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79 連擊  
   
279 連擊

279 連擊



施法這後,葉秦控制著另外一尊魔影,同時疾飛倒退,各自在嚴維左右數十丈之處,疾速的移動,伺機找尋找著攻擊的機會.

嚴維停在原地,一雙青筋暴起的手,隨手操控著十多個大火球,享受著周身烈焰下的炙熱,他看了兩個'葉秦’一眼,輕蔑的嗤了一聲.十分不屑.

他是有資格表示不屑

火離大法是青丹門內名列前十的頂階大法,最適合火星根修士修煉,在短時間內急劇暴增修為實力和法術操控力,嚴維是單火靈根修士,這個大未能讓他幾乎達到實力倍增的效果.

而葉秦的魔影大法雖然也是出自古老的廖氏家族,但終究只是利用幻類法術生出一尊幻影,它沒有任何攻擊能力,自己也沒能給葉秦增加任何實力.

"的幻法術而已.豈能跟我的火離大法相比!"

嚴維完,他的神識掃過兩個'葉秦’,試圖辨認出哪一個是真的葉秦哪一個是幻影,可是他很快發現,兩個'葉秦’沒用任何區別,都是一樣的修為,一樣的氣息,操控著一樣的法器,甚至連嘴角上那一絲冷冽的笑意都一模一樣.

"這是什麼幻法術?"

嚴維這才略一驚詫,皺起眉頭低聲自語,他釋放著火焰盾牌,只能抵擋住自一個方向的攻擊.

不論他抵擋哪一個葉秦,都將背對著另外一個葉秦.

如果他擋住了真的葉秦還好,要是跟一個假的葉秦對抗上,卻被真的葉秦從背後偷襲,那後果不堪設想,這尊魔影的存在,嚴重的影響了嚴維的判斷.

嚴維心中生出一股焦躁,手中操控的十多個大火球,同時朝兩個葉秦猛砸了過去,只要能砸中,幻影肯定會被破掉,而真身則能夠擋住火球,這樣一來他肯定能分辨出那個是真的葉秦

葉秦同樣暗暗心驚,這些大火球幾乎都有中階的法術的威力,卻被嚴維隨手施展出來,而且一次同時操作十多個,要是被擊中他也承受不了.

但是,葉秦根本沒打算去接這些火球,他操控著魔影疾速飛行,將大火球避開,這大火球威力在同階法術中威力較大,飛行速度卻並不快,想要追上葉秦和他的魔影並不容易,要是嚴維是風靈根修士,用風刃幾乎可以輕松的破掉他的魔影,獲得完全勝,所幸的是,嚴維是火靈根修仙.

轟,轟,轟!十多個火球未能擊中葉秦和他的魔影,而是落在地上,將地面炸出一個個數丈的大坑,大坑內是石頭高溫下融化的漿,冒起一股股黑色的濃煙.

嚴維根本不在乎大量的落空,大火球一個接一個的瘋狂的打出.在火離大法的幫助之下,他釋放這些大火球,比釋放普通的火球還輕松,他只要有一個火球能夠擊中葉秦便夠了.

皇甫冰兒在戰場的旁邊觀戰,不過她並沒有手旁觀的意思,她的十六柄冰魄劍已經釋放出來,組成一個巨型的半弧,包圍住了戰場,隨時可以出手,她在等待出手的時機.

然而戰場上的葉秦和嚴維,卻都沒有關心這一點,或者他們都知道皇甫冰兒可能會出手,但是並未在意.

兩個"葉秦"的速度越來越快,繞著嚴維旋轉,已經令嚴維來不及發出足夠的大火球.

嚴維有些惱怒.

火離大法奈何不了葉秦,非逼得他拿出壓軸法器不可嗎?

"火球砸不中你,那就讓你瞧瞧我嚴維的元神法器──烈火赤英劍!去死吧~!"

他口中一張,一道蒙蒙的劍光由變大沖天而起,氣勢洶洶的擊向其中一個"葉秦".元神法器的速度之快,絕非火球可雙,想要躲避開來極難.

果然,那個葉秦並未躲避開來,它被烈火赤英劍給直接穿透,就像穿透了空氣一般,它並未消失,而是暗淡的許多,顯然是假的.

嚴維驚怒心慌,那種全力一擊卻落空的感覺,足以氣得他吐出一口血來.

他清楚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把足以致使的一擊,用來攻擊一個幻影,這個錯誤,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他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另外一個葉秦,正在冷冷的盯著他的背後,發出最凶悍的雷霆一擊.

"冰師姐,快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擋住他!"

嚴維一面操縱火盾去擋住來自背後的寒氣,全力操控烈火赤英劍回攻,一面驚恐的向皇甫冰兒請求支援.

但是他的求援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嚴維不由朝皇甫冰兒望了一眼.

只見皇甫冰兒已經釋放出十六柄冰魄離訣劍圍住了戰場,這些飛劍散發著驚人的寒氣,已經做好全力一擊的准備,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停在原地,奇怪的眼神在望著他,還在等待著什麼.

