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78 離火大法VS魔影大法  
   
278 離火大法VS魔影大法

278 離火大法VS魔影大法



鬼叉的威力並不強,但是惱人的卻是那汙穢血腥的青霧.這是杆鬼叉由變大,化為一道青黑色的遁光,直沖嚴維擊去.

嚴維無奈,甩出手中剩余的幾張符紙,數枚火球在前方炸裂開來,掀起一股火浪將鬼叉拖延了刹那工夫.

接著他一拍儲物袋,飛出一柄低階火系飛劍迎了上去,這才將那鬼叉抵擋在數十丈之外.

一青黑光芒一火光芒在半空糾纏,但是那口火系飛劍被黑色一纏繞,火的光芒卻迅速的暗淡了下去,這柄低階飛劍沾染上鬼叉的汙穢之氣,威力很快將會喪失,用過之後肯定是要廢棄,不能再用了.

嚴維懊惱,才剛交手便在眼前這個修為比他還低上一些的黑衣修士的手中吃了幾個的悶虧,這口氣他是無法容忍的,更讓他無法容忍的是,黑衣修士能夠肆意的攻擊他,他打出的攻擊卻沾不到黑衣修士的邊.

這其中的原因倒也簡單,葉秦的蝠王翼的飛行速度一般,但是在百丈內的近范圍內騰挪出奇的靈活,近戰的話占據了極大的優勢,嚴維操控火羽扇發動的數波凶狠的火焰攻擊,都被葉秦給輕松的閃避開來,未能起到效果.

嚴維空然想起什麼,不再氣怒,反而露出一副憐憫的冷嘲:"你這蝙蝠翼果然不錯,同階的築基修士未必能奈何的了你,可惜偏偏遇到我了,要是你只有這麼一點本事的話,我看你還是直接投降算了,免得死的難堪……"他收回了火羽扇法器,拿在手中,不疾不徐的道.

"哦,是嗎?不知道閣下有什麼手段,能合下我?"葉秦見嚴維收了攻勢,一邊繼續往遠方逃去,一邊警注意著嚴維的舉動.他對嚴維的手段了解的實在是不多,無法判斷嚴維會用什麼手段進行攻擊.

"哼,不知死活,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火羽扇的厲害."

嚴維飛快的追了上去揚,再度將火羽扇法器拋上半空,不過這一次,他不是用它來扇出火云,而是直接打出一道火的光柱,往火羽扇內瘋狂的注力法力.

火羽扇漲大至十余丈,至少消耗了嚴維近二成的法力.

嚴維臉色漲,接著再打出一道法決,那件火羽扇法器"砰"的四散爆裂了開來,化為多達上千片的火焰一般的羽毛,漫天色的雪花,轉眼間覆蓋了數百丈范圍.

每一片火羽的威力都很弱,擁有相當于一件低階靈器三分之一的威力,僅僅比火球要稍微厲害一些,它們的威力大幅度的下降,但是卻多達上千片火羽,直接形成了一個超大范圍的攻擊型靈器場.

葉秦頓時變色,他明白過來嚴維想要做什麼.

蝠王翼雖然擁有一個逆天的破空閃法術,但是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弱點,那就是破空閃的距離太短,一次僅僅只能閃五十丈范圍,如果對手的攻擊直接覆蓋了五十丈范圍,那破空閃將沒有任何效果.

嚴維很顯然看出了這個弱點,並且有了克制蝠王翼的手段.

"去!"

嚴維右手雙指遙遙一指,伴隨著一聲厲喝,那上千片洶洶燃燒的火羽,如同洶湧的火浪一般,朝葉秦呼嘯席卷而去,眨眼間將葉秦的身影給完全吞沒.

這一瞬間,葉秦只來得及做一件事,那就是立刻給自己加持了一層金罡護身罩,大片的火羽一口氣籠罩了數百丈范圍,他連逃出這個范圍都不可能做到.

嗖,嗖,嗖!

葉秦硬扛過一波大范圍的密集火羽攻擊之後,他回頭看,心中頓時一痛,背後那對長達一丈的蝠王翼,雪白的翼身上已經出現了十多個燒焦的破洞,每一個都拳頭大,都是被火羽給洞穿的.

蝠王翼的薄翼已經破損,數根重要的骨架斷裂,葉秦往蝠王翼內灌注的法力,正在大量的從這些破沒事處泄露出去,葉秦拍了拍雙翼,發現它已經無法再施展出破空閃法術,沒有破空閃,這件蝠王翼跟普通的低階翼靈器沒有任何區別,算是廢了.

葉秦心中大痛.

這蝠王翼是他當年剛剛抵達靈霧仙緣城,和章哲,章匚,夏老黑,范賈生等人一起組隊前往靈霧大峽谷冒險得來的,之後便跟隨他到今,屢立奇功,救過他數次性命,他也知道這蝠王翼終究只是一件很低階的靈器隨著他的修為越來越高遲早有一天會派不上用場,但是今日遭到損壞,卻讓他心中非常不好受.

"哈哈,區區一件翼靈器,也敢在我嚴維面前猖狂,沒了那蝙蝠翼,我倒要看看你接下來怎麼閃避我接下來的攻擊!"嚴維狂笑.

