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75 爭搶靈果  
   
275 爭搶靈果

275 爭搶靈果



葉秦在石洞內,等待著外面的那悄悄靠近的修士進來.隨即葉秦撐起禦護罩,將一柄飛劍法器扣在手掌心,左手捏住一疊中階符紙,心中沉靜.

守在密室的兩名呂家修士都被酥霧給麻翻,如果來的是呂家修士,只怕整個呂家堡都已經被驚動,聲響必定極大.按理應該不會是呂家的修士,那麼便是其他人進來了.

過了一會兒,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修士的影子出現在了石洞口,但是此人似乎知道里面有埋伏,並未立刻進來,也沒有給葉秦和史寒陽任何攻擊他的機會.

那修士哈哈笑道,"史老弟,葉秦老弟,你們二人就別躲藏了,我知道你們就在這洞內,咱們都是為了尋寶物而來,何必傷了和氣."

"你是什麼人?報上名來!"

"史兄認不得我了麼?"

那灰袍修士也不知道施展了什麼法術,油肥的臉型,身形,縮了近一半,最後變成了一名身形消瘦的修士,來的竟是馬東彥,連聲音也都變得冷冽.

馬東彥恢複了原來的樣貌之後,以法器擋在身前,緩緩的進入了石洞.

葉秦不由吃了驚,皺起眉頭,難怪感覺這麼熟悉.

"我是誰呢,原來是馬老弟.好一手奇特的法術,變化居然如此之大,本教主居然被你蒙騙了過去."

史寒陽哈哈大笑道.

他口中道,眼中卻瞄著洞口的位置,打算找機會沖出石洞去,能走多遠邊走多遠.他對葉秦沒有太在意,但是對那馬東彥卻不敢掉以輕心.葉秦才築基中階的修為而已,而馬東彥是築基九層修士,修為實力並不弱于他.兩人若是打斗起來,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驚動了呂家堡修士,會是十分麻煩.

可惜,史寒陽注定無法安然的跑出去.

來的不僅僅是馬東彥,還有其他的修士.

嗖!

洞穴(和諧)口處接著又出現了五名築基修士鬼(和諧)魅一般的身影,進入了石洞內.而這幾人,葉秦和史寒陽對他們同樣非常熟悉.

"褚老弟,苗老弟,你們等怎麼也在此?"

史寒陽見到他們出現,驚愕,終于感到事有些棘手.他有些低估這些人的追蹤能力.此地已經有七八名來自混亂之地的修士,他剛剛才得到手的三枚靈果,只怕無法安然帶走.

苗海手中抱著一只拳頭大的銀色鼻子的靈鼠,一邊安撫拍著它,一邊得意的笑道.

"哼,史兄以為靠你那幾個手下便能將我等引開,那未免太瞧我苗海的本事了,有這只三階靈鼠在,就算是史兄藏在地下百丈之深,我也一樣能找出來.閑話勿要多,靈物見者有份,史兄想要獨吞的話,那胃口就未免太大了點.咱們得了好處各自走人,否則誰也別想撿到好處."

褚輝低調的手站在一旁,並未什麼.但是從他冷面的態度上看,好處要是沒有他的份,是絕對不會干的.

馬東彥這時卻已經來到洞內寒潭邊的那顆老樹附近,頗感興趣的打量了一番,嘖嘖稱奇道,"呂家老祖閉關的密室之下,原來藏著這麼一株奇樹.對于此樹,在下游曆四方的時候,倒是曾經聽過一二,此樹名為靈果樹,據結出的靈果可以用來突破金丹瓶頸.當初聖皇對史兄所的靈物,應該就是這顆老樹的靈果了.史兄,看樣子這樹似乎剛剛被采摘過,樹上還有三個新的印痕,應該都在你的手上吧?可否讓我等見識一下."

史寒陽掃視了他們一眼,沉聲道,"咱們先離開此地,再商議分配靈果之事.否則,被呂家堡的修士和呂家老祖發覺,咱們都沒命可活著出去."

"不行,先把靈果分了.等出了洞,誰知道你會不會反悔,你一走了之,咱們向誰要這靈果去?"苗海粗暴的一口氣拒絕了史寒陽的這個提議.

"你!"

史寒陽勃然大怒.

待在洞穴一角的葉秦,冷眼看著這一幕,此時有不出的郁悶.

這石洞太,眾修士其實已經發現了他的存在,但是誰也沒有在意他的態度.他是眾人中唯一的一名築基中階修士,只能看著他們為那靈果而爭吵.

"還跟他費話什麼,既然不願意分,那就殺.他才一人,干脆殺了他,我等再分那靈果!"一名和褚輝,苗海等一起來的白衣修士,急躁的一拍儲物袋,飛出一件法器,化為金色曆芒,斬向史寒陽.

既然動手,殺就殺吧!

有這等突破金丹瓶頸奇物在面前,沒有那個修士能夠不動心的.

褚輝和苗海相視了一下,狠下心,三人聯手攻向史寒陽.而另外還有二名修士,卻在提防著馬東彥和葉青,馬東彥雖然跟他們是前後腳進入洞穴,卻和他們不是一路而來的.

