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83 皇甫老祖  
   
283 皇甫老祖

283 皇甫老祖



十四號在外面跑了一天,晚上回來准備寫字,被起點傳中的群拉出去喝酒去了,回來已經是半夜一二點……怨念中,今天早上匆匆起來寫了一章.

"你也葉師兄?"

一名築基一層的低階修士進入青丹弟子聚集的閣樓里轉了一圈,四處搭訕可惜無人理睬,突然他眼睛一亮,快步來到葉秦所待的角落.

"沈寶!"

葉秦朝那名築基修士望去,怔了一下,立刻認出眼前這名相貌粗獷的大漢修士是誰來了.九年前,他和此人同年加入青丹門成為師兄弟.六年前,他又和此人一起參加了萬枯嶺試煉,而且還是一隊出生入死.在青丹門內,跟葉秦有這種"深厚"交的修士,可以是絕無僅有的.

"葉師兄,真的是你呀!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沈寶頓時驚喜,匆忙在葉秦身旁坐下.

"你築基了?"

"是啊,我能築基還多虧葉師兄呢,當年你分給我一粒築基丹,我一直沒有舍得用,回到門派之後便閉關潛修.直到半年前我修煉到了練氣期九層的巔峰,這才服丹進行築基,沒想到居然一下子就成了.不過,我剛剛築基成功,就被派來這靈霧城准備參戰.

今日能在此地遇到葉師兄,真是師弟我的榮幸."

到這里,沈寶打量了一下葉秦,驚訝起來,"葉師兄,怎麼才幾年沒見,你怎麼已經是築基中階修士了額?我剛才都差點不敢相認."

葉秦苦笑,他這幾年的經曆又怎麼可能跟外人呢.他岔開話題,淡聲道:"沈寶,我記得張云自當年也分到了一粒築基丹,跟你一起返回了青丹門閉關修煉.他現在的況怎麼樣了?"

沈寶搖頭歎氣道:"張老弟有些倒黴,他早在一年前就服用了築基丹,但是築基失敗,沒能突破到築基瓶頸.他本來想參加門派內的比有沒有辦法再得到一粒築基丹.但是這兩年戰事緊張,門派內抽不出空來舉辦比,所以這一屆的比已經暫時停止了.張老弟錯過這次機會,這少得三年後才有機會再次得到築基丹,他現在還待在青丹門內.日後有沒有機會築基也難以預料呀啊!最倒黴的是,他這樣的拉練氣期修士很可能被當成炮灰派上戰場,能不能活到三年之後還很難."

葉秦奇道:"門內得到練氣修士連禦劍飛行都做不到,來了也是死,門派會讓這樣低階的修士上戰場?"

沈寶搖頭道:"這可不准,殺到急眼的時候,一群練氣期修士沖上去,多少也能起點作用.葉師兄,你注意到一個況沒有,嚴萱他們這些家族弟子並沒有來靈霧城.嚴師姐是大家族出身的弟子,怎麼可能第一批上戰場?你想啊,吳掌門,嚴長老,派青丹弟子出戰迎敵,他們會派他們嫡嗣沖在最前邊?也就咱們這些都是散修出身的青丹築基修士,才最先派來守衛靈霧城.估計等咱們這些散修死光,才會有一般的家族弟子出現,等這些家族弟子死光,才可能派大家族弟子上陣."

"哦,這里的都是青丹門內的散修嗎?"葉秦頗為驚訝,他的心思都在即將開啟的修仙界大戰上,來到這閣樓之後並沒有留心這個細節.

他朝閣樓內眾青丹築基修士仔細看過去.看快就發現,在場的修士大部分的確都是散修出身.因為散修出身,最明顯的一個特征就是缺錢,很少有誰攜帶什麼好的法器和配飾物品,修為進展也不快,所以較為容易辨認.

葉秦搖頭苦笑.

他心中對這種安排有些不齒,家族出身的弟子處處都比散修地位要高一截,就算是在戰場上也一樣.

但是他更加無奈,散修弟子要想在修仙門派內站立腳跟,就必須立下足夠的功勞.不上戰場,哪里來的功勞.

兩個人正低聲著.

突然,閣樓內外之間安靜下來.所有正在低聲議論的青丹門築基弟子們都停住,察覺到數股強大的氣息正在靠近,驚然望向樓梯口處.葉秦和沈寶二人察覺異狀,立刻閉上嘴巴,跟著望了過去.

只見一名身穿素色長袍,年約中旬的金丹期男修士,緩步走上樓閣.此人黑發青須,身材修長,眉目間帶著幾分威嚴和祥和.他一出現,整個閣樓內眾青丹弟子頓時鴉雀無聲,一時間未能認出此人是誰.

而和這名中年男子並肩而行,稍微落後半步的,是一名看上去僅僅只有三十余歲的美貌少*婦,臉上露出溫婉的笑容,行走之間依舊顧盼生輝.她朝眾青丹弟子們看了一眼,眾青丹弟子們頓時垂下頭,不敢抬頭多看.