嚴維一下懵了,弄不清皇甫冰兒這是什麼意思,他已經到了極度凶險的邊緣,她為什麼還不出手?他們都是青丹門的同門弟子,難道皇甫冰兒打算見死不救?

他還來不及明白為什麼皇甫冰兒遲遲不出手.

咚!一聲低沉的鍾響.

嚴維面色慘然,完了!他背後出現一道連綿的攝魂音波,在被觸及的這一刹那,嚴維陷入昏眩之中,喪失了任何躲避的能力.以他築基中階修士的實力,被昏眩的時間極其的短暫,卻足以致命了.

皇甫冰兒終于出手了.

她纖手一揚,十六柄冰魄飛劍同時從四面八方朝嚴維擊去,一大片寒光閃閃的光芒籠罩了下來,噗嗤,噗嗤,噗嗤!嚴維的火焰甲,火焰盾根本擋不住,一瞬間嚴維渾身上下出現十六個冰魄劍洞穿的冰洞.

嚴維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破損的身體,更不敢置信的望向皇甫冰兒,他的肉身守全廢了,他想不通,為什麼自己不是死在那個黑衣修士的手中,而是毫無征兆的死在同樣是青丹門核心弟子的皇甫冰兒的手中.

起來,也該嚴維倒黴.

昔年在萬枯嶺的地底洞穴三層,葉秦和皇甫冰兒靠這口攝魂鍾和冰魄劍配合,靠著青銅鍾的昏眩,冰魄劍的絞殺,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厲害的妖獸,這套連擊手法熟練無比.

嚴維縱然有天縱之才,也架不住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的算計,從他被葉秦和皇甫冰兒包圍住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有死無生,只是他到死才驚然明白這一點.

一聲淒厲的尖細叫聲.一個金燦燦的元神從嚴維的腦門拼命的往外飛躥,想要鑽出來逃走,嚴維不甘心,它的肉身毀了,但是元神還沒死,只要逃回嚴家去,他還有回來報仇的那一天.

葉秦目光一寒,口一張,一口紫瑩瑩的南明離火劍飛出,一群烈焰火鴉將嚴維的肉身包裹著,頃刻間,嚴維的肉身和元神一起化為灰燼.

失去控制的烈火赤英劍以及嚴維的其他幾件法器,紛紛落在地上.

葉秦手一掐,去了嚴維腰間落下的儲物袋.

"冰兒,嚴維死了,對你是否有影響?"

葉秦朝皇甫冰兒淡聲問道.他對嚴維的死,多少感到有些可惜.青丹門少了一個靈根奇高的修煉的天才,少了一個非常有希望接觸金丹的修士.

不過,修仙界從來不是靈根牽制高就能活的長久.不少門派的金丹修士靈根其實都中等,或者偏上而已.

皇甫冰兒這時侯也收了冰魄劍,善良的雙眸,望著葉秦.

眼前這個葉秦,已經不是六年前的葉秦了.築基四層的修為,元神法器,還有希奇的法術,這一切都明他的實力增長得出奇的快,讓她多少有些新奇和陌生.

一會兒,她才搖頭淡笑道,"無妨.維師弟喪命在此地,嚴家只會和呂家交惡,恐怕會影響到七派聯盟,但是牽扯不到我.不過,家族修士通常都是以家族利益為重,死一二個家族弟子,對大局影響不大.對了,你不是在北齊國曆練嗎怎麼會出現在呂家堡?"【網友SU嗆啷手打】

"此事來話長,我來此地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此事關系到突破……"葉秦笑道.

他只來得及上一句話,臉色便陡然一變,駭然往呂家堡方向望去,正在他們話之間,遠方天際上百里處突然出現一片耀眼無比的藍爭云霧,一股強悍無比的神識和威壓,朝呂家堡的方向狂掃來,那股無可匹敵的威壓所到之處,幾乎夫人敢動彈.

"呂家老祖回來了!"

"不好!"

呂家堡那邊,響起無數的驚呼和呼喊聲,呂家修士們固然是精神大振,加緊攻擊,但是來自混亂之地的六七名修士,卻駭然變色,完全喪失了斗志,只想拼命逃走.

"啊!"

"哇!"

正在跟呂家修士激戰中的苗海,被光柱擊中,慘叫一聲爆裂,而附近的另外一名混亂之地的修士褚輝,還沒能反應過來,被光柱橫掃而過,炸裂為化為一團血霧.

一個接一個,眨眼工夫,還在呂家堡附近一帶頑抗的眾混亂之地的修士,便死了三人.

葉秦哪里還敢有任何遲疑和停頓.

他嗖的一下往下方的卞河遁去.

他剛才逃跑的時候,便一直沿著卞河的方向逃逸,若非嚴維一路上糾纏,他早就駕馭烏云障飛遁到極遠的地方去,如今老祖回來,他不敢再從天空飛遁逃走,只能潛河底,借助這條湍急的大河隱匿行蹤.

問:訪問:




上篇:278 離火大法VS魔影大法     下篇:28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