史寒陽同時遭到三位築基高階修士的圍攻,不敢絲毫怠慢.他口中一張,一道耀眼金色光芒飛了出來,化為三丈巨型金圓環,在半空中滴溜溜的飛快旋轉,將他整個然完全罩住,擋住來自四周的法器和符紙圍攻.

同時,一道了許多的銀色彎刃,化為一丈吞吐不定的銀芒飛了出去."啊!"一聲慘叫,那名帶頭攻擊史寒陽的修士,胸腔赫然被那銀色彎刃法器給直接洞穿,護身罩絲毫沒能擋住拿到銀芒.

元神法器的威力,通常超過高階法器的三成,但是史寒陽這兩件元神法器,卻威力至少超過一倍.頂著三四名築基高階修士的圍攻,竟然絲毫沒有落在下風.

褚輝和苗海驚駭凜然,那名監視葉秦的修士,也匆忙加入了戰團,代替了那個重傷倒地的修士.

史寒陽雖然抵擋住三名修士,但是他的法力消耗的極快.

"馬老弟,葉秦老弟,祝我一臂之力,我有三枚靈果,各給一枚靈果作為報酬."史寒陽看出形勢對他極其不利,大聲急喊.這個時候,他麼也顧不得靈果,先把性命保住再.把馬東彥和葉秦拉攏過去,他們三人打四人,並不會落到絕對的下風.要是馬東彥和葉秦加入褚輝,苗海等人一伙,那他真正的倒大黴了.

葉秦根本沒這心思摻和進這場打斗.他見四五名修士為了奪靈果而打起來,暗叫一聲不妙.這天然石洞穴才不足百丈大,築基修士一打起來,他有護罩不要緊,但是那顆老靈樹可擋不住.

他們幾人根本不在意這株靈樹的死活.四射的風刃和火焰,將整個洞穴都塞滿,幾乎眨眼的功夫,就把那老樹給摧殘的幾乎被撕裂.

轟!

又是一顆巨大的火球被彈飛出去,濺射在那老樹的附近,炙熱的高溫,幾乎把老靈樹給燒成灰燼.

葉秦再也忍不住,猛的沖了過去,手中掐水系法決,打出數個大水球將烈焰撲滅.在一堆灰燼之中,發現還有一截還未完全燒毀的水靈果數的枝條,立刻收入囊中.呂家堡的命根子看來是徹底完了,呂家老祖非得被氣得瘋狂大怒不可,這怒火可絕對是滔天.

葉秦甚至有些懊悔,早知如此,他還不如趁早把整顆靈樹都帶走得了.

他不想在這石洞內再待下去.史寒陽等人搶奪靈果,他根本不想摻和進去,誰死誰活這都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他最擔心的是,這地穴內法術打斗所爆發的劇烈響動,會驚動地面的呂家堡的修士.要是呂家堡的修士封住了石洞出口,他們都將成為甕中之鱉,想逃走都難.

事實上,葉秦所料不錯

地穴洞穴這邊一打斗,法力的劇烈波動,和隱隱可聞的法術炸裂聲,已經驚動了呂家堡內的築基修士.只是他們一時間未弄明白,為什麼會從地底下傳來這樣的聲音.

等他們發現呂家堡最深處的密室,呂家老祖閉關之地,兩名呂家築基修士已經身亡,密室內出現一個巨大的天然石洞,他們終于知道大事不妙,有人闖入了呂家老祖閉關之地.呂家堡內叫喊聲,鍾聲大鳴,一時間亂了起來.

呂元鴻氣急敗壞的大聲指揮著呂家堡的修士,雖然匆忙,卻頗有章法.

"快,你們十人立刻入洞查探敵~!"

"其他的人,帶隊封鎖呂家堡附近十里范圍,禁止一切人員出入,不能讓任何敵人逃出去."

"派人通知老祖宗,呂家堡有外敵入侵!"

十余名呂家堡築基修士心急如火的沖向密室石洞.

呂家堡內的賓客,大家族弟子們也都跟著驚詫躁動起來,出來探查況.他們或者是想要一探究竟,或者是冷眼旁觀.

呂家堡在今晚這個關頭出了事,這顏面可丟的實在難堪.

然而在呂家堡正在大亂,此時石洞內,史寒陽,褚輝,苗海等人依舊還在為那三枚靈果的歸屬爭執不下.總共就這麼三枚靈果,更本不夠他們分.

葉秦正打算沖出石洞洞穴,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動身,一群呂家堡的修士已經深入了石穴通道.

一名來自混亂之地的藍衣築基修士,警覺的拋出了法器擋在了通道處,阻擋這群呂家堡修士進入石洞.這石穴通道極窄,一名築基高階修士,便足以將一群築基中低階的修士給擋在了外面.

外面的呂家堡修士一時間沖不進來,不過這洞穴通道的出口已經被呂家堡的修士完全給封死.里面的修士想要從洞穴通道內沖出去,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葉秦臉色變了一變,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終于還是出現.

他冷眼看了幾個依舊在激斗的修士一眼,淡聲道:"此地已經被呂家堡的修士給堵住,你們就算搶到靈果,能活著出去嗎?多留一點法力保命吧,或許還能多撐一段時間,最好期待呂家老祖晚些回來,否則"

手機問:訪問:




上篇:274 五靈果樹     下篇:276 破壁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