同樣失去效用的,還有嚴維的那把火羽扇,這火羽扇一旦注滿法力爆炸開來,只能所有的火羽便會失去法力掉落在地,嚴維不可能在再使用這上千火羽,上千根火羽要重新組裝成一柄火羽扇,非常費神費時,暫時是派不上用場了.

嚴維的這番作為,終于把一向性低調沉穩的葉秦,激出了心怒之火.

看在都是青丹同門的份上,葉秦從心底就不願意跟嚴維打一場你死我活的斗法,而且葉秦最想要的是盡快離開呂家堡,並非跟嚴維死戰,可是嚴維卻咄咄逼人,窮追不舍,逼得他生出了殺心.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葉秦轉眼間收了蝠王翼,已經恢複了冷靜,他重新駕馭烏云障飛遁,同時將一口中青銅鍾扣在了手中,對准了身後.

這時,葉秦心頭突然一動,往遙遠的呂家堡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一名白衣女子的身影,駕馭一柄巨型冰魄劍法器,正在朝他們二人所在之處疾飛而來,速度極快,幾個眨眼工夫,已經離他們很近了.

"冰兒……"

葉秦心中默念了一句,沒有任何表,回頭冰冷的目光看著嚴維

皇甫冰兒飛抵戰場之後,停了下來,神色複雜的望著葉秦,盡管葉秦已經偽裝了相貌,但是這種偽裝對她是沒有效果的,血引心魂印,可以讓她輕易的在無數的人群中打出葉秦的所在.

六年未見,葉郎似乎變得越發低調沉默,鋒芒內斂,然而當年以血引心魂印訂下的盟誓,卻不可能有絲毫的改變,元神上的烙印依舊清晰.

"元鴻師弟連發五道萬里傳音符,呂家老祖應該很快就要回來了,要動手,盡快."

皇甫冰兒沒有時間去子耽擱,唇輕啟,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呂家老祖!

葉秦磐石一般堅定的心志,也出現刹那間的心悸和動搖,呂家老祖一旦返回,他將沒有任何機會逃走,他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要動手必膠須盡快.

嚴維自然也發覺皇甫冰兒抵達,不由笑道:"哦,是嗎?呂家老祖回來就回來吧,冰師姐你不必出我如何將此敵拿下."

嚴維壓根沒有想過,皇甫冰兒剛才那句話並不是對他的.

他看見葉秦拿出一口鍾低階法器,哈哈大笑,正待要嘲諷一番,他的眼神卻突然眯起來,這口青銅似乎和普通的鍾法器有些差別.

"攝魂鍾?這不是古器門俞師弟的法器?……不對,俞師弟當年在萬枯嶺就意外身亡了,這件器也遺失不見,應該是被各派弟子得去了,你究竟是各派弟子中的何人,怎麼會有這件法器?"

嚴維見識頗廣,和各派弟子都有些交,居然瞧出這口鍾的來曆和不凡之處,神色間露出一絲忌憚和猜疑,這口報魂鍾雖然也是低階法器,卻比那柄鬼叉邪器更邪門,更令人頭痛,這是禁錮法器,不會直接攻擊,而是限制敵方修士的行動.

他已經懷疑葉秦的身份,並非來自混亂之地.

嚴維知道此鍾的厲害之處,不敢絲毫怠慢,旋即從腰間儲物袋拍出一塊火盾,化為一丈大的火焰盾牌,擋在前方,用來抵擋攝魂鍾可能發動的攻擊,攝魂鍾的音波是從正面進行攻擊,只要擋住正面,才會盡可能的擋住對他的影響.

這僅僅保之策,要拿下葉秦光靠這個是不行的.

"離火大法!"

嚴維深吸一口氣,低吼一聲,他渾身的衣裳頓時鼓鼓膨脹起來,俊俏的臉上開始出現一條條蠻肉,眼珠漸漸腥,一股一股的火焰從他的皮膚上冒出來.

蓬一聲,衣裳在烈焰中化為灰燼,露出一副火焰內甲.

嚴維仰頭狂嘯,整個人已經置身于數十丈沖天的熊熊烈焰之中,他的實力急劇飆升,提升到了築基中階的巔峰狀態,尤其是火系法術的威力,暴漲一截,他就算隨手打出一個火球,也是中階威力.

《離火大法》是火系修士激發體內潛能,短時全面暴漲自身實力的大法,施展之後會虛弱疲憊一段時間,嚴維修煉到了離火大法的初期三層境界,能夠暴漲近一倍實力,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正面對抗一名築基高階修士,也不會落于下風,他要靠這離火大法,一舉將葉秦拿下.

葉秦在嚴維施展離火大法的時候,目光便猛的一縮,皺起眉頭,很快,他隱入大團的烏云障之內,施展大法.

嚴維的離火大法施法完成,葉秦也已經施展出了魔影大法,一化為二,兩個一模一樣全身黑衣的葉秦,各持一件攝魂鍾法器,出現在烏云障上方.

問:訪問:




上篇:277 斗法     下篇:279 連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