跟隨二人上樓的確是皇甫冰兒,她臉上依舊帶著薄紗,低垂著頭.她之後,才是吳瑞陽吳大掌門,嚴大長老等十多位掌管青丹門庶務的青丹高層.他們素來權威極重,此時卻沒有任何張揚之色,恭敬的陪在二位金丹老祖的後面,大氣都不敢多出一口.

"弟子恭迎皇甫師叔,陳師叔!見過皇甫師姐,吳師兄,嚴師兄"

眾築基弟子們看到那美貌少*婦的時候,終于驚醒過來,明白是誰來了.他們頓時在半跪原地,屏息迎接二位青丹老祖的到來.

青丹門老祖之一的皇甫睿,是青丹門修為實力最強地位最高的金丹老祖,也是青丹門真正的主事者.他常年在青丹山門內閉關靜修,就算青丹門內的普通築基修士也極少有人親眼見過.

但是陳敏師叔卻經常在山門內外走動,青丹築基弟子大多都見過她,能讓陳敏師叔並肩而行且主動落後半步的,除了皇甫睿沒有別人.

所有青丹弟子半跪迎接老祖.

皇甫睿淡淡點了頭並未什麼,徑直從眾青丹築基弟子跟前走過.不過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的目光突然偶然超閣樓內眾青丹弟子中隨意瞥了一眼,然後回頭跟皇甫冰兒了一句話.

皇甫冰兒對皇甫睿的問話默思了一下,才淡淡的回了一句.皇甫睿微皺眉頭很不滿意,冷哼了一聲,回頭又望了一眼眾青丹弟子,手而去.

陳敏也朝眾青丹弟子中間望了一眼,眼底下壓抑不住的驚異,還有三分複雜之色.

葉秦徒然感覺一陣冰寒刺芒,渾身冰冷僵硬,腦中一片空白.

皇甫老祖進入閣樓三層.

等皇甫老祖,陳師叔等人上樓之去後,眾青丹弟子們這才敢起身,相互望了一眼,都已寒流夾背,心底壓抑不住的驚駭.剛才皇甫老祖的神識突然掃過他們,無人感動彈,重壓之下,在場的眾青丹修士誰也沒有聽到皇甫睿剛才跟皇甫冰兒了什麼.不過那股突如其來的刺骨寒意,卻再明顯不過了.

葉秦慢慢恢複了知覺,神色平靜的在角落重新坐下,但是他寬敞的衣袍下,按在儲物袋上的右手卻微微顫抖.

他剛才分明察覺,皇甫老祖的神識在他身上停留了一刹那,隱含著一股不出的意味,怒意,輕蔑,敵視,還是其他?

葉秦坐在閣樓一角,沒有理會沈寶在一旁嘰嘰喳喳,慢慢的回想著剛才一刹那所發生的事.

出身名門的大家族弟子和地位低下的散修是極少有聯姻的,皇甫睿對他生出殺意,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他和皇甫冰兒之間的關系.

皇甫睿應該是認出他來了,冰兒就算想隱瞞,在這位青丹門第一人,她老爹面前也隱瞞不住.皇甫老祖想要他的性命,只是舉手之間的事.

葉秦唯一確認的事,皇甫睿雖然生出殺意,卻沒有真的動手殺他的意思.

這讓葉秦有些不解,剛才冰兒了什麼,讓皇甫睿生出怒意卻沒有任何行動.

最奇怪的還是陳敏師叔,葉秦可不認為,這位在青丹門內權勢極高的陳師叔會對此事毫無所知.但她似乎一副對此事不聞不問的態度.

皇甫睿,陳敏二位金丹老祖在此時抵達靈霧城,是有原因的.

不只是青丹門的老祖,七大門派的古器門,地闕門,大羅門等門派的金丹老祖,都已經在這一天抵達了靈霧城,在開戰之前便進入了靈霧城內.顯然,他們得到大戰即將開啟的消息應該更早.

眾位老祖抵達靈霧城之後,便在城內的仙緣殿商議迎敵之事.他們究竟商量出什麼對策,一般的築基修士對此毫無所知.唯一值得肯定的是,這批老祖親自坐鎮仙緣殿,靈霧城內的數十萬修士很快都平靜下來,有這些靈霧修仙界的主心骨,不再慌亂成一團,戰備防禦進展的井然有條,所有參與守城的築基修士,練氣修士都已經就位,等待七大門派老祖的命令.

在靈霧城的西北遠方,一團黑壓壓的龐大云團正在緩慢的逼近,不出半個時辰,那團有數百里范圍大的云團便能抵達靈霧城的上空.

靈霧城傳中的上古護城大陣,終于開啟.

"轟!"

一片宏偉壯觀的五色光幕,從靈霧城四面的城頭沖天而起,激蕩起一層一層絢麗耀眼的光華,形成一個巨形的渾圓天罩,將戈壁灘上的靈霧城緊緊的籠罩住.

問:訪問:




上篇:282 二套法器     下篇:284 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