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02 靈霧大峽谷斗法  
   
302 靈霧大峽谷斗法

302 靈霧大峽谷斗法



彭宏在跟阿木孟的斗法中一觸即潰,廢q一件中階法器犧嘶虧在其他幾位親近修士的掩護下,狼狽的退回了靈霧陣營中.這一戰讓他臉色土灰,沮喪不已,更擔憂自己的顏面盡失.

"薊師兄別泄氣.那阿木孟是天穹原屈指可數的幾個頂尖築基修士,殺死修士無數.除了我們靈霧界七大門派十幾位最頂尖級的築基修士出手,試問誰能擋得住他?你敗在他的手中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我們當務之急,還是盡快想辦法離開此地才是."

曹子宜施展兩柄飛劍,掩護著彭宏退了回來,不時張望著戰場,司樣有些心驚道.他的修為比澎宏還不如,對那阿木孟的懼意更甚.

"曹師弟,你有什麼主意?"

彭宏微,急聲道.

"彭師兄,我們已經接應到了費余師兄,別和這些天穹原修士纏斗下去,這樣打下去只怕我們傷亡慘重,我們必須盡異撤回靈霧城去才是!"

曹子宜連忙道.

"不行.眾位師兄弟已經完全和天穹原的修士混戰在一處了,理,在我們要撤,肯定遭到他們的尾隨追殺,只怕還沒有回城,我們便全隊霄末,根本逃不回去.…必須將敵人擊退才能撤退.就算我僥卒逃回去了,要是老祖責怪起來,讓我如何交代?"

彩宏猶豫了一下,搖頭,拒絕了這十,建議.他也不傻,他以後還怎麼面對.

"彭師兄,現在誰能擋住那阿木孟?再不走的話,我們全都要完蛋.我們先撤退,讓另一部分修士斷後,至少還能保住一部分修士.

而且我們此行是來接應費師兄的,只要把費余接回去,把靈霧城最急缺的靈石帶就行.帶回靈石去,老祖會責怪你嗎?要是保不住靈石,那老祖才真正要大怒.我們現在又何必跟天穹原的修士斗法探命戶!"

曹子宜急聲勸道.

"不錯,只要帶回靈石,便尸立下了最大的功勞."

彭宏一下被點醒,恍然醒悟.

他戰場內眾混戰中的修士看去,天穹原修士此時已經占了上風,再不走,恐怕真來不及了.他一狠心,大聲吼道"眾靈霧盟弟子聽令,所有人原地死戰,不得撤退!曹子宜,你跟隨我來,保護費師弟,殺出重圍護送他返回靈霧城!眾位師弟師秣支撐住,將這些天穹原修士拖延在此地,我等護送費師弟回靈霧城,便搬來救兵,只要會兒工夫就趕回來,將他們全殲!"

彭宏和那出頗有心計的曹子宜,一左一右拉上費余這個獸靈門的核心弟子,也不管那些驚愕中的數十名靈霧修士,往靈霧城疾飛而去.

不得不承認"護送費余,送靈石回城","回城搬救兵,很快殺回來,這幾個借口還是很管用的.至少,他們三個可以心安理得,冠冕堂皇的回城去,而且不用擔心背上臨陣脫逃的罪名.至于等下搬來救兵能不能把眾靈霧修士救下,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留在場內的眾靈霧修士們,卻頓時急的破口大罵無恥.彭宏居然讓他們在這里堅持,自己跑回城去搬援兵.等援兵來了,恐怕他們這群修士早就沒命了.

他們當中大部分修士都被糾纏住了,完全混戰在一起,根本無法安然脫身.要是他們也逃的話,只怕馬上就被身後的天穹原修士給斬殺.

好在,並非所有的修士都是懼死之輩,他們能到今天的地步,大多經曆數十場血戰,久經戰陣,經臉豐富,知道不能掉頭便走.否則一逃,必將是一場大潰敗,只怕無一人能夠僥申逃脫.

馬上,便有一名古器門白須老者,築基七層修士,取代了彭宏的領隊位置,大聲指揮眾靈霧修士抵禦強敵.此老者看上去威望頗高,眾靈霧修士沒有不服的,開始有序的撤退.

相互支援,邊打邊退,從靈霧大峽谷的上空,退到了里附近的高原戈壁上.只是他們想退回靈霧城,太難了,還有數十里的距離,恐怕絕大多數會在半途上被擊殺.

嚴蔓並未離開,粉臉煞白,拼命的她施展的飛劍,攻擊前方的一名天穹原修士.彩宏臨走之前,倒是給她密語傳音,希望她也一起走,但是她沒理會.她還做不到這樣像彰,曹等人一般厚臉皮,丟下數十名隊友,找個借口逃回城去.

葉秦冷冷的注意著戰局的變化,心中露出一股無奈.

跑了三位實力頗高的築基修士,靈霧修士這邊的實力更加不堪.

雙方的修士人數雖然幾乎一樣.但是對方有一名煞星級築基修士在,所到之處橫掃無忌,戰況已經明顯對靈霧修士不利.

如果不出現意外,這群執行任務的二十余名靈霧修士,敗亡是注定了的.唯一不確定的,是能夠逃回幾個而已.能夠逃回三五個,便算不錯了.

嚴瑩並未離開.

他跟嚴鱉的同門誼,昔日的交.他無法做到讓嚴費死在這里.不管怎麼,得保住嚴瑩的性命.

葉秦略一考慮,甩開正在交戰的修士,抽的空,果斷的朝拋出一個儲物袋.

