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74 五靈果樹  
   
274 五靈果樹

274 五靈果樹



葉秦正在考慮要不要去探查呂家堡的最深處,這時,一個黯淡的黃影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附近數丈之外.

"秦老弟,你那邊找到了靈物嗎?"那黃影子開口低聲問道.

"我之前查探的那二處禁地,看守不是太嚴,一個是礦石倉庫,儲存了不少的礦石.一個是舊儲物存室,放了一些廢棄的靈器.除此以外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靈物.史兄,你那邊況如何?"葉秦看了那黃影子一眼,平淡的道.那黃影子正是史寒陽,他們分頭去搜查呂家堡內剩下的幾處禁地.

各自搜查了兩處,如今他們又在此地再次碰頭.

"我那邊也沒有任何發現."

葉秦微微點頭,對史寒陽的話並沒有懷疑.要是史寒陽真的發現了靈果,那麼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離開呂家堡,而不是繼續待在這里.

"呂家堡內只剩下最後一處禁地沒有探查了.但是這里有二名築基修士,比其它地方多了一人.想要繞過他們的監視進入禁地,只怕難以辦到,要是驚動了堡內其他修士,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葉秦心翼翼的望著呂家堡最深處,有些擔憂.如果只有一名築基期修士守衛的話,要進去還容易一些,但是二人的話,他是做不到的.

"這二個守衛由我來處理便行了,秦老弟幫我看住四周,如果有其他人靠近這里,盡量吸引開來."

史寒陽望著呂家堡最深處,目光冰冷.這個地方他早就盯上了,這里是呂家老祖的閉關之地,他跟葉秦一樣不敢輕易靠近.他在呂家堡內足足等了一個多月,終于等到呂家老祖外出,這樣的好機會,他豈會錯過.

呂家堡內最深處,一名中年築基四層修士和一名年輕的築基六層,守在外面,談笑著,喝著酒.這里便是呂家老祖的閉關之地,屬于呂家堡禁地之一,但是他們都清楚,老祖閉關的密室內其實空無一物,里面並無任何有價值的物品,有價值的物品都帶在老祖身上.

所以他們被呂元鴻派來守在此地唯一的作用,是不讓等閑之人誤闖老祖閉關的密室,以免惹來老祖的怒火.今晚呂家二少主大婚,他們這兩個負責職守的修士,也都被破例允許喝點酒.

突然他們看到有一個黃衣修士提著一個酒葫蘆,哼著曲,搖搖晃晃的朝他們走來.

"什麼人?這里是呂家禁地,立刻離開此地!"

二名守衛立刻警覺起來,其中一個中年修士低聲喝問道.可是他話還沒有完,那個黃衣衫修士便撲通一聲醉醺醺載倒在地,口中還胡亂語的著些什麼,猥瑣無比.幾次想要爬起來,但是醉的似乎有些厲害,軟趴趴的倒在地上未能起來,最後竟然在地上干脆呼呼大睡起來,鼾聲震天.

"一個爛酒鬼,真晦氣,大哥,你看怎麼辦?"

年輕的修士走上前去踢了一腳,那黃衣衫修士毫無動靜,他只能回頭問那中年修士.

那中年修士隨後走了過去瞧了瞧修士的面色,揮拂去爛醉的酒氣,皺起眉頭道:"看樣子應該是喜宴喝多了的賓客,把他抬走,隨便扔到那個空的宅院里去."

年輕修士點了點頭,將那黃衫胖子抬了起來,將他扔遠一些.

可是,那醉酒的黃衣修士卻出現異變,一股粉色的霧氣突然從那黃衣修士的身下猛的噴了出來,噴在二名守衛的身上.

他們二人都大吃一驚,可是那霧氣出奇的怪異,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滲透入體內,他們連一聲驚呼都還沒來得及喊出來,便直接軟軟倒在地上,渾身上下的肌膚都泛起妖豔的色.

而那黃衫修士卻一躍而起,微胖的臉上已經絲毫不見任何醉意,反而帶著幾分得意.以他的修為,擊敗二名築基修士容易,但是一下把兩名築基修士制住,這可絕非易事.

葉秦見史寒陽如此干脆利落的把兩名築基期守衛翻倒在地,暗暗心驚.他從黑暗之處飄了出來,贊道:"史兄真是好手段,不知道這是什麼毒,竟然能一下麻痹住二位築基期中階的修士?"

