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72 密室之議  
   
272 密室之議

272 密室之議



"那是當然,一切以靈物為重.史兄如今已經是九層巔哄,一.

還有什麼事會比突破那一道瓶頸更重要?史如果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盡管.在下願效犬馬之勞.若是事成之後能夠分一部分靈物給我,將感激不盡."

葉秦神色平靜,姿態放的極低.

不論是史寒陽,還是他自己.都是來呂家堡竊取一件極為珍貴的靈物.如果他們能聯手的話.難度無疑會降低許多,至少比單獨行動要強.如果他們之間選擇作對的話,那麼難度將會急劇倍增,只怕到頭來誰也別想占半點便宜.並不是只有史寒陽才想得到那件靈物,他也同樣極其想得到此物.

史寒陽犀利的目光盯著葉秦一會兒.似乎想要看清楚葉秦心底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葉秦的冷靜,讓他看不出任何破綻."這里不是話的地方,晚上本教主找你商量此事."

史寒陽完之後.背著雙手走了.葉秦修為上和他的巨大差距.

讓他有足夠的自信.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呂家堡內極大.人口也不多.就算來了數千計的賓客,依舊無法住滿堡內所有的客房.所以築基期修士賓客都是單獨一座高檔的院客房居住.

呂家堡內外熱鬧了大半天.直到午夜時分.才漸漸清淨下來.而史寒陽也來到葉秦下榻的院.來呂家堡的賓客們之間認識的眾多,相互拜訪是常有的事,並未引人注意.

葉秦早已經在房內等候多時.

二人見面,並無廢話,直奔主題.

史寒陽從儲物袋取出一份粗糙的紙質地圖,在檀木書桌上攤開.指了指地圖上的好幾個地方,道:"這是呂家堡的一份簡略城堡地圖我花了不少代價收買了一個呂家的老家奴方才弄到手.堡內一大半的地方.我先前已經仔細搜尋過.但是沒有找到聖皇所的那件靈物.

現在堡內還剩下這五處守衛最為嚴密的地方,我還沒有去搜查過.

既然咱們接下來是聯手合作,那就要一起行動.本教主也不占你的便宜.我搜其中的三處,你搜其中的二處.你我各自潛入這五處地點.

節約時間."

葉秦仔細看了看地圖,將圖上的內容全部都默記在心中.

但是他很快微蹙起眉.

"史兄.這五處地方都在堡內的深處,只怕都是呂家堡的禁地吧?呂家的禁地.守衛多半嚴厲."

"這些個地方很可能是呂家種植靈藥的藥圃,儲存靈物的密室.或者閉關修煉之地.自然守衛非常森嚴.如果能隨意進出.本教主早就探查過了.這些地方幾乎每一處都有一二名築基修士以及十多名練氣修士守衛.不容易混進去.不過如果在隱匿術,潛行術等方面高明的話.想要進去也能做到.我看秦老弟應該很精通這方面的秘術,否則也不會頭一個追蹤上本教主."

"史兄,不知道聖皇所的那件靈物.究竟是什麼物品.什麼模樣?萬一被在下發現了,也好辨認."

葉秦突然好奇的詢問.

"這個麼,此靈物奇妙無比,你若是能有幸見到,自然就清楚它是什麼模樣.無須多問."史寒陽冷冷的笑道."趁著三日後呂家大婚.咱們分頭去這幾個禁地秘密探查.事成之後,發現的靈物不論多寡,咱們二人各分一半,如何?"

葉秦沉思之後,一口答應下來.

二人達成協議,史寒陽離開.

葉秦看著史寒陽離開的身影.平靜的面容,嘴氟上突然掛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他自然知道那突破金丹瓶頸的靈物是什麼物品.

但是史寒陽提議二人聯手,卻至今也不肯對他出那靈物究竟是什麼物品.從這的試探便可以看出.史寒陽顯然沒有真正和他聯手合作的誠意.看來等他們二人找到靈物之後,離開呂家堡後,少不得還有一場火拼.

事先做好准備,最後鹿死誰手.可就不好了.

現在他要考慮的,是自己要去探查的二處禁地.

