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18 妖暴風(第二更)  
   
318 妖暴風(第二更)

318 妖暴風(第二更)



離開東漁鎮之後.葉秦混在"眾青"丹"修"士中"間,和數以萬計的中土大陸築基修士,一同禦劍往東海飛行.

盡管孫老租事先已經過此行的艱難,悼是渡海的艱難,依舊出乎葉秦的意料之外.

在茫茫的東海海面上,四面全是無邊無際的海水,根本看不到任何6地的影子.這樣一飛,最短也是長達上月之久,不分白天和黑夜,頂著耀眼的太陽.晚上望著海面上漆黑星空的月光,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停歇.

有的時候,葉秦禦器飛的麻木,甚至懷疑自己不是在禦器飛行,而是停留在一塊海面的上空,沒有移動.

若非有如此多的修士一同飛行,憑單個築基修士的意志,根本無法支撐下去.

其他青丹門的築基修士,並不比葉秦更好受.

尤其是一些築基低價修士,雖然禦劍"飛行消耗的法力很少,但是這樣長久的飛行,法力還是很快的被消耗.才"飛了一日.便需要靈石來補充法力.

漫長而枯燥的禦器飛行,快的消磨著這群渡海修士的耐性和精

好在,他們在中土大陸都經曆過各種曆練,作為築基期的修士,這一點的困難還沒能對他們帶來什麼負面影響.

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而已.

渡海最初的半個月,風平浪靜,幾乎並’禾遇到什麼可怕的東西甚至連海獸也沒有遇到.然而才半個月之後,他們便遇到了大麻

飛在修士群最前面的一些人,望見海面前方出現一個的黑點,不由驚詫.

那個黑點在海面上移動的極快.

"咦,那是什麼東西?"

"快看,似乎很大,看樣子不像是海獸…&qut;"有點像是.

最前面的一些築基修士從未見過此物,茫然不知危險.返在指指點點,嘰嘰喳喳的議論著那黑"點.

青丹門的孫然老祖凝神望去,只見股黑色旋風從海面卷向天空,卷起一股水柱足有數千丈高,風漩席,卷數十里范圍,正朝他們附近襲來.

他頓時臉色大變.暗道一聲不好,回頭朝身後青丹門修士厲聲大喝.

"是妖暴風,快四散避開,能飛多遠飛多遠!"

那股妖暴風來勢極快,到了駭人的地步,幾乎是三五個呼吸之間一團碩大的烏云漩渦已經來到眾"修士的面前,那烏云漩渦中隱隱有劈出閃電雷鳴,周圍夾著強烈的風刃,冰雹,呼嘯著狂掃過來.烏云漩渦還沒有抵達,它周圍的風刃已經將無數築基修士給劈的東倒西歪,在飛劍上無法站穩.

這一大群長年生活在中土大陸修士,何曾見過如此迅猛的妖暴風.遠遠看著還覺得有些,可是-等到它到"了面前,,卻現這是驚天巨物,修士在它面前比螻蟻還渺,一個個被震驚的呆若木雞.

修士群過于龐大,而妖暴風的度太快.很多修士都還沒反應過來,妖暴風已經降臨到了他們面前.

妖暴風的到來.整個飛行中"的龐大修士群",頓時大亂,各種法器光芒凌亂四胳,以吃奶的度拼命向海面四周逃逸而去.想要逃離妖暴風的席卷范圍.

這海面上的妖暴風,威力比高價風系群法術還可怕.

妖暴風形成的漩渦,有一股龐大的吸引"力,那些想要逃走的築基修士一旦被卷入其中.直接被妖暴風給撕裂成碎沫.

這樣狂烈的妖暴風,就算是金丹老祖,也不敢輕易略其鋒芒,只能選擇避開.

葉秦飛在眾修士群的中間,並未"第"二時間現這個可怕的危險.等到妖暴風已經逼近了修士群,修士群大亂,他才現這龐然大物已經近在數里之內.

格的臉色唰的一下煞白.

葉秦也顧不得隱藏.實力,張口激射出南明離火劍,"撕裂糾纏自己的一道道青風刃.拼命擺脫這股妖暴風漩渦.可是妖暴風漩渦的巨大吸引力,卻令他像是被黏住了一般無法移動,他想要禦劍避開這股妖暴風,幾乎是不可能了.

葉秦逃脫不的.咬牙,猛然轉"向.足下那柄元神飛劍光芒大爆,

噴湧出強勁的火焰卦氣,筆直射入下方百丈處的海水中,往深處紮去能不能從海底逃脫,那已經不是他所能夠清楚的了.

半個砷辰之後.

那股突如其來狂暴的妖暴風過去,遠遠離去,海面上恢複平靜,似乎一切都沒有生過似的.

數以千萬計四散的修士,重新聚攏,心悸"的打量著海面.他們重新按照修仙界和門派.結成飛行隊伍.可是他們重新聚集在一起之後,卻現許多相熟的修士,已經消失不見了.

