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07 調停  
   
307 調停

307 調停



皇甫睿見到那身材矮短的元嬰修士,驚喜是有原因的.

遠在東海的三大元嬰修士,並非無緣無故來到這靈霧城.

此事還得從二三年前起,當時葉秦從混亂之地返回靈霧城,曾經向陳敏祖師稟報過他在混亂之地的一些事,還有在地下皇陵見到了皇.

此事對葉秦來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只是隱去了他在地下皇陵中得到的好處,其它都如實上報.陳敏憂心忡忡的跟皇甫睿起此事.

皇甫睿頓時大驚失色,知道非同可.

在千年前,聖皇未遵守上古盟約,在中土大陸大肆擴張勢力,自立聖皇修仙界,向周圍的修仙界進兵.靈霧界,天穹原界,萬月湖界正在聖皇界的邊上,無疑首當其沖.

這三界的修仙門派,驚恐之下.向東海的元嬰老祖們發出求救.

遠在東海,靈霧界,天穹原界,萬月湖界出身的三位元嬰期中階修士得知消息之後,不由震怒.元嬰修士留在中土大陸,已經公然違背上古盟約,是決不允許的.而聖皇試圖入侵三大修仙界,更是觸犯了他們的利益.

他們隨即返回中土大陸,率領三界數百位金丹修士,曆經一番殘酷無比的大戰之後,聯手將當時正是元嬰期高階的聖皇擊敗,並且把聖皇修仙界給完全摧毀.

可是聖皇修仙功法奇特,肉身到了幾乎無法損毀的境地,無法被殺死.他們不得不將聖皇的肉身,鎖鏈禁錮于地底皇陵的祭壇的冰棺內,用時間來慢慢消耗聖皇的壽元.等壽元耗盡,讓其自然隕落而亡.元嬰修士的壽元,大約是一千年左右.然而如今千年過去,聖皇卻至今未死,只怕其中有蹊蹺.

皇甫容何等的足智多謀,立刻敏銳的發覺其中的危險.

他看過當年聖皇界毀滅大戰的所有相關記載,光是三界的金丹修士便陣亡了七八十位之眾,遠非一般修仙界大戰可比.如今的靈霧城血戰,跟當年的聖皇界毀滅大戰相比.只是一場戰而已,全是練氣期修士和築基修士在打戰,幾乎沒有死幾個金丹修士.

皇甫睿深知元嬰期修士的可怕.以他的實力,自然是不敢去招惹地底皇陵內的聖皇的.就算聖皇被禁錮住了,他也不想冒著性命之險前去查探.

葉秦,史寒陽,馬東彥等一群混亂之地的築基修士進入地底皇陵,那叫初生牛犢不怕虎,根本就沒認真考慮過聖皇有多強大,進去撿了便宜再.

毒甫睿在深思熟慮之後,讓青丹門內一名金丹級師弟,以閉關的名義從青丹山門消失,然後秘密前往遙遠的東海,向靈霧界前輩元嬰修士發出警訊,請靈霧界的元嬰前輩修士回來處理此事.

皇甫睿做事縝密,滴水不漏.

當時他不清楚哪一位元嬰前輩.會返回中土大陸,來處理此事.

為此,他便把青丹門內近數百年來,所有前往東海的修士的畫像,都一一牢記在心.而對于那些在東海.加入了天道盟的前輩元嬰修士,更是盡可能的做一些准備.

算一下時間,剛好是二三年左右,元嬰老祖得到消息之後,也差不多來到靈霧界了.

當皇甫穿看到天空出現連綿數十里的浮云,一股只有元嬰修士才擁有的龐大靈壓出現的時候,便隱隱猜測到了幾分,很可能是靈霧界元嬰老祖回來了.

他拼命壓抑住心的狂喜,來到浮云中晉見,並且一眼便認出了眼前這位韋大修士的身份.

因為他曾經派女兒皇甫冰兒.親自去執行了大量的任務.這其中,便包括去了一趟臨駒國的歸義府,將那里的一戶姓韋的富戶世俗人家,暫時接到靈霧城,妥善安置.這戶人家正是韋前輩留在世俗界的嫡系子孫.

而現在回來的正是韋大修士.昔日這一步費盡心思的閑棋,如今終于有了用武之地.皇甫睿想到此處,以他平素的鎮定自如,此刻也按耐不住喜上眉梢.

他這一叩拜,其余六七名金丹修士哪里還不識趣,呂梓友,秦珊君,天蒙禪師等金丹修士,趕緊露出一副滿臉激動欲泣之色,叩拜三位元嬰師叔祖.

不過,他們則郁悶多了.三位元嬰修士的出現,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之外,事先並無任何准備.他們連三位元嬰修士的稱呼都不上來,只能含含糊糊的口稱師叔祖.

好在,三位元嬰修士並未在意.接受了他們的叩拜.

