨天穹原和萬月湖這兩大勁敵,戰事極多.青丹門多一名有潛力的弟子,自然也多一份實力.

"葉師侄,你心中實在想我怎麼會認識你,對吧?"陳敏見葉秦在她面前一副局促忐忑不安的樣子,反而淡然一笑,問起葉秦這幾年曆練的況"不必驚訝,你雖然未見過我,我卻早就見過你一面.對了,你築基之後,不是去了北齊國曆練去了麼.不知道在那邊遇到了一些什麼有趣的事,而且又怎麼到了混亂之地去了?"

"弟子三年前隨同嚴萱師姐,呂師兄,朱師兄等前去北齊國曆練,調解北齊國呂家和大周國周家的沖突.不過後來發現混亂之地的修仙教派有異常活動,似乎有入侵靈霧修仙界的企圖.弟子為了查明真相,留書給嚴師姐之後,便獨自前往混亂之地偵查,在混亂之地停留了兩年,直到今日才用上這上古傳送陣返回來."

葉秦早就准備了一套理由充分的辭,來解釋他前去混亂之地的原因,以免門派內有人抓他的把柄.他在陳敏師叔的目光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他不知道,就在剛才轉眼工夫,他在死門關轉了一圈.

要是他知道眼前這位陳師叔對他有此深的成見,只怕他不敢在他面前多待上片刻.

陳敏對葉秦這幾年的曆練似乎很感興趣.

葉秦立刻將她前往混亂之地的經過,大致了一遍.包括在大周國的經曆,混亂坊市,地底皇陵等等,但是有關他修煉的方面,卻簡單的略過不提,避免讓陳敏知道他是如何修煉的.只要他不,就算陳師叔猜到死也猜不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你在地底皇陵見到了聖皇,……這位前輩還沒有死?"這位美貌少*婦得知葉秦在混亂之地居然見到一位傳中的元嬰修士,神色大變,腦海中陷入了短暫的空白.

她雖然未曾見過聖皇,但是這位元嬰期前輩的威名還是聽過的.千年前三位元嬰期修士和數百名金丹修士一同出手,聯手摧毀了聖皇修仙界,將聖給封印在了地底皇陵.按理,這位聖皇早就該壽元耗盡,死去多時了啊.

"行了,此事不要再對其他人起.三大修仙界戰事在即,你這但時間在靈霧城內待著,等候靈霧聯盟下達的任務.沒事不要單獨離開靈霧城,靈霧修仙界已經有不少潛入的奸細,在城外可能會遇到危險."

陳敏很快的丟下葉秦,駕馭朱絲彩帶騰空而起,化為一道虹光飛遁離開靈霧城,往靈霧山脈方向去了,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看樣子她應該是要回青丹門一趟,至于陳敏匆匆趕回青丹門去干什麼,那就不是葉秦所知道的了.

葉秦發了一會愣,松了口氣,好歹總算把這位陳師叔給打發走了.

馬上離開守衛森嚴的仙緣城.

他有一件急事去做,盡早趕去距離靈霧城非常近的南梁國南梁國呂家堡的靈果在不在.

問:訪問:




上篇:266 返回靈霧城     下篇:268 巡視南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