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15 定星盤(求5月月票!)  
   
315 定星盤(求5月月票!)

315 定星盤(求5月月票!)



今天是五月一號,生日過後的第一天.

我就不信了,五月爆發,《紫府》會沖不上月票榜單.

褚白耳被那枚一直追在身後的天火烏雷給嚇壞,慌亂想要逃走,可是他又怎麼跑的過葉秦.

葉秦在亂石叢中穿行,將褚白耳逃竄的去路給死死的截住,令他無路可逃.褚白耳想要禦劍從天空飛走,可是葉秦的兩柄金,青飛劍在天空穿梭,封住天空的去路,他更是沒有半點機會飛走.

褚白耳逃竄了半天,沒能擺脫葉秦,回頭一望,眼看那枚散發著駭人氣息的烏雷便要砸中他的後腦勺了,驚駭絕望之下,他撲騰跪倒在地上,屎尿齊下,嚎啕大哭,喊著饒命,"爺,別殺我,我不想死啊!你饒了我,我什麼都給你,我儲物袋有靈石,還有──還有法器.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葉秦把他戲弄夠了,手一招,收回那枚天火烏雷,信步走了過去,冷冽道:"你還真以為我要用這天火烏雷來殺你啊?這件法寶用在你身上,我還嫌太浪費.把你們身上的所有儲物袋,都給我留下,滾!"

在身家性命和儲物袋之間,褚白耳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自己的,命.他連忙將儲物袋和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丟下,連滾帶爬,倉惶從亂石林中逃老此時,那具骷髏妖已經"意外"殺死了一名築基初階的護衛.例不是葉秦有意讓骷髏妖殺死那名護衛,只是那個護衛同樣太過于廢物,骷髏妖一尾巴橫掃,給砸死了.

另外二名護衛修士,見狀也連忙丟下身土的儲物袋,跟著他們的主子褚白耳倉惶逃逸.他們發現自己太低估葉秦的實力,光是那具骷髏妖,便足以殺死他們數十遍.何況葉秦自身還根本沒有出手,要是葉秦出手,他們早就躺下不知死活.

葉秦沒有殺褚白耳.

這廢物自然是死不足惜,但是他對這廢物的老爹,終究有些顧忌.

褚大船主是一名金丹修士,手下還有一批效命的築基修士,要是殺死了他這個廢物兒子,褚大船主肯定要瘋狂的進行報複.

他就算能在這荒郊野外,將褚白耳等四名築基初階修士滅口,但是海天閣內有不少人親眼目睹了他和褚白耳起爭執.褚白耳死了,褚大船主肯定會懷疑到他身上.

就算是青丹門的別然等四位金丹老祖.根本不懼這褚大船主的報複,但是他們肯定會惱葉秦給青丹門惹下這樣大的禍事,給這趟東渡橫添波折.

只要葉秦還待在東漁鎮,便不能不顧慮到這些.只要沒殺這廢物,此事終究還有回旋的余地.

葉秦拾了褚白耳等四名修士留下來的六七個儲物袋,坐在一塊亂石上查看.那四名護衛的袋芋沒什麼,都是些不值錢的原材料,甚至還有幾件靈器,窮的夠可以.不過,在翻開了褚白耳的儲物袋之後,他卻在袋中發現一個奇怪的盤形法器.

這盤法器的內壁是一面青凜凜的光滑鏡子,散發著微微的靈氣.

葉秦一開始懷疑這是一面激射出光芒攻敵的法鏡,但是灌注法力進去.這盤法器並未變形,只是在鏡面泛現出白蒙浮云,除此以外什麼東西也沒有.

"咦,這是什麼法器?不能用來攻敵,也不能用來防禦."

葉秦略一遲疑,將一縷神識滲入其中.

那縷神識進去之後,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里面深不可測,無邊無際.

葉秦打了一個激靈,不敢再試探.

他那點神識,只怕全進去,也探查泵到什麼.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紫府內的無盡虛空一樣,找不到盡頭.

"這法器有些怪異."

葉秦目光閃亮,喃喃低語了幾缸他收拾好儲物袋,將里面有用的幾件低階法器留下.其余的一些看不上眼的貨色和原材料之類,准備拿到坊市上去賣了,換些靈石回來.

他略一辨認方向,換了一條路,兜了一個大***,朝東漁鎮的另外一面飛去.

褚白耳在兩名護衛的跟隨下,一路往東漁鎮疾奔,哭喪著臉.

他本來是想搶走葉秦的金烏耀晶,好拿回去向他爹報功.可是沒想到,金烏耀晶沒得手,他自己反而被洗劫一空.最讓他悔恨的是,他太過驚慌,逃出來之後,才突然想起來,他將一件極為重要的法器,給落在了儲物袋內.

那件盤法器名為定星盤,是駕船出海極為重要的法器.