"這是酥霧,六階多尾妖狐的臭液煉制出的麻痹之毒,在修仙界極為少見.我花了好大的代價才得收集到這麼一葫蘆,可惜今日全部用在他們二人身上了.閑話休要多,咱們進去這密室吧.築基修士中了酥霧,只能麻痹數個時辰,咱們只有二三個時辰的時間來搜查這密室."

史寒陽淡笑,提著二名已經完全麻痹過去的呂家守衛,徑直進入了呂家老祖閉關的密室,將守衛隨手扔在一角,並未殺他們,然後打量起密室來.

葉秦恍然,也跟著走了進去.

他倒是記起一件事來.六年前還是練氣修士的時候,在萬枯嶺試煉,帶隊的嚴萱師姐也曾經中了這樣症狀的毒,足足三日後才恢複過來.後來他從大羅門弟子手中得了一葫蘆法器,至今還留著.只是他沒有預料到,此物對築基修士竟然也有如此強烈的麻痹效果,不可覷.

他跟史寒陽進入呂家堡最深處的一間密室內.

這間密室有十丈大,由一塊塊一尺寬的堅固石板砌成,頗為寬敞,但是空蕩蕩,除了中間有一副草墊,一鼎香爐之外,在也沒有其它物品.這呂家老祖的閉關清修之地,出奇的簡陋.

葉秦稍微打量了一下密室,便不得不承認,他無法在這密室內找出任何奇特之處,更不要靈果樹了.

不過,他可不相信這里真的什麼都沒有.呂家堡內要是真的有靈果樹的話,這老祖的閉關之地最為可疑.

葉秦反複觀察期史寒陽來,史寒陽的所學非常駁雜,妙術,機關,陣法等等,無所不包.如果要找什麼東西的話,史寒陽比他更拿手.

果然,史寒陽掃視著密室,仔細檢查每一處地方,開始在密室內鼓搗起來.

不到半晌功夫,突然,史寒陽按下了密室內的數塊石板機關,密室內側的石牆"吱嘎吱嘎"緩緩打了開來,露出一個洞穴.

這是一個天然的洞穴,有些狹窄,可容二三人通行,冒著一股陰寒的潮濕氣息.

"呂家老祖修為雖高,但是這機關之術,卻不怎麼高明啊!如果我所料不錯,呂家堡最大的秘密,就是在這石洞穴里面了,秦老弟,跟隨我一起進去看看吧."

史寒陽嘿嘿笑了,笑著舉步往石穴里面走去.

葉秦笑了笑,跟隨其後.

但是他的心中卻警惕起來,越到了最後的關頭,最大危險,還是來自這位充滿了笑臉的史教主,人混亂之地那種龍蛇混雜的地方出來的修士,翻臉比翻書還快,等找到了靈果,他可不信這位沒事總把"秦老弟"掛在嘴邊的史教主,會有絲毫手下留.

二人沿著石洞穴,往下走了約數百丈之深,終于了一處非常清淨的地下石穴洞.

到了這里無路可走,只有一口從石縫處流淌出來的寒譚,碧綠色的潭水,遠遠的便令葉秦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意,但是沒有絲毫凍霜的跡象,這水冷的古怪.

葉秦很快將注意力全都放到了一棵古藤老樹上.

在幽寒的寒譚的旁邊,孤零零的長著一株一丈余高有些干枯的老樹,此樹的歲齡只怕已經逾數千年,這樹上結著三枚青澀的靈果

不過,這老樹被一道淡藍色的水幕所保護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這應該是呂家老祖用來保護靈果樹的陣法.

"史兄,聖皇所指的靈物,應該就是這棵老樹上的靈果吧?"

葉秦淡笑盯著那株靈果樹,卻站得遠遠的,遠離了老樹和史寒陽.

他並未輕舉妄動,一來他並不精通陣法以,無法解開老樹上的陣法禁制,一旦觸動禁制陣法,很可能會驚動呂家老祖和呂氏家族的弟子,那就不妙了,二來他也不想引起史寒陽的誤會,以為他想要爭奪這靈果.

"秦老弟,只有三枚靈果,看來不夠分啊!"史寒陽回頭,笑著將目光轉向葉秦.