葉秦和史寒陽有所不知的,就在他們秘密商議著,圖謀昌家堡那株靈果樹上的靈果的時候.與此同時.呂家堡的最深處,一間簡單閉關密室內.也有三名呂家修士.正在商議一件極為重要的事務.

此地是昌家堡內守衛的最森嚴的禁地.呂家老祖呂釋友,閉關潛修之處.就算是呂家現任家主,沒有呂家老祖的召喚,也不敢輕易踏入密室半步.

在呂家的心目之中,此地是最為權威和神聖的地方.一切決定呂家前途命運的指令,都是從老祖的這間密室內傳出來的.呂家能夠在短短三百多年內從一個家族壯大為靈霧修仙界屈指可數的大家族.幾乎全是拜呂家老祖所賜.

此時的密室內,端坐在首座草鋪上的神色冷漠的老者,赫然是呂家堡已經四百余歲的老祖呂樟友.

而在他對面,兩個十分拘謹,畢恭畢敬拜在地上的年青修士,正是呂元鴻和呂元鵬兩兄弟,他們二人也就是呂家的二個少家主.

呂家老祖招了二人前來,閉目許久.

呂氏兄弟二人猜不到老祖今夜突然喚他們二人前來的心意,也不敢隨意開口.

"呂家下一代家主,將是你們中的一個.而另一個"也將去古器門.成為握有實權的副掌門之一."呂家老祖睜開來.第一句話便讓兄弟二人驚了一跳.

呂元鴻和呂元鵬相顧一眼.眼神中盡是壓抑住心底的喜悅.他們二人雖然從被指定為是呂家的繼承人.但是廢立全在老祖的一句話.

老祖如今招二人,對他們親口承諾,他們在家族和門派內的地位將穩如.

"我呂樟友活了四百多年.剩下的壽元屈指可數,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可以待.呂家在我的照拂之下.興盛了足足三百多年.可是一旦我死了,昌家後續無人,必定盛極而衰.這個道理,你們可明白?"呂樟友目無表的看著他們,語氣有些冰冷.

右祖宗,你一向身體安泰,萬萬不可這等不吉之話"不錯,老祖宗怎麼這等不祥之話.老祖宗還有極長的壽元一定能在這段時間內達到元嬰期的極高境界.再活了個數百上千年,也不是問題啊."

呂元鴻一驚.連忙拜在地上.激動的道.呂元鵬也是驚疑轟,比.呂家老祖在他們兄弟二人的眼中.那是家族無上的地個,他們從出生到現在,也來沒有認真想過呂樟友會死的問題.

因為他們有很大的可能死的比老祖還早.

"行了,我還有多長的壽元.我自己還會不清楚嗎?!"呂樟友抬手阻止他們二人下去.平淡的道."我今日招你們兄弟前來.是有一件要務,需要你們二人去處理."

"老祖宗請講!"

兄弟二人畢恭畢敬.

"近萬年來,我靈霧修仙界和周邊數個修仙界之間的大戰戰至少打了十多次之多.幾乎每隔一千年,便要大打上一次.但走出奇的是.修仙界的大戰越打七大修仙門派反而越發的興盛,絲毫沒有衰敗的跡象.你們.這是為什麼?"

呂元鴻和呂元鵬面面相覷,這種千年一次的修仙界大戰的事.

他們只是在古籍記載中看過.都當成是傳古事來看待,哪里會去想興盛衰敗的事.

他們的年齡也有三四十歲,正是青年,平日里一心想到的也大多是修煉,增加自己實力,提升自己在家族內的地個,等等方面的事.

至于各大修仙界萬年來漫長的大戰,沒有足夠的閱曆的修士.地位不高的修士,是難以弄明白其中的關鍵.而這種閱曆,卻是需要極長的壽元,才有可能豐富.

呂樟友臉色卻沉了下來.不善.如果是呂家的普通修士,自然無需去考慮這些.但是要成為家主.豈能不考慮家族興盛的長久之久.

"修仙界之間的大戰爆發.原因極多.有的是因為靈物不足.為了搶奪足夠用于修煉的靈物而爆發大戰.有的是某些野心的高階修士.在幕後推動.試圖稱霸各大修仙界.有的則是因為意外,或者因為私仇.血洗報複.但是有一點卻始終未變.每逢戰後.眾多的門派,家族因為實力弱,必定會在修仙界大戰中被削弱,甚至被滅門滅族.每次大戰之後,他們所占有的地盤將大量的減少.而大門派的弟子趁機在戰後擴充,占據更多的地盤.靈霧修仙界七大門派,大家族之所以在萬年來越來越強盛,正是因為此."呂鋒友一拂長,平淡的道.

呂元鴻和呂元鵬驚訝的張了張嘴巴,震驚的不出話來.這樣赤裸裸毫無顧忌掠奪的話語,出自昌家老祖宗之口,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

不錯,他們二人都是頑劣的家族弟子,各種卑鄙的勾當,敗壞良家女子.搶掠奪寶,欺凌同門的事也不知道干過多少.

可是在他們的眼中,七大門派一向以公道的正派自居,絕不和邪修士混在一起.而各派的老祖也都是仙風傲骨的老前輩,是一群最值得崇拜和敬仰的天才修士,是他們這些晚輩無一日不想要達到的目標.

眾金丹老祖的想法.應該跟他們這些頑劣子弟完全不同.

但是如今,他們兄弟二人才赫然發現,各大門派老祖的血腥和手腕之殘酷,根本不是他們這樣的修仙界稚鳥所能想象的.數萬計修士的性命,只是用來給大門派的強盛奠下基石,老祖輕飄飄的一句話中.就被葬送了.

在呂樟友冰冷的目光下,他們心悸的低下了頭.

"你們以為七大門派是怎麼強大起來?因為公道,名氣鼎盛,仙運昌隆,所以有七大門派今日的日益興盛?那都是笑話.自上古時期以來.有智者發現.活的長久的人,才能得到更多.所以我等修仙之士.皆以活的長久為追求.要活的長久.就得去爭!得從天命的手中去爭搶壽元,這一路上管它是人是仙.是妖是魔,擋我路者即為敵,皆可殺之.壽元搶不到手,敵人殺不下去,死的就是自己."

呂樟友緩緩的下去,似乎在一件很平常的事.

密室內,似乎陰森起來.令昌家兄弟二人感覺冷颼颼的,心底冒一股徹骨的寒意.他們一向感覺自己夠心狠了,但是今天才知道離呂家老祖宗的冷血境界.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否則七大門派下有那麼多的弟子,他們要建立家族開枝散葉.哪里來的地盤?還不是從這些被摧毀的門派,家族的手中得來的.你們兄弟二人開枝散葉,日後遲早需要各自建立大家族,難道打算都擠在南梁國這一隅之地?"

呂樟友一聲冷笑,望著兄弟二人.

呂元鴻和呂元鵬,徹底無話可,陷入沉思.

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南梁國有些太了,一旦兄弟二人分家.這里肯定無法同時容納兩個大修仙家族.只能去其它國家建立家族前提是把那個國家的修仙家族給清理掉,才有空余的地方給他們建立家族.

但是平白無故去滅掉其它修仙家族,這未免欺人太甚,容易引起公憤和指責.利用這場修仙界大戰.無聲無息的去鏟除掉競爭者.這或許是擴張的最好的辦法.

呂樟友沒再多,這時卻從手的一枚儲物戒子中,取出了兩枚淡藍色的果實.它們的樣子有些像是朱果,淡淡的水系靈力.除此之外並無出奇之處.

"老祖宗,這是什麼?"

呂元鴻,呂元鵬兄弟二人目光中都有些疑惑和好奇.能從金丹級修士的手中拿出來,他們可不認為是一般的東西.

呂摔友並未回答,拿著這兩枚靈果.同時似乎在回憶昔日愉快的事.陰冷的臉頰上不自覺的露出些許淡淡的笑意.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詢問道:

"呂家上下有數百口修士,在我兒孫一輩當中,天資比你們兄弟二人高的絕不在少數.你知道我為什麼偏偏直接指定你們兄弟二個並不出奇的孫輩,作為呂家的核心弟子,從進行精心培養?"

問:訪問:




上篇:271 意外的見面     下篇:273 呂家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