大帆船在東海上要航行數百萬里,在茫茫海面上根本無法辨別方向,唯有這定星盤,刻了神奇的陣法,能借星辰之力,確定帆船所在的准確位置,不至于迷航.

他覺得好玩,從他爹那里偷偷拿著來玩耍,想拿去跟海天閣的俞家大姐炫耀一番的.哪里會想到,他本來是想打劫的,反而被打劫.

定星盤是精通陣法,精通星辰妙術的宗師所制,數量少之又少,在市面上根本沒有賣.

丟了定星盤,他可以想象他老爹會有多麼震怒.

整個褚家大船隊有三艘大帆船,每艘大帆船配了一塊定星盤,褚家總共也才只有三塊定星盤而已.褚家其中一艘大帆船,下次出海的時候,將沒有定星盤可用.一旦這艘大帆船迷航,將無法返回東漁鎮,葬于大海.

這件定星盤法器並無攻防之效果,自然也不會變化形態.而且還有一點很重要,它只能在夜間星空明朗的時候才能有效的使用,將星辰倒映在星盤的陣法中.它在其它時候是沒有半點作用的.

要是葉秦知道這一點,只怕要欣喜若狂了.

因為《東海海域圖》卷軸,記錄了前往東海列島的海域地形圖.

而定星盤,能確定自己所在的位置.這兩者一起使用,才能找到東海列島的所在.

海天閣有《海域圖》賣,卻根本沒有定星盤.

青丹門的剝然老祖手中,有這樣一塊定星盤.正是因為如此,所有青丹門修士必須跟隨別然老祖一起渡海,避免在茫茫無邊的海上迷失方向.一旦有修士掉隊,將無法找到准確的方向.

葉秦還不知道,他將褚家的一塊極為重要的定星盤給搶走了.

他一邊飛行,一邊還在疑惑這盤法器的作用.

突然,葉秦猛然間驚覺的停下飛劍,臉色微變.

他發現就在前方七八里,隱約傳來法器和法術的轟鳴聲.看樣子,至少有二名以上的築基期修士正在激斗,而且打的很激烈.

東漁鎮這個地方非常混亂,這里的修士來自整個中土大陸,根本無從猜測是誰在前方斗法.這鎮外面的荒郊野外,正是斗法厮殺的最好地方.

葉秦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這里距離東漁鎮僅有十余里,他能很快返回東漁鎮,沒什麼危險,倒是不妨過去看一看.

他足下一沉,飛劍倒懸,整個直接墜落在了下方的叢林中.然後,從叢林中悄無聲息的潛行數里,片刻之後,潛行到了斗法的三四里遠.

只見一道耀眼的金光,和一道黃色的光芒,在郊野半空中不斷閃爍交錯,響起密集的清鳴聲.

葉秦隱匿在叢林中,遠遠的望去,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里並非他想象中的,僅有兩名修士.

而是一群數十名男女築基修士,分為兩撥人馬,靜無聲息的冷冽的站在土坡上,觀戰.而他們中央,正有兩名修士在激烈斗法.

這里絕大部分修士,都是築基高階修士,最低也是築基六層以上.

他們一個個渾身都散發著濃烈的殺氣,那是曆經血戰才有的氣勢.完全不是褚白耳那樣的廢物可以相比的.

"呃~"葉秦再度潛絆靠近了過去,一下驚愕住.

他居然看見天穹原十幾位煞星.而他們的對面,則是皇甫冰兒,秦彥,衛天琴,呂元鴻,呂元鵬等一群靈霧界七大門派十幾位赫赫有名的築基修士.

葉秦怎麼也沒想到,在這里斗法的,居然會是靈霧界和天穹原的數十位頂尖修士.

要知道三大元嬰修士到了靈霧城之後,天穹原界和靈霧界的修士已經和解停戰,並且都派出一批精銳的修士前往東海,加入天道盟.

"私斗!"

葉秦飛快的思索,一個不好的念頭從腦海中閃了出來.

不錯,私斗的可能最大.在靈霧城戰役中,兩界的年青一輩築基修士,結下了無數的血仇恩怨,雖然有上面的元嬰老祖,金丹老祖壓著,可哪里有那麼容易消去.

這群天穹原界和靈霧界最頂尖築基修士,面色都很不善,看向對方充滿了敵意.到了這東漁鎮,還不忘記以前結下的恩怨,來到這郊野斗法.

不過.

顯然他們並沒有亂來,胡亂拼殺.而是按照某種葉秦並不熟悉的修仙界規矩,進行著斗法.每次只有兩名築基修士入場決斗.而其余的修士都在旁觀.

葉秦很快摒除雜念,聚精會神仔細觀察著他們斗法.能看到這兩界一群頂尖築基修士之間的斗法,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




上篇:314 打劫和被打劫     下篇:316 斗法(今日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