海面上,沒有留下任何修士的尸體,只有成片的血.也不知是修士的血澤,還是海底妖獸的血跡.

這證明剛才那場妖暴風是真實存在的.

他們這一大群修士的規模.至少縮減了近十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至少有數千修士喪命亍剛才的妖暴風.

眾修士沉默,心中生出一股狐悲.

這才剛開始渡海半個月而已.這一路上還要飛上數年,不知道會遭到多少這樣的危險,最終能抵達"東海列島的"修士,只怕不.足一

青丹門修士重新聚集之後.皇甫冰兒露出焦急之色.她現葉秦並沒有返回青丹門!;飛行陣營.不知去向.不過,她眉心的血印心魂印並未感應到葉秦從天地間消失.所以她肯定,葉秦還活著".可是葉秦能去哪里?難道剛才分散逃逸之時,飛的太遠,在海上迷失了方向?

"師伯,本門隕…&qut;"失散了七名築基"弟"子."

皇甫冰兒統計了人數之和.向孫然稟報.

"嗯,走吧!"

孫然老祖聽了陣亡人數,面無表道.

"師伯,我們是不是再等等?可能還有失散的弟子很快就能返回此

皇甫冰兒急聲道.

孫然老祖露出詫異.渡海之時,有弟子死傷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皇甫冰兒一向穩重,怎麼突然著急起來."此去東海列島,一路迢遠.必須跟其他大部隊一起同行,才安全,不得耽擱."

孫然看了一下手中定星盤.領著青丹門"修士朝東疾飛而去.

皇甫冰兒在原地海面佇許久.雙眸焦"急的朝四周海域搜索.可是葉秦的身影遲遲沒有出現.眼看大部隊修士就要從天邊消失了,她才疾飛而去,跟上大部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一道碧藍的光芒,嘩啦一聲從海中沖了出來.一名穿著整套絲甲法器的年青修士,落湯雞一般立在光芒暗淡的火系飛劍上,茫然四顧.天空漆黑,星辰點點,已經是晚上了.

此人正是落入海中的葉秦.

"人都走了麼?"

葉秦目光所見之處,找不到任何修士,苦笑.

這片海域好像只剩下他一人了.

危險過去,精神一松,體內的法力"空蕩蕩的,連護身罩的法力都無法維持,差點又墜落海中.他連忙灌了幾大口靈酒,盤膝坐在飛劍上,快恢複法力.

剛才那股妖暴風來的太猛,他躲避不及,只能拼命往海底深處鑽去.

海水中巨大的拉扯力,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將他的護身罩給撕

不過,好在他身上還穿著一套荊棘"法器.他從出海,便穿在身上以防安全.正是這套法器.令他得以保全了性命.直到潛到了海底深處,他才擺脫了那股可怕的吸力.盡管這樣,他還是昏眩了過去,在海中過好一會兒才蘇醒過來.

如今他這套絲甲,早已經在暴風中被擊打的破破爛爛,被破壞嚴重.

他在海底偶爾還能看見滿口嚇人利牙的大魚,不過這些大魚都在海底驚慌猛的亂竄,躲避恐怖的妖風暴,也沒有那只大魚對他感興趣.

葉秦禦劍在海面上待立了一會兒,稍微恢複了法力之後,打開《備海海域圖》卷軸,又查看了一下定蘭盤,確定自己所在的位置.

過了一會兒.

他皺起眉頭.

他所在的位置,距離最近的一座海上島嶼一一也就是渡海中途落腳點,大約還有數十萬里之遙遠,要禦劍"飛上近一個月才能抵達.他不大清楚自己昏眩了多久.

希望能夠在這島嶼.迫Jl青丹門的大部隊吧.

牛秦想到這里,收起卷軸和定星盤,立刻化為一道色遁光,朝海面的東方飛去.

僥幸逃生的修士,並不只有葉秦一個.

"嘩啦!"

一個光頭丑陋大漢從海中浮了出來,法力已經耗盡,只能無力的漂在海面上,等待著法力恢複.罵罵咧咧道,"我呸,他娘"的,那是士卜麼東西,這麼恐怖.老子沒滅,在修仙界戰場上,差點滅,在這鬼東西的手上了."

要是葉秦再停留一會兒的話,會驚訝的看見,這位天穹原界的煞星修士阿木孟.他也十分倒黴的被妖暴風卷入海底,若不是護身法器厲害,只怕死了不知道多少回.

在葉秦從海底逃生這段時期內,陸續又有數十名修士從海中沖了出來.有靈霧界的修士,也有天穹原界等等.他們大多世,攜帶了簡陋的地圖卷軸.

可是望著四周的海域.無法略定他們所在的位置,不由傻眼了.

好在,築基修士大多能看懂一點星相,至少能辨認出東南西北.

他們硬著頭皮,禦器往海的東方向飛去.

能不能找到落腳的島嶼,老天也不知道.




上篇:317 出海(今日第一章)     下篇:319 大帆船(第三更,求月票)