"老夫記得有靈霧,天穹原,萬月湖三大修仙界之間曾經定下聯盟契約,互不侵擾.你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天穹原和萬月湖的修士,怎麼打到靈霧城來了?居然還有混亂之地的余孽,混雜在天穹原的陣之中.

莫非欺我靈霧界沒人了嗎?"

韋修士負手俯看著浮云底下的靈霧城,還有靈霧城內外的十余萬計混戰中如螞蟻般大的修士,面無表的冷聲朝眼前的眾位金丹修士.

另外那位天穹原的男元嬰修士,還有萬月湖的女元嬰修士,則保持著沉默.他們的目光落到了目前天穹原界首領天蒙禪師身上,顯然也想知道此戰的原因.

天蒙禪師暗道一聲不妙,終于到了關鍵的時候.

他硬著頭皮,解釋起來.

"晚輩天蒙,回稟兩位前輩,以及師叔祖的話.我三大修仙界之間的確有盟約,不過盟約期限早已過了.至于開戰的原因,晚輩不敢有任何欺瞞,最近這一百年多來,天穹原界接連不斷的出現了古怪的颶風,令靈藥靈獸等大量減產.所以想向靈霧界借些靈物,只是靈霧界的道友不肯相借.所以起了爭執.後來況越演越烈,晚輩攔也攔不住,便打了起來.因為這些事,驚動二位前輩和師叔祖,晚輩實在是該死."

"借?不如直接搶吧.你戴,算直接搶,這里也沒人會.

呂梓友哼了一聲.插口冷嘲熱諷.

"這,我……"

在眾目睽睽之下,天蒙禪師臉上一,囔囔不出話來.

這里眾位金丹修士,哪一個不是明白人.

而三位元嬰修士,更是過來人.這種為了搶奪靈物而掀起修仙界大戰的事,千百年來早就經曆過不知道多少,能瞞的過他們?睜眼瞎話,天蒙禪師也編不下去.

韋修士聞後皺起眉頭,不再理會天蒙,直接朝左邊那乘騎著海獸,相貌威嚴的禿頭修士道:"我布赤老弟,這殺了也殺,打也打了,死了那麼多的修士,空出的地盤足夠用了,是不是該消停一下了.莫非你想讓你們天穹原界的徒子徒別,將我靈霧界給連根拔除?,"哈,韋老兄這是哪里的話.輩們打打鬧鬧,爭奪地盤,這是很正常的事,咱們當年不也是這麼過來的麼?咱們這些做長輩的,豈好隨意去插手晚輩之間的爭執.讓他們自己去斗吧.日後到了東海,才能適應那邊的惡劣況."

布赤的元嬰修士頗為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可看的清楚,下面正在開戰的三界修士,天穹原和萬月湖的修士顯然占了上風,都快要把靈霧城給打下來了.

這讓他大漲面子.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擠兌一下韋修士,他又怎麼願意輕易讓天穹原的修士主動停下.

"好了,我看還是停戰吧.東海那邊為了開疆拓土.修士消耗嚴重,正缺人手.我盟盟主已經發出征召令,准備從中土大陸征調一批築基修士過去,補充盟中低階修士的損耗.與其讓我三界修士這樣相互厮殺,白白死去.不如送他們去東海,為我天道盟開疆拓土.此地剩下的事由後輩的自己看著辦吧,我們先去聖皇廢墟,解決正事才右邊的女修士這時卻淡淡出聲了.

韋修士,還有那女修士都反對繼續打下去.

布赤斜也不好反對,略一沉吟,朝天蒙道.

"罷了,既然韋真人,妙音真人都發話了,天蒙,你也就別在這里耗下去了,帶著你的人回天穹原去.此外,還需征調一批有潛力的築基修士和金丹修士.前往東海.死了這麼多的修士,又征調走一批修士,剩下的靈物也足夠你們修煉所用了,熬過這幾年清苦日子,等天穹原上那些怪異的颶風過去便好了.

三位元嬰修士.簡短的三兩語之間,便將靈霧城血戰給結束掉.

"是,謹遵師叔祖和二位前輩令喻!晚輩這邊按照吩咐去做,即可退兵返回天穹原.並且征召一批天穹原的修士去東海."天蒙禪師對元嬰修士的決定.不敢有絲毫的反對,連忙稱是.

"好了,你們先離開吧.皇甫睿你留下,我還有幾句話要問!"

韋修士冷聲道.

天蒙禪師,呂梓友,秦珊君等六七位靈霧界和萬月湖界的金丹修士也連忙拜別三位元嬰修士,離開浮云,各自駕馭法器返回靈霧城內,和靈霧城外的雙方陣營之中,主持停戰之事.

唯有皇甫睿留在浮云內未走.他知道韋師叔祖想要問什麼,肯定是關于混亂之地的地下皇陵和聖皇的事.對此,他早已經有所准備.




上篇:306 三大修士     下篇:308 征召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