腐骨然從袋中鑽了出來.

這頭混身上下冒著黑氣的骼髏妖,搖頭擺尾,往修士最多的地方鑽去,張開巨大的鱷口一噴,一股陰寒腥惡的烏黑尸氣毒霧噴湧而出,朝天穹原修士聚集最多的地方狂卷而去.

六階骷髏妖噴出的尸毒,籠罩數十丈范圍,極為霸道,一下就將天穹原修士的攻勢給完全打亂.

一旦沾染上尸毒,普通法器被汙穢,威力大降.修士的護身罡氣沾上,尸毒粘在上面,嘶嘶直響,體內的法力急劇消耗.要是護身罡氣被破,那更是慘不忍睹,不會比曾經被它咬個半死的清丹門築基修士刹,世更好過.

這頭突然冒出來的骷髏妖,給天穹曆修士帶來一陣不大不的騷亂.這骷髏妖在大片汙穢的尸氣毒霧內鑽來鑽去,東咬一口,西撞一下,肆無忌…障,一般的築基修士扛不住它的突襲,也根本不敢輕易沾上它的尸氣,紛紛避讓.

眾天穹原修士都叫苦不迭,唯有那阿木孟,見了此骷髏妖,反而大目圓瞪,露出驚喜之色.

靈霧界築基修士雖然見的多,但是他平時卻難得能遇見一個,對手.

天穹原界有十八名煞星,名震一叫.靈霧界也有數十名頂尖的築基期修士,但是他們之間接少有機會遇見.縱然在戰場上遇到,也未必有機會好好的打上一番.

這頭骷髏妖不知道哪."修士放出來的,六階骷髏妖實力強橫,主人想必也非一般築基修士可比.這讓阿木孟躍躍欲試,生出一股邀斗激戰一番的強烈沖動.

"區區一頭六階骷髏妖居然也敢出來穆狂,吃我一棍…"

阿木孟手一招,沉重無比的金剛伏魔棍,爆發一陣金光,掃蕩開層層尸毒霧氣,朝毒霧中藏身的骷髏妖打去.只要打死這骷髏妖,主人肯定會出來.

葉秦目光,凜.六階骷髏妖雖然厲害,但是他也不想拿它去擋那條金剛伏魔棍的棒擊.他神識一招,骷髏妖立刻昂頭吸了所有的尸毒,縮回儲物袋中,飛落他的手內.

"這邊施展不開,有本事跟我換個地方打!"

葉秦收了散髏妖,立刻足下一點,轉身朝靈霧大峽谷沖去,來到峽谷邊緣,一躍,急墜下去.

"好!"

阿木孟大喜,大步流星追了過去.他不在意在什麼地方斗法,只要能跟好好的打上一番就好.而且就算他不在,其余眾天穹原修士也不會短時間落到下風,他並不擔心他的離開會對戰局有多大的不利.

大崢谷內濃郁的霧氣,被兩人周身的的護身罡氣給給強行沖開.

嗖,嗖!

葉夜和阿木孟二道身影,消失在了濃霧彌漫的靈霧大峽谷內.

非!

葉秦從千丈懸崖急墜直下,離地面僅有數十丈的時候,如鴻毛般輕飄飄的落在一塊巨石上.

隨即放出骷髏妖,讓骷髏妖噴出尸氣.

同時,他隱入迷霧,將青銅鍾和兩柄低階飛劍放了出來,護衛在身前左右,並抬頭朝呼谷上方望去,擺出攻擊之勢,以待那天穹原十八煞星之一的築基八層修士阿木孟.

這靈霧大峽谷終年到頭彌漫著無法驅散的濃霧.潛藏有不少低階妖獸.不過大多都是三四階左右的低階妖獸,對練氣期修士來或許頗為可怕,但是它們又有哪個敢輕易靠近他這樣的築基中階修士.

葉秦之所以挑這里,是因為這地方沒有其他修士干擾,他曾經到過這里,熟悉此地的環境.而且長達靈霧大峽谷內數萬里,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打不過還能很方便的潛入濃霧中逃走,正是斗法的好地方.他可不想為了救嚴瑩,而把自己給栽進去.

砰!

阿木孟重重的撞在地面,巨石開裂一道道裂痕,地面都震動了一下.他巨達一丈有余的身軀微微一弓,毫不以為意站了起來,朝周圍數十丈外看去.

"來吧,讓我阿木孟來會一會靈霧界的修士.能驅使操控一頭六階骷髏妖,令其俯首聽命,想必閣下也不是廢物吧!閣下可有名號?"

阿木孟沒能得到葉秦的任何回音.他朝四周望去,只看見前方有一團黑氣翻滾,骷髏妖在黑氣中若隱若現,朝他露出凶光,但是並未見葉秦的蹤影.

他大嘴裂開,哈哈狂笑,也不再多廢話,朝那團黑氣猛然沖了過去.手掌一揮,半空中的金州伏魔棍呼呼狂舞,朝前方的一大片烏黑尸氣打了過去,硬生生掃開一條道,直取那六階骷髏妖.

尸氣雖然霸道,但是對他卻沒有任何效果.

他的金剛伙魔棍,乃是摻入了微量的天穹原極為罕見的秘金,煉制而成的高階法器.

此法器天生就是邪魔類法術的克星,縱然是六階骷髏妖噴出的尸氣也無法汙穢它.




上篇:301 血戰,天穹原煞星     下篇:303 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