"這三枚靈果是史兄所找到,自然就當史兄所有."葉秦謙讓的道.

史寒陽這回真有些奇怪了,他還以為葉秦也是想要得到這靈果,二人難免會有一場惡斗,沒想到葉秦在這個關頭上居然恭謙推讓起來,他反而不好動手了,他有些懷疑葉秦是不是想搞什麼陰謀詭計,但是陰謀伎倆,在他面前有用嗎?

"你不要靈果,那你想要什麼?"

"在下只要想得到一條這老樹的枝條,回去之後試著栽種."

"你要這老樹的枝條?枝條要長為樹,少得千年工夫,成樹之後,它還需要四五百年以上才能結果,否則是恐怕是結不了果實的,等得到靈果,那是一千五百年後的事了."

"無妨,我雖然用不上,但是我一千五百年後的曾子曾孫們,遲早有一天用得上這水靈果樹."

"那你不如干脆把整棵果樹都取走好了,至少節省一千年的工夫."史寒陽不以為然的戲謔笑道.

"這可不行,取走樹上的一根枝條,呂老祖只會震怒,不會一直窮追下去,但是取走這棵關系到呂家氣運的老樹,呂老祖只怕有生之年都會追查到底,非殺了我不可,我倒是想把整棵老樹都移走,但是怕找不住呂老祖的怒火啊.""葉秦苦笑搖頭,他還沒有貪心到不顧任何危險的程度.對他而,得到一根枝條,和得到整棵靈果樹並沒有多少差別,又何必把整個樹移走,去刺激那呂老祖.

"哈哈,秦老弟倒是挺明智啊,不過,秦老弟似乎認得此樹的妙用?"

"不錯,青丹門的珍品靈果典籍里對此有詳細的記載,此樹名為'五靈果樹’,屬于八階靈樹,分別有五種屬性,金木水火土.而眼前的這一棵,顯然是五靈果樹中的水靈果樹,水靈果樹必須長在水靈之地,缺乏充沛的水靈氣的地方,無法生長這呂家堡在南梁國內最大的河流的上游,此地穴正是水靈氣最為充沛的地方,此樹能夠長在這里,並不出奇,呂家堡興盛的氣運,都在這棵老樹上.

水靈果樹,一次結三果,通常五百年一熟,落地既化為水靈之氣,這三枚果子還沒成熟,藥力不夠,恐怕還要近百年才能熟,不過,因為靈果屬于水,只有擁有水靈根的築基修士,才能起到突破金丹瓶頸的效果,其它靈根的修士就算服用了,也沒有任何作用."

"原來秦老弟是出身青丹門的弟子,這就不出奇了,本教主可等不了百年這麼久,這三枚青果當一枚熟果用,效果也差不多."

兩人閑談這間,史寒陽已經謹慎的來到靈果樹周圍的陣法旁,在飛快的動手破除禁制陣法,此地危險,可不是能久留的地方.

一個時辰,這座藍色陣法被破解,起來也好笑,呂家老祖並不精通陣法,又不願意假人之手,所以只做了一道型水屬性的護衛陣法,但是史寒陽對陣法卻顯得極為精通,他連地下皇陵都能輕易闖進去,區區一道型的護衛陣法,對他而顯得過于簡單.

隨著藍色水幕的消失,三枚未熟的青色靈果,也收入史寒陽的掌內.

史寒陽此時充滿了喜悅之色,千辛萬苦,終于將聖皇所的靈果找到手,最重要的是,他的靈根屬性正好有水靈根,雖然潛質很低,但也是有,靠這靈果,他有機會結丹.

葉秦待史寒陽收了靈果,他這才朝靈果樹走去,想要從老樹上截下一根枝條,正在這時,他突然心頭一凌,警覺的往石洞穴的入口處看了一眼,足下輕輕一點,隱身在洞內一處岩石下.

史寒陽的動作絲毫不比他慢,眨眼間,已經縮在寒潭附近的一處陰影下,冷眼盯著洞口,他向葉秦傳了一個密語,配合行動,如今靈果到手,遇到敵手的話,就算是痛下殺手,也在所不惜.

洞外有了輕微的動靜,有人正在進來.

手機問:訪問:




上篇:273 呂家禁地     下篇